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婚恋 > 荣爷夫人又要闹离婚

更新时间:2022-06-21 08:16:27

荣爷夫人又要闹离婚 连载中

荣爷夫人又要闹离婚

来源:追书云作者:公子绰绰分类:婚恋主角:杜若心,荣敬扬

在《荣爷夫人又要闹离婚》中杜若心荣敬扬的形象格外突出,正是有了这些人物的存在整个故事精彩了很多,真的很佩服公子绰绰的写作能力,可以描写的如此精彩,《荣爷夫人又要闹离婚》内容是:新婚夜,他说:“做好你的荣太太,该你的我都会给你,其他不要妄想。”不堪丧偶式婚姻的折磨,她毅然离婚。然而离婚后,真香打脸!某爷全世界追着老婆花式求复合,只能无奈的宠,谁让他娶了一个这么抓马的太太?杜若心冷哼:“这位先生,我跟你不熟。”“离婚那一秒,我们就已经老死不相往来了!”某爷邪眸微眯:“手续还没办完,孩子只有一个,不够分。”“来,再生一个。”...展开

《荣爷夫人又要闹离婚》章节试读:

沉默,横在两人之间。

杜若心直直瞪着他,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又大又圆,仿佛在问,“说话啊!既然听到我的质问,听到我的呐喊。”

“回答我,你要我怎么做,才能动心,才能喜欢上我?”

“荣敬扬,你不要又假装没听见!”

一秒两秒三秒……就在杜若心难过的翻江倒海时,男人动了。

他迈着修长的步子,脸上洋溢着得意的微笑,很是享受她为他疯狂,为他着迷的样子。

“收拾一下,陪我去公司。”荣敬扬略微低头,磁性低哑的嗓音回荡在她耳边。

杜若心心跳加速,因为他的呼吸灌入了耳朵,融化着她一颗狂躁的心。

对荣敬扬,她没有一点抵抗力。

这个男人不仅长了一张妖孽到让人只看一眼就沦陷的帅气逼人的脸,声音还特别特别好听。

只要他一句话,一个温柔的眼神,她所有的不快,就能瞬间化为乌有。

或许,这就是爱到极致的卑微?

“嗯。”她轻轻应了声。

荣敬扬走到床头柜前,拾起手表戴上,道,“我去车上等你。”

杜若心有些恍惚的盯着男人背影,暗骂了句自己没用,蔫蔫儿的穿上衣服。

唉!!!

只要对上荣敬扬,她满腔的怒火,满腔的情绪,就好像蓄势待发的一记重拳悲催的打在棉花上,掀不起半点风浪。

没有办法。

她对荣敬扬一点办法都没有。

大吵大闹,不讲道理,撒泼哀求……所有都试过了,荣敬扬根本不care,不回应她。

踏着沉重的步子,杜若心坐上车。

因为一晚上没有休息好,又着了凉,她喉咙很痛,脑子也发胀。

糟糕,感冒了。

出门前该吃点药。

“昨晚……”荣敬扬话音刚启,一阵铃声响起。

他只得中断谈话,接起电话。

开启一天忙碌的工作。

杜若心坐在旁边,安安静静听着荣敬扬和电话一头的人谈论公事,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再次醒来,她仍旧在车里,只不过已是下午。

且,全身滚烫,大脑发懵难受。

“呃——”

刚准备开口,发炎的喉咙痛的她怀疑人生。

杜若心坐起身,看向窗外。

荣敬扬的特助容承立即走上前,恭敬唤道,“夫人,你醒了?”

杜若心四处看了眼,没有发现丈夫,“荣敬扬呢?”

“荣爷在谈生意,夫人是去找荣爷,还是回别墅休息?”

轿车开到公司,荣敬扬见杜若心睡的很香,便没有打扰她,一个人走了。

吩咐容承照看她,等她醒了,带她去找他。

容承坐上驾驶位,启动引擎,踩下油门。

杜若心的思绪像凝滞了似的,头痛,痛的她想原地翻滚——找……他。

然而身体不允许。

高烧加头晕头痛加全身难受让杜若心变得脆弱不堪。

“药店。”她噙着浓浓的鼻音道。

“嗯?”容承有些诧异,夫人竟然不去找容爷?

但透过后视镜,看到杜若心满脸通红,气息急促的样子,像是生病了?

“是。”容承加速开车。

杜若心有气无力的靠在后座,拿出手机,翻开微信,给荣敬扬发消息:【老公,我感冒了,好难受。】

没多久,荣敬扬回道:【我叫容承带你去医院。】

她的心顿时凉的比冰天雪地的冰溜子还冷。

“我老公是你。”

“是你。”

不是容承啊!

荣敬扬,你怎么就不懂我?怎么就不能关心关心我?

杜若心死死攥着手机,屏幕都快被她捏碎了。

忽然,指尖不小心接触到屏幕,显示在“发现”界面。

杜若心看到“朋友圈”有好友更新消息,不,确切的说,是荣敬扬喜欢的女人发表了朋友圈消息。

她点开。

“有你,生活处处是阳光。”

文字下面,一张女人甜蜜依靠在男人肩膀享受阳光浴的照片震撼着杜若心整个人。

那是他的丈夫,荣敬扬!

不是说谈生意吗?

怎么却是和艾薇那个女人在高尔夫球场约会?

难怪他不肯回来,难怪他不搭理她,原来是和她在一起。

可是,荣敬扬,你到底记不记得你是已婚身份,到底知不知道我才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

“呜……”

杜若心捂着胸口,再也忍不住撕心裂肺的痛,低低抽噎起来。

容承透过后视镜,看到夫人弯着腰,全身颤抖,他一惊,“夫人,你没事吧?”

她在哭?

出什么事了?

杜若心咬住嘴唇,不让喉咙发出声音。

在容承面前哭,等于告诉荣敬扬,她输了。

不。

杜若心猛地吸回泪水,“停车!”

容承不敢停,他知道夫人不对劲,“药店还没到,前面过两个……”

“停车!”杜若心忽然激动的拍打门窗,“我要下车。”

容承只好靠边停车,看着她踉踉跄跄跑远,淹没在人群。

“夫人——”他迅速紧跟。

杜若心跑的很快,心如刀绞般的痛叫她无法呼吸。

为什么。

为什么她那么迁就他,讨好他,那么爱他,却始终唤不回他的心?

荣敬扬,难道要我把心掏给你看,你对我才能有一点点触动吗?

“老公,我好累,背背。”

街边,一位身穿高跟鞋的女人嘟着嘴,向男人撒娇。

男人轻笑一声,蹲下身,背起女人。

看到这个画面的杜若心仿佛受了刺激,泪,决堤般滑落脸颊。

如清晨大雨。

她也想要累的时候有老公抱,她也想要痛的时候有老公关心,她也想要向荣敬扬撒娇……

她不是铁打的,她不是机器人啊。

她的心也是肉做的,会累,会痛,会难受。

杜若心浑浑噩噩,只觉自己站都站不住脚,快要倒了。

以往所有的咬牙坚持,所有的自欺欺人,仿佛在这一秒,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杜若心啊……”

“守着一个怎么也暖不了的男人,你为了什么?”

“他不爱你,他不在乎你。”

“他和其他女人谈情说爱,缠绵纠缠。”

“你这么狼狈……”

“是为了,什么?”

碰——

心理那道守了七年的防线似被什么松动,现实的残忍叫杜若心再也支撑不了自己,瘫倒在地上。

“夫人!”容承连忙扶起她。

杜若心泪流满面,一脸煞白的样子叫容承震惊。

夫人……怎么了?

在他印象里,夫人大大咧咧,乐观开朗,像团火一样的女子,怎么会哭的这么惨?

这么……脆弱。

这么让人心生疼惜。

“出什么事了?我送你去医院……”

杜若心忽然一把推开容承,狠狠擦掉眼泪。

哭没有用。

对荣敬扬来说,她的眼泪一毛钱不值。

所以,她不会哭!

她要——

离!婚!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