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游戏 > 都末世了,谁还有空谈恋爱

更新时间:2024-06-09 07:35:26

都末世了,谁还有空谈恋爱 连载中

都末世了,谁还有空谈恋爱

作者:风过千帆分类:游戏主角:步星阑,驰向野

游戏风格的小说《都末世了,谁还有空谈恋爱》是很多朋友喜欢的,风过千帆将步星阑驰向野等人的形象刻画的很成功,虽然在某些方面展现他们性格懦弱的一面,但也是好看的,小说内容是:表面佛系咸鱼、独立洒脱、社交障碍,实则人间清醒、专治不服、武力值爆表高智商天才少女看似霸道独断、直男糙汉、毒蛇嘴硬,实则铁汉柔情、内心闷骚逗比恋爱脑、越陷越深特种兵在末世挣扎了三年的天才生物学家步星阑被身边人背叛,到死都没弄清究竟是谁害了自己!本以为就此抱憾而终,没想到意外重生,回到末世前一年!囤积物资、学习各种技能、改造庇护所,这一次她做好充足准备,打定主意谁也不信,一心只想苟到最后!然而孤独生存三年之后,突然出现的意外状况让她不得不放弃现有生活,跋山涉水,历经万难,跟着从天而降的霸道特种兵,去往联邦指定的新世界。她不想做精神偶像,也不想当救世主,一心只想躺平,活得轻松惬意。没想到天不遂人愿,最终还是却被迫加入特战部队,卷入一个又一个谜团!身边突然异能者环绕,最强的那个还一直撩她!拜托,恋爱脑能不能清醒一点?都末世了,谁还有空谈恋爱啊?...展开

《都末世了,谁还有空谈恋爱》章节试读:

“砰砰”两声枪响,步星阑矮下身子,在腥臭气息挨上来的前一秒,弯身从敌人胳膊底下滑了过去。

身形异常灵活,走位绝对精准!

这是上辈子无数次战斗攒下的经验,是赖以生存的重要技巧,是已经形成肌肉记忆的保命本能!

可情况不容乐观。

眼前这怪物名为“舔食者”,是官方公布的丧尸中较为少见的一种,战斗力不弱。

西元二零二六年夏,人类过度开发和污染导致蓝星能量日益枯竭,一种未知病毒悄然出现,迅速蔓延至全球,

七成以上人类文明遭到破坏,超过百分之九十的人感染病毒,成了无知无觉、没有情感、只会追逐血肉的怪物!

幸存者苟活在高墙内或地穴下,艰难求生。

这是灾难后的第三年,如今的丧尸除了只会在大街上游荡扑人的普通品种外,其中一部分逐渐拥有了灵敏的嗅觉和矫健的身手。

比如此刻遭遇的这群。

舔食者喜欢在夜间出没,擅长贴地快速匍匐前进,长约半米的舌头在行进中不断扫荡地面,靠着残留气味搜寻可供食用的新鲜肉体和血液。

一头怪物脊背一挺,昂起披满白发的头颅,发达的上肢支撑地面,整个身体如同弹簧般一跃两三米高,张着血淋淋的利爪,放声尖叫!

步星阑躲过抓挠,转身只见另一头舔食者的血盆大口已经近在眼前!

烂肉般的长舌翻卷着,黄牙沾满黏液。

辣眼睛。

她暗自庆幸自己戴着防毒面罩和护目镜,不然一定会被熏死!

这些怪物一脸凶狠,两眼却空洞无神泛着死白,铅灰色皮肤在暗夜里透出瘆人冷光。

又是几声枪响,她果断击碎了两头舔食者的脑袋,且战且退,快速思考着应对之策。

手中两把枪威力都不算大,弹匣只有九发。

要杀死一头丧尸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爆头,就算每一枪都能命中,两把枪剩余的子弹加起来也不够。

眼前这群丧尸初步估计绝对不会少于十头。

坑爹的局面!

“打瓶子!”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喊。

什么瓶子?步星阑脑袋微侧,眼角余光捕捉到一只长颈玻璃瓶,正快速划过,朝着丧尸群飞了过去!

来不及细想,她举枪瞄准,在瓶子与敌方接触的瞬间扣动了扳机。

火光轰然爆开,是自制燃烧瓶!幸存者常拿来对付丧尸,效果很好!

当先两头丧尸被汽油淋到,烈火立即包裹了上去,它们翻滚抽搐着,凄厉嘶吼起来。

步星阑大步后退,正打算给它们补上两枪,背后又扔来几只燃烧瓶。

这回不用开枪,火源接触到更多燃料,烧得愈发猛烈,没沾上的也被暂时阻挡,踟蹰着往一旁躲避。

步星阑毫不含糊,立刻举枪射击,将企图绕过来的怪物统统赶了回去!

大火很快烧出了一道火墙,将它们悉数挡住,一时间嘶吼声震耳欲聋,焦臭味充斥四周!

步星阑抽空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少年已经背靠着大树站了起来,手中还攥着一只燃烧瓶。

他将最后一只瓶子丢进了怪物堆,又给它们加了把油,接着便滑到了地面上。

步星阑此时才反应过来不对劲,哪儿来的这么多瓶子?

但此刻容不得她多想,又补几枪之后她抽身疾退,快步奔到少年跟前。

他的左腿已经扎上了止血绷带,血色虽然透了出来,但没有再往外流。

她眯起双眼,一把拽起他就往庇护所方向跑。

那十几头舔食者并没有全部被大火波及,还有几头躲在后面游荡徘徊,只是暂时被挡,不敢过来而已。

况且除了它们,很难保证附近没有别的丧尸,此地不宜久留!

“你慢、慢点!疼疼疼……”少年哀嚎着,臀部再次受到摧残,比先前被黑豹拖拽时还要颠簸!

大咪回头看了眼还在火焰中挣扎的怪物,叼上先前那具壮汉的尸体,紧跟主人身后快速离开。

隐蔽的通道内,步星阑穿过重重封锁,终于回到自己苟活了三年零三个月的地下避难所。

阴冷空间内回荡着令人心悸的脚步声,通道深处的黑暗仿佛能吞噬所有声音和光线。

“就在这儿吃,吃完自己处理干净,不然别进来!”

快速给大咪下达完指令,步星阑拽着少年通过最后一道防线,进入了庇护所内部。

入眼环境虽然简单朴素,却自有一股静谧氛围,与外头混乱阴暗的世界截然不同。

这狭窄空间像是一个可以让人暂时逃离危险的避风港,虽小却令人心安。

步星阑将少年随意一丢,顾不上对方摔得龇牙咧嘴、伏地哀嚎的惨状,抓起先前没来得及喝的水,拉下防毒面罩仰头就灌。

直到喝完整整两大杯,她才回头去看那人。

长得不错,不,应该说很漂亮。

头发乌黑,皮肤白皙,额头饱满宽阔,下巴倒是精细,眼窝深邃,鼻梁高挺,带着些微弧度,看起来不像是纯种亚洲面孔。

没心思欣赏美人,她举起手枪,冷声质问:“从哪儿来的?为什么到这儿来?”

这里是一处废弃多年的地下避难所,处于安全区边缘外灰色地带,平时根本见不着活人。

她找到此处的第一天便着手改造了入口,花了将近一年时间才将它变得更加隐蔽且适合生存,为的就是能在这里好好活下去。

少年还在缓神,冷不丁被人拿枪指着,下意识举起双手:“我叫艾利威!”

步星阑皱眉:“我是问你来这儿做什么,没问你叫什么!”

说完又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艾利威?听起来怎么像个药名?

少年咽了咽口水,辩解道:“不是我自己想来的,我是被人卖了!他们把我带到附近,醒过来我就找机会跑了,结果被追到了这儿。”

“卖了?”步星阑上下打量他。

确实是个少年,看起来也不矮,虽然瘦,但好歹是个男人,怎么会被卖了?

这世道,一般只有女人和儿童才会沦为被贩卖的对象。

“多大了?”她没有放下枪,依旧保持着警惕。

艾利威立刻就明白了对方话里的意思,连忙解释:“我成年了!他们把我当成了女人!”

他面色窘迫,显然也明白自己之所以会被误认成女孩的原因。

步星阑没有继续纠结这个,而是抛出了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刚刚那些,哪儿来的?”

艾利威脸色煞白,下意识咬住了缺少血色的嘴唇。

步星阑拇指微动,“咔哒”一声轻响,打开了保险栓,嗓音又沉又冷。

“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