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这个书生会武功

更新时间:2022-06-23 02:43:39

这个书生会武功 已完结

这个书生会武功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李想想分类:历史主角:牧欢,锦娘

《这个书生会武功》中的牧欢锦娘是主要人物,随着故事的不断发展,读者很容易被故事情节和人物情绪吸引,读起来代入感很强,故事非常的饱满,《这个书生会武功》讲述的是:在这个世家贵族读书,平民百姓习武的畸形世界,一代兵魂穿越到了一个想要依靠读书来改换门庭的穷书生身上,于是,大昭出现了一个最能打的读书人.........展开

《这个书生会武功》章节试读:

“小哥儿,您这不是让咱们难做吗?”

比斗场里,负责结算的账房一脸为难。

“你们不是说,赢了就有二十两吗?”

半边脸肿着的少年,衣衫拿在手上,裸露的上身,汗津津的,全是之前在比斗场里摔打出来的青紫。

“是,您赢了,可您赢的也太...太下作了些,若是以后来比斗的都学您...”

少年张了张嘴,想辩解,可想起邹二刚才那声惊天的惨叫,和久久不能回神的观众,他又把话咽了回去,

默默的穿上了破旧的长袍......

不是他想这么龌龊,而是他这身体,实在是饿的没有了力气,只能速战速决了。

正在系带子的时候,柳家斗场的大管事带着之前一同观看比赛的小厮走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账房把事情给大管事禀报了一遍,大管事摸了摸胡子,笑了两声,

“这算多大的事儿,给这位少侠拿二十两,咱们开斗场的,一口唾沫一个钉,既然之前没有说明不准用那种招式,自然不算这位少侠的错。”

一小袋称好的散银子放到了少年的手上,少年脸上总算是有了些笑模样:“多谢大管事。”

“这是你该得的,不知少侠如何称呼?”

“小子牧欢。”

“原来是牧小哥?”大管事打量了一下牧欢的长袍:“小哥儿是读书人?”

牧欢点点头:“惭愧,读过几本书,今日多谢大管事关照。”

两人互相客套几句,牧欢整理好衣衫,把小袋银子塞进了怀兜里,就离开了斗场。

“大管事,您怎么对这小子这么客气呀,不过一个穷书生,我看,八成是家里揭不开锅了,才跑过来拼命。”

“你说的没错,可那又如何,不过是二十两银子,谁赢了给谁,这是咱家的规矩,更何况,你莫要看不起穷书生,他能豁出去脸面进了这里,就比那些个只会之乎者也的家伙强多了...”

说完,大管事看了眼跟在他身边的心腹小厮:“主家是让咱们在这招揽人才,可不是让咱们得罪人来的。”

小厮连连点头:“还是您会看人。不过大管事,他出招也太阴损了些,咱们是不是得加上几条规矩,免得以后有人学了他。”

“多此一举,斗场是什么地方,江湖比武的地方,再说了,那是人家的独门招式,岂有不让使的道理?”

......

离开了斗场的牧欢,并不知道斗场的事,

他看了看天色,快步朝镇子另一边走去。

那里有一间书院,牧欢如今就借住在那。

只不过他是借住在书院侧面的一个小草棚子里。

快步回到了草棚子,牧欢把草帘子给打了起来,动作飞快的把里面的被褥,书本,还有一件破衣裳给卷在了一块。

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书院附近,有几个学子看到了牧欢离开的背影,嘲笑了几声也无人在意,

一个穷的连半片瓦都没有的穷小子,原本跟他们就不是一类人。

夹着铺盖,牧欢脚下不停往镇外赶,他要去的地方有点远,不快一些,怕是天黑了也赶不到。

走到镇口附近,一阵让人垂涎欲滴的肉香气飘了过来,

牧欢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一旁的熟食铺子,焦黄的烤鸡倒着吊在柜台上方。

牧欢咽了口口水,直直朝熟食铺子走去,临到近前,脚下拐了一个弯,在铺子旁的烤饼铺子,花了一文钱,买了一张烤饼,

然后蹲在离熟食铺子不远的地方,坐在铺盖卷上,两眼盯着柜台上的烤鸡,把手里略略有些硬的烤饼当做了鸡腿,凶狠的撕咬着。

一张巴掌大的薄饼下肚,他瘦弱的小身板又有了力量,起身夹起铺盖卷,在熟食店小二鄙夷的眼神中,往柜台上拍了五十文,

“给我来一只鸡,要大个的。”

店小二撇了眼柜台上的铜板,眼中鄙夷更重:“烧鸡一百五十文一只。”

牧欢尴尬的笑笑:“那算了,不买了。”

说完把铜板收回钱袋里,夹着铺盖卷落荒而逃。

“呸,穷酸样。”

店小二拿了搭在肩头的布巾子,擦了擦柜台。

牧欢也不介意别人的眼光,他怀里有刚得的银子,当然买的起鸡,只是这个银子,还有用。

脚下生风,牧欢出了凤濮镇,一路朝不算太远的大山跑去。

跑一阵,走一阵,如此来回,等到了山脚下,天已经黑了。

看着眼前黑黝黝的大山,牧欢缓缓吐出一口气,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汗浸透了。

此时落了黑,微风吹来,竟有些凉意。

牧欢有些懊恼,没有带生火的东西来,这黑漆漆的,他总不能搞钻木取火那一套。

好在,记忆里,这条路他是熟悉的,走过许多遍的。

摸黑进了山,穿过了一片野林子,终于看到了零星几户亮着微弱灯光的小村子。

牧欢心跳加速,几乎是冲进了村子,顿时引起几家狗叫。

“谁在外面。”村尾一户用篱笆围着的院内,一个少女抓起门边的木棍,

有些紧张的看着外面的那道黑影。

“锦娘,是我。”

一听这声音,名叫锦娘的少女,扔下了木棍就跑了出去,

“欢哥儿,你怎么这么晚回来了?”

少女脸上挂着的笑容,即便在黑暗里,也灿烂的耀眼。

打开了院门,迎了牧欢进来,又仔细的拴紧了门,这才拉着汗津津的牧欢进了灶房。

灶房里,点着一盏油灯,这一小撮的火苗,将简陋的灶房染上了一层柔光。

锦娘把牧欢带回来的铺盖卷放进了屋里,又忙不迭的开始生火烧水,

“欢哥儿,你还没吃饭吧?”

“我在镇里吃了,你呢。”牧欢左右瞧瞧,拿了一个土陶碗,从水缸里舀了半碗凉水喝了下去。

“都这个时辰,我也吃了,哎呀,你慢些喝,仔细肚子疼,这山泉水凉着呢。”锦娘一边烧火,一边不住的打量牧欢,

突然眉头微皱,站起来走到牧欢跟前仔细瞧了瞧,

“欢哥儿,你这脸怎么肿了?”

牧欢抹了一把嘴,撒了个慌:“刚刚走林子不小心摔了一跤。”

锦娘心疼道:“下晌不见你,我还当你不回来了,来不及就等下次放假再回也好,再不济,我也能去镇里看你,你急着往回赶是做什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