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暴君:从拒绝迁都开始

更新时间:2024-02-27 19:53:02

暴君:从拒绝迁都开始 已完结

暴君:从拒绝迁都开始

来源:掌读作者:书难分类:历史主角:萧暮,柳潇潇

以萧暮柳潇潇为主要人物的小说是《暴君:从拒绝迁都开始》,这是书难的一部历史风格小说。在书难的笔下整个故事很精彩,人物前后期的变化比较有看点,小说简介:穿越大魏,异族虎视眈眈,国都即将沦陷,权臣不顾百姓死活,企图迁都。萧暮只好力挽狂澜,挽大厦于将倾,败异族,灭权臣,平逆贼。天子一怒伏尸百万,纵使被世人称为暴君又如何!权掌杀人权,醉卧美人膝。...展开

《暴君:从拒绝迁都开始》章节试读:

“石安志,是你!”

白擎宇脸上充斥着震惊,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不是去看守皇陵了吗!为什么还会在这里。算了。”

白擎宇换了一副面孔嚣张道:

“纵使你是八品高手又如何?我这里可是有这么多人呢!更何况门外全是我的人。这么大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留一手呢。”

石安志不动声色的瞥了白擎宇一眼,又将视线转移到了萧暮的身上,

萧暮刚刚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背后被冷汗沁湿。

啪!

白擎宇捂着红肿的面孔,瞪大瞳孔,不敢置信看着眨眼之间到自己眼前的石安志

“所以,今天就是你在谋反?”

“是又怎…”

砰!

话音未落,白擎宇瞬间失去平衡,身体如同子弹一般飞向后方,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鲜血红肿的脸部喷出,将地面染成了一片血红。

“陛下,老奴来迟了。”

“石伴伴…”

萧暮呢喃几声,关于石安志的信息如同走马灯一般在脑海内闪过。

石安志,先帝留下来的近臣,来保卫自己安全的高手,对待前身忠心耿耿。

原主原身整日酗酒玩乐,不理朝政,如果只是这样也就是个庸君,自从成为皇帝以后以后,白擎宇终日进献谗言,卖官鬻爵,可以说是众叛亲离了。

石安志曾多次劝诫原身,大骂白擎宇说他误国,全被前身以‘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给搪塞了过去。

“石安志,我可是丞…”

白擎宇咬着牙,忍着胸口的疼痛,试图进行着最后的自救。

“可是什么?你觉得我会信你这个奸臣的话吗?这些年来,你们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吧!如今竟然想将幽州九郡送予匈奴?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石安志脸色涨红,眼神锐利,指着匍匐在角落中的白擎宇的手指不停的颤抖着,用那尖锐的嗓音愤怒的喊道。

“你们还在等什么呢!动手啊,不然想死吗?”

白擎宇涨红了面庞,愤怒的大喊道。

噗嗤!

“羽林卫在此!我看看谁敢动?”

一名侍卫的持刀手臂摔落在地,染血的披甲壮汉提着一颗头颅,缓步走进大殿之内,羽林卫在顷刻之间包围了大殿。

众人看着白擎宇那红肿的脸庞,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视线不停在石安志与白擎宇身上打转。

哐当!

兵器坠地的声音响起,一名侍卫率先跪了下来。

周围的士兵看到这个情况,立刻跟随扔下兵器向着石安志跪了下来,浑身抖如筛糠。

领头的士兵用,悄悄抬头看了石安志一眼,着颤抖的声音说道:

“公公,我们不是自愿的都是被迫的啊!还请公公饶我们一命!”

听到这句话,其他侍卫也纷纷附和起来,一时间声泪俱下。

“我们都是被迫的。”

“我上有老,下有小。还请大人饶我一命!”

“你们!噗!”

看到这个场面,白擎宇怒目而视,最终喷出一口鲜血。

侍卫们七嘴八舌的喊声,令石安志有些厌烦,摆了摆手,恭敬的对着萧暮道:

“陛下,白擎宇这个奸臣该怎么处置。”

此刻白擎宇躺在角落之中,进气多,出气少,已经奄奄一息。

“我…我还有…一…一个秘密!关于…丞相!”

白擎宇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发出虚弱的的声音,此刻在这个寂静无声的大殿之内,显得十分突兀。

听到这句话,萧暮向着扫视一眼殿内,方才白擎宇所在的角落走了去。

“说吧,你到底还有什么想说的?”

萧暮居高临下的看着白擎宇苟延残喘旳模样,用手捂住了鼻子。

“这个…秘密很重要,需要你近一点。”

听到这话,萧暮紧皱眉头,不情不愿的弯下腰。

看到距离自己近在咫尺的萧暮,白擎宇突然爆发大笑。

“死吧!我今天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背。”

不知何时,白擎宇手中拿出一柄利刃向着靠近过来的萧暮扑了过去,眨眼之间石安志飞到萧暮面前。

砰!

白擎宇倒飞出去,落在墙角扑通几下,最终失去了声息,鲜血从身体的四周流出,染红了地面。

看到死去的白擎宇,萧暮长舒一口气,感到身上的压力顿时消失了,顿感双腿一软险些跪到地上。

“陛下!”

看到萧暮双腿无力的样子,石安志下意识的抬手大喊。

“石伴伴,无事,此次多谢你了。”

听到这句话,石安志一时热泪盈眶,嘴不停的蠕动着。

“老奴…”

话还未说出口,一道威严的声音便从外面传了过来。

“石安志,你以权谋私、谗佞专权、欺上压下、结党营私,现如今还带着谋害朝堂命官,该当何罪!”

一名穿着官服的中年男人迈着大步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狭长的眼睛里透着一股狡诈的光芒,瞳孔深陷,仿佛藏着无尽的阴谋。

身后是一群怒气冲冲的官员,鱼贯而入,指着石安志破口大骂。

“还不快来人将他带下去!”

李寻风对着大殿内的士兵发号施令,跪在地上的士兵看到白擎宇凄惨的死状后畏畏缩缩不敢上前。

看到殿内所有人无动于衷后,李寻风的嘴角露出来一丝冷笑,对着殿外大声喊道:

“快!快啊!陛下养你们这些废物到底是干嘛的!来人,将他们一起带下去,处死。”

殿外,一队重甲士兵向着大殿之内鱼贯而入。

当看到重甲士兵的那一刻,而后试图将哭泣的宫女士兵抓住。

羽林卫与重甲士兵隔空对峙,此刻跪在地上的士兵与宫女瑟瑟发抖。

“西军?李寻风你竟敢私用西军?”

石安志瞳孔睁大,不敢置信的喊道。

“我这是为了肃清反贼,破点戒也无伤大雅。你们快动手啊!”

见此,李寻风翘起嘴角,兴奋道。

“住手!”

听到这句话,蠢蠢欲动的重甲士兵与羽林卫顿时停留在原地不知所措。

“谁!”

听到这句话,李寻风向着大殿之内扫视,最终将视线放到了萧暮的身上,最终嗤笑一声接着道: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将人带走。”

“简直放肆!朕说要杀他们了吗?李寻风,身为当朝宰相草芥人命!难道你觉得现在做的事情很对吗?”

听到这句话,李寻风皱了皱眉头,刚想发作但是看向四周最终也只能弯腰恭敬道:

“陛下,微臣有罪今日罪臣石安志谋逆,微臣没能提早察觉此事量成大祸,还请陛下降罪。”

怪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

这个废物皇帝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那你现在到底在干什么?草芥人命?”

“不敢!不敢!我今日是来捉拿反贼的。”

萧暮的语气中隐隐带着些许怒意,令李寻风下意识皱了皱眉。

“石安志,谋害朝廷命官,试图谋反,理应处死,株连九族!陛下,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李寻风抬起头挥一挥衣袖,眼中带着些许挑衅的神色。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