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穿越种田之将门妻

更新时间:2022-08-06 07:46:37

穿越种田之将门妻 已完结

穿越种田之将门妻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九尾猫分类:言情主角:江诗蕴,赵桓赋

九尾猫创作的《穿越种田之将门妻》拥有很强的画面感,看过就可以脑补出画面来。尤其是江诗蕴赵桓赋等人的个性太吸睛,《穿越种田之将门妻》内容介绍:一朝醒来,爹死娘病,姐妹几个,家境贫寒。没关系,她斗得了极品,经得了商。还有冷酷将军的满腔柔情,且看一个小女子发家之路!她会因为被退亲一直拉着脸?简直是笑话好么!她失落是因为一觉醒来穿越到了这么个鬼地方!她从来没想过,从出现就流行的穿越居然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展开

《穿越种田之将门妻》章节试读:

这次江诗蕴长了记性,出了门就拉着江云芳缩到灶台边,看离主屋有一段距离,估摸着陈春燕听不到了才说:“大姐,你以后再说这种事起码要小点儿声啊。娘要是知道咱们要上山,肯定又要吓出个三长两短来了。”

江云芳叹口气点点头:“我也是急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柴禾用完啊。你还要跟着去,我也怕你出了事。”

江诗蕴知道江云芳责任心强,硬让她什么都不干是行不通的,只能找了个借口:“咱爹还在的时候,教过我给兔子狐狸这些小东西下套子。我这也是想着能去捉点野物换钱啊。”

这村子虽然临近着大山,但是因为山上有老虎的传言,村里人敢去捕猎的也少,都只是老实的种地。

江诗蕴知道原身父亲江大壮活着的时候算是村子里很厉害的猎人,编造起事实也就毫无压力随口就来。

反正她以前去旅游的时候也跟着当地人上山打过猎,知道一些相关的基本知识,不怕露馅。

“爹教过你?”江云芳愣了一下,道,“我和娘怎么不知道?而且爹不是说我们女儿家要老老实实在家呆着么?怎么会教你这个?”

江大壮还说过这种话?

江诗蕴噎了一下,解释道:“啊......这个,是爹被我缠的不耐烦了,就教了我,怕你们也跟着烦他就不让我说出来。”

这才糊弄过去。

江云薇从屋子里伸出头问:“大姐四妹,咱娘的药好了么?”

“哎呀!”一直只顾着说话,差点儿忘了煎药的事!江诗蕴惊呼一声,让江云薇等一会儿,手忙脚乱的开始煎药。

江云芳帮着她着把炉火点着,看着燃烧的木柴叹气。

这个冬天太冷,没有柴禾很难不留病根的扛过去。尤其她们一家没有男丁和收入来源,陈春燕又体弱,熬不过去都是有可能的。

江诗蕴心里也不是滋味。当初在现代社会,她的母亲就算病了也是吃穿不愁的,哪里遭过这种罪?穷的连药都都买不起也还罢了,存起来的柴禾还这么少!

想到这儿江诗蕴放下手里的树枝道:“大姐,光这样也不是办法,一会儿就跟娘说要去外面借钱,咱们到山上一趟吧。”

“说借钱?”江云芳犹豫着,“娘肯定不愿意让我们去的。”

“那就说是去卖家里的东西。总能找到借口的。”江诗蕴把药材都倒进小药壶,放在灶台上熬着,“咱们那屋还有个柜子值点儿钱,就说是村里人想要吧。”

江大壮死后,姐妹几个为了给陈春燕治病把家里的银子都花光了。后来因为没有挣钱的门路,只能把值钱一些的家具低价卖给同村的人。

虽然有些旧了,但是贪小便宜的人也不少,倒是真换回来了几副药钱。

陈春燕也知道这些事情,刚开始不让卖,可是不卖家里就没米下锅没药治病,无奈之下只能松口。

江云芳低下头,失落的说:“每次一说要卖家里的东西,娘都会难受好一阵子。”

江诗蕴知道她说的是前几次卖了陈春燕嫁妆的事情。

那都是当年陈春燕出嫁时陈家花了大力气找人做的,木料虽不名贵但胜在结实耐用。陈春燕总说将来是要留着给外孙用的。

就连江大壮从坠崖去世,没钱办丧事的时候发卖了不少家当也没有卖。

只是后来陈春燕实在是病的厉害,李云芳实在没办法了才狠心动它们,把它们卖给了村里最富裕的林家。当时林家来人抬东西的时候,陈春燕心疼的连打招呼的力气都没有。

“那能有什么办法。”李诗蕴看着小药壶道,“等药好了咱们就赶紧上山。趁着天还早多弄点儿东西回来。”

说完想起来打猎的事,又补充了一句:“大姐你把爹上山时带的东西都找来,咱们也下套子抓野物!先不管能不能换钱,娘能有点补身子的东西也好啊。”

江云芳点点头,去了屋后找以前江大壮留下来的打猎工具。

灶上的药也差不多快好了,江诗蕴把江云薇叫出来看着,自己去给江云芳帮忙。

屋后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少,但大部分是一些农具,江云芳满头大汗的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多少有用的东西。

江云芳招呼道:“蕴儿,你看这些东西还能用么?”

看着地上那有些奇形怪状的工具,江诗蕴嘴角抽了两抽。

怎么忘了江大壮去世两年,这些东西长久不动,大多数已经变形的变形,生锈的生锈了呢?

要拿去捕猎还真的是勉强啊。

江诗蕴用脚踢了踢地上的破铜烂铁,叹口气从里面挑拣出勉强能用的:“如果不是什么大东西,只是野兔野鸡之类的小动物应该没事。”

这些东西重量不轻,江诗蕴和江云芳两个女孩子带着也麻烦,但好在能一直放山上。这种天气没人会上山,也就不怕被捡了漏。

江云芳找到两个大背篓,把东西都装进去,和江诗蕴一人一个背上。又跟家里人说了声就带着江诗蕴往村外山上走。

这山的名字很实事求是,传言有老虎,所以就按当地土语叫了个大虫山。

大虫山方圆几百里,站在村里高处能看见一片连绵的山色。

江诗蕴知道这种人迹罕至的山林里肯定有不少宝贝,要真能找出一两种野山参灵芝之类的山珍,也能让江家一家人缓口气。

只不过江诗蕴心里也知道这些东西不容易找到,弄不好一无所获都是可能的,所以还是把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到怎么抓几只野物上去吧。

只可惜没有猎枪,不然江诗蕴敢带着干粮进深山呆上三天!

这没有科技产物的古代!连打猎都要用那么落后的办法!江诗蕴失落的叹口气。

原身没怎么了解过这些事,并不熟悉这些所谓的珍宝野物。为了让江云芳不起疑心,江诗蕴到了山下就借口要去下套子和江云芳分开了。

江云芳不放心,再三嘱咐江诗蕴不要跑远,下完套子就立刻回来这里等着她。被江诗蕴嗯嗯啊啊的应付了过去。

前几天刚下过雪。山路上还铺了白白的一层积雪,有些地方积雪融化,加上枯草落叶沤在一起变成软乎乎的一片,一脚进去就能粘一脚烂泥。

江诗蕴小心翼翼的,尽量挑干燥一些的地方走,避免鞋子被水浸湿。

有积雪也有好处,山上野物不会隐藏行踪,有些地方就能看见各种动物的脚印。江诗蕴没走几步就看到一些小动物路过的痕迹。

从脚印来看应该是野兔之类的?江诗蕴把下好捕兽夹,在原地想了一会儿,一咬牙独自一人往林子深处走去。

“将军,咱们即刻就离开这里吗?”树林之中,男人的生意显得十分的清晰。

江诗蕴听到对方的话,脚步就是一顿,远远的只看到两道挺拔的身影,为首的男人更加的器宇不凡,只是一眼就能看出这两人都是一身的肃杀之气,不好惹就那躲吧。

江诗蕴小心的转身,脚下却传来枯枝被踩断的声音,在这树林中显得更加的清晰。

“谁?”男人转身,白雪皑皑,衬托着男人的五官更加俊美挺立,只看一眼便让人有些难以忘怀,只是这目光却冰冷极了,仿佛随时都会出手杀人一般。

江诗蕴慌忙转身逃跑,肢体却因为害怕而不听使唤了,就这样生生的被绊倒,眼看就要倒下,却见一道身影闪过,人直接落在了一个宽阔的怀抱中。

江诗蕴顿时红了脸,被男人冷冷的扫过来,顿时开口说道:“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杀无辜之人。”男人声音在耳畔响起,随后江诗蕴就被放开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远远的只听见有人低低的了一句,“一个身无三两肉的小丫头而已......”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