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游戏 > 浩劫余生

更新时间:2022-08-06 00:55:25

浩劫余生 连载中

浩劫余生

来源:掌读作者:岐峰分类:游戏主角:宁哲,周旭

岐峰创作的《浩劫余生》拥有很强的画面感,看过就可以脑补出画面来。尤其是宁哲周旭等人的个性太吸睛,《浩劫余生》内容介绍:一场灾变,让世界沦为秩序崩坏的废土。有人栖身要塞,有人躲在荒原,还有人在辐射中变成了另外一种生物。世界变为两个极端,权贵们掌握着顶尖的科技,用一座座拔地而起的要塞将自己隔绝在乱世之外。易子而食,危机四伏的流民区内,一名迫于生计的猎人,为了度过即将到来的的凛冬,走向了一条披荆斩棘的道路。在这艰险混乱的世道当中,一群草根出身的生死兄弟,逐渐让世界为之颤抖。...展开

《浩劫余生》章节试读:

几人折腾了差不多五分钟,用尽了三壶珍贵的饮用水,才终于让宁哲的体温降了下去。

“呼呼!”

眼中褪去红芒的宁哲猛然从地上坐起,开始大口呼吸,看见自己的模样,还有旁边一脸紧张的几个人,吞咽了一下口水:“我又犯病了?”

“对!差点给我们吓死!幸亏你是在这里发病的,如果是在狩猎的过程当中,可就不堪设想了!”林巡知道宁哲每次发病,都会失去过程当中的记忆,见他恢复过来,也就松了一口气。

“这地方不安全,走吧,大家先把正事办妥!”宁哲听着旷野上不知名的兽吼,捡起地上的衣服,开始带领几人向左侧岔路走去,同时试图回忆刚刚的一切,但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只有身体传来的乏力感,还有撕裂般的剧痛。

……

很快,一行人就登上了一处山坡,推门走进了亮着灯的木屋里,此刻,房间内一共有两人,其中一名是个虬髯壮汉,另外一人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因为流民区的人大多不洗脸,大家都是脏兮兮的,很难看清本来面目。

“哲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堂哥黎斌!堂哥,这位就是我向你提起过的宁哲!”黎东宝进门之后,指着屋里那个青年给双方介绍了一下。

“你好!以前经常听我堂弟提起你,这么多年,你一直对他照顾有加,谢谢了!”黎斌笑着打了个招呼,随后便直切主题:“朋友,我们要的东西,你们拿到了吗?”

“米呢?”宁哲反问。

“放心,我们这些人历来说话算数!”虬髯汉子语罢,伸手掀开了角落的一张毛毯,将下面几个麻袋漏了出来。

“小巡,把东西给他!”宁哲说话间,肚子也跟着咕咕叫了两声。

“兄弟,看来东宝没吹牛,你的确有些本事!”黎斌接过芯片,眼神一亮,然后指着桌上的一个背包开口道:“那里面是我给你们带的烤肉,大家忙了这么久,肯定都饿了吧,先垫一口!”

“堂哥,讲究昂!最近狩猎越来越难,我都很久没见到过荤腥了!”黎东宝听见这话,几步走到桌边,在包里面拿出了几块拳头大小,不知道什么动物的肉,其余人见状,也都围了上去。

“大家都是苦命人,彼此照应也是应该的!你们先吃着,我去方便一下,等你们吃完咱们再聊。”黎斌笑着打了个招呼,随后迈步离开了房间。

一名猎人大口啃食着烤肉,噎的直瞪眼睛:“东宝,你这个堂哥人不错啊!还知道给咱们带吃的!”

“那是必须的啊,我堂哥从小就是被我爸妈养大的,我父母离世前,他可是在坟前发过誓,要照顾好我们哥俩的!”黎东宝啃着烤肉,神色得意的回应道:“大家快吃吧,一会我再跟他聊聊,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活安排给咱们,争取让你们今年都能穿着棉裤过冬!”

……

木屋外。

“这个东西到手之后,咱们也算熬出头了!”大胡子接过黎斌手里的净水芯片,眼神亢奋的开口道:“等屋里那几个人的药效上来以后,咱们只要冲进去把他们干掉,就彻底安稳了!”

“能不能留我堂弟一条命?他父母毕竟对我有恩!”黎斌听完大胡子的话,眼中闪过了一抹纠结。

“抢了黑马公司的东西,会引发什么下场,我不相信你不清楚,这些人即便活着,也逃不掉追捕,对于咱们而言,更是个巨大的隐患!这个芯片能换取到进其他要塞的名额是有限的,如果真想保住他,你只能跟他一起留在流民区。”壮汉低头点燃了一支旧世界时期的过滤嘴香烟:“如果你真想保他,我不勉强你!但作为朋友,我还是提醒你一句,在这片废土上生存,别给自己的道德标准设底线,不然,最终恶心的一定是自己。”

“呼!”

黎斌沉吟片刻,也跟着将一支烟点燃:“动手的时候,我亲自送他上路!”

“进入城市之后,有无尽的美好等待着你,心狠一点,你能活的更久。”大胡子见黎斌做出选择,脸上泛起了一抹笑容,抽出腰间的手电,对着远处的黑暗晃了两下。

随后,数道身影全都开始摸黑向木屋的方向移动过来。

“告诉他们,别用枪!这边野兽太多,小心招来什么难缠的家伙。”黎斌吸了口烟,被炭火照亮的双眸,已经再没有了任何悲悯。

……

房间内。

林巡看向了将烤肉包裹好,装在口袋里的宁哲,略显好奇:“哲哥,你怎么不吃东西啊?”

“留下这块肉,可以作为诱饵捕捉到更多的猎物。”宁哲笑了笑:“你怎么也不吃?”

“今年流民区大旱,能吃的东西越来越少了,我想把这块肉存起来,回去做成风干肉,现在饿肚子,总比冬天饿肚子要强多了!”林巡学着宁哲的模样,用一块破布将肉块包裹起来,然后走向墙角,准备抓两把糙米干嚼充饥,但是等他敞开麻袋之后,动作顿时一怔:“哲哥!情况不对啊?这里面不是糙米!是沙子!”

“你说什么?!”黎东宝闻言,顿时站直了身体,等他看清袋中的黄沙以后,诧异的睁大了眼睛:“我堂哥怎么可能骗我呢?!我必须找他要个说法!”

“咕咚!”

黎东宝刚迈了一步,便双腿一软,狼狈的倒在了地上。

“这肉里被下了药!”这时候,另外一名猎人也感觉周身发软,坚持着想要起身,却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咣当!”

与此同时,木屋的房门被一脚踹开,七八个面戴三角巾的暴徒手持刀斧冲入屋内,开始见人就砍。

“嗖!”

一名壮汉看见宁哲跟林巡两人没有倒下,举着手里的一把消防斧,奔着宁哲就劈了过去,宁哲看见对方的动作,干练的弯腰下潜,躲开这一击之后,用肩膀顶住对方的胸口,对其侧肋闪电般的刺出了三刀。

与此同时,另外一人手里的骨刀,也在侧面刺向了宁哲的身体,这个角度,他根本无从闪躲。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