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

更新时间:2024-05-03 04:15:10

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 已完结

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

作者:佚名分类:短篇主角:轻轻,齐越

《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佚名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轻轻齐越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内容介绍:我变成了一只清道夫,一条不会游泳的清道夫。有个声音告诉我,亲眼前这个男人一口就可以变回人类。你踏马人家青蛙都是趁公主晕倒的时候偷亲的,这男人肱二头肌都快要把衣服撑爆了,我怎么亲?下一秒,他娘们唧唧地哼一声倒了,倒了?倒了!...展开

《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章节试读:

2

鱼缸里只有一种观赏鱼,非常美,无论从人类还是鱼类的审美上看,都是美的。

前提是他们不要拉在我嘴里!

第三次被拉一头粑粑,我忍无可忍,拔起身侧的一根草,贴在一只体型最大的鱼身上开始在鱼缸里迅游。

看见即将拉粑粑的鱼,就把他们赶到一个角落。

经过九九八十难,终于在第二天日落的时候,这些鱼开窍了。

我瘫在被男人抓住的那个小洞里,食不知味地嚼着嘴里的鱼粮。

外面那只稍大的鱼顶着一颗鱼食冲进了洞内,把鱼食顶到我嘴边。

看见我吃了才安静地趴在旁边,尾鳍随着水波摆动,流光四溢。

真是一条好看的鱼。

‘他喜欢上你了。’

晴天霹雳!

我缩了缩身子,将尾巴边的水草划拉过来挡在两鱼中间,三八线!

有了这些鱼的帮忙,我只要借助他们游泳的力道,就可以将自己送到水面上。

下一步当然就是逃离这个鱼缸啦!

鱼缸边缘,我紧紧扒住玻璃,试探性地探了探鱼头。

“我靠!这么高?!”

雪白的瓷砖距离我好像有十万八千里!

这和跳悬崖有什么区别?

会不会鱼头碎裂?

‘不会的,下面有地毯。’

一块黑色的地毯就在浴缸的正下方,想着清道夫的坚强,我抖着鱼鳍,眼一闭,心一横,腿一蹬!

“啪嗒!”

“噶!”

幸好我是鱼,没有声音。

不然尖叫声可以引来警察叔叔。

摸摸依旧坚硬的脑袋,依旧完好。

支起四只鱼鳍,想象了一下猫猫的优雅姿势,我手脚并用地往门口爬去。

应该出了这个房子就会变回人类了吧?

我认为这就像是一个域一样,肯定是我误入了别人的域,所以变成了鱼,只要出了这个地方就可以变回来了!

然,事实总是这么的残忍。

一个抵我三只大的物体杵在门边,顺着物体往上看去,白皙的柱子上长着根根黝黑的毛发,再往上······

就看不见了,视线范围有限。

看我一个鲤鱼打挺,空中转体!

凌空飞鱼?

不是,我怎么在飞?

那只大眼睛直接怼在我鼻子前,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晚上不要做噩梦!

“还挺有本事,正好厕所堵了,你去通一下厕所吧。”

“靠!”死娘炮!

我张口冲着他的手指咬去,用了最大的力气。

“嘎嘣!”

清脆的硬物碰撞声,震得我脑瓜子嗡嗡的。

什么时候出现的玉戒?

差点给姐牙齿崩掉。

“呦!还有脾气呢~”

阴阳怪气的声音听着火大得很!

我情愿摔死也不愿通厕所!

一个蹬脚,侧边死亡翻滚,完美落地。

倒腾着四肢往另一边跑去。

“嘎吱~”

门突然从外面往里面推开,处在‘极速’狂奔的我根本刹不住车。

黢黑的铁门几乎是贴着我的鼻子冲过来!

危急关头,还是那两根‘棍子’,这次不再捏着我的鳍,而是直接掐在了第一道鱼鳍下,整个拎起。

他笑意盎然的脸映在我的绿豆眼里,气得我直接呸了他一口唾沫。

鱼鳍笔直地竖着,试图朝他竖个中指,顺便还咧了咧嘴,小样,看姐的尖牙,吓不死你!

“哈哈哈哈哈哈!”

谁知他却笑得更大声了,这是侮辱!

我干脆装死,懒得理这个男人。

等他笑够了,竟然直接拎着我往厕所走去!

“不是!我都说了!我不去给你通厕所!死娘炮!啊!”

男人感受不到我的愤怒,只用一个手指就摁住了不断扭动的尾巴。

还上下撸动了一把,“安静点,等你疏通了厕所,我会给你洗干净的。”

“啊啊啊啊狗东西!”

眼看着距离厕所越来越近,我的脑子飞速运转。

感受着他钳制我身体的手,计算距离和可行性。

张了张背鳍,确保最上面尖锐的地方可以对准他的手指。

他的腿已经迈进了厕所门,距离马桶只有两步之遥。

死马当活马医了!

背鳍用力一划,以防计划不成功,侧面的鳍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朝着那只戴着戒指的手指猛地一扎。

“嘶~”

成功了!

男人吃痛,我落在梆硬的瓷砖上,来不及心疼差点折断的尾鳍,像只耗子似的飞快往门边跑去。

刚刚他开门戏弄我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关门。

“诶!你还会跑呢?!”

他惊奇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里。

我逃命的途中还不忘心里默念,姐会的多着呢~

脑袋探出门框的那一秒,我的成功发言稿都还没有成形,眼前一黑。

3

再次醒来,熟悉的雪白尾鳍,满眼的绿色,是鱼缸和那只漂亮鱼。

两鱼对视,我再次看清自己的模样,不忍地别过脑袋。

丑!太丑了!

“你给我出来!我现在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你亲他就可以回去了。’

好好好,这么玩是吧!

一想到那么一个大帅哥捧着一只黝黑的清道夫亲嘴,我都忍不住闭眼,惨绝人寰!

房间腾地一下亮了,是他回来了。

男人大刀阔斧地坐在沙发上,很是自然地喝酒,甚至还有空瞟一眼鱼缸。

我吐鱼屎的动作僵住。

他,应该不会发现我的存在吧?吧?

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留一只眼睛看外面的情况。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久得我都快要睡着,男人终于有动作了。

他开始一件一件地脱衣服,动作缓慢又极具美感。

“靠!这小子真勾人!”

不知道是不是我鱼眼昏花的缘故,他的动作好像顿了一瞬。

很简短。

随即将自己脱得光溜的。

暖和的灯光打在他白皙的胸肌上,我没出息地咽了咽口水。

视线从他的发丝慢慢打量到脚趾。

双手忍不住想摸鼻尖,鱼鳍伸到一半僵住了。

嗯,我是一条鱼,没有鼻血。

“真带劲!”

‘你像个猥琐男。’

第一次听见这个声音说其他话题的话语。

“你摸着良心客观评价一下,他大不大?”

‘······’

‘死变态!’

“不是,我说的是他胸肌,你脑子里都是什么污秽的东西?”

那声音没有再回答。

回答我的是男人的动作。

高大的黑影将鱼缸笼罩,他双颊带着些绯红,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鱼缸。

我默默把一棵绿化扯过来,挡在脑袋上。

“应该,不是,找我的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