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世界的战曲

更新时间:2024-06-07 15:38:22

世界的战曲 连载中

世界的战曲

作者:赤心水分类:历史主角:云杰苍,沙希

一些朋友对《世界的战曲》还是很感兴趣的,通过阅读发现本文人物描绘的很好,尤其是云杰苍沙希等人很吸睛,给了大家意想不到的惊喜,《世界的战曲》简介:如果第二次世界大战发生在冷兵器时代,是一种怎样的惨烈体验?《世界的战曲》带你走近冷兵器时代的世界大战。这是一个多事之秋,世界的东西方全部笼罩在战争的阴影下。东方大国华洲面对汪洋岛国瀛洲的入侵,却因为内乱频频而节节败退。西方强国北陆也时刻在宿敌东列士的虎视眈眈下战战兢兢,王族和强国的傲慢让他们渐渐陷入危机。作为华洲和北陆的两大家族,司家和伊斯林世家也因为这场遍及世界战火而将命运交织在一起。...展开

《世界的战曲》章节试读:

世界元历九百三十一年,这是一个多事之秋,整个世界都在战火的阴霾下战战兢兢。

日头终于将一连几天的阴霾驱散,天都城下人来人往,一片兴盛的景象。司喻仁伫立于城门之下,一个步军将校亲自驻守城门相对少见,但是他四年来每日都会在城门下驻足一个时辰,亲自守城。自从四年前,他的父亲——春城王司长空在东朝失去音讯后,司喻仁四年如一日地保持着这一习惯,一则是对自己失去龙骑将军之位的宣泄,最重要的是,他期待着能够有一天,看到亲父司长空凯旋归来的身影。

一架马车从城外驶来,与司喻仁擦肩而过时,马车内一名女子将头探出。这女子杏眼桃腮、朱唇玉齿,一张鹅蛋般的面孔洁白无瑕,神态楚楚动人。马车车身一侧刻着一个“云”字,正是内海王云若倾家的马车,车上的女子正是云若倾的千金云游裳。云家与司家世代交好,两家与龙城王焦恒世家同是天都府三大世家。司喻仁和云游裳早年便曾订下婚约,如今因为司长空的失踪,这桩婚事也被搁置。

云游裳看到了司喻仁,友好地微微一笑,司喻仁也点头当做回应。接着,云游裳将头收回到了车内,司喻仁只能干望着自己心仪的美人擦身而过。四年里,这个曾和他青梅竹马的女子没和他言语过一句,当初的婚约已经名存实亡。司喻仁能够理解云家的决定,毕竟自己的父亲存在叛国的嫌疑,如果让自己心爱的女子嫁给一个区区的步军将校,司喻仁自己也于心不忍。待马车进入城门之后,司喻仁今日也站了将近一个时辰,他直接转身往城内走去,城门后两个步卒见上级走进城门,便自动走出去补位。

司喻仁沉着脸沿长街往歩军营走去,走过一个路口,一转头正好碰上两人,一高一矮,高个子的人高马大,三十五六岁的样子,不苟言笑,身披一副亮银甲胄。矮个子的也十分健硕,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眉目清楚,颇为英气,身着一套青铜铠甲。这二人都曾是北都府的上将军,高个子的叫做孔哲,人称“关北神鹰”,现任天都府轻骑将军,而孔哲身旁矮个子的是其副将,名叫梁武。梁武见司喻仁迎面走来,便露出鄙夷的笑容,跨着步子挡在了他的身前。

“怪哉!堂堂龙骑将军为何着歩军甲胄?”梁武嘲讽般地笑道。

司喻仁看看梁武,他清楚因为几年前在天都军与北都军的争锋中,孔哲正是中了自己父亲的埋伏而被生擒,这两人对自己也必然没什么好感。他不做理会,打算绕开梁武,但刚侧挪一步,梁武便马上也挪了一步。

“大将军为何如此疾行?”梁武提高嗓门,大声笑着,接着一巴掌拍在额头上。“不错,我忘记了,咱们的龙骑将军现在只是个步军将校。”

司喻仁只是哼了一声,还是不理梁武,连续挪了三步,绕过了梁武继续前行。

“真是给司家祖宗丢脸啊!不过,与其父叛国逃窜相比,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终于,司喻仁忍无可忍,他转过身子,一把抽出了腰间钢刀。

“你再讲一句。”

“司将校打算杀人灭口?来啊!”梁武毫不畏惧,也将手搭在刀柄之上。

眼见这二人兵戎相见,一旁观望的孔哲终于按耐不住,他厉声呼喝:“梁武,不得无礼。”

听到孔哲厉声训斥,梁武才将刀送入刀鞘之中。司喻仁也冷静下来,收起钢刀后理也未理便跨步离去。梁武很是不服气,走到孔哲身旁还摇头晃脑的。

“大哥,为何不让我教训他一下?”

“大丈夫要有度量。”孔哲捶了捶梁武的胸口。“何况你也未必胜得了他,他可被唤作‘冷面快刀’,动刀前你得仔细思量。”

孔哲转身离去,梁武听他如此夸赞司喻仁,虽是心中不服,但却也不敢轻视。以孔哲的武艺,即便是自谦,口中这样夸赞一个人,那人也必然有不凡之处。梁武也不再负气,笑着摇摇头,口中也念着司喻仁的绰号“冷面快刀”四字,跟随孔哲阔步而去。

纵使遭人挑衅,司喻仁却并未感到比常日郁闷,他几乎每日都在面对外界的流言蜚语,像梁武这样的挑衅不过是家常便饭。四年里,他已经许久没露过笑容,从当初在天都府比武大会上技冠群雄的龙骑将军,到今日灰头土脸被人耻笑的步卒头领,天差地别的身份剧变,令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有了极大的心理变化。

“喻仁!”

还没踏进歩军营门,司喻仁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转头望去,一个瘦长健硕的男子立于一旁。

“杰苍?”

呼唤自己名字的男人也是司喻仁的老朋友,正是刚刚从瀛洲回到天都城的云杰苍。这两人从前都是天都府的将军,曾经并肩作战,而且云杰苍是云若倾的长子,他们从小既是同甘共苦的好兄弟,也是同出名门的朋友。自从云杰苍十年前出游瀛洲,便与司喻仁再未谋面,可二人久别重逢,却均能一眼认出对方。司喻仁露出久违的笑容,上前一步,一把揽住了对方的肩膀,由上至下打量了云杰苍一番。

“你还是没变,这么健硕。”司喻仁大笑道。

“你也没变,英气逼人。”

两人紧紧相拥,真像是十几年未见的亲兄弟一般,互视一番后,均是目中含着泪光。

“你不是在瀛洲么,何时回到了天都城?”司喻仁问道。

“我在瀛州见识的也够多了,如今局势大变,容不得我在逗留瀛洲了。我今日一早刚回城中,顾不得其他,只想见见我的好兄弟。”

感慨万千过后,二人这才分开,各自整理一下仪容。

“瀛洲和东朝来来回回打了几年,虽然东朝势弱,可也在预料之中,何来局势大变?”

“瀛洲大军已经攻破了平都,东朝现在全境溃败。”云杰苍将司喻仁拉到了一旁,低声讲道。“瀛洲国内的氛围全都变了,百姓的好战情绪十分高涨,我大胆推测,瀛洲军马不久就将兵犯华洲。”

“华洲国土是瀛洲数十倍,军马也远远多于瀛洲,何惧之有?”

“华洲虽大,可却内战连连,如今北都军还和南都军打得不可开交,国力早已困乏。”云杰苍突然一脸愁容,叹道。“我路经东朝,发现东朝的王牌禁卫军竟然被瀛洲军几日内杀得片甲不留。这个世界上,就算是华洲的龙骑军也没能力做到。”

“你言下之意是?”司喻仁似乎也觉察到了事态的严重。

“我虽然不能清楚地解释,但我肯定,瀛洲军马很可能做了什么事情,让他们的军队变得骁勇无敌,”云杰苍望着天空,语气更加沉重。“我甚至怀疑,瀛洲人很可能背弃了他们的信仰神明。”

司喻仁十分惊诧,瞪着眼睛看着云杰苍。他清楚背弃一个民族的信仰神明是后果十分严重的悖逆行为,瀛洲人是否敢背弃自己的信仰神明,确实令他狐疑。但是无论如何,瀛洲军马也相当值得提防,只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能否再上战场杀敌也是个问题。

“我听说过世伯的事情,”云杰苍看出了司喻仁的心事,好心劝道。“我相信世伯绝不会是叛逃之人。”

“连我自己都不能确定,你会相信?”司喻仁摇头叹道。“你还未和云叔父打过招呼吧?先回去吧!改日我们兄弟再喝个痛快。”

“喻慈现在如何?”云杰苍见司喻仁情绪低落,赶紧转移话题,问起了其妹近况,而且司喻慈与他自小亦有情愫。

“还好,她不在朝为官,不会被人们当做叛臣之后。”

司喻仁拍了拍云杰苍的肩膀,沉着脸转身离去。云杰苍本想劝说一番,但考虑到这四年来司喻仁经历的种种,他又认为或许沉默不言对他的这个兄弟才是最有效的方法。

《世界的战曲》章节目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