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庶女有毒:摄政王靠边站

更新时间:2022-05-28 07:59:38

庶女有毒:摄政王靠边站 连载中

庶女有毒:摄政王靠边站

来源:奇热作者:昨夏分类:重生主角:宴清棠,宋哲彦

今天向大家推荐《庶女有毒:摄政王靠边站》这部作品,该文章为昨夏创作。本文最为吸引人的是宴清棠宋哲彦的形象描述,可见昨夏是下了功夫的,下面是《庶女有毒:摄政王靠边站》内容:前世,她被渣男和嫡姐伤的体无完肤,甚至抢走了她所有的一切。这一世,她必让这些人付出代价!渣男前来求爱,赶!嫡姐屡屡找事,撕!可不知哪里冒出来一个权势滔天的摄政王,她本想利用他的势力达到目的,却没曾想,早就坠入了他的圈套之中!深夜,男人缓缓爬上她的床榻伏在她耳前轻轻低语:“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本王的……”宴清棠:“!”...展开

《庶女有毒:摄政王靠边站》章节试读:

褐色汁水顺着流到衣服里,一声刺耳尖叫响起。

“啊……我的脸!”

宴雅云狼狈拍开宴清棠的手,猛地跳开,吓得惊魂未定,瓷碗啪的碎落在地。

皮肤被烫的红肿刺痛,她最怕的就是脸毁容,泪花都吓出来了,目光凶狠地瞪着宴清棠。

一个卑贱的私生女,居然敢把药浇到她身上?

“贱人,你敢拿药泼我!”她高扬起手,就要狠狠扇宴清棠一巴掌。

宴清棠眼中冷厉划过,抬手之间,精准地截住了宴雅云的手腕,看着她惊愕神色,一巴掌反手甩了回去。

啪!

声音又脆又响,力道大到宴雅云狼狈尖叫一声,直接被扇倒在地。

宴雅云气得半死,脸色更是青一块白一块。

“来人啊!给我把这个不知上下尊卑的贱人拖下去活活打死!”

宴清棠缓缓抬起那双冰冷如利剑般的眸子,一步步的靠近,居高临下,“宴雅云,你真当我查不出来,药里有什么?”

宴雅云被震得踉跄后退了一步,瞪大了眼惊愕的看着她,张口结舌。

她怎么会知道!

“宴雅云,你若再敢给我母亲送这种动过手脚的药,我绝不会放过你。”

宴清棠一字一句,眼神里弥漫杀气,郑重冷厉的警告。

屋内停留的下人面面相觑,“大小姐……”

宴雅云背脊一僵,一股发怵寒意爬了上来,低下头咬牙切齿,“都滚。”

下人连忙出去,身旁的贴身丫鬟一手扶起宴雅云,准备离开。

刚到门口,宴雅云突然回过头,脸上露出挑衅嘲讽笑容,“对了,宴清棠,你也别太得意。爹爹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婚事,就在这几天了。”

“那刘员外可是皇亲国戚,你能嫁过去做妾,可是你们母女攒了八辈子的福气。”

刘员外已经六十多岁了,还有一些令人作呕的癖好,在床上不知玩死了多少女人,臭名昭著。

“好生准备着吧,宴清棠。”

宴雅云眼中划过奚落和讥讽,扔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宴清棠目光阴冷的朝门外看了一眼,姜氏苍白脸色青红交错,险些气得吐血,忍不住剧烈咳嗽了好几声,她连忙去给姜氏顺气。

姜氏苍白的唇内沾了些血色,什么都顾不得了,抓着她的手,“你、你的婚事……”

“娘,您别急,女儿会有办法解决的,您放心。”

她将手指暗然搭上她的脉搏,心顿时沉入谷底。

下了慢性毒的药已经被她服用过一段时间了,毒已入体,极其难根治。

她忍不住攥紧了拳头,她如今的身份,要搜集解毒药材,怕是连好点的药堂都进不去。

看来,自己得好好规划一下日后的路了。

……

夜深以后,宴府寂静无比,无人知道,一场追逃,正在府中悄然上演。

不少黑衣人堵截宴清棠,她一只脚才要踏出院子,就看到不远处那几个刺客正向这边而来。

她赶忙退回院内,紧急环顾四周,却没找到合适的藏身之地。

刺客却已经发现异样,快步追过去,厉声喝问,“谁在里面?”

宴清棠心脏发紧,突然,脑中电光火石闪过灵光,她立即压着声线往下一沉,开了口:“是我,这里我已经排查过了,你们先去搜别处,我随后跟上。”

她悬着心,模仿低沉沙哑的男声,像模像样,几乎以假乱真。

刺客还以为是同伴,刚要走,转身时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拧起眉头回过头。

被派来绑架宴清棠的就那么几个人,声音他全都记得。

“好,那我们先走。”

嘴上这么说,刺客却握着长刀,面露杀气,放轻脚步,一步步朝院落走去。

宴清棠也不是傻子,没听到任何脚步声,周围寂静的几乎令人窒息。

她身体几乎已经僵硬了,一旦被发现,她藏无可藏。

走到拱门边,刺客迅疾地闯进来,而院子里居然空空荡荡,连个鬼影都没有。

宴清棠被人攥着手腕一拉,在黑暗中猝不及防地撞进了陌生炙热的怀抱。

她被惊到,几乎下意识地想要反抗,男人大掌扣住她纤瘦腰身,低头在她耳边嘘了一声。

“别动。”

低哑磁性嗓音在耳畔轻声响起,熟悉的冷冽强势气息将她包裹。

她心脏紧张地砰砰直跳,睁大了眼,露出惊异。

是他!

明处,几个刺客全都追了进来,一番探查,却什么也没有。

“算了,大夫人让我们抓的只有宴清棠,赶紧分散开找。”

“今晚要是抓不到人,大夫人还不得扒了咱们的皮。”

又是大夫人。

几个下人离开,宴清棠眸光阴冷了下来。

下午才说了那门亲事,这么快就坐不住了。

宴清棠正出神,身后男人嗓音冷冽,温热撩人的气息拂过她耳畔,“你会伪声?”

她退出他怀里,拉开距离,冷着脸:“不会。”

夜色下,男人一袭蟒袍,一双风华潋滟的狭长凤眸,五官轮廓深邃立体,俊美无俦,清冷矜贵,似高不可攀的神祗,弥漫着生人勿进的危险气息。

龙九霄居高临下望着她,玩味的勾起薄唇,“不想承认也无妨,本王有的是法子让一个女人说实话。”

话中透出淡淡的危险意味,似杀人于无形的利刃,宴清棠背脊一僵。

但随即,她心底冷嗤了一声。

这狗男人果然还是和前世一样碍眼。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