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妙手医妃:冷王请接招

更新时间:2022-08-08 17:54:52

妙手医妃:冷王请接招 已完结

妙手医妃:冷王请接招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王露可分类:言情主角:燕玲珑,封子墨

《妙手医妃:冷王请接招》是一部很有看点很有意思的作品,燕玲珑封子墨形象到位,王露可文笔到位,很能吸引读者,下面为大家带来《妙手医妃:冷王请接招》故事内容:外科手术连台,她过劳晕倒意外穿越,成了爹不疼,没娘爱,外加一个恶毒姐姐的太师府懦弱二小姐,又被女帝相逼嫁给落魄潦倒、恶疾缠身的冷王殿下。谁能料想风云变幻,废柴二小姐变身妙手医妃,助专情殿下夺回所失一切。“有我在,殿下会很快活蹦乱跳的。”某女道。“爱妃威武,随本王杀回都城夺回一切,再生两个小神医可好?”冷王殿下笑嘻嘻地看着她。“额,殿下想多了,救你只是出于职业道德,接招吧!”某女一脸义正言辞。“......”...展开

《妙手医妃:冷王请接招》章节试读:

送走女帝的传令官后,冷王府中下人们便开始清扫府邸,一场喜事将至,每个人都不敢怠慢。

时间飞逝,半月后,封国都城的太师府前堂中,燕太师和小夫人燕徐氏正忙着说教二小姐燕玲珑。

“玲珑,你将嫁为人妇,虽说对方此时身份不同往时,可他到底是皇亲贵胄,嫁入冷王府后,你要小心伺候着,冷王府有什么异常,记得书信回来。”小夫人语重心长地说了这一番话。

燕玲珑坐在小夫人身旁,抬头看了她一眼后,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随即垂下了眼。也只有这个时候,她那双水波盈盈的美目中才闪过一丝冷意,只不过,旁人不知罢了。

见她乖巧地应承了下来,燕太师点了点头:“记住了,殿下有任何状况都要告诉爹爹,爹爹可不希望你在边塞吃了苦头。”

“是,爹爹!”燕玲珑再次点头,将真实心意完全隐藏起来。

怕我吃了苦头,要我做你们的眼线才是真的吧?算了,本姑娘高风亮节,暂且忍了。

就在这时,燕如意挪着碎步,扭着腰肢走了进来。

看到燕玲珑那张不施粉黛依旧足以魅惑众生的俏脸,燕如意的心中怒火便不停往上蹿。

她走到燕玲珑的跟前,死盯着那张脸,恨不得当下就毁了它,半晌后她吐出几个字:“恭喜妹妹,竟能嫁为冷王正妃。”

听到这话,燕玲珑恭敬地半弓着身子,怯生生地回了一句:“姐姐无须揶揄玲珑,姐姐若是稀罕这位置,妹妹绝不敢觊觎丝毫。”

“你......”燕如意没想到燕玲珑敢和自己顶嘴,她伸手狠狠挥向燕玲珑。

燕玲珑朝燕如意瞟去一眼,眼底闪过一丝不易令人察觉的笑意。她将手中的丝帕扔到了地上,然后俯身佯装去捡那丝帕。见燕如意将要靠近自己,玲珑迅速从腰间摸出一包药粉,偷偷朝燕如意撒了过去。

燕如意怎会料到燕玲珑突然俯身,她一个闪空,扑空了出去,丝毫没有注意到玲珑撒在自己身上的药粉。

眼见燕如意将要摔倒,燕律急急起身接住她,正欲发怒,燕徐氏朝他摇了摇头,燕律扶燕如意坐下后,望向了燕玲珑。

“好了,你回房准备去吧,明日一早便启程前往边塞。”他朝玲珑挥了挥手。

“是的,爹爹!”玲珑微微福身,退出了前堂。

兰皙跟在玲珑身后,随她一起缓步朝着寰北苑而去。

想到刚才前堂发生的一幕,兰皙的心中便兴奋不已,她跟上自家小姐的脚步,笑言道:“小姐刚才那帕子掉的真是时候,只怕大小姐今夜要因此而失眠了。”

“她今晚定是要失眠的。”燕玲珑应了这一句,便朝前而去。

“什么?”不等兰皙反应过来,玲珑已经走出了很远,兰皙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这天夜里,兰皙去膳食房给玲玲取些甜汤,却听别的院落提起,说大小姐突然怪疾,身上奇痒难当,太师命人连夜去请了医者回来,可是大小姐的痒症却不见好转。

兰皙心中暗自好笑,匆匆回了寰北苑。

“小姐,小姐,你知道吗?大小姐突然间患了急症,全身奇痒不止,来了几位医者都治不好她。”兰皙一脸兴奋地望向燕玲珑。

燕玲珑眼中闪过一抹不明意味的深意,她望向兰皙,应了一句:“今非昔比,我已非原来的燕玲珑。如果燕如意敢再欺负我们,下一次,便不只是奇痒无比那么简单了。”

“嗯!小姐,兰皙相信小姐。”兰皙用力点了点头。

天色亮起,燕玲珑换了身干净的素色暗花衣裙,披了件挡风的斗篷,出了太师府。

别人家嫁女,定是披红挂绿,热闹得很,唯有太师府,美其名曰克勤克俭,实则是将那个不受宠的二小姐推出府去。

简陋的木笼马车,两匹跛脚老马,外加一个瞎了一只眼的马夫,燕玲珑就这样带着兰皙离开了太师府一路颠簸朝着边塞而去。

车马虽陋,燕玲珑的心情却格外地好,她并不惧怕那些古人,不过不想生事罢了。想到不用多久便能过上一直欲求而不得的自由生活,她兴奋了起来。

都城外的一片密林边,封子墨的亲信许信端坐于马背之上,静静地望着那辆破旧的马车由远及近。

“哐当”一声巨响传出!

燕玲珑乘坐的马车突然在他眼前分解到支离破碎,马车夫当即毙命,燕玲珑和兰皙则被甩向了一旁的树丛。

许信皱眉,正欲上前,却见那素颜却清丽的女子艰难从地上爬起,一瘸一拐走到丫头模样的女子身边,深蹲了下去。

“兰皙,没事吧?”燕玲珑满眼关切地问了一句。

“小姐,兰皙没事,只是,只是兰皙的腿似是动弹不得了。不过,这好好的马车怎会散了架?”兰皙强忍住小腿上传来的剧痛,朝那马车望了一眼。

燕玲珑眉心一紧,一边轻轻压了压兰皙的小腿,一边应了一句:“有人有心要害我们,又怎会手软,放心小皙儿,这账我记下了。”

“小姐,你......”兰皙总觉得小姐变了很多,又感觉,她还是原来的小姐。

玲珑不再说话,只起了身,四下寻找了一番,找来了两片还算平整的薄木片,回到兰皙身旁。又从二人的包袱中找出一瓶自己先前配制好了的消肿药,轻轻涂到了兰皙的腿上。

做好这些后她从裙边扯下一段布料,小心翼翼用木片将兰皙的腿固定,这才将那布料紧紧缠上。

“你年纪尚轻,这样的伤势,三月之内定能愈合,只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去边塞呢?”燕玲珑微微皱眉。

许信惊讶于眼前的一切,他倒吸了口气,骑马朝燕玲珑和兰皙走了过去,然后跃下马背。

“你是?”燕玲珑望向眼前容貌清俊的古代男子。

“属下乃冷王殿下身边侍卫统领许信,奉殿下之命前来迎接准王妃。”许信的态度尚算客气。

“原来是许大人。正好,你将我这丫头扶到你马上去吧。”淡淡的语气却透着一丝令人难以拒绝的威严。

“你说什么?”许信一怔,不可置信地望着燕玲珑。

“我骑那老马便可,至于我这丫头,就劳烦许大人了。”燕玲珑将自己的话复述了一遍。

最终,许信还是照燕玲珑的话去坐了。三人走走停停,到达边塞,已是半月后的事情了。

安顿好了燕玲珑后,许信去了封子墨的书房,向他复命。

“你说什么?此话当真?”封子墨清冷俊逸的脸庞上闪过一丝惊讶。

“确实如此。殿下,阿信也被那燕小姐的举动惊到了。”许信回了一句。

许信的话令封子墨对燕玲珑有了一丝的好奇,虽心中有疑虑,可他还是等不及想看看这位燕府小姐的真面目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