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阴寿

更新时间:2022-06-23 14:53:50

阴寿 已完结

阴寿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青黎分类:悬疑主角:一卯,秀红

看过《阴寿》之后会让人不由自主的爱上一卯秀红,这是一位充满故事性的人物,人物性格非常有意思,喜欢悬疑风格小说的朋友可以看一看,《阴寿》讲的是:本死之人借阴寿生存阳世,从此不再阴阳之行,列于生死之外,被世人称为阴人。...展开

《阴寿》章节试读:

第2章埋棺

“大清早在人家院口堵着,都没事干!”

从人群中挤进来个四十多岁的汉子,他是这个村的村长王国强,跟着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女儿王秀红。

国强叔看到跪在家门口的二水,也是被吓了一跳往后退几步。

“一卯哥!”

秀红看到瘫坐在地上的我,急忙跑过来把我扶到院子里的凳子上坐下,温柔的把脸颊的泪水给擦干净。

“别怕,我爸在!”

看着她的眼睛,心情平复了许多。

我正想说没事,可这话刚开口,眼角瞥到还跪在院门口的二水,这话是怎么都说不出口,不争气的泪水再次从眼眶里流出来。

国强叔走进院子,道:“三爷,你看这......”

爷爷本名丁三,村里的村民都叫他三爷。

爷爷皱紧眉头吸了几口旱烟袋,紧盯着二水叹了口气。

“娃命苦,先埋回去吧。”

刘婶背着二水回家了,是要清洗身体。

国强叔让村民们都散了,只留下了几个壮丁帮忙,心里面愧疚的我也去了。

等我们到二水坟前的时候,看到他的坟已经被刨开,棺材盖也被推到一边。

国强叔看到这一幕,把烟头扔到一边骂道:“哪个鳖孙做这缺德事儿!”

其实在我看来,二水不像是被人给挖出来的,更像是从坟里钻出来的,他身上的污泥和翻起的指甲盖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这些我都没说,只是安静的拿着铲子铲土,然后把棺材从里面拉出来,用足有手臂粗的原木抬着到刘婶家。

我们进屋的时候,二水已经换了一身新的寿衣,而刘婶红肿着眼睛,我知道刚准是哭过。

抬着二水进棺材,重新合上棺盖,秀红跑过来帮着国强叔点鞭炮在前面引路,我们又抬着棺材去坟地。

一开始经过村子的时候还好,可到了坟地大约十来步的时候,感觉到肩上猛地一沉,像是有千斤重一般。

二水虽然身子壮,也不过一百来斤,加上这幅棺材的重量,最多也就三百来点儿,可就这么点儿重量,却让我们四个青壮小伙子迈不动步子。

“国强,这个不得行,抬不动!”一个村民大喊。

“抬不动个毛线,我看你们是把力气用到婆娘身上了!”国强叔骂道。

大清早没吃早饭,我忽然脚下一软,肩膀稍微低了一点儿,肩膀不低还好,这一低大部分重量瞬间压到我身上。

村里人都知道,这种装着死人的棺材,最忌讳的是抬棺过程中途落地,国强叔急忙跑到我身边,用手撑了下原木,这才勉强稳住。

“一卯,你一边儿去!”国强叔冲我喊。

国强叔接过我的位置,在手心吐了两口唾沫搓了搓扶在圆木上,冲村民们喊:“大伙儿都听我说......一,二,三,走!”

咔嚓!

两根圆木齐齐从中间断开,棺材落地和地面接触发出沉闷的大响。

围观的村民包括我在内,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种异样的气氛在彼此之间传播着。

刘婶一下子在棺材上面,哭得昏天黑地。

“我苦命的娃啊,到底是谁害了你,你给妈托个梦成不......”

这样的一幕在眼前真真切切的发生,难免有些悲怆,我看到有些婶子在偷偷抹眼泪。

忽然刘婶哭声一止,趴在棺材上哭晕了过去。

国强叔看了眼刘婶叹了口气,然后冲秀红喊:“秀儿,把你婶子送回去。”

秀红偷偷瞄我,嘴巴里“哦”了一声,和另外几个婶子扶着刘婶往村里走。

国强叔盯着棺材沉默片刻,低声说:“一卯你去找两根圆木,棺材......先抬到祠堂吧。”

我回过神,急忙回应了声,匆匆往村里走,刚发生的事情,知道今天是肯定埋不成了。

村里人靠山吃山,这种手臂粗的圆木,谁家都会备上一两根。

我扛着两根圆木赶到的时候,正看到国强叔和爷爷正说什么,他们声音太小我没听清。

祠堂就在村后,走不了几步路。

说来也奇怪,我们准备埋棺的时候,棺材是怎么都抬不起来,我们抬着棺材去祠堂路上,却是十分轻松。

经过这事儿一闹后,本来已经开始逐渐平淡下去的风言风语更加严重了。

爷爷为了避嫌,花钱让国强叔去邻村的阴阳先生来看看。

当天晚上我又做了个梦,梦到我依旧在山坳前的歪脖子树下站着,不过这一次没有那个老太太出现,我看到二水从山坳里的乱坟堆里走出来,他没有说话,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那眼神像是某种祈求。

这一觉睡到了中午,等醒的时候,在正屋看到爷爷笑眯眯的和秀红说话,我有些纳闷儿的问:“秀红,你怎么来了?”

爷爷把脸一板,冲我呵斥:“兔崽子怎么说话的!人家妮子担心过来看你,见你睡得很跟猪样,不然早就把你从被窝给赶起来了!”

爷爷又转头对秀红堆起笑脸。

“以后要是一卯欺负你给爷爷说,爷爷帮你揍他!”

爷爷说着又冲我瞪了一眼,我只有干笑几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秀红脸上堆着笑,说道:“三爷爷,别这么说一卯哥,这几天一卯哥也累该多休息......一卯哥,你刚起来还没洗脸,我去烧水!”

爷爷急忙阻止:“秀红,这哪能麻烦你!”

“爸不在家我反正也没事干,一卯哥你先等会儿!”

秀红抛下一句话后,就钻进了厨房,完全就当在自己家一样忙活着。

爷爷笑眯眯的吸着旱烟袋,看着秀红忙前忙后的身影,说道:“秀红是个好姑娘啊!”

我坐在爷爷旁边,点点头说:“恩,秀红真挺好的。”

秀红她妈死的早,比我小一岁,喜欢扎两个麻花辫,她是那种长相很普通的女孩子,小的时候她就喜欢跟在我后面,一卯哥长一卯哥短的喊,这一喊就是十八年。

没过多久她就端来洗脸水,我洗脸过后秀红又忙活着做午饭,当然吃饭的时候爷爷又免不了夸秀红和损我一顿。

吃过饭后,我坐在院子里抽着烟,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秀红洗完碗后,进院子坐我旁边问:“一卯哥,在想什么呢?”

我转头看她,又想起昨天刘婶哭晕在二水棺材的事。

“你昨天送刘婶回去,刘婶怎么样了。”

“刘婶回去后就睡了。”秀红站起身子拉了我一把,“走,一起去看婶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