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一个厨子的往事

更新时间:2022-01-20 12:15:26

一个厨子的往事 已完结

一个厨子的往事

来源:阅文作者:猎狼啸风分类:都市主角:谭子,李艳华

《一个厨子的往事》是关于谭子李艳华的故事,整个故事情节惊喜不断,从未想过如此简单的事情在猎狼啸风笔下竟然这样有趣,下面是《一个厨子的往事》的主要内容:一个打工者的厨艺人生,从平凡的农村娃到餐饮业大佬。...展开

《一个厨子的往事》章节试读:

我就这样和老板走了。

农村出来的孩子都实惠,没那些心眼,很容易相信人。当时也不会想到什么上当受骗啥的,心想我一个大小伙子谁会骗呀,要是丫头就说不定了,兴许会被人骗。

和老板来到在大东上园一个小区后面,那里是一片平房,其中有一个小院,三间房。

老板说这就是我住的地方。进到里面一看,一间住着司机,一间是闲屋,剩下一间是装卸工住的。一共有两个装卸工,一个是我,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哥。看这位大哥的体格还没有我一半好。

住的地方很简陋,土炕,有行李,剩下的就是有水,可以洗脸,屋里有桌子和凳子,吃饭的时候可以坐在那吃,方便一些。剩下的就没啥了。

做装卸工很辛苦,尤其是装卸水泥。

装水泥的车白天不能进市区,只能晚上进,所以我们只能在晚上干活。水泥大库离工地有六十里地,一晚上来回往返两趟到三趟。拉水泥的车是十吨位的解放141加长厢,也就是说,一晚上我要和那个大哥装二十到三十吨水泥,然后再卸二十到三十吨水泥。

当装卸工的第一天,车拉着我和那位大哥来到水泥大库,打开库门进到里面,直接被里面的场景惊呆了。

成袋的水泥一袋袋的摞着,那可不是十来袋水泥那么高,而是四、五十袋那么高,一排排的摞在一起,像座小山,看着就眼晕,至少有七、八百吨。

司机是一个HLJ的小伙子,退伍军人,人很好,把车直接开到水泥摞底下,同时告诉我说千万不要图省劲先装靠车跟前儿的,要从水泥摞顶上一层一层的往下拿着装,装的时候眼睛机灵点,防止水泥滑坡,水泥一旦滑坡砸到身上,轻的伤胳膊断腿,重的会立时丧命。

我听了司机的话,点点头,戴上防尘口罩,开始装起来。

来都来了,干吧,就冲那九百块钱也得干呀。

我开始一袋一袋的往车上装水泥。刚开始装的时候还可以,没感觉怎么累,加上在家里总干农活,身体还行。等装到五吨的时候,已经浑身大汗淋淋,搬水泥袋子的手开始有些发抖了,呼吸也有些困难。由于来回的搬水泥,水泥粉尘到处都是,防尘口罩很快就有被糊死的感觉,一呼一吸的时候能听到来回的斯斯声。

装的速度慢了下来,和我一起干的大哥开始坐下来休息。我知道不能停下来,一停下来再装就更干不动了。我一个人就慢慢的、一袋袋的装着。等装到还有一吨完事的时候,已经是浑身颤抖,双腿不住的打颤了。

终于全部装完,几乎是小跑着走出大库,摘下防尘口罩,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浑身上下全是汗,被外面的冷风一吹,凉飕飕的。心里说,真他妈累呀。

司机把车开出来,招呼着上车,坐到车上,对自己说,这才完成一晚上四分之一的工作。

等到了工地从车上往下卸水泥,又是一次浑身大汗淋淋,双腿颤抖。

这个时候发现两个手腕子开始有点疼,看了看,手腕子已经开始往外渗出血丝了。装水泥的袋子是编织袋,装一袋两袋还没事,装的多了,手腕子就被编织袋喇的破皮,皮一破就有血丝往外渗。

等把第二车水泥卸完回到住处的时候,天已经开始放亮了。

回到住处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水清洗。洗的时候才发现头发已经洗不开了。脑袋出汗,加上大库里的水泥粉尘不断,水泥粉尘落在头发里,和汗水搅合在一起,头发已经快成混凝土了,洗都洗不开。告诉自己得剃个光头。

等洗手腕子的时候,水沾到手腕子上有些隐隐作痛,渗出来的血和水泥粉尘合在一起,已经变成了灰中带着深红的颜色。司机告诉我,不要用力洗,等过几天手腕子结疤就好了,不会再出血,也就不疼了。

用脸盆来来回回的给自己冲洗了两遍,擦干身子,躺在炕上就睡着了。

睡了一天的觉,到了下午四点起来出去吃口饭,接着装水泥。

说实话,真的累呀,有一种不想再干的冲动,但想想那一个月的九百块钱,忍了,坚持,继续干。

家里需要用钱的地方多,还欠着许多外债,五姐还在念师范,每个月都需要用钱,我必须得坚持下去。

就这样,干到第十天的时候,装卸一车水泥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啥大事,显得很轻松。

半个月之后,和我一起装卸水泥的那个大哥走了,他说太累了,出去找个轻快的活干。

大哥走了,剩下我一个人,老板叫我一个人先顶着,他去招人。

我知道装卸水泥不是什么好活,几乎没人爱干。脏、累不说,主要还有危险,在我之前的一个装卸工因为水泥滑落把腿砸断了。干这个活,有一身力气还不行,还要够机灵,眼神好使,要不然,真的很危险。

我一个人干自然要慢上很多,快到早上八点才从工地卸完水泥回来,累的和一条死狗似的,啥也不想,就想睡觉。那时候就想,这真不是人干的活,要是有钱了说什么也不干这操蛋的活。

我自己一个人装卸水泥坚持到第六天的时候,老板找来了两个人,这样我轻快不少。

到一个月的时候,老板找到了我,对我说:“小兄弟,你干的挺好,但是这个活不适合你,你太年轻了,干这个活伤力、伤身子,你现在感觉不到,等你到岁数了就会感觉到了。”

他接着说:“挺喜欢你的,不想让你在干了,看你趁着年轻还是找一个能学手艺、轻快一点的活干。

说实话,我当时有点懵,但心里知道自己这是下岗了。

刚刚有个活干就这么没了,还得去哪找活呀。

老板还是很好的,现在回想起来他是一个好人,如果我一直在他那里干装卸工真会把体格造完了。

老板把一个月的工资给了我,还额外的给了我五百块钱,说在没装卸工的时候我一个人顶着,就算是辛苦费吧。同时还告诉我,在没有找到工作的时候可以在他那里住着,什么时候找到工作什么时候走。

我第一份工作就这样结束了。

走在省城的大街上,看着街道两旁行走的人们,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感觉到自己和这座城市格格不入,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和孤单。

城市很繁华,也很诱惑,但它不属于我。

在这个城市里,有很多挣钱的地方,那是我下一个要去的地儿,我要挣钱,要在这个城市里生存下去。

看看天,告诉自己,路还要走下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