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月明风清

更新时间:2024-05-29 04:25:02

月明风清 连载中

月明风清

作者:有时未晚分类:短篇主角:沈忱,沈青吾

看过有时未晚的《月明风清》总是不自觉地被沈忱沈青吾的故事所吸引,然后莫名其妙情绪上开始产生波动,喜欢短篇风格小说朋友可以阅读,下面是《月明风清》内容:白月光们美丽善良,本如天上月,山尖雪,拥有美好璀璨的一生。却因主角们的爱而不得。沦为促进男女主感情的工具人。落得个惨死的下场。直到沈忱穿成白月光。男主们惊恐发现。白月光成了活阎王。...展开

《月明风清》章节试读:

他给予她的,只有一杯混有软骨散的交杯酒和一声对不起。

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响了一夜,可她的意中人却并未来救她,他连夜带着她用来规划他们未来的嫁妆孤身前往了京城。

第二日,一直对她极为和善婆婆,也对床上如同破布娃娃的她露出獠牙,虚伪的劝说她认命。

失了贞洁的她本想轻生,却没想到撞柱未死,还被检查出怀了李言书的孩子,似是带着最后一丝希望,她期盼着李言书也是受李家人欺骗。

她还是生下了这个孩子,留在了这个让她恶心的家,她想带着这个孩子,等着李言书回来。

她不愿相信青梅竹马的少年郎是个背信弃义的伪君子。

沈青吾过的生不如死,却还在痴痴的等着李言书会回来找她,这是她现在活下去的唯一信念支撑。

一等就是六年。

李言书回来了,但他已经不是她的少年郎了。

他当年考上了状元郎,在京城当了大官,还娶了金枝玉叶的公主,现在是回来接他们去京城过好日子的。

她哭着扑进李言书的怀里,诉说着她的思念与等待,求他带她和孩子走。

却不想锦衣华服的李言书只是满脸冷漠的叫她大嫂,说着往事已逝,希望她与他大哥以后好好过日子,他会竭尽全力补偿她的。

一声大嫂击碎了她花六年给自己编织的,支撑自己活下去的梦,沈青吾疯了。

与他一同前来的还有尊贵的公主,神通广大的公主查到了她和李言书的过去,那如同刀子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许久。

第二日,她就被诬陷偷了公主的簪子被关入牢房。

无人为她辩解。

公主言笑宴宴的骂她贱妇,说她恬不知耻的勾引她夫君,派人将滚烫的热油灌进她的嘴里,身上的疼痛不及她心中的千万分之一。

在非人的折磨中,沈青吾彻底离开了这荒诞的世间。

极致的恨意却引来了愿力系统,她愿出卖她的灵魂,换一个愿望。

她死了好像就死了。

未曾激起一丝波澜。

剧情里,沈青吾的下线的早,却贯彻了整个剧情。

在白月光沈青吾下线后,李言书忽然想起了沈青吾的好,那被拉入尘埃的月亮再次高高悬挂在他心里,成了难以忘怀的白月光。

他其实根本不爱公主,只是为了公主的权势才虚与委蛇,白月光的死,在他心底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权势的浇灌,让种子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

他对公主更加体贴入微,靠着她在朝堂上平步青云。

李家人也跟着李言书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皇亲国戚,庇荫子孙,最后自然老去,幸福一生。

时值国家存亡之秋,羸弱朝廷,昏惑君王,弄权奸佞,李言书很快就取而代之。

此时真正的女主才刚刚上线,她的容貌与沈青吾有着八分相似,凭借着这张脸被男主收入后宫之中,极尽宠爱。

在已经成为皇后的公主作妖下,二人感情越来越深,经过几年的虐恋情深,终于修成正果,炮灰了恶毒公主。

女主登上了后位。

在立女主为后前夕,李言书还特意跑到沈青吾的坟前:“青吾,朕终于为你报仇了,灵儿很像你,朕找到了相爱的女人,你那么善良,一定会为朕开心吧。”

沈忱:晦气。

脏了原主的轮回路。

原主死了都要被他们恶心的再死一回。

这哪是白月光,分明就是大怨种。

贤妻扶我青云志,得志先斩意中人,有朝一日权在手,踩妻坟头接新人。

沈忱坐在椅子上,将头上红色绢花摘下,轻轻放在桌子上:“任务。”

【原主愿望:所有欺辱过她的人都去死。】

真是个善良的好姑娘。

他们欺她辱她毁她一生。

却只是要那些人的贱命。

沈忱视线扫过已经断气了的李家大哥,有的时候,死亡,才是真正的解脱。

系统发完任务就不在出声了。

想它在三千小世界烧杀掳掠,坏事做尽,没想到没被主神抓到,反而绑定了这个该死的煞星。

明明当时绑定她的时候,她的灵魂十分虚弱,看上去马上就要消散了。

本想绑定她,奴役她,榨干她最后一丝价值后,吞噬她的灵魂壮大自己。

结果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女人不知道是什么玩意。

刚绑定她就被她抓着一阵猛吸。

直接吸干了它辛苦了上百个小世界的积攒的魂力。

她倒是开心了,可苦了它这个可怜的系统。

它想解绑还解绑不了,被她一顿锤。

沈忱感觉身上力气都恢复的差不多了。

直接推门而出,在院子里捡了一根手臂粗的木棍拎在手里。

这三间大瓦房是原主父亲亲手盖的,他死后,李家人就打着照顾她的名义鸠占鹊巢。

她与李言书的新房在右偏房,李言民住在左偏房,正房里就是李家二老。

李言书的大哥李言民游手好闲好吃懒做,不仅如此他还往死里打老婆,他怀孕的妻子就在一年前被他活活揍死了。

但李言民还没有一儿半女,名声在十里八村都臭的不能再臭了,根本没有好人家愿意将女儿嫁给他。

李母就对沈青吾这个死了爹妈的孤女动了坏心思,自家小儿子才华横溢长的也俊俏何愁娶不上媳妇。

在她心里,老大才是真的可怜,她心疼她的大儿子,在新婚前夜,她跪在地上寻死觅活的逼李言书把沈青吾让给他大哥。

终究是青梅竹马敌不过养育之恩,李言书妥协了,抛弃了他的新婚妻子。

夫妻俩都知道今天晚上的事,他们的房门紧闭,灯火全部熄灭,二老早就商量好了,今晚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闭门不出。

那一夜,原主的尖叫哭喊声响了一夜。

他们就是这样,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第二天才假惺惺的出来,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但早已木已成舟的样子。

既是如此。

沈忱弯了弯唇,将刚捡的棍子扔到一旁,转身拎着还剩下半壶混有软骨散的酒踹开了李家二老的房门。

她也要好好孝敬一下她的好公公好婆婆。

李家这些人,无一无辜。

月光逆着穿过沈忱摔进房间,她的身影被无限拉长,李家二老看着门口如同鬼魅的身影,尖叫声堵在喉咙间,被吓得失声。

沈忱一步一步朝着他们走去,大红的嫁衣拖拽着月光前进,直到红色的身影完全没入黑暗之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