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我当送葬人那些年

更新时间:2022-06-23 02:22:46

我当送葬人那些年 已完结

我当送葬人那些年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无悔这一生分类:悬疑主角:阴十三,张小溪

小编向大家推荐《我当送葬人那些年》,这部悬疑风格小说,很多朋友比较喜欢阴十三张小溪等人的人设,非常有个性,下面为大家介绍《我当送葬人那些年》的主要内容:那天,女人用一根上吊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一本神秘的古书,让我成为了“送葬人”。为了惨死的女人,我被迫签订契约,为地府工作三十年。没想到,这却是我噩梦的开始.........展开

《我当送葬人那些年》章节试读:

即便大白天,如果谁看到一群红白孝服的队伍,也会后脊背发凉。

更别说大晚上了。

这种队伍走在夜色里,又不吭不响的,简直比看恐怖片还渗人。

从那些人眼神里不难看出,有些人根本不愿意参加,但不来还不行。

毕竟张小溪是横死的,自己要是不来,万一人家迁怒到自己身上,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队伍中间,是八个人抬着的大红棺材。

材质倒普普通通,但棺材上下左右,都刻满了各种花纹。

而棺材盖子上面,横七竖八,死死嵌着巨大的棺材钉。

我白天听人说,这副棺材是在老王头指定的地方买的,花费超过四万块。

也就是张电工家里有钱,一般人家还真扛不住。

看着队伍走到近前了,我借着月光,想再看看相片上张小溪的样子。

不料这一看不要紧,吓得我差点跳起来。

照片里的张小溪,居然也看了我一眼。

我跟她四目相对,就觉得她眼神儿幽怨幽怨的,就跟想哭似的。

头皮瞬间麻了。

心里又惊,又想再看看,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谁知这时候,忽然吹起一股凉飕飕的阴风,就围绕着送葬队的上空盘旋。

队伍里的人顿时全慌了,四周弥漫起了惶惶不安的情绪。

老王头脸色瞬间变化,就想从兜里掏家伙儿式儿,但为时已晚。

八个人抬的大棺材,竟然轰隆一声掉在地上,溅起一地烟尘。

“快踏马抬起来!千万不能让棺材坠地!”

老王头急忙跑向棺材旁边,焦急的骂了一声。

老王头一发话,八个大汉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立刻往上抬。

腮帮子都鼓鼓的,脖子上的青筋都蹦了出来。

结果棺材跟焊在地上一样,纹丝不动。

“王大叔,抬不动啊!”

一听说抬不动,老王头气的直跺脚,嘴里说着“停吧停吧,真麻烦!”,一边就要伸手从兜里掏什么东西。

我蹲在草丛里,注视前面发生的这一切,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知道这八成跟我看她照片脱不开干系。

心里是又害怕,又想探究原因,就觉得她实在太可怜了。

老王头从前面,喊来了张电工夫妻。

夫妻俩趴在棺材前面,不断哀求着女儿不要闹事。

哭喊半天,却没什么效果。

阴风反而更强了,肆意呼啸在送葬队伍上空,凌乱的纸钱被卷起来,撕成了碎片儿。

“闺女,我们知道你死的冤枉。

但尘归尘、土归土,有什么冤情,到了地府自会给你记上,下辈子让你了结!”

“但你现在如果闹事,可就坏规矩了。断了黄泉大门,胎都没法投!”

老王头使劲对着棺材喊。

同时,单手从他那个背包里掏出一堆黄符,粗略估计得有个十多张。

“闺女你要不听劝,王叔可就按规矩办了!”

随着老家伙这通社会磕儿,阴风顿时小了一些。

大家见状,这才松一口气,准备继续下葬。

结果几个大汉刚刚把棺材抬起一条缝隙,“嘭!”,拴在杠上的绳子突然崩断了。

几个人哎呦一声,摔成一片,杠子也脱了手。

棺材刚落地,直接原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着我就撞了过来。

老王头急忙朝我这边看,发现了我蹲在草丛里。

气的他眼珠子一瞪,怒吼着问候起了我祖宗八辈。

好在我从小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他骂也白骂。

眼看着棺材要撞到身上,我想跑,两条腿却跟灌铅了似的,根本不听使唤。

然而就在即将撞上来时候,大红棺材突然在我面前,直挺挺的竖了起来。

上面的棺材钉也全部飞出,盖子顿时开了。

看到张小溪那惨白惨白的小脸,我惊叫着丢出一把朱砂。

结果她沾染到朱砂,非但没有后退,反而猛地张开了眼睛。

同时,脸上还浮现出一抹诡异微笑,让人毛骨悚然。

虽说害怕,毕竟是多年的同学,看见她这幅样子,一瞬间,我差点跟她打招呼。

但随即恢复了理智,慌乱间就准备再次扔朱砂。

结果老王头手疾眼快,冲到面前一脚踢在我手腕上,朱砂顷刻间洒了一地。

也来不及赶我走,老王头快速从包里抽出一条棉被,裹住了张小溪。

说是棉被,其实很小。用黄缎子做的,更像个斗篷。

“呀——”

尸体接触到黄缎子,发出一阵凄厉的叫声。

紧接着,老王头凌空飞起,一脚把尸体连同棺材踹翻在地,冲我大吼:“还踏马看什么看,赶紧过来帮忙!”

我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帮着他把尸体罩住。

老王头又抽出一把小刀,对着自己的中指就是一刀。

然后竟飞身跳进棺材,用鲜血在棉被上飞速转动,写下了一道符咒。

符咒成型瞬间,整个棉被金光大作。

刚还在激烈反抗的尸体,立刻安静下来。

老王头又招呼那几个大汉过来,一起把棺材盖盖上。

然后才顾上数落我。

“你个王八蛋,不是跟你说了,这次你不能来?”

“不是,她.....”.

“咋的?你还想跟她握握手啊?”

我知道老王头在气头上,也不再吱声。

把尸体弄回棺材后,张电工夫妻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再次跟随人群上路。

经历了这一遭,参加送葬的亲属、邻居,一个个走路的腿都在打颤。

因为有老王头压阵,加上张电工说了给高价报酬,这些人才硬着头皮没有逃跑。

好在还有两百米左右,就到河边了。

只要把东西一烧,由老王头念一段咒语,烧几张符咒。

接着大家把棺材重新抬回去也就齐活。

偏偏在这时候,身后又是一声闷响。

“王大叔,棺材好沉啊!”

随着抬棺人的喊声,大家发现棺材落地以后,似乎还在不停颤动。

老王头气的啐了一口,“今天这是怎么了!”

站在棺材前面,来回转动了两圈,随即让众人退后。

老王头独自留在棺材前,招手把张电工喊了过去。

“老张,你女儿有心事未了,我得借你的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