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谋女惊华:盛宠世子妃

更新时间:2022-01-20 13:14:46

谋女惊华:盛宠世子妃 连载中

谋女惊华:盛宠世子妃

来源:微小宝作者:倾华分类:穿越主角:余暮云,诚瑞

在《谋女惊华:盛宠世子妃》中余暮云诚瑞的形象格外突出,正是有了这些人物的存在整个故事精彩了很多,真的很佩服倾华的写作能力,可以描写的如此精彩,《谋女惊华:盛宠世子妃》内容是:出嫁头一晚,她发现了姐姐房间有男人的声音,居然是她明天的夫君..........展开

《谋女惊华:盛宠世子妃》章节试读:

余暮云本来就一肚子火气,被这个小宦官一数落火气更是冒了,本想吼他一句的,却被太子抢了先。

“闭嘴。”那小项子正准备长篇大论的教育地上的女子一番,太子一声喝令,他未出口的话被吞咽进了肚子,再吐不出半个字,恭顺的走到太子身后站着。

那太子似乎很好心,走上前去伸手将她扶起来,瞧清楚了她的面容之后只问,“何事如此匆忙,路都不看了?”

见太子这么好说话,她刚刚冲上来的火气散了不少,后知后觉的行了一个礼。

“没事,只不过刚刚被恶心的狗追,差点死在府上。”

她这话一出太子的眉头倒是皱了,“哦?何人如此大胆?”

余暮云本想跳过这个话题,转念一想,那陈将军也算是给太子做事,看太子这般好说话,说不定能惩治惩治他呢。

“久闻太子对于优异的能人异士很是偏宠,太子这般一问,倒是让我不敢说了。”

那太子听了这话倒是感了兴趣一般,“哦?能人异士本太子是偏宠无错,可是没有本太子手令就私自取人性命,还是这么如花似月的姑娘,本太子可不饶,你且说说,是哪位能人异士竟然想要追杀了你,本太子为你做主。”

“太子此话当真?”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余暮云将事情始末告知了太子,太子听着脸色越发阴沉,既然说了要为她做理,亲自带着余暮云回了尚书府,余尚书拖家带口全都出来拜见太子,陈将军也在,太子随手拂了他们的礼。

尚书堆着笑问太子何事而来,怎又会带着小女,尚书大人看着太子似笑非笑的脸色心里有些打鼓,以为他是看上了自己女儿,可自己女儿已有婚配,他不好说,只得对着余暮云道。

“你昨晚去哪儿了,都是要嫁人的人了,怎么还四处乱跑,夜不归宿,成何体统!不知道我们多担心你吗?”尚书大人面色愠怒。

她瞧见尚书大人慌张的神色就知道他晓得了这件事情,眼眸凛了一凛道,“爹爹若是如此担心我,为何不派人出来寻我,反倒是等着我自己回了门,上前就质问我去了哪儿,不问安危?”

尚书大人面色一变,下意识看了一眼太子,余元晚接口说道,“妹妹怎么说话呢,爹和我们担心得都没睡着,出去寻了你大半夜,刚回来不久呢,你还这么误会我们。”

余暮云冷呵一声,“妹妹可没有看出来你作夜担心得睡不着了,只怕是昨晚在别人的怀里睡得香甜吧,若姐姐真是出来寻了我,也不应当是穿着中衣出来吧?”

余元晚拉紧了自己刚刚套上去的一件外衣,被余暮云刚刚一戳破,面色十分不佳,想说点什么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得在太子面前吃了这个哑巴亏。

就在这个时候陈将军开了口,“暮云,怎么说话呢,她是你姐姐,长幼有序怎么开口闭口都是刺儿?”

若是换在平时,陈将军说话她还收敛点,可发生了昨晚那件事儿,余暮云只觉得无比讽刺。

“是啊长幼有序,所以陈郎你从来不帮我说话,姐姐永远是优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姐姐的情郎。”

“你!”说着陈将军就要上前,一副要打人的样子,余暮云赶紧退一步站在太子身边,太子面色微沉,冷哼一声。

“将军可是要在本太子的面前打女人?暮云还没有上门你已这般凶狠,过了门岂不是没几天就命丧你府了?既然将军没娶她的心思,那便免了这门婚事,那本太子也不收无用之人,来人,将陈将军拖下去赏一百杖,革了头衔罢。”

他说的不轻不重,可每句话都像是铁坨一般砸进人的心口,闷声疼。

陈将军一听大孩,立马俯首跪地求饶,余元晚也吓住了,看着那余暮云一脸冷漠看戏的样子大不服气。

凭什么?她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自己喜欢的,又是一个将军,两人也算是两情相悦,被余暮云插一脚就算了,现在还被她害得令陈将军革了职,那她呢,余元晚能够得到什么,什么都没有吗?!

她不甘心。

余元晚上前就是一步,捏着自己袖子小心的求饶。

“太子!怎么能因妹妹的一面之词就定夺了将军的未来!陈将军忠心耿耿,为国为民,暮云嫁给他是暮云的福气,昨晚不过是妹妹闹了点小性子,两人有些不愉快,妹妹骄纵惯了,也是做姐姐的错,,小女和两人关系都不错,他们两个之间的矛盾交给小女调节调节说不定就好了,革职一事还望太子慎重,别棒打了鸳鸯,又误了忠良!”

余暮云冷笑一声,这话说得倒是冠冕堂皇,一来指控余暮云性子骄纵,二来提醒太子陈将军是忠良一个,莫要为了一个骄纵的女子革除忠良,这样一来这所有的罪过倒都是余暮云的了。

“姐姐倒是为陈将军着想,不过妹妹才是你的娘家人,你不帮妹妹却帮一个外人,为了保住陈将军的官位甚至不惜贬低嫡妹,一路指责,想来姐姐也是清楚诬陷嫡女会有什么罪究,你依然保陈将军,你这还让人怎么相信,你和我的夫婿,没有几分干系?”

余暮云这话一出余元晚才发觉了自己的冲动,当下脸就吓白了不知如何是好,尚书大人脸色也黑了下来,他对着地上口无遮拦的余元晚道。

“闭嘴!今日起,你给我好好地闭门思过去,没有百日不准出门,女戒也给我抄十遍,抄不了十遍这辈子就别想出门了!”

“爹!我…”

“还不快滚回屋去!”

尚书大人从来没有这么凶的对着她喊过,这一喊登时把她眼睛都吓红了,她捏着袖子蹬了蹬腿,哭着跑了,尚书大人见她跑远,这才缓过脸色来赔笑。

这时候陈将军也被拖了下去,杖打一百,革职处理。

“你也给我回自己的房间去!”尚书大人看着一脸冷漠的余暮云有些不喜。

他本就不喜欢余暮云,今日她突变得句句有理,咄咄逼人,又在太子的面前,尚书大人生怕她说出些什么对他不利的事情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