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游戏 > 星痕之门

更新时间:2024-06-01 21:04:16

星痕之门 连载中

星痕之门

作者:伪戒分类:游戏主角:任也,许清昭

很多朋友喜欢《星痕之门》这部小说,这是伪戒的作品,小编今天推荐这部作品最为主要的原因是故事情节和任也许清昭人物个性,整个设计很棒,下面是《星痕之门》内容:世间有星门,入者皆成神。在监狱已服刑两年半的任也,突然被一位神秘人接见。对方说:“如果你愿意参加一个游戏,现在就可以出去,代价是……可能会死。”许多年后,任也孤身站在星门之中,回望前尘,记忆中许多身影都已经模糊……2024,潮汐将至,行者守岁。...展开

《星痕之门》章节试读:

监狱幽暗的走廊内,黄维一边快步而行,一边拿着电话,满脸困倦地问道:“按照任也出事前的级别算,他的全额抚恤金有多少?”

“任也同意了?”电话内响起一名男子的声音。

“对,他同意了。”

“……”男子稍稍沉默:“他原单位的赔偿标准是,上一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本人级别相对应的40个月工资,有个人荣誉的还会追加。粗略算一下,大概一百多万吧。”

“你现在就做材料,数字要精确,明早我去申请。”黄维不容置疑地命令道:“他进去之前,这笔钱就要批下来。”

“这是他的提的条件?”

“不,他还没提,我只是单纯想给。不管他能不能成功都给。”黄维很性情地回。

“好吧,我来做材料。”男子立即应允:“不过头儿,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么说服他进门的?”

黄维嘴角挂着微笑,语气却很淡地回应着:“呵,人格魅力而已。”

……

次日中午,任也刚刚踩完缝纫机,就被工作人员带离了监区,并上了一辆普通的商务车。在这个过程中,他竟然没有签署任何书面文件,甚至连离监手续都没办。

这从法律意义上来讲,他本人是还在青辅监狱服刑,社会上根本没有他这个人。

由此看来,黄维以及他背后的部门确实很牛逼……

商务车上除了老黄外,还有一位年轻的女司机,大概二十岁左右的模样,容貌秀丽,双眸灵动,即使整个人坐在正驾驶上,也掩盖不住那一双堪比超模的大长腿。

她至少得有1.72左右的身高,穿着正装,衬衫领口微微张开,让那足以放在桌面上的鼓胀胸脯,看着更具冲击力。

这位姑娘左手很自然地搭在方向盘上,右手拿着电话,点开了一个群聊中的语音。

“念念,听说你们那边从监狱中发现了一个潜力股,叫任也,有这事儿吗?”

“对,我也听说了,什么情况啊?现在都从监狱里发展下线了,你们也太没下限了吧?”

“我听说那个任也是杀人犯,这种人都能吸收嘛?离谱啊!”

“那小子的职业确定了嘛?”

大长腿听着群内七嘴八舌的留言,故意清了清嗓子,略有些夹夹地说道:“哪有了啦,这都是谣言呢,不靠谱。别艾特我了,我在备训等开门呢。”

说完,大长腿将手机顺势塞到了狭窄的裤兜内。

任也听到刚才的群聊对话中有人提到自己,目光很疑惑地看向了黄维。

“都是一群小卡拉米,不用理会。”黄维含糊带过,坐在副驾驶上吩咐道:“念念,开车吧。”

这话回得很含糊,也让任也心里更加疑惑。这自己还等没出来呢,外面怎么就有人在讨论他?好像还对他有所了解,而且大长腿为什么要撒谎呢?

任也心里怀揣着疑惑,见商务车驶离了监狱停车场,街道上的景象匆匆而过。

天气不错,晴空万里,暖暖的阳光照射在皮肤上,让他显得更加白皙,甚至有些透明。

许久未见高墙外的阳光了,这充满自由的味道啊。

……

莲湖路88号,一栋二层小楼内。

“你们聊,我工作去了。”大长腿念念跟二人打了个招呼后,就消失在了大厅。

任也打量着四周,见到这个所谓的特殊单位竟然一个人影都没有,甚至连门岗都没有:“你们这里很冷清啊。”

黄维神秘一笑:“他们应该是都去观察某种神奇事物了。”

任也点了点头,迈步跟了上去。

二人顺着大厅楼梯,步行来到了B2层,这层的装修和陈设依旧平平无奇,看着就跟普通的体制部门差不多,甚至还更为老旧。

片刻,他们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口,任也一打眼就看见了墙壁上悬挂的铭牌,上面写着“红眼狂战”四个字。

这是黄维的花名?好鸡儿中二啊,是那位996福报的风格嘛?

黄维刷卡进入,回头招呼了一声任也:“进来啊。”

“哦。”

二人一前一后进入,带上了房门。

“坐。”

黄维习惯性地抠了抠鼻屎,体态慵懒地倒了两杯水。

任也观察了一下房间,弯腰坐在了办公桌旁的椅子上,没有说话。

“我必须诚实地告诉你,在谈话开启之前,你还有反悔的机会。离开这栋楼,去门口打个出租车,回到监狱后,你依旧能愉快地踩缝纫机。”老黄将水杯放在任也面前,弯腰坐在了他对面:“可谈话一旦开启,你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任也笑了笑:“我最烦你们这样的领导,叫我来的是你,来了之后,又貌似仗义劝阻的还是你。这有意思嘛?”

“我也烦。”黄维耸了耸肩膀:“但这会显得民主。”

“呵。”

任也嗤之以鼻,表现得完全不像个有觉悟的反诈分子。

“好吧。”黄维面色变得严肃,伸手冲着任也说道:“我再次正式地介绍一下自己。黄维,星门玩家,二阶星使,阶段称谓:血瞳僧,战士系传承的拥有者。”

“什么意思?玩家?星使?不是,你在说什么……”

不等任也说完,坐在办公桌对面的黄维,还保持着伸出右手的姿势,但他双眼凝视任也时……却发生了巨变。

“刷!”

顷刻间,他的双瞳突然变得血红,还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宛若冤死的恶鬼一般在流着血泪。

最主要的是,黄维脸颊的线条在这一刻也变得立体,整个人散发着一股莫名的肃杀气,那恐怖的压迫感,让任也本能向后一躲,整个后背都死死地贴在了椅背上。

他……他的眼睛怎么回事儿?卧槽,是看见隔壁老王进自己卧室了吗?

虽然任也在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建设,他知道自己面对的人或组织,可能会是那种颠覆自己三观的;自己即将要掺和的事件,可能也是充满惊悚和诡异的……但当这一刻来临时,他还是懵逼了,身体不受控制地抖动了两下。

“我说过,从你点头的那一刻开始,命运的齿轮就会转动,你有机会拥抱一个无比绚丽的人生。”黄维依旧抬着手。

任也额头冒汗,非常敷衍的跟黄维握了一下手:“……你……你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黄维很满意任也的反应,也觉得自己刚才很突兀的装逼是合理的。这小子不是普通人,心理素质强悍,想要让他瞬间崩塌自己的思维,就要从感官上给予一定震撼。

稍稍等任也平复了一下心情后,老黄才声音充满磁性地说道:“世间有星门,入者皆成神。”

“这是流传在星门玩家中间的一句话,它也很好理解。简单来讲,在我们熟知的世界,哦不,应该说在整个宇宙中,存在着许多空间碎片,它们如星星一般散落,普通人无法窥见。星痕之门的内部,有的广阔无垠,探索不到边界;有的非常狭小,或只有一座坟墓的规模,但它们都蕴藏着无数种族文明留下的神异传承。”

“被随机邀请进入星痕之门的人——我们称之为玩家。他们在进入星门后,需要完成诸多的诡异任务,成功通关后,就会得到堪比神明的传承能力,或是神异道具等等。”

到这里,黄维很耐心地提问:“我说的,你能理解吗?”

任也目瞪口呆,强行平复了一下情绪后,才试着总结道:“诸天万界?无限流的副本世界?”

“我不看网文,那很低俗。”黄维怔了一下:“但我听过这两个词,二者确实有相似之处,也有本质不同。”

“你的红眼病,就是进了这个门后得的?”

“纠正一下,我不是红眼病。”黄维强调道:“我是一名帅气的战士。”

“……!”任也观察了一下黄维的眼屎,默默地点了点头。

“简单来讲,星门那些堪比神明的传承能力,大致分为两种。一种叫有序传承,晋升途径完整,就像是拥有了一个一对一的师傅;另一种叫无序传承,晋升途径相对杂乱,每一次提升,都需要个人天赋和悟性。综合比较,无序传承者所表现出的个人能力,在初期是相对较弱的。”黄维说到这里,故意放慢了语速:“简而言之,越特殊的有序传承,价值越高,也越稀有。除此之外,两者最大的不同之处是……有序传承者会得到对应的星痕之门认可,并与其彻底绑定。”

“与其绑定是什么意思?”任也好奇地问。

“就是说……当你得到有序传承的星门认可后,这个门就归你个人所有了,而且你会有一名专属门灵,会拥有随时打开或关闭它的权限。甚至随着等阶的提升,你可以改变其内部世界的规则,成为那片世界的主宰。”黄维简洁明了地回应。

呆愣,错愕,沉默许久后,任也才急迫地总结道:“假设!我是说假设哈,一个星门有地球那么大,那我得到它的认可后,这个地球就是我的了呗?!我甚至可以请一堆收服务费的小姐姐进入,过着每天压榨腰子的生活,还不违法?”

“理论上是这样的。”黄维点头。

任也瞬间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果然是绚丽多彩的人生啊……”

“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用一句话总结一下。”黄维用拷问的目光看着他。

任也皱了皱眉,仔细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说道:“宇宙中有无数碎片空间,进入者,在完成任务后会得到超能力传承。传承分两种:有序和无序,前者更强,并且越稀有越强。”

“很好,我们现在谈请你来的目的。”

黄维满意地点了点头,起身背手走在室内:“一个月前,我们的一位玩家在结束星门任务后,却发现自己得到了另外一座星门的入场资格,并且可以邀请额外三名玩家一同进入。”

“连续任务?”任也不确定似的问道。

“聪明!”黄维眼神明亮地看着他:“也就是说,这位玩家之前经历的任务都只是铺垫,最终的特殊奖励,其实就是这个星门的入场资格。一个独立的星门,在为另一个星门的任务做铺垫,这种状况极少发生。所以我们推断,这座需要入场资格的星门位格很高,里面存在的传承体系,可能是极—其—稀—有的!”

最后半句话,黄维的语气很重,他很显然是在提醒任也,这个入场资格的重要性。

“对于一个地区,一个民族而言,任何稀有的资源都必须要争取。”黄维是个三观很正的红粉,思想觉悟很高:“所以,我帮他挑选了三名非常精锐的玩家,一同进入了这座星痕之门。”

“被挑选的三个人,给补偿了吗?”任也非常现实地问道。

“当然。”黄维郑重点头:“可是……!”

“可是什么?”任也追问。

“这四个人进入星门后,就彻底失联了。”黄维背手看着他:“整整二十多天都没有消息……!”

任也听到这话,心里没来由的紧张了起来。

黄维停下脚步,双眼难掩哀伤地看向任也:“直到三天前,才有一名玩家带着一件道具返回,而这个道具竟然是开启最终星门的信物。”

“连续任务还没结束?然……然后呢?另外三个人呢?”任也追问。

“出来的这个人……没说。”黄维双眼通红地低下了头。

“没说?什么意思?!”

黄维叹息一声,满脸都是心疼的表情:“出来的这个人,浑身溃烂,双眼无神,直接倒在了星门前。我们第一时间进行了救治,但医生诊断……他三天前就死了。”

“什么?!”任也不可置信地站起身:“你……你的意思是,一具死了三天的尸体,带着一个道具出来了?”

“对。”黄维点头:“我们推测那三个人也死了,死在了星门里,所以……我们才找到了你。”

“找……找到了我?”任也结巴地问道:“为什么?一个死了四个人的连续任务,为什么最后会找到我?难道是因为我缝纫机踩得比较好?”

黄维强行摒弃悲伤的情绪,抬头看向任也时,同样流露出费解的神色。

任也被盯得有些发毛:“干嘛这样看着我?”

“你做好心理准备,接下来你将看到的东西,可能过于诡异。”黄维善意地提醒了一句。

任也原本没什么感觉,可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密码,7933—2。”黄维很突兀地喊了一声。

“核对成功~”

一个电子音响彻。

“哗啦!”

书架上中部,一个暗格板缓缓升起,露出了里面徐徐敞开的保险柜。

任也皱眉望去,见到保险柜中央摆放着一个毛笔架,架上横放着一根造型古朴,材质似乎很稀有的毛笔。

“这根毛笔就是最后那个兄弟带出来的道具。走过去,拿起它。”黄维背手吩咐了一句。

任也仔细斟酌了一下,还是按照对方的吩咐,迈步走到书架旁,缓缓拿起了那根笔。

入手冰凉,质感不错,笔杆微微反光,一看就不是俗物,至少是文物一级的。

“笔杆上有字,能看到吗?”黄维连续后退数步,整个人已经站在了门口,并顺手关了灯。

任也仔细观察了一下笔杆,发现确实有两行金色的小字泛着荧光:“能看见。”

“你站在办公桌内,对着空旷的地方临摹这两行小字,并轻念出来。”

“就干巴巴的念啊?没有点BGM什么的嘛?这行两字写得有点尴尬啊。”任也用故作轻松的语气,来释放心中的紧张:“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黄维看着他,没有回应。

“呼~!”

任也长长地出了口气,努力调整心中紧张的情绪,迈步来到了办公室中央,抬臂,握笔。

他真的猜不出来一会将要发生什么,整条手臂都在颤抖。

来都来了,不管了。

任也目视前方,手臂开始挥动临摹,笔尖缓慢划过空气。

“提笔挥毫千秋业,我自登台绘山河!”

言毕,笔停。

“波~!”

骤然间,气流震荡,一点璀璨的星光乍现,瞬间如白纸泼墨一般,竖着在室内铺开。

短短几秒钟,一个扭曲且不规则的“黑洞”出现。它像是一扇门,呈椭圆形,约有一人多高,四周边缘有七彩的星光闪烁,极为刺眼。

任也瞠目结舌地看着突兀出现的“黑洞”通道,头皮发麻,右手不自觉地紧攥着笔杆,根本不敢妄动。

他双眼圆瞪,宛若在凝视着深渊,……根本猜不出自己走进去后,会看到什么。

“这就是星痕之门,一步入内,改变人生。”黄维站在漆黑的门口,轻声提醒了一句。

“但为什么……?”任也猛然看向他,还想提问。

就在这一刻,宛若深渊一样的通道内,却传来了幽幽的呼唤声。

“癸巳年!”

“壬戌月!”

“戊申日!”

“壬戌时!”

“天赦入命——任也!”

“请君入门!!!”

嗯?什么意思?!任也听着呼唤声,突然感觉有点熟悉,细细一想后,瞬间头皮发麻。

这……这踏马不是……我的出生年月,生辰八字嘛?是谁呼唤我?

任也听着空灵的喊声,大脑轰的一声,浑身如触电般僵硬。

“没人知道它为什么会呼唤你,但这就是我们请你来的原因。”

黄维的声音响起。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