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和夫君手牵手,一起造反一起苟

更新时间:2024-06-06 17:19:58

我和夫君手牵手,一起造反一起苟 连载中

我和夫君手牵手,一起造反一起苟

作者:苏杳杳分类:言情主角:凌娇娇,沈言轻

小说《我和夫君手牵手,一起造反一起苟》的整个画面非常具有电影的质感,可见苏杳杳还是非常有能力的,可以写出如此精彩的文章,凌娇娇沈言轻等人也是圈粉无数,推荐给大家,小说简介:宅女凌娇娇意外继承了一笔巨额遗产,却不幸在喜悦之中遭遇车祸离世。然而,当她再度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智障小妹身上。偶然间发现自己的公寓也跟着她一起穿越,并且可以用手机点外卖,于是她带领全村过上了蒸蒸日上的日子。只不过后来那个拒绝过她的男人步步紧逼红着双眼求着她嫁。...展开

《我和夫君手牵手,一起造反一起苟》章节试读:

“我想回家。”虽然只是一室一厅的公寓,但是也是她自己大学四年写小说赚的。

话音刚落,凌娇娇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公寓里。

她震惊了。

茶几上还有她没吃完的薯片。

她连忙打开房门,结果楼道一片漆黑,她伸出手,面前并没有阻碍,然后她试着走出去,结果根本无法走出房门一步。

她倒在沙发上,手摸到了一个东西,她拿出来一看,是她的手机?

不过她手机不是跟着她一起出车祸了吗?

她来不及多想打开手机想要发出求助信息,结果发现手机里所有的通信软件都没有办法使用。

连穿越都能让她摊上,这些奇怪的事情也就无所谓了。

她一个念头自己又回到了土屋的炕上。

终于是接受了自己回不去的事实了――

沈言轻背着凌娇娇回村的时候,正是中午家家户户做饭的时候,他选的还是一条村子里人很少走的小道,按照道理说不应该有人能看到,结果还是被一个平日里就嘴碎的妇人看到了。

不到傍晚。

村长家的傻子衣衫不整地被沈家的瘸子背回来的事情整个村子就差不多知道了。

在沈言轻踏着夕阳的余晖走进家门的时候。

一只鞋就冲着他的脸砸了过来。

沈言轻闪身躲开。

继母王氏脸上带着不坏好意的笑容,“死瘸子出息了?救了村长家的傻子?这下子村长可是要感激你咯。”

整个村子谁不知道那傻子是村长家人的命根子。

沈家是绿云村的外来户,要是能傍上村长,可是一件太大的好事。

“我跟你说啊,村长要是来家里,可别说些有的没的知道吧。”

沈言轻一言不发,把背篓里捡的柴倒在了院子的角落里。

王氏看到就这么点东西,眼底闪着轻蔑,“就这么点啊,不是我说,你这么高的个子吃这么多,怎么跟个白吃一样呢?”

“其实要是我说啊,村子里的人都看到你俩衣衫不整了,倒不如你去村长家入赘算了,那傻子是傻,但是长得还算是不错,你也不亏。”

沈言轻抬起头,犀利地眼神看了王氏一眼,王氏竟然被吓得后退了一步,这死瘸子什么时候眼神这么可怕了。

“你瞪什么啊,你这死瘸子,谁能看上你啊,真是的,当初就应该把你打死,不干不净的东西。”

说完,王氏气呼呼地回屋了。

沈言轻低着头,浑身阴郁的气息更加浓烈。

他死死地攥着拳头。

随后深吸了一口气,钻进柴房里面,铺好自己的行礼,就直接躺了进去,闭上了双眼――

凌娇娇饿了。

她趁着没人注意到她,钻进了公寓。

喝了一杯酸奶后觉得身上这伤口还是疼,她去卫生间照了镜子后发现脸上也有伤疤。

生怕自己留疤,于是她在家里的药箱翻找疤痕膏。

结果并没有。

她叹了口气,靠在沙发上。眉眼间有些失落,没有药膏,她这伤疤还能好吗?

人家穿越有的带着超市,有的带着医院,她带着自己的公寓结果还啥都没有。

要是她像别人把冰箱医药箱囤得满满的也行啊,可是谁让她自己懒呢。

颓败之际她摸到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无聊地翻看着。

结果点进去了某个外卖软件。

她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她出不去那么外面的人能进来吗?

于是她点了一支疤痕膏。

大概十分钟左右,门铃响了一声,凌娇娇连忙打开房门,外面依旧是一片漆黑,只有门口的地上放着一份包装好的外卖。

行了,悬着的心终于是死了。

不过换一种说法,她现在银行卡后无数个0,就算是天天点外卖吃,也能活下去。

凌娇娇美滋滋地去卫生间清理了一下自己脸上的伤口,上了疤痕膏,这下子总算是安心了一些。

身上的伤疤慢点好就慢点好吧,这脸上可说什么都不能留疤。

出去的时候她还特意问了李氏时间。

结果又被她发现了,在公寓的时间要比外面的时间流速快,她喝酸奶上药怎么磨磨蹭蹭的小一个小时,在外面也就是一刻钟。

行吧,现在她总算是磕磕碰碰地直到了这公寓的用法了。

给她突如其来的穿越带来了一丝的慰藉。

晚饭的时候是一大家子在一起吃。

凌娇娇也总算是见全了凌家的人。

除了凌峰李氏两口子之外。

大房是大哥凌云,大嫂柳氏还有两个儿子大毛和二毛。

二房是二哥凌木单身。

三房是三哥凌河,三嫂张氏,三个女儿大花,二妞,小草。

相比与村子里的其他人,凌家的伙食已经算是很好了。晚饭吃的是窝窝头还有野菜汤,要知道村子里有的人家一天只吃一顿饭,还是稀溜溜的糊糊汤。

村子里穷,地里的收成不高,山上能吃的野菜几乎都被挖了个干净。

年轻的人例如三哥三嫂,他们出去县城里打零工,早出晚归。

大哥大嫂则是打理家里这几亩地。

凌娇娇看着一屋子面黄肌瘦的人,叹了口气。

这个家里,实在是太穷了。

七岁的小男孩,看起来就像是三岁的孩子那么高,似乎是风一吹,就能把孩子吹倒了一样。

凌娇娇面前放着的小米粥和鸡蛋,是单独的属于她自己的晚饭,不过谁都没有多话,连孩子都没有开口,两个嫂子眼神里也没有不满。

凌娇娇是个孤儿,从小就是自己一个人,在孤儿院的时候院长说她性子独,不过她自己知道,她是很想要有一个家的。

现在看来这个家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凌娇娇想着,要是没有什么极品亲戚之类的,她还真想试试有一个家是什么感觉。

“好了,开饭吧。”

凌峰一声令下,大家都拿起了碗筷。

饿肚子的人太多了,即便她想把粥分下去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分。

于是她拿过李氏的碗,一下子把多半碗小米粥就倒进了李氏碗里。

“娇娇你这是干什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