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都市阴阳鬼医

更新时间:2022-08-06 08:28:24

都市阴阳鬼医 已完结

都市阴阳鬼医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小北分类:都市主角:陆丰,陈柔

看小说《都市阴阳鬼医》很过瘾,陆丰陈柔等人身上既有勇敢之气,又有小人物的阴险,充满看点。小北的文笔极好,读起来有种欣赏的眼光在看,以下是小说内容:我是鬼医门传人,行走在阴阳两界,白天医人,晚上医鬼.........展开

《都市阴阳鬼医》章节试读:

“孽徒,跪下。”还不待陆丰说什么,银发老者突然怒喝一声,陆丰浑身一颤,直接跪在地上,额头抵着地面浑身瑟瑟发抖。

他终于知道这个背影为什么这么熟悉了,因为这是他的师父,那个他从小跟着学医,但十岁时就离他而去的师父。

“为何违背祖训?”

“师父,您的教诲徒儿万不敢忘。”

“砰”陆丰话音刚落,就被老者一脚踹飞出去,他虽然疼的直哆嗦,但却不敢发出呻吟,赶忙爬起来继续跪在师父面前。

“还敢犟嘴,没有忘记我的教诲,那躺在诊台上的病人是怎么回事?从小老夫就告诫你我鬼医门的规矩,今日为何违背祖训?”

“师父,您虽然从小就告诫我要尊祖训,但也告诉过我医者父母心,不能见死不救,今日如果我不出手,这位病人必死无疑。”陆丰虽然害怕师父,但这一刻他却抬起头来,目光炯炯的与师父对视,眼中满是倔强。

“唉,你起来吧,没想到你终究是步上了我的后尘。”看着陆丰坚定的眼神,老者长叹一声无奈的说道。

“既然你已经破了规矩,以后的后果就要自己承担,今天为师就传你完整的鬼医宝典,回去把那块牌子摘了吧。”老者一指指点在陆丰的额头,陆丰顿时感觉无数的信息汇聚到自己脑海。

“师父,师父。”陆丰眼前从新陷入黑暗,老者也他而去,他紧张的大喊,自从师父十岁离开他后,这是他这些年来第一次再见师父,他有很多话要问,也有很多话想和师父说。

然而是师父却又是如此匆匆离开,让他那些话憋在心里无处述说。

“医生,医生你怎么了?”陆丰还在挣扎呐喊,突然耳中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陆丰猛的睁开眼睛,发现一个俏丽的女孩站在他面前。

女孩手中端着一个一次性纸杯,脸上有一丝丝的恐惧之色,看来是刚才被陆丰吓到了。

“医生,请问水在哪里,我有些渴了。”女孩看着瞪着自己的陆丰,语气诺诺的说道,看来被陆丰吓的不惨。

陆丰甩甩头,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才确定目前在自己的诊所里,面前这个怯懦的女孩正是刚才他违背祖训救的那个女孩。

“里面有饮水机,你自己去接吧。”陆丰面无表情的指了指诊所里面的饮水机,女孩像是得到赦免般飞快的跑了进去。

陆丰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想起师父说要传给他完整的鬼医宝典,想到这里他闭上眼开始回忆,果然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了许多陌生的记忆,而这些陌生的记忆正是鬼医宝典的下半部。

“呼~”一个小时后,陆丰从回忆中醒来,他已经浏览完了整部鬼医宝典,他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师父要给他定那么多规矩了。

“师父,无论有什么困难,我一定会重振鬼医门,也要找到你离开的真相。”陆丰心中暗暗发誓,然而他却不知道,今天意气风发的决定,日后会遇到怎样的艰难困境。

“医生,我没带钱包和手机,我能打个电话给我的家人吗?”女孩一直坐在旁边,刚才陆丰一直闭着眼不说话,她也不敢打扰。

这时候看陆丰脸色缓和了一些,赶忙上来问道。

“打吧。”陆丰把手机递给女孩,自己则是起身先把墙上“三不医”的牌子摘下来小心的擦拭后收藏起来。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外面的雨也已经停了,陆丰打开诊所的门,一股雨后清新的气息传了进来。

他先是把诊所内打扫了一边,不知道从那个犄角旮旯里翻出一块招牌,上面写着“鬼医”两个大字,下面的小字则是写着“专治各种疑难杂症”。

这块牌子是他师父还在诊所的时候使用的,师父离开后,已经有十多年没用过了,此刻拿出来擦拭后竟然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整个诊所已经没有了往日灰败萧条的感觉,反而有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陆丰看着自己的成果很是满意。

“呦,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小陆你居然舍得下午开门了,不过不是嫂子我说,你这破诊所有病人愿意来吗?实在不想我让我老公介绍点病人给你,不过就怕你治不了,哈哈。”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但打扮十分时髦的女人,她家的店就在陆丰诊所的对面,也是一家诊所。

陆丰在这条街上也生活了十多年了,这女人的老公年轻时候是陆丰师父的学徒,这种学徒和陆丰这样的徒弟不同,只能学一些皮毛。

陆丰师父消失后,这个学徒就自己开了个名叫仁和堂,就是学的那些皮毛,都让他的医馆爆满,自己也赚的盆满钵满,很快就娶妻生子成了这小县城的名医。

“我说李家媳妇,你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你们家老李也是人家鬼医馆的学徒,按理来说你家老李还的叫人家师兄,你说这话就有点欺师灭主了!”陆丰还没有说话,隔壁店里走出一个体态丰盈面容姣好的女人,直接给怼了回去。

隔壁这个女人陆丰认识而且很熟悉,名叫陈柔是一个寡妇,他的老公原本是大车司机,但两人结婚第二天,丈夫就意外身亡了,机缘巧合之下和陆丰做了领居。

“我说陈寡妇,你也管的太宽了吧?你这么维护陆丰,莫非他是你姘头,没想到你陈寡妇还想老牛吃嫩草。”李家媳妇被戳到了痛处,开始撒泼人身攻击了起来。

“哈哈哈~”李家媳妇刚说完,看热闹的街坊邻居就发出了哄堂大笑,对于他们来说,看领居吵架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你个贱人说什么,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正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尤其是姘头这种事更是挑动了陈柔的神经,冲下去就要去教训李家媳妇。

“柔姐,柔姐算了算了。”陆丰看两人就要打起来,赶忙把陈柔拉了回来,对面诊所也出来一个男人,把李家媳妇拉了回去,临回家他还警惕的看了一眼鬼医馆。

“这个贱人,迟早我要把他的嘴撕烂。”陈柔回到店里还十分气愤,陆丰则是不断的安慰着对方。

“对了陆小弟,你见天下午怎么开门了。”半晌陈柔才消了气,好似想起了什么,看着陆丰好奇的问道。

“李医生,求求您了救救我妈吧!全省的医院我都跑遍了,听说您医术高超我才来您这里求医的,只有您能救我母亲了。”陆丰还没回答陈柔,两人就被外面的动静吸引,纷纷朝着街对面的仁和堂看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