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仙侠:仙人抚我顶,我授仙人长生

更新时间:2024-04-20 23:00:39

仙侠:仙人抚我顶,我授仙人长生 连载中

仙侠:仙人抚我顶,我授仙人长生

作者:风起重山分类:武侠主角:顾宁安,吴兰

《仙侠:仙人抚我顶,我授仙人长生》中顾宁安吴兰被塑造的非常成功,像是真实的人物站在我们面前,不得不说一下风起重山的写作能力,很值得学习,下面是《仙侠:仙人抚我顶,我授仙人长生》内容:顾宁安意外穿越至一方仙侠世界,偶得一本名为《道途》的仙法。经年修习,仙法大成,以一指杀虎。顾宁安自觉有安身之力,遂下山游历五载。五年间,他游览江湖红尘,结新友,斩妖魔。直至某日,他在路边书摊看见了那本《道途》。这才得知,自己安身立命的仙法,竟不过是尘世方内广为流传的‘话本故事’罢了。此后,顾宁安毅然回山,重观《道途》。这一观,便是二十载,顾宁安恍觉天地尽在掌握之中,目之所及便是天涯海角。...展开

《仙侠:仙人抚我顶,我授仙人长生》章节试读:

说话的女子,年纪约莫二十出头,身着素衣,一对桃花眼微微上扬,乌黑的秀发束成好看的发鬓,其上还插着一根碧绿的茶枝,茶枝盈盈透亮,似有灵蕴。

打量了眼前女子一阵,顾宁安的目光最终落在了其发鬓上的茶枝之上。

时间过得真快,当年的小三花,如今已经长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内心感慨了一句,顾宁安带着长辈看晚辈的眼神,冲着女子点了点头,便是迈过门槛走进了茶舍之中。

清丽女子没有过多在意顾宁安的眼神,安排其坐下后,询了句要不要喝茶水,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便是离去准备。

不多时,清丽女子端上了一杯“愿回春”茶,柔声道了句“先生请慢用”后,就打算去招呼其他客人。

“吴姑娘请留步。”顾宁安唤了声。

闻言,清丽女子环抱着托盘,一脸好奇的转过身问道:“先生,我们可曾见过?”

对于顾宁安,吴姑娘的第一感觉就是熟悉,所以她才会在茶舍内看到顾宁安后,莫名主动唤对方入茶舍来。

要知道,生得楚楚可人的她,最多的就是各路稀奇古怪的青年前来搭讪,因此她为了避免这些麻烦,几乎很少出现在茶舍内,大多数时候都是待在茶舍后的屋子内替父亲做些事情。

若不是近月来,其父染了较重的风寒,她也不会到前头来照看茶舍。

那曾想,这记忆中素昧平生的俊朗先生,竟然知晓她姓什么。

故而,她才会问那么一句,二人是不是之前见过。

顾宁安也是露出些许意外之色,小三花竟然记得他,可那时她顶多不过几个月大吧?

“见过的,很早之前就见过。”

吴姑娘一听这话,她走近了几步,细细打量着顾宁安的同时,恍然道:“难怪我看先生那么熟悉,我们是何时见过的?”

顾宁安沉默了片刻,应声道:“你如今多大了?”

哪有上来就问姑娘家年龄的?

这先生长得俊朗,眼中无邪,却怎得有些冒失?

脸颊有些发烫的吴姑娘犹豫了片刻,鬼使神差的回应道:“小女子今年二十三。”

“二十三……”顾宁安重复了一遍后,目光略微放空:“那我们便是在二十二年余半年前见过。”

“难道我们是青梅竹马?”吴姑娘眼含异彩,片刻后,她又是摇头道:“不对,我记事算早,此地虽属官道,来往之人络绎不绝。”

“但大多是过路人,儿时的我根本没有任何一个玩伴。”

吴姑娘蹙着秀眉,顿了一会,又是补上一句:“我爹也没有提起过。”

顾宁安摆了摆手道:“你误会了......我所言,乃是当下的我,曾见过儿时数个月大的你。”

“你也是在那时对我留下印象。”

此番有些拗口的话一出,原本还对顾宁安印象很不错的吴姑娘脸色骤变,丢下一句“茶烫,先生慢用”之后,头也不回得快步走开。

在她眼中,顾宁安看上去与她也不过是一般大,结果对方竟然说什么二十二年前就见过她!

简直就是信口胡言之辈,亏她还对其颇有眼缘!

“果然爹爹说得没错,愈俊得男人愈会胡诌!”低声腹诽了一句,吴姑娘便是去招呼其他客人。

不远处,耳力极佳的顾宁安,听到那吴姑娘的吐糟,一时间他的表情也是有些古怪。

不过对于“小三花”扭头就走的行为,他倒是也不太在意。

诚然他没有撒谎,但普通人确实是很难接受一个看着年纪相仿的人,说见过你小时候的。

端起茶碗,轻轻吹去悬浮着的茶沫,顾宁安仰脖轻饮一口。

“愿回春”入口回甘,唇齿间皆留茶香,只饮一口,让人恍惚置身满园春色。

细细品味了一番之后,顾宁安眉头微皱。

这“愿回春”神韵在,却缺了几分火候,想来不是出自那吴掌柜之手。

以那位的憨实性子,会偷懒让自家女儿动手炒茶?

想到这,顾宁安手掐辰位,稍稍一算,便是明白发生了什么。

“吴姑娘,劳烦续上一杯茶水。”言语间,顾宁安一口将杯中温热的茶水饮尽。

听到动静,吴姑娘朝着顾宁安这看了一眼,眼神中不免多了些抗拒。

不过碍于对方是茶舍的客人,她还是认真负责的端着尖嘴铜壶走了过去。

“客官,您且小心。”叮嘱了一句,吴姑娘一手提着铜壶微微倾斜。

开水自铜壶尖嘴口徐徐流进杯中,激得茶叶在杯中一阵翻滚,微微水雾升腾而起,带着浓郁的茶香弥漫开来。

“小三花……”

顾宁安悠悠的声音传入了吴姑娘的耳畔。

这番话无异于一道惊雷炸响,让吴姑娘手中铜壶一抖,险些没将热水给洒出来。

尖嘴铜壶被银牙暗咬,脸色涨红的吴姑娘“砸”到了桌上发出“砰”的一声!

壶中滚水晃荡了一番,发出些“哗哗”水声,几点滚水自壶落到了桌上,留下点点水痕。

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有些失态,吴姑娘左右张望了一番,见无人察觉到此地后,她顺势坐到了顾宁安右侧,压低了声音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何知晓我的…….小名?”

“小三花”这个“奶名”除却吴姑娘她爹之外,再无别人知晓,也再无别人叫过。

她也可以肯定,爹不会将她一个姑娘家的“奶名”随意告诉他人。

那眼前的俊先生又是如何知晓的?

顾宁安看着这妮子窘迫得模样,不由得反问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你数个月大的时候,我就见过你吗?”

“细想来,我也抱过你不少次。”

顾宁安的声音不算小,但在这喧嚣的茶舍中,也就不值一提,除却身前的吴姑娘外,并无旁人听到这番有些“荒谬”的言论。

闻言,吴姑娘银牙咬得更紧实了,隐隐的还有嘎吱声传出。

盯着顾宁安看了许久,她才是憋出一句话:“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得知我的小名……但我可以肯定,你一定与那些公子哥一般,对我图谋不轨!”

哒!

猝不及防间,吴姑娘挨了顾宁安一个脑瓜崩!

那雪白额头未曾留下半点红印,却是疼得吴姑娘眼眶噙泪,捂着额头,满脸不敢置信的瞪着眼前的俊先生。

“论起来,你最少称我一声叔。”面对那羞愤的眼神,顾宁安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喝了口茶,继续道:“你这手艺还是差了些火候,若是你爹炒得茶,无论是茶香亦或是回甘,都要更盛一些。”

“对了,你爹月余不愈的风寒,用你头上的茶枝一端泡入开水中,让其饮下便可痊愈。”

吴姑娘那对桃花眼泛着晶莹,这一刻的她,感觉自己在这位俊先生面前,没有一点秘密可言。

越想越委屈的她哼了一声,提起桌上的茶壶,就是快步朝着后屋走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