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穿书八零,我和炮灰HE了

更新时间:2023-05-28 21:54:34

穿书八零,我和炮灰HE了 已完结

穿书八零,我和炮灰HE了

作者:梦缘狐言分类:言情主角:陆晼晚,贺明焕

《穿书八零,我和炮灰HE了》中的陆晼晚贺明焕是主要人物,随着故事的不断发展,读者很容易被故事情节和人物情绪吸引,读起来代入感很强,故事非常的饱满,《穿书八零,我和炮灰HE了》讲述的是:陆晼晚穿越到了年代文中,人家穿越是在开头,而她直接穿越到大结局去了,自家老公把男女主扶持上位,自己落下一身残疾荣归故里,公婆不喜,妯娌不睦,女儿瘦小,家里面一无所有,还被扫地出门,陆晼晚欲哭无泪。“老公,我们给丫丫添个弟弟妹妹吧。”“等我腿好了再说。”腿好了之后,“媳妇儿,我们该给丫丫生弟弟妹妹了。”“等丫丫长大了再说。”...展开

《穿书八零,我和炮灰HE了》章节试读:

看着床上不省人事的贺明焕,陆晼晚有种深深地无力感,就算是为了丫丫,她都不可能不管贺明焕。

躺在床上的贺明焕气息虚弱,脸色苍白,一动不动的,她还真怕贺明焕直接就去了。

床上的棉絮很潮,天气还有些冷,这个家真的什么都没有。

“哎,贺明焕,你先在家躺着,我去后山看看有有没有吃的,丫丫我先抱走了。”陆晼晚叹了口气。

把丫丫用个布条挂在胸前,然后朝着后山而去,一家三口现在住的房子就在山脚之下,附近根本就没有人来。

手里面拿了一个很旧的镰刀,还有个篮子,镰刀也是赵强家里面赞助的。

现在才刚开春,天气还有些冷,她身上的衣服有些单薄,不过她也就两套衣服。

好在太阳逐渐升了起来,天气也要逐渐暖和起来了。

陆晼晚认识不少的野菜的,只是这山上的野菜几乎都被村子里的人挖的差不多了。

陆晼晚揉了揉有些酸软的双腿,继续前进。

一路上陆晼晚找到了不少的荠菜和马头兰,今天晚上和明天吃也是够了的。

忽然,陆晼晚的目光落在一处竹林那里,陆晼晚眼睛发亮,竹笋已经在冒头了,可以吃。

快速的来到竹林,陆晼晚麻利的砍下了好几个竹笋,这才恋恋不舍的回了家。

怀里的丫丫又开始哭了,早上的米汤根本就不顶事,小丫丫又饿了。

陆晼晚这次给她喂奶,终于是让丫丫吃到了。

怜爱的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为了丫丫,她有无限的动力。

把丫丫放在床上,陆晼晚麻利的把小家收拾了一下,在收拾到水缸边上的时候,陆晼晚的眼睛被一道光给闪了一下。

再看过去,是一个银色的戒指,戒指上沾了很多的土,是她扫地从土里面刨出来的。

陆晼晚心中一喜,若是真是个银戒指,那拿去卖了,应该可以买不少的肉来吃吧。

把戒指捡起来,用水洗干净,银戒指在阳光下反着光,戒指上面很简洁,只是简单的刻画了一朵不知名的花儿。

戒指出乎意料的漂亮,贺二爷爷家已经没有人了,那这个戒指就是自己的。

陆晼晚看着手中的戒指,越看越觉得喜欢。

把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陆晼晚的手很干很瘦,带着戒指不是很好看,要是有点肉就更好了。

有些失落的把戒指取了下来,只是在取下来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手指给戒指上的花纹刮了一下,顿时就流血了。

而戒指则是在吸她的血,她有些害怕和恐慌,身体一点一点的失去力气,甚至她意识都有些模糊了。

小丫丫瘦弱的样子不断的在脑海中浮现,她舍不得丫丫,要是她又死了,贺家父女俩估计也就只能等死了。

大概是陆晼晚的求生欲太强了,戒指中午慢慢的停下了吸血,只见银光一闪,戒指就隐没在了手指上。

不过这时候陆晼晚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吸血过多,她直接瘫坐在了地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还有些头昏目眩的。

因为不知道时间,陆晼晚觉得这时候也中午了,就把野菜简单的过水煮了一下凉拌来吃,早上的红薯粥还有不少,陆晼晚吃了一碗,然后又去给贺明焕喂了大半碗。

外面阳光正好,陆晼晚把有些潮湿的被子抱了出来晾晒着,而贺明焕那里只是用衣服盖着的。

阳光投过窗户,陆晼晚这才有时间打量贺明焕,这人长的真好看啊。

丝丝缕缕的光线下,男人脸色苍白,双眸紧闭。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打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高挺英气的鼻子,唇紧紧抿着,有些薄,也很苍白。

身形修长,身材比例也是完美,只可惜贺明焕这辈子都可能没有了站起来的机会了。

陆晼晚有些惋惜,贺明焕在她的记忆中存在的真的很少。

贺明焕话不多,不过对原主倒是不错,他想要让陆晼晚跟着去跟着他,只是他那边还没有安定下来,他也给了陆晼晚不少的钱,可是陆晼晚不争气,那些钱每次都是在贺明焕离开的第二天就被贺母以各种借口拿走了。

看着原主那短暂而又窝囊的一生,陆晼晚心里面无端地冒出了不少的火气,就是因为陆晼晚不争气,丫丫每次都吃不饱,还因为是女儿,在家里面被各种嫌弃,而且在刚生下来的时候,还差点被贺母给掐死了,要不是贺父最后拦着了。

原主因为没有娘家觉得没有底气,在家里面只能任由他们欺负,连带着自己的女儿都护不住。

陆晼晚深吸了一口气,现在这具身体她接手了,那么,有些账也该还给她了,她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再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死活不知的贺明焕,陆晼晚又有些泄气了,这堆烂摊子太让人头疼了。

要是她带着丫丫潇洒的走了,留下贺明焕,不管他的死活,她自己良心上也过不去啊,而且他还是丫丫的爸爸,她不想丫丫以后恨她。

“真是上上辈子欠了你的。”陆晼晚叹气,还是先想法子挣钱吧,也不知道后山有没有人参什么的,想要快速来钱,也就只能通过这种法子了。

家里面什么东西都要添置,而且自己没有奶,还得要买一点奶粉来冲给丫丫喝。

还要买衣服,她的两身衣服都不知道穿了多少年了,到处都是磨损,还有很多的补丁,也正是因为如此,贺家瞧不上,就给她丢出来了。

还要给贺明焕买药,还要伺候他一辈子,想想就觉得绝望。

玛德,她上辈子也没有做过什么缺德事儿啊,老天爷干嘛要这么折磨她啊?

不行,必须要挣钱,她不愿意吃够贺明焕一辈子,等有钱了请个保姆,让保姆伺候贺明焕去。

把丫丫哄睡着了,陆晼晚继续收拾家里面,然后把家里面唯一的那点粮食收到了床底下去藏着,免得被偷了,这可是他们这一家子这段时间的口粮。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