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青春 > 校花的同班高手

更新时间:2021-11-26 10:29:56

校花的同班高手 已完结

校花的同班高手

来源:追书云作者:凌晨飞升分类:青春主角:苏小沫,薛小虎

《校花的同班高手》是一部很有意思的小说,凌晨飞升所描绘的故事中苏小沫薛小虎是主要的人物,整个故事创意非常的新颖,给人印象深刻,下面是《校花的同班高手》主要内容:狂刀乱世,万夫莫敌,古剑一出,大杀四方!高手林立,美女如云。校花与高手同行,异能与修真对阵。邪恶势力接踵而至,灵异诡事纷至沓来,真正的强者,来自古墓,而他绝不是众高手的终结者……...展开

《校花的同班高手》章节试读:

“混蛋,还不快给老子起来,我们出来混的,又不是靠碰瓷勒索骗钱!”胡焦斜坐在雷龙摩托车上,对那躺在地上,抱着身子蜷缩在一堆呻吟的薛小虎说道。

那薛小虎听了,身子一滚,一个鲤鱼打挺就翻身起来,疾步上前,一把提起那骑自行车蓝衬衫的少年的领子道:“小子,撞了本大爷不陪钱不说,好歹也要跪下来给爷儿赔个礼道个歉,还在这里傻笑,我看你是找打!”说着,便扬着拳头照那蓝衬衫少年的头上砸去。

少年冷冷一笑,他的拳似乎还要来的快一些,一拳轰出,击在薛小虎的肚子上,薛小虎来不及招架,一拳被击飞出几丈,重重的跌落在地上。薛小虎闷哼了一声,直接昏迷了过去。

胡焦见了,一扭摩托车钥匙,将摩托车油门轰起来,咬牙道:“连我们飙车党的人都敢惹,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说罢,轰着油门,驱着摩托车,朝那蓝衬衫的少年撞了去,蓝衬衫的少年脸色一寒,从自行车上翻身跃下,抡起手中的自行车,猛的一挥,撞在胡焦的身上。

胡焦被这少年这猛烈的一撞,把持不住平衡,连人带车,翻倒在地上,摔得不轻,那摩托车的油门未熄,后轮还在不停的转。

“胡哥,你没事吧!”刀子见胡焦受了伤,赶紧上前去搀扶他,胡焦额头已经在地上磕出了血,他捂着额头,另一只手指着蓝衬衫的少年,对刀子说道:“不要管我,先替我收拾掉这小子!”

刀子从靴子里抽出一支锋利的匕首,嘿嘿冷笑一声,他刀子混江湖,可从来没有不动刀子的时候,他将匕首在眼前划了划,不用说,那蓝衬衫少年马上便要吃亏了。

苏小沫和夏紫萱哪里见过这势头,吓得抖拦瑟瑟的,夏紫萱上前拉着少年衬衫,担心的说道:“这位大哥,你赤手空拳,不要和这帮痞子逞凶斗狠,你会吃亏的,还不快跑!”

少年冲着夏紫萱嘻嘻一笑道:“谢谢美女关心,我先走一步了!”说罢,他捡起他的破自行车,用脚一勾踏板,踏上去,飞快的向街的另一头奔去。

“站住,小子,你若是想溜走,老子就杀了她!”小刀趁苏小沫没有防备,一把将她揽到怀中,用匕首架在苏小沫的脖子上,用威胁的口吻对踩着自行车飞驰的少年说道。

少年一个急转,将自行车甩过头来,刹住,对刀子说道:“我以为你们飙车党的人都是堂堂正正的汉子,没想到居然会欺负女人!”

“哼,小子,你懂什么,这叫不择手段,识相的就跪下来,给老子磕几个头,老子就饶恕你!否则……嘿嘿……”刀子冷冷一笑,手中的匕首尖,朝着苏小沫的白瓷般的脖子上划下去。

“啪!”的一声响,一只人字拖鞋飞过来,打在小刀的脸上,小刀招架的栽倒在地,手中的匕首也一声脆响,掉在地上。

“尼玛,怎么一回事儿……”刀子刚开口骂,又一只人字拖鞋飞过来,打在他的脸上,先前是打的他的左脸,这一次是打的他的右脸,他无力的倒在地上,鼻子也开始流血了。那少年飞身一纵,赤着脚踏在刀子的胸口上,一发力,喝道:“服不服!”

刀子憋着气,涨红了脸,吞吞吐吐的说道:“大哥……小弟我服了!请问大哥怎么称呼,在道上是什么名号?”

“我叫凌少宇,若是不服,随时可以来找我!”少年冷冷一笑说道。

“凌少宇!”苏小沫口中低声念道。她和夏紫萱此时正在一旁呆呆的盯着这个叫凌少宇的少年,她们已经被凌少宇这身手给惊呆了。

凌少宇回过头对苏小沫和夏紫萱微微一笑,说道:“你们这两个小丫头不要在这里磨磨叽叽的了,快回去学校去吧,这帮流氓,你们是惹不起的!”

夏紫萱白了凌少宇一眼说道:“谁是小丫头啊,我们可是大小姐,快叫姐姐!”

“行了,夏小姐,别闹了,我们快回去吧,还有一节课哩,快上课了!”苏小沫拉着夏紫萱的手说道。

夏紫萱一惊,她突然记了起来,说道:“哎呀,我都忘了,还有一节课哩!”说着,只见她们二人,一路摇摆着柳腰,向学校跑去。

凌少宇见她们两个女孩儿跑远了,才回过头来,复而骑上自己的自行车,他见那胡焦、薛小虎还有刀子他们三人已经骑上了雷龙摩托车,轰着油门,离开了。

他们三人,转过一条街道,突然停了下来,胡焦回过头对薛小虎吩咐道:“小虎,你去跟着那个叫凌少宇的小子,看他去哪里,我们去找大哥,让大哥派人来收拾他!快去,千万不要让他给溜掉了!”

薛小虎不屑的笑了笑,一轰雷龙摩托车的油门,说道:“那小子就只是骑着一辆破自行车而已,能跑多快!我们飙车党的人,哪一个不是飙车好手,看我一眨眼,就把他给追上了!”

“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要知道,你并不是他的对手,若是被他发现了,你就死定了!”胡焦对薛小虎叮嘱道。

薛小虎摆了摆手说道:“胡哥,你就不要操这点心了,这么一点儿小事儿,我小虎都摆不平的话,还如何做你的小弟!”说罢,一扭摩托车把手,一溜烟便消失了,只留下一抹排气筒窜出的尾烟。

凌少宇蹬着自行车,哼着小调儿,早已经离开了富林步行街,他准备回自己的小窝,安安静静的睡上一觉,其实他今天是去找工作的。凌少宇找一个送快递的工作。不过那快递老板让他换一辆电瓶车,才让他上班。他现在要去买电瓶车的店铺走一趟。

凌少宇想到自己马上要换电动车了,心中还有几分小激动的。虽然是一个破自行车,在他的脚下,速度不低于30码。只听“咔”的一声,凌少宇刹住自行车,低头一看,那自行车的链条已经脱落了。

“唉!”凌少宇叹了一口气,他这自行车真是不争气,老是出问题。

凌少宇打开支架,将自行车停在路边,然后自己将脱落的自行车链条套回到齿轮上去。凌少宇的自行车经常有掉链条这毛病,他自己捣鼓了一下,便将自行车修好了,他正欲起身时,发现了骑着雷龙摩托车追来的薛小虎。

凌少宇表面不动声色,只是暗暗笑了笑,心中暗忖道,这帮飙车党的家伙,果然没有就此罢手,放过他的意思!

凌少宇骑着自行车,七弯八拐的,转到了一个网吧前面里,那网吧叫聚生缘网吧,位于皇后大道北街一个服装超市的三楼,他翻身下了自行车,便进了电梯。

薛小虎见了,也将自己的雷龙摩托停在楼下,闪身跟了进去。

可是薛小虎怎么也没有想到,凌少宇上了二楼,便坐着下楼的电梯,下了楼。凌少宇拿着一把车钥匙,在薛小虎的摩托车上试了几下,那摩托车便被打开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凌少宇这小子居然会开锁。

凌少宇仅仅用了不足一分钟打开那雷龙摩托车的锁,路人绝不会怀疑他是盗贼,当然,凌少宇只是不想让薛小虎追不上他,根本没有盗车的意思。

薛小虎下了楼,见自己的摩托车不见了,赶紧给胡焦打了一个电话:“胡哥,我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我的车不见了啊!”

“什么‘调虎离山’,你这别以为自己名字叫小虎,长得虎头虎脑的就是虎了,你顶多也是一只狗而已,那个小子跟我们耍‘调狗离山’之计是行不通的,你瞧,这几条街上,哪一条街上没有我们飙车党的人!放心,我马上就会查到他在什么地方的!”胡焦在电话那一头狂妄的笑道。

凌少宇今年十八岁,是一个孤儿,从十四岁爷爷死后,便过着独立的生活,他没有家,只是在紫丁香高中附近有一所出租房,他的房子马上租期要到了,他得想办法凑一些钱才行,他平时在外面下苦力,打杂工的钱,还不够学费,所以这生活是过得捉襟见肘的。

何况凌少宇信奉“人生得意须尽欢”一句,有一点钱,用一点钱,哪里还会存半点积蓄。

此时日光正盛,凌少宇骑上雷龙摩托车,正想感受几许街上凉风,他往后视镜儿里一看,感觉有一点不对。

身后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骑摩托车,他再仔细一看,那些家伙都是单手扶着车把手,另一只手拿着西瓜刀,有的是短的钢管,他们疯狂的飙车,还冲着凌少宇吆喝。

那领头的正是胡焦,胡焦一挥手道:“兄弟们,这小子今天欺负在大哥我的头上来了,你们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他才是!”

那些飙车党的马仔,听胡焦这么一说,一个个来了劲儿,晃动着手中的西瓜刀,猛轰着油门,向凌少宇冲了过来。凌少宇再一看两边,两边都有摩托车夹击,想超车在前面截停他。

凌少宇心中暗想,是该在这一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面前炫一下车技的时候了,只见那一提把手,猛的一拧油门,整个摩托车便飞了出去。这雷龙摩托车的性能极好,再加上凌少宇的车技实在是太酷了。他只要玩几个漂移,那跟在后面的飙车党的摩托车会自己撞翻好几个。

很快,凌少宇便将飙车党的人抛到了后面,但是那飙车党里还是有不少飙车高手,容不得凌少宇停滞片刻,又追了上来。凌少宇没有办法,只能再一次发动油门,继续向前冲去。

“糟糕,前面没有路了!”凌少宇见前面立着一个红色的警示路牌,上面写着“正在施工,请绕道!”还有一些塑料的交通护拦挡着。

可是后面那飙车党的人已经追得越来越近了,若是被他们围住,非死即残!凌少宇见前面施工的是一个大坑,便一咬牙,猛轰油门,从那大坑的上方飞了过去。

凌少宇只听那摩托车的后轮重重的落地,心中也放下心来,心中暗笑,那帮飙车党的家伙,不会这样不要命的跟来吧!

“啊!”凌少宇正想着,走了神,没想到刚出岔口,便有一个红色的轿车,向他冲了过来,凌少宇刚想惊叫,没想到那开小轿车的女子,早已经叫出了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