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美人无常:绝世狂妃

更新时间:2022-06-29 16:49:13

美人无常:绝世狂妃 已完结

美人无常:绝世狂妃

来源:腾文作者:夏雨分类:言情主角:陆灵桅,凌羽

夏雨所编写的《美人无常:绝世狂妃》中其实人物情感部分描述的非常的细腻,看过陆灵桅凌羽的情感经历之后竟然有些感动,这大概就是夏雨的写作魅力吧,《美人无常:绝世狂妃》所讲的是:女主重生前被婆婆和丈夫朱子恒折磨致死,重生后嫁给男主。女主重生前练就的一手好绣艺以及厨艺,重生后也并未忘却,并且靠着这一手好厨艺从路边摊逐渐发展成为了一个小客栈,而绣工女主也在客栈发展起来后跟村子里其他的好姐妹一起开了一家小绣房。...展开

《美人无常:绝世狂妃》章节试读:

大周,元明十一年。

“我今儿就把话放在这,想要彩礼钱,一个子都没有!你以为我们家子恒考秀才不要钱吗?要不是我家男人看中了你家那个病歪歪的丫头,觉得她有旺夫相。你以为,我一个村长夫人,凭什么卑躬屈膝来你家提亲?”

话音刚落一会儿,只听得陆灵溪的声音里充满着不愉。

“既然没有彩礼,那我们家也就不给陪嫁了!”

“不给陪嫁!”

尖锐的嗓音瞬间响起,“我家子恒那可是中秀才的命!多少姑娘都是排着队倒贴嫁进来,你们家还想不给陪嫁?做梦!”

陆灵桅坐躺在床上,缓慢的睁开眼睛,额头上传来的痛感,令她清醒了几分。

听着堂屋外传来的争吵声,她的思绪也逐渐的清晰了起来。

今天,是她前世的婆婆盛芳如前来提亲的日子。

而之所以会亲自前来,是因为前一日朱子恒在外遇到了几个混混找茬,而她替他挡了一棍,伤了额头。

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层救命之恩在里面,村长朱自省这才对陆灵桅的喜爱多了几分,认定了她做自己的儿媳妇。

前世里,陆灵桅因早就对朱子恒有情,所以,不仅没有要一分彩礼钱,还说服了母亲退掉了跟猎户凌羽早已定下的婚事。并且,将祖母留下的传家玉佩带了过去。后来,那玉佩也被当了些银钱,给朱子恒买了一个秀才。

如今想想,她还真是傻的可以。

既然,已经有了重活一次的机会,她定然不会重蹈覆辙!

“好了,灵溪,朱夫人,依我看还是等灵桅醒来之后,再说吧。”

陆母本是好意,谁知盛芳如却更加的嚣张了。

“儿女们的婚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男人死的早,那是你克夫!我要不是看在我家男人就喜欢你闺女,非要她做自己的儿媳妇不可,我才不会让她进门!谁知道,会不会跟你一样,克夫!”

这句话刚说完,只听得堂屋被陆灵桅“砰”

的一声摔开。

“哟,没死啊!”

盛芳如捂着鼻子,像是见到了脏东西一般,十分嫌弃地说道,“既然没死,就赶紧地收拾收拾,跟我回去老实点做我们朱家的儿媳妇……”

盛芳如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灵桅抬起手给了一个清脆的耳光。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

不仅仅是盛芳如,就连陆母母子也都愣住了,直到陆灵桅身子尚未全然恢复,依靠在了陆母身上时,这才回过神来。

“灵桅,你,你怎么可以对长辈动手呢!”

陆母十分慌张,转过头就要对盛芳如跪下赔不是,却被陆灵桅拦住了。

“你儿子怎么会惹上那些混混的,你心里应该比我有数!”

这一巴掌,是为了前世受尽冤屈的自己所打。

“你,你什么意思?”

盛芳如自然知道陆灵桅话中所指,但却硬着腰杆道,“我可是村长夫人,你今天敢打我,从今往后……”

“从今往后,你能否继续做村长夫人,还不一定呢!”

陆灵桅冷声道,“朱子恒在外与人斗诗,对对子,输了人家一十三两银钱。昨天,那些混混就是来要债的!你说若是村长知道了,会不会一怒之下休了你呢?”

此话一出,原先还咋呼满是怒意的盛芳如,此刻一时间变了脸,就像泄了气的纸灯笼一样。

“你,你这是胡说八道!”

盛芳如的脸色已然煞白,气急败坏的她,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你自己心里清楚。”

陆灵桅继续说道,“另外,我早就已经许了人家,跟朱子恒此生无缘亦无分。不过,前几日我倒是在小树林里看到他与袁凝儿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好像还将一根素银簪子送给了凝儿,说是什么信物,我也没听清。但那簪子却有些眼熟,好像就是村长夫人您经常戴的那根。”

盛芳如此时哪里还有什么心思跟陆灵桅争执,她只想赶紧回到家里去找那个混账儿子核实真假。

那根簪子可是她娘家的陪嫁,足足值二钱银子,怎么可以随意送人!

“陆灵桅,你给我等着!”

盛芳如咬牙切齿地这么警告一番后,转身提着裙角一路小跑的离开了。

“我会等着的,等着夫人你改日来吃我的喜酒啊!”

陆灵桅故意冲着盛芳如离开的方向喊道,只见盛芳如小跑的身影,似乎不小心摔了一跤。

“我的女儿啊,你没事吧。”

陆母见陆灵桅的脸色很是难看,又想到盛芳如离开时的警告,心里很是着急担忧,“灵桅,你不该意气用事的。即便你跟子恒做不了夫妻,也不该这般给她难堪啊。”

“娘,刚刚她羞辱我们的时候,可曾想过我们是否会难堪?”

陆灵桅宽慰道,“没事的,你放心好了。只要有我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陆母看着这样的陆灵桅,只觉得有些陌生,这般自信不惧一切,与之前的那般胆小细微,全然不同。

“孩子啊,你要真的是头受了伤,不舒服,可一定要给娘说啊。”

陆母抓着陆灵桅的手,看了看自己身处的木屋道,“虽然我们这里穷,但只要你身体好,咱们一家合欢,就比什么都重要。”

陆灵桅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前世里最是对不起的便是她了。

这一世,她定然要将前世没有尽到的孝道,加倍弥补。

“对了,姐。”

一直没有说话的陆灵溪有些犹豫地开口道,“你当真要跟凌大哥成亲吗?”

“怎么了?”

陆灵桅看着陆灵溪,有些疑惑和不解。

前世的时候,最希望她嫁给凌羽的人就是这个弟弟了。

怎么重活一世,他反倒犹豫了呢?

“没事,就是觉得有些不大真实。”

陆灵溪憨厚地笑笑道,“之前,因为凌大哥救了娘的命,娘为了报恩就想将你嫁给他。那时候,你宁愿投河也不愿意嫁。为什么,忽然间就改变主意了呢?莫非,是因为朱子恒……”

陆灵桅打断道:“灵溪,有些事情你还不懂。但我只知道,凌大哥是一个可以值得托付终身的人。这样,就足够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