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重生七零末:逆袭小辣媳

更新时间:2022-07-03 01:39:32

重生七零末:逆袭小辣媳 已完结

重生七零末:逆袭小辣媳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云茯苓分类:言情主角:苏云叶,苏大勇

在云茯苓所写的《重生七零末:逆袭小辣媳》中,我们可以明确的感受到他所带来的思想和对整个故事框架的把控,苏云叶苏大勇等人形象也格外的饱满,非常生动,《重生七零末:逆袭小辣媳》内容:被继母抢夺家产,扫地出门的苏云叶,用了十一年时间,熬尽心血,斗败继母,夺回自家产业,成长为叱咤商场的女总裁。好日子终于到来,她的身体却不堪重负。再度醒来的苏云叶,发觉自己重生到70年末。这个‘苏云叶‘遭所谓‘亲人’联手陷害。手段强硬、精明干练的苏总,带着老妈和小妹,重拾老本行,走上人生巅峰.........展开

《重生七零末:逆袭小辣媳》章节试读:

不,也不是全然不同,至少这个苏云叶也有个继母,有个继母生的幼弟,还有个同母的亲妹妹。

亲妹妹......

苏云叶最庆幸的,就是她提前留了心眼,预先立下遗嘱,在她死后将名下所有财产都留给亲妹妹苏云雪,否则才刚煞费苦心夺回来的偌大家产,不知又要落入何人手中。

两人相依为命的那些年,她教会了云雪很多,就是预备着有这样一天。

她相信云雪一定能撑起外公留下的家业。

忽地,柴房外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听声音是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往这里来了。

苏云叶原本并未聚焦的眼神,瞬间犀利起来。

“里面没动静了。”

脚步声停下后,其中一人说。

声音虽然被压低,但苏云叶还是听出那是个中年女人的声音,而且很熟悉。

在先前涌入的信息里搜索片刻,她就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是自己眼下这具身体的大伯娘。

“别着急,再等一会儿,稳妥了再去叫人来。”

另一道女声,她也迅速认了出来。

是原主的继母。

苏云叶目光霎时冰冷。

又是一个暗算继女的恶毒女人,只要是这种女人,都别想从她苏云叶手里讨得了好去。

柴房外两人浑然不知柴房内发生的一切,还在兀自对话着。

“她大伯娘,你说这办法真可行吗?”

继母周玉翠犹犹豫豫地说。

“有啥不可行的?待会儿只要把人叫来,把那小贱货和生产队长家的大柱堵在一起,一口咬定是小贱货勾引大柱的,保准没问题!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就算她苏云叶浑身长满了嘴,也根本说不清。况且她脑子本来就不怎么灵光,大家更不可能信她的。”

大伯娘赵春冬信誓旦旦道。

周玉翠的声音里仍透着不确定:“我这心里还是有些怕,腿也有点软,我真是......”

“算了,算了,”赵春冬不耐烦道,“待会儿你就别出面了,我去把大家都叫过来,到时你混在人群里,帮衬着应和就行。”

“那没问题。”

这回,周玉翠答应得很是爽快。

语调一转,赵春冬话音里透着喜气:“这下云叶那死妮子毁了清白,不嫁给大柱也成了破鞋,再没人要了,我看贺娟还敢不敢再拒绝生产队长家的提亲。真是给脸不要脸,人家拎着聘礼上门,她不肯,非要等女儿成了破鞋,才愿意嫁过去。”

周玉翠道:“等云叶和大柱的亲事定了,你家学军去县里工厂当工人的名额也就到手了。”

一听这话,赵春冬禁不住乐了起来。

“弟妹,你放心,这次只要学军去县里当上了工人,我保准忘不了你的好处。再说,这事真成了,你跟生产队长家也成了亲家,绝对好事一桩。”

柴房外两人各怀心思,柴房内苏云叶越听胸中怒意越盛。

对那两个女人,她既不认识,也不关心。

可既然原主不知去了何处,现在占据这具身体的,已然是她,那她就决不能让这两个女人得逞。

“时候差不多,估计大柱已经成事,我现在就去把咱妈,还有队长两口子都喊来。你也去多叫些人过来,人越多越好。”

赵春冬发话了。

“行,你先去。一会儿听到动静,我再带人过来。”

周玉翠答应着。

紧接着又响起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不多时,声音消失,想来两人是走远了。

从两人对话中,再加上原主的记忆,苏云叶弄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主的奶奶一家极度重男轻女,自打原主亲妈贺娟连续生了两个闺女,肚子里再没动静后,她们娘仨就成了苏家最不被待见的人。

贺娟在娘家就受气,从小养成逆来顺受的性子,嫁到苏家又连生两个女儿,更是小心翼翼,受尽欺负也不敢回半句嘴。

连带着两个女儿都受气遭白眼。

原来的苏云叶人不机灵,但仗着身体好,干活是一把好手,同贺娟一起,被苏家当成了白干活不要钱的长工,可劲儿的使唤。

苏云叶那不靠谱的爸苏大勇在外面干活时,和小寡妇周玉翠勾搭上,两人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周玉翠居然就怀上了。

这下事情闹大,周玉翠哭哭啼啼找上苏家,苏云叶的奶奶原本不想认,但转念一想万一肚子里是个小子呢?

便又改了想法。

在苏奶奶撺掇下,苏大勇借口贺娟生不出带把儿的,将娘仨个一起赶了出去,逼着贺娟离婚,转头将周玉翠迎进门。

几个月后,周玉翠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这下成了老苏家的功臣,就差被苏大勇供起来了。

贺娟母女被赶出家门后,无处可去,好在苏大勇没把事做绝,将生产队东头苏家一个歪歪倒倒的破旧土坯房给了娘仨住。

苏奶奶、大伯娘赵春冬以及苏大勇,仍习惯性地使唤贺娟和苏云叶干活,母女两个除了要下地赚工分糊口外,还得给苏家人当牛做马。

贺娟的另一个女儿,苏云叶的小妹——苏招弟要不是因为年龄太小,也躲不开苏家的魔掌。

贺娟懦弱,逆来顺受惯了。苏云叶性子随了母亲,被欺负得再厉害,也一声都不敢吭。苏招弟又年幼,苏家没有一个人拿她们当回事。

原本日子就这么过下去,可偏巧生产队长家的儿子大柱小时曾长过水痘,没能及时治疗,高烧烧傻了,脸上还留下密密麻麻的麻子坑。

大柱这年整满二十五岁,是生产队长家的独苗,可是说不到媳妇,生产队长两口子急得直上火。

最后是赵春冬给出的主意,想撮合大柱和侄女苏云叶,条件是让生产队长想法儿,把她儿子苏学军给弄进县里的工厂。

去县里当工人的名额,生产队长手里还有几个,一听赵春冬的提议,当即应承下来。

双方打好商量,赵春冬直接让生产队长两口子上门去提亲了。

在赵春冬看来,就凭贺娟一棍子打不出个屁的懦弱样儿,指定不敢拒绝生产队长家的提亲。

哪曾想,一贯唯唯诺诺的贺娟,竟然把这亲事一口回绝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