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九殿下的小祖宗燃炸天

更新时间:2022-06-29 17:49:16

九殿下的小祖宗燃炸天 已完结

九殿下的小祖宗燃炸天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橙子糖分类:言情主角:秦烟,谢景渊

想不到《九殿下的小祖宗燃炸天》的故事会是以这种方式展开的,故事开篇就已经达到了高潮,不得不佩服橙子糖的写作能力,另外塑造的秦烟谢景渊等人物的形象非常成功,《九殿下的小祖宗燃炸天》简介:幽州城,那面容丑陋的秦家嫡女秦烟替嫁不良于行的九王爷,全城百姓直言,这太惊悚了!纷纷看好戏,议论秦烟活不过新婚之夜,更是坐等秦烟当寡妇。可谁知道,秦烟不仅熬过了新婚之夜,而且还和九王爷恩爱异常。等等,秦烟后知后觉:王爷,你要点脸!你到底有几个马甲?九王爷眯了眯眼,将秦烟扑倒:王妃,彼此彼此!...展开

《九殿下的小祖宗燃炸天》章节试读:

才进院,绕了一个长廊,便到了方厅。

红木长桌上摆满了珍馐美味。

刘氏及其女秦湘湘格外热络,问了她很多话。

秦烟皆是一一作答。

她将一个乡下长大的少女,应该有的羞涩笨拙以及寡言,演得淋漓尽致,毫无破绽。

刘氏对秦烟的表现格外满意,暗道:不过是一只小白兔而已,倒是足够她拿捏妥当。

饭后,秦烟回了住处,她所住的院落,是她母亲柳氏还活着时常住的芙蓉园。

许是提前打扫过,所以院子内外都格外干净。

简单整理了一番衣物,秦烟思及自己进秦家的目的,便准备去到处转转。

她要找一样东西,是她母亲留给她的。蔡嬷嬷说过,当年母亲将东西藏在了秦家的藏书楼。至于到底在藏书楼的哪个位置,就连蔡嬷嬷也不清楚。

走过长廊,绕过石桥,眼看着前端不远处的围墙后面就是一栋两层高的屋子,秦烟隐隐约约瞧见了牌楼上的名字,藏书楼三字倒是显目。

她欲要提步而去,却在经过一处假山时,听见了秦湘湘与旁人对话的声音。

“真想不明白,阿娘为什么要把秦烟这样的丑丫头请回来,你应该也看到了吧,她长得多丑啊,满脸的红疹还有那个黑点,也不知道是不是痣,吃饭的时候,我和她坐在一起,看得格外仔细,我要不是顾忌着阿娘在场,我已经吐出来了。太恶心了,想想我都不想再吃东西了。”秦湘湘甚至发出呕吐的声音来。

不过隔着一处假山,秦烟眉头微微皱着,紧接着双手环抱胸前,也不出声,她听着。

“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你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只能说什么样的娘生出什么样的女儿。”

一道男声响起。

秦烟冷笑,倒没想到刘氏的好儿子秦随竟然也是个好嚼舌根之人。

秦湘湘笑,“是啊,没想到柳氏那个短命鬼,竟然生了个这么怂而且还这么丑的女儿。正好,这次换她嫁给那疯王爷,说不定嫁过去不出三日,就要被那疯王爷给折磨死。丑八怪配残疾眼瞎的疯王爷,完全就是绝配!”

话落,秦湘湘和秦随一同笑起来。

二人聊着,从假山后走出来,秦湘湘一抬头,便瞧见了站在台阶上的秦烟,她先是一愣,脸上一僵,但只一瞬,她便讥笑出声,“怎么?不服气啊?你本来就是丑八怪,你娘也是短命鬼,我不过是说事实而已,难道还不能说吗?”

只见秦烟缓步朝秦湘湘靠近,她“平淡无奇”的脸上尽是无尽压迫感,逼得秦湘湘竟是不得不往后退了一步。

“秦湘湘,就算我再丑又如何?我仍然是秦家的大小姐,而你永远只能是庶女。噢,对了,以后我还是九王妃,你见到我可是要跪下行礼的。”秦烟手心里躺着一只小虫子,小虫子正在爬行。

她趁着秦湘湘不注意时,将手伸到了秦湘湘的背后,手心摊开,那黑色小虫子立马飞上了秦湘湘的后背,以格外快的速度钻进了秦湘湘的脖颈。

“嘶。”秦湘湘只觉脖颈一痛,她伸手死劲挠着,“秦烟,你可真有意思,嫁给九王爷,你怕不是连一晚都活不过!我就等着看你的尸体好了。”

说完,秦湘湘便根本站不住了,她疯狂地挠痒,从脸至脖颈,又是胳膊,没有一处放过。

秦随见状,立马开口,“湘湘,你这是怎么了?”

秦湘湘痒得都快哭了,头发被抓得松乱不堪,脸上也逐渐起了红疹。

甚至手背都被自己抓破了。

“快,我马上去找大夫,你等等。”秦随动作迅速地跑远。

秦湘湘怒恨斥道,“是你搞得鬼是不是?”

冷笑一声,秦烟很淡定地开口,“我可没有,我连碰都没碰你一下。”

呵,不过是被她的爱宠给咬了一口而已。

许是这端动静过大,不远处已经响起了陆陆续续的脚步声。

秦烟侧耳听见,立马出声道,“秦湘湘,现在你可觉得浑身长红疹,就是丑八怪?”

本就难受至极的秦湘湘,听完秦烟说的话,更是嫉恨无比,她扬手便朝秦烟脸上扇去。

秦烟偏头,那巴掌并未落在她的脸上,只是堪堪擦过而已。

可她眼尖,已经瞧见了刘氏以及她那名义上的父亲秦正明。

“妹妹,你怎么能够打我呢?”秦烟像是受了惊吓一般,委屈出声。

她捂着脸,十足被秦湘湘欺负了的模样。

刘氏顿觉尴尬。

“湘湘,你怎么回事?不是说了,要好好陪陪你姐姐吗?怎么能动手?你这也太没有规矩了!给我去宗祠面壁思过。”刘氏担心替嫁的事情出什么差错,赶忙开口教训自己的女儿。

秦湘湘不可置信地高声喊道,“娘,我根本就没有打她,你怎么能够帮她?你从来都不会对着我大声吼的,你现在竟然因为秦烟,叫我去面壁思过!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儿了?”

秦正明皱了皱眉道,“吵什么吵?还有没有点小姐的仪态了!我看你就是被宠坏了!”

喧喧闹闹中,秦烟低着头,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

“阿烟,你快些回去休息吧,今日这事,是你妹妹做得不对,我同你说声抱歉。”刘氏担心替嫁的事情会有所变动,连忙讨好似的开口。

秦烟故作娇弱道,“好,阿烟退下了。”

转身,秦烟脸上哪有半分柔弱之意,眼底集聚厌恶和寒意。

深夜,四下万籁俱寂。

端坐在梳妆镜前,秦烟往脸上涂抹药水,紧接着用手帕擦拭。

只见原本丑陋的脸颊,全然再无一点脏污,那白皙的脸蛋,恍若新生。

她看了眼镜中的自己,嘴角微扬。

自从年幼时被秦湘湘推进院中水池中,差点毙命之后,她便再无以真面目示人。

习得一身医术,更擅长易容。

这世间,恐怕没有几人知道,那江湖上人人都想见上一面的鬼医便是她。

一把银针,一粒丹药,能医白骨,活死人。

砰的一声响。

秦烟抬眸望去,只见窗楞上停着一只信鸽。

她淡定走去,伸手将信鸽抓在手中,动作熟练地将信鸽脚下绑着的小竹筒取下。

“老大,血蝉已找到,速来狼烟阁。”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