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魂穿傻皇子,开局炸京都

更新时间:2022-08-05 01:49:54

魂穿傻皇子,开局炸京都 已完结

魂穿傻皇子,开局炸京都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天赐分类:历史主角:刘愚,虞若澜

看过很多历史风格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魂穿傻皇子,开局炸京都》,这是天赐写的,人物刘愚虞若澜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讲述的是:一朝穿越,却成为了智障皇子。开局便是地狱难度,暗杀、下毒、丢进粪坑,上演一千种死法。但凡杀不死我的,会使我更强大!好好看着吧,你们口中的傻子是如何逆袭!是如何将贫瘠之地打造成天府之国!是如何除奸臣,夺太子,威震天下!...展开

《魂穿傻皇子,开局炸京都》章节试读:

正在弑主的李管家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更是大吃了一惊,“越毅......越大人?”

卧房外出现了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头戴着乌纱帽,身穿着绯色官服,官服的补子绣的是一头猛虎。

而这头“猛虎”的出现也瞬间让李管家和两名家丁慌张了起来。

“李管家,你可知谋害皇子是诛九族的大罪!”中年人沉声说道,眼神比他手中那三尺青锋长剑更加锐利。

“越......越大人您误会了,您也知道殿下受了重伤,可殿下又不愿意饮下汤药,所以我们也只好冒犯了,但......但这都为了能让殿下早日康复。”

“我没空听你们胡说,快给我滚!”越毅厉声叫道,李管家和两名家丁没敢多说一句话,慌慌张张便逃出了卧房。

而刘愚见到这个身形魁梧的中年人不禁松了一口气,“舅舅,您总算是来了。”

“见过越大人。”小荷也轻舒了一口气,微微施了一礼并搬了把椅子放在了床前。

“舅舅你怎么才来,我刚才可喊你半天了,你怎么不早点出来。”

“殿下又糊涂了,臣从西南夷洲巡查半月有余,今早才刚刚返京,得到了消息后便急匆匆赶到这座城郊的府邸,哪里能听见你的呼喊。”

“什么,舅舅你今早才赶回京城?那这几天暗中保护我的人是谁?”刘愚诧异的说道,并从被褥下面拿出了几张字条。

字条上面分别写着,汤药里有毒,勿饮。包子里有毒针,勿食。炭火里有毒香,勿烧。

刘愚这三天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明枪暗箭,除了这些毒物之外,还差点被家丁护卫推进井里,被房顶的重物砸中。

如果没有那个神秘人在暗中出手保护的话,刘愚就要上演1000种死法了。

“这......这不是臣写的,我也没有派人保护你,臣也是刚刚得知你受了重伤差点丢掉性命。”越毅一脸疑惑的盯着几张字条说。

“那......那这几天是谁在暗中保护我?”

“先别想这些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逃离这座宅邸。刚刚进来时我发现很多陌生的面孔,显然就在最近几天,很多歹人混入了府里想要暗中谋害殿下。”

“逃?既然舅舅您来了,我还逃个屁啊。我要让李管家,和那些想要暗中害我的人,和欺负过我的人付出代价!我还查清到底是谁想害我!”刘愚愤恨而又坚决的说道。

“殿下?”看到这一幕,越毅和丫头小荷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满脸的惊讶和疑惑。

“怎么了?你们两个像是见鬼了一样?”

“还真见鬼了......恕臣冒犯,只是殿下您经过此劫后,性情和举止实在和从前判若两人。若是殿下您从前遇到此般危险,一定会吓得躲起来,或者是选择逃避。”

“没错,殿下您从前遇到危险,逃得比院子里养得大黄狗还快。”小荷天真无邪的笑着说。

刘愚听了这话,忍不住看向了窗外庭院里正在树荫下酣睡的大黄狗。

“还有殿下您从前愚钝幼稚,行为怪诞,情绪不稳。”越毅委婉的说道。

“说白了,就是个傻子。”小荷补充了一句。

刘愚下意识的看向了镜子中蓬头垢面的自己,哭笑不得的对面前的俩人说:“你们俩这一唱一和是说相声呢?”

“相声是何物?对了,还有让臣更难以置信的是,殿下您从前并不识字。虽然从前也请过许多教书先生,可却收效甚微,但是现在殿下您却......”越毅用手点了点字条上的字迹说道。

“这个......”刘愚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而越毅却感慨的说:“真是苍天有眼,这一摔反而让殿下您清醒了过来,开窍了过来。不,应该是姐姐在天之灵的庇佑......”

提起刘愚的母亲,越毅这个七尺大汉的眼角竟然留下了眼泪,而刘愚也莫名感受到了一缕亲情。

“舅舅,你就先别感慨了,刚才李管家和那些下人是怎么对我的你也看到了,你可得帮我出这口恶气!”

“当然,这些下人是该好好管教了!但是教训之后,你要随我离开城郊这座府邸。”

刘愚点了点头,紧接着越毅温情的神情瞬间变得冰冷犀利,搀扶着刘愚走出了卧房,小荷也连忙贴心的为主人披了一件紫貂皮大氅。

温暖的阳光照在刘愚的脸上,晃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睛,说起来自从收到字条的警示后刘愚已经两天没敢踏出卧房半步了。

看着典雅别致的庭院和错落有致的厢房,前世只住着几十平米蜗居的刘愚一时还觉得像是在做梦,恍如隔世也许就是这种感觉吧。

可是一想到这几天在这座宅邸里发生的遭遇,那点喜悦也渐渐化作了怒气。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当刘愚三人刚来到李管家的卧房前,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气,进屋里一看,小荷瞬间吓得脸色刷白发出了一声尖叫。

刘愚也吓得大吃了一惊,因为他看到卧房里冰冷的地面上躺着六具尸体,其中就有刚刚谋害他的李管家和那两名家丁。

越毅也皱了一下眉头,“殿下,小荷,你们先出去吧。”

“舅舅我没事,小荷你去庭院里守着吧。”

小荷答应了一声,惊魂未定的跑出了卧房。越毅则蹲在地上查看了一番尸体,刘愚也强忍着恶心瞥了一眼,他发现所有人的喉咙上都有一道致命伤痕。

“一剑封喉,是高手所为,而且出剑奇快,身法诡谲,庭院里的其他仆人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房间里的异样。”越毅说着看向了庭院里正准备着午膳的几个家丁。

“八成杀死李管家他们的人应该就是暗中保护我的那个神秘人吧?想想也没有其他人会这么做了。舅舅,如果没记错的话,你现在官居正四品,是密监司的副使,以你的阅历和眼力能看出这是谁干的吗?”刘愚好奇的问。

越毅双眼紧紧盯着每个人的剑伤,又皱了一下眉头说:“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他们......”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