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慈悲圣剑

更新时间:2024-04-21 13:22:42

慈悲圣剑 已完结

慈悲圣剑

作者:随风落寞分类:武侠主角:秦晋,林屹

《慈悲圣剑》中的人物秦晋林屹具有超高的人气,已经圈粉不少。本文作为武侠风格小说是比较有看点的,以下是《慈悲圣剑》内容简介:少年狂歌,胭脂香味。雪我之恨,爱我所爱。...展开

《慈悲圣剑》章节试读:

林屹站在欢迎人群最近面,精神振奋地望着“牧天教”飞施而来的高手。

自从知道秦家有难,林屹整日为北府命运提心吊胆。

父母更是在家里请了“菩萨”,一家人天天跪拜焚香祈祷北府平安,秦家无无恙。

当知道少奶奶蔺红萼请兄长蔺天恕前来护府。

林屹和人们终于放心悬吊的心。

转眼间,“牧天教”的人到了近前,那三十人先下马。

其中有十八人,个个都凶神恶煞一般。

他们装束一样,都身穿皂衣,腰间系皮质角带。

每人的袖臂上用金线绣着一个圆型的奇怪图案,似一张凶魔神面孔。

一看他们袖标,江湖中就知道他们是蔺天恕二十八煞卫中的人。

这些人都是蔺天恕精心从各地搜罗招募来的。

都武功高强,且来头不小,大多又恶迹累累。

有的曾是冷血杀手,有的是杀人越货恶盗,有的是邪道恶魔……

蔺天恕四十多岁,个头虽然不高,但是很匀称。

他的额头宽大,鼻骨凸出,所以显得鼻子有些鹰勾。

他的面孔惨白没有任何表情。显得僵硬,也显得冷酷。尤其他的眼神,如利刃散发出光芒一般。让人心悸。

蔺天恕下马,秦定方上前亲切喊了一声。

“舅舅……”

蔺天恕拍拍外甥的肩,目光也似柔和了些。

林屹则在人群前激动大声叫着欢迎蔺帮主,他终于亲眼目睹蔺天恕这个在江湖中很有争议的传奇人物。

蔺天恕和二十八煞卫的气势也让林屹印象深刻,又心向往之。

北府的人更是七嘴八舌称赞声不绝于耳。

“啧啧,蔺教主真是威风啊。前几年他的画像在英雄墙上还挂在第二十五位置,现在成了第三。

‘牧天教’也成了江湖上可以与南院抗衡的大教派了……”

“是啊,这势头头太猛了。放眼江湖,这势头哪个能比呐……”

北府的一个老人却不以为然。

“想当年秦唐在的时候,二爷两年之内打遍三山五岳,那才是无人能比。

那时还没什么黄金殿,也没什么英雄墙,不然秦二爷铁定是第一。”

年轻的家丁揶揄说:“杨老伯,陈年的事就别总提了。此一时彼一时,二爷都走了几十年了。现在江湖人才辈出……”

毕竟秦二爷死了那么多年,随着岁月移转,关于他的故事也注定会湮灭。

眼前这个蔺天恕可是活生生的,实实在在的厉害人物。

尤其这气势,这大家风范,让林屹心里真是充满无限歆羡佩服。

如果长大如果能成为蔺天恕身边一名煞卫,那该多好。

……

秦晋把蔺天恕迎入府中会客大厅。接风酒宴也已摆好。

十八名煞卫也相继而入。

蔺天恕提出看看那份信。秦晋就把信拿出给蔺天恕。

蔺天恕看完信,团在手里握了一下,然后摊开手掌,信已变成粉末。

单是这化纸功力,就让在场所有人侧目。

蔺天恕那张僵硬的脸还是面无表情。

他对秦晋说:“秦大爷不用忧虑。就算这份信真出自令狐后人,就算他们真要八月初九攻击北府。我让他们有来无回!”

秦晋说:“这次真要感谢蔺教主了。”

蔺天恕淡声说:“一家人,何必客气。我接到红萼的信就急着先赶来。我已命西门副帮主挑选组织精干力量,他带人后日赶来。”

蔺红萼以手抚胸一脸欣慰对蔺天恕说:“我这几天心都吊在嗓子上了,二哥你来了,我就安心了。”

蔺天恕用一种特别目光看着红萼说:“只要有我在,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和定方。”

蔺红萼听了幸福满足之意溢上她美艳润泽的脸上。

……

三日后,“牧天教”第二副帮主西门雳火带两百精锐入驻北府。

秦晋已事先告诉北府的人,说最近黑道上有一个帮派要对北府不利,少奶奶请兄长入府帮助北府御敌。北府上下也都心安了。

北府面积很大,屋房就几百间。秦晋和蔺天恕又把两家人手进行了合理布置安排。一切准备就绪,所有人都提高警惕,带着一种复杂心情,等着八月初九到来!

这一天到底会发生什么?

但是让北府所有人做梦也没想到,还没有等到这天,一切在八月初七午夜发生了逆变!

……

这天,林屹的妹妹林霜正好生病,林大头就带她进城看病,要走两三天。

林屹则替父亲照看马厩。

林屹和爹爹一样,非常爱马。

因蔺天恕和煞卫们的马也都关在北府马厩中,其中不乏名贵马匹。

尤其蔺天恕那匹汗血宝马,让林屹羡煞不已,爱的不得了。

整天就基本呆在马厩里。

午夜时分,北府。

睡梦中的秦晋被一种声音吵醒。

身为老江湖的秦晋马上分辨出这是喊杀声!

而且声音逐渐多了,开始从府中各个方向传来。

秦晋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令狐族提前进攻了!

第二个念头就是孙子绝不能有闪失。秦定方现在可是秦家所有希望。

由于临近八月初九,秦晋这些天衣不解带,兵器也压在枕下以防不测。

秦晋提剑就出了屋。

他刚踏出门,一道雪亮刀光扑面而至!秦晋抬剑封住那一刀,同时左手一掌击在对方身上。

攻袭的人痛哼一声跌在院中。

对方一身夜行衣装扮,脸上戴着一个哭脸金属面具。

这时候又有两个戴着哭脸面具的人跃入院落,月光下映照在面具上发出白幽幽的光。

配着那副哭丧脸,让人心惊。

秦晋现在顾不来和他们纠缠,身体飞起跃向旁边院落,秦定方就住在那个院子。

那个院子还没有被入侵,秦晋奔到孙子门前猛烈敲门,很快秦定方打开门。

他穿着贴身内衫,一副睡眼惺松模样。

秦晋进屋把门关上,急忙对孙子说:“定方快穿衣服,令狐氏提前进攻了!”

于是,让他死都难以瞑目的事情发生了。

秦定方突然出手连封秦晋身上几处要穴。

他用的点穴功夫很独特,不是秦家手法。

秦定方又夺了他的剑,然后用力一拳打在秦晋腹部。

秦晋顿时感觉五脏六腑抽搐痉挛成一团。

他痛苦地弯下了腰,身体也跌坐在地上。

面对这突变秦晋完全懵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

“定方,你为什么……”

秦定方脸上浮现出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表情。

同时他的目光却变得如同他舅舅蔺天恕的一样让人心悸不安了!

这时一个阴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秦大爷,果然你会急着来保护孙子。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