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科幻 > 爱丽丝没有回话

更新时间:2020-12-20 09:05:36

爱丽丝没有回话 已完结

爱丽丝没有回话

来源:奇热作者:墨熊分类:科幻主角:端木夜雨,吴克,塔莉

墨熊的《爱丽丝没有回话》是一部很好看的小说,其中最为吸引人的是端木夜雨吴克塔莉的成长史,而且他们之间的情感非常的真实,不会让人觉得做作,以下是《爱丽丝没有回话》简介:起初,神明以A.I.之形降世,名唤爱丽丝。一名普普通通的中学生端木夜雨,在“三千世界”中遇到了一位勒索自己的黑客;一名爱丽丝的猎犬,出发执行一件例行维修任务;一个人到中学的数码警察,想要追查一起电子毒品案件……三个互不相识的凡世俗人,不经意间翻动了波谲云诡的世界,即将卷入一个可能颠覆整个世间存在的事件中。...展开

《爱丽丝没有回话》章节试读:

塔莉,B,爱丽丝的猎犬

地球轨道,距大气层355071米。

“没什么大不了的,咱说得没错吧?塔莉姐,没什么大不了的呢。”

“你!我说兰兰!你他妈的到底是在哪儿学的驾驶?!”

塔莉紧紧抓着扶手,力气大得简直要将其从副驾驶的座位上扯下来。她显然还惊魂未定,就好像刚刚从噩梦里惊醒一般神情狰狞,目光恍惚。

“驾驶?你是说开车?”主驾驶座上的黑发美少女顽皮地摇了摇下巴,“咱的驾照还没考到呢,那教练竟然没让过,明明让他摸了胸的……”

“别他妈七扯八岔的好吗?!干!”此时此刻的塔莉已经气急败坏,完全顾不得淑女形象地爆起粗口,“我他妈说的是驾驶航天飞机!”

伊卡洛斯9,既不是最先进也不是最落后的型号,在爱丽丝日益壮大的深空舰队中,它只能算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但无论如何,这也是一架可以冲破重力诅咒、凭一己之力突破大气层的“航天飞机”。

“驾驶航天飞机?”兰兰松开握着操作杆的右手,得意扬扬地点了点自己的脑门,“那可是咱的出生自带技能哟!天生的呢!”

兰兰并没有吹牛,作为一个合成人,她在主脑定型前就已经掌握了几乎所有人操航天器的驾驶方法――虽然从今天的表现来看,“实践”与“知识”之间还是有着鸿沟般的差距。

“那你就不应该被生出来!”塔莉指着还在“抽搐”的仪表盘,“瞧你丫这水平!都快被你玩爆炸了好吗?!”

“你……这是在嫉妒,对吧?”兰兰全然不在意地憨笑着,“嫉妒咱才出生两年就当上了深空舰队的驾驶员,嫉妒咱这即便偏离了航道还是能强行按时到场的神之驾驶技术。”

“一坨屎好吗?!你的技术就是一坨屎!”塔莉激动得摇头晃脑,额前的刘海都在乱颤,“发射的时候我就告诉你航道校准器没有开!你当时说了什么?”

“没什么大不了的啊,咱用不着航道校准呢。”兰兰很自信地点点头,那姿态与语气就跟45分钟前一模一样。

“结果你差点儿撞上了卫星!”塔莉猛地提高嗓门,几乎是在嘶吼,“撞上一颗他妈的搭载了12吨贫铀动能弹的轨道炮卫星!”

“这不是没撞上吗?放心――”兰兰笑吟吟地伸手过来,拍了拍塔莉的肩,“咱这种场合也模拟过好几次了,才撞到过一两次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呢。”

塔莉竟是无言以对……在她年仅八岁的短暂生命之中,做过很多令自己后悔的蠢事,但从未像今天这样到了要怀疑人生的地步――作为“高加密级硬件维护工程师”而出生的她,明明没有任何“太空活动”方面的技能,却在两个月前阴差阳错地被选进了深空舰队。刚开始塔莉还以为是甄选程序出了什么漏子,一边窃喜一边向朋友们炫耀自己的新工作是“修卫星”,现在看来,完全有可能是不小心得罪了某个附属AI,要被往死里整呢。

“我!我回去就投诉!你野蛮操作!违规驾驶!你置爱丽丝的资产安危于不顾!”塔莉愤愤地挥着手,“而、而且还有自杀倾向!精神状态不正常!绝对的不正常!”

“人人都有第一次的嘛,下次咱申请要一架慢点的‘鱿鱼’级就好啦……”兰兰仍是笑眯眯慢条斯理地说,“而且不管怎么说,咱们这不是到目的地了吗?一分钟也没耽搁啊。”

至少,这最后一句话塔莉没法反驳……“结果证明手段正确”――没想到这呆呆萌萌的兰兰竟然还是个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在伊卡洛斯9号的右前方,大约1500米的位置上,一架巨大的非自然物体悬浮在太空之中,在它那圆盘状的天线之下,是同样蔚蓝色的地球。太阳已经被地平线咬下半块,却耀眼依旧,金灿灿的光芒越过航天飞机投下的阴影,从左至右扫过悬浮物的中段,将上面的A字形标志照得格外醒目――漆黑的三角形徽章,看起来就像是某种掠食动物的头部,所有的血肉皮毛都被棱角分明、散着金属光泽的装甲所替代,唯有那双鲜红的血眼还残留着一丝活物才有的狡诈与戾气。

那便是“爱丽丝”的象征――纯粹的、不带任何修饰与点缀物的“爱丽丝”,既不是为它东征西讨的机械化军队,也不是在它鞍前马后的合成人走狗,这座名为“梦想壁垒”的天空之城就是爱丽丝本尊――至少也是它的一部分。

塔莉盯着那标志,正看得出神,完全没注意到空间站侧面的一支天线已经对准了这边。

奇怪的啸叫紧随而至,通讯窗口、接着是整个儿驾驶舱都变成了猩红色,人类无法理解的机器码在投影屏上一字排开,然后又是一阵啸叫:

“吾名爱丽丝,侦测到你的飞船已接近‘梦想壁垒’的最终警戒线,请做出权限应答,这是第一次警告。”

“我是塔莉,‘爱丽丝的猎犬’,414特勤队,主脑序列号G3A330509F,前来执行代号为‘太平洋9902’的日常维护及升级任务――”塔莉一边轻声回复,一边非常熟练地在控制台上操作着,“权限验证申请已发送,恭请回应。”

“咱是兰兰,ADSF,第三低轨道运输中队,主脑序列G3……”

“闭嘴好吗?”塔莉斜了她一眼,“没人问你的权限,谢谢。”

明明被狠狠“冲”了一句,兰兰却完全没有在意的样子,反而是笑吟吟地玩起了头发。

“收到申请,进入日常维护与升级标准程序。感谢你的忠诚与服务――”啸叫声停顿了大约50毫秒,“为了爱丽丝。”

“为了爱丽丝。”

塔莉点头回以相同的呼号,不知为什么突然感到一丝小小的失落――自服役以来,她接触过的每一个“爱丽丝”都只是些没有智慧的“标准程序”,还从未听过爱丽丝本尊的声音。

“根据标准程序,生成临时权限验证需要三分钟――”塔莉解开安全带,从座位上轻轻跃起,“我先去换分身,完成后你再去。”

她说着扯开了制服的领口,由于用力过猛,在失重的驾驶舱内旋转了小半圈,面红耳赤,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把整件衣物褪下,光溜溜地漂浮在半空中。

“咦?”兰兰回头一瞥叫道,“那是‘二级哺育人类’徽章?你生过孩子?”

正要打开舱门的塔莉看了看自己裸露的左臂――上面印着几个形状各异的细小文身,清一色的乌黑,风格看起来像是水墨画,其中有一张怀抱婴儿的丰满女性剪影,便是所谓的“二级哺育人类”徽章。紧挨着的是一个五角星似的复杂图案――那曾是塔莉最得意的文身,它象征着进入太空服役的“星辰大海”徽章,在数以十万计的合成人中,这可是百里挑一的荣耀。

“生过一个,女孩。”

“什、什么感觉?”兰兰突然兴致大增,整个人都扭过身来,“咱也想生一个呢!”

“糟透了――”塔莉在自己小腹部打了个“砍”的手势,“最后是剖腹产才出来的。”

“不会吧?!”兰兰大惊,“爱丽丝不是说人造子宫的功能完美吗?”

“生产人造子宫的只是一个低能的附属AI!而且我保证它自己从来就没用过!”塔莉一脸怒火中烧的表情,“应该也让它体会体会难产的‘乐趣’,说不定下一代的姐妹们就能少受点罪了!”

驾驶舱的门在身后关上的刹那,塔莉猛地意识到,自己刚刚跟一个第一次合作的准陌生人抱怨起了爱丽丝的附属AI――万一这个看起来傻里吧唧的兰兰其实心怀城府,任务结束后去打个小报告……那塔莉可就真是祸从口出了。

“干!今天真他妈倒霉!”

塔莉骂骂咧咧地飘进了货舱。在这里最显眼的位置上,固定着一台银灰色涂装的SSP09“八爪”,也有人管它叫“飞天章鱼”――异常神形兼具的绰号。为了节省空间,这台丑陋兵器的八条机械触手环抱住位于中央的球形主体,这让它看起来仿佛一只巨大的线团。

再过几分钟,兰兰就会将主脑置换进这里面,零距离、一对一地保护自己作业――一想到这种事,塔莉就只能祈祷兰兰驾驭“八爪”的技术比她开飞船的时候要靠谱一点……最好能靠谱很多。

“过来,快点儿”塔莉不耐烦地打了个响指,“别跟老娘浪费时间。”

话音刚落,一个瘦小单薄的身影便从货舱的暗处缓缓飘出――那仿佛幼儿的体形,与身旁巨大的金属怪物形成鲜明对比,但也只有懂行的人才会明白,就技术理念而言,其貌不扬的前者几乎领先了整整一个世代。

它的学名是“X101太空用试验型拟人复合体”,使用了一大堆塔莉听说过和没听说过、反正都听不懂的高科技。按照生产厂商的宣传,它是“地球上的人”与“太空中的人”之间的过渡,之所以设计得如孩童般娇小,也是为了尽可能将机体占用的空间压缩到极限。下一代的复合体据说就要彻底抛弃人类的外表――想到这里,塔莉情不自禁地望了望身旁的“八爪”。确实,比起“人形”来说,这种不可名状的触手怪更适合在虚无缥缈的纯三维世界里工作。

女体在塔莉跟前站定,它的四肢套了四个微型姿态喷嘴,穿着脏兮兮的装甲围裙――有时那些懂艺术讲品位的合成人会自己花钱给分身购买漂亮的外套甚至饰物,但显然这个小家伙不怎么受欢迎,连靴子都是出厂自带的实用货。

塔莉轻轻叩击了一下自己尾椎骨处的开关,一阵微颤顺着脊柱盘旋蹿升,在脖根戛然而止。随着“咔嗒”一声脆响,她的后脑勺从中间裂开了一条笔直的小缝,而与此同时,站在她面前的分身也用一个非常娴熟的动作将整套围裙解下,同样打开了后脑勺。

打开颅锁和换脑的双方必须都要赤身裸体、坦诚相对――这不是方便不方便、安全不安全、羞耻不羞耻的问题,而是爱丽丝给所有合成人定下的“规矩”。这好像是有什么典故和缘由,但那一定已经是G2时代的事情了,毕竟每一个序列号是G3打头的合成人都有这种设置。

塔莉从分身打开的头颅中拔下了模拟脑――一盒黑色的卡带,据说也有智能,但大概和智能洗衣机差不多。其最主要的功用是记录工作日志,而从目前的数据来看,这具脏兮兮的分身大概每个星期要“被人上”三次。昨天一个深空舰队的老兵才拿她去修引擎。

“干!简直就是公交车嘛……”

塔莉掸了掸芯片上的老灰,不太情愿地拔下了自己的主脑。

普通人类无法理解这微妙的一刻。意识仍然存在于心,所有感觉却戛然而止。一片漆黑的寂静之中,只有思维伴着时间……一秒,两秒,五秒,十秒……怎么好像比平常要久?

正疑惑着,世界突然豁然开朗,看到眼前出现了自己“主体”的模样,塔莉明白换脑已经完成。正要伸手合拢颅锁时,一股仿佛电击般强烈的刺痛却突然袭上心头,让她不禁呻吟着蜷缩起来,像胎儿一样悬浮在货舱中央。

“还吸毒?!干!谁这么没素质!”

塔莉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在摇晃着的鸡尾酒调酒瓶,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残留在这具身体之中的,绝不是什么普通的毒品,不只性子烈,而且量还不小。

“是‘猩红尘埃’?!”她好不容易控制住平衡,背靠住墙让自己缓过劲来,“妈的,幸好姐们儿我也尝过,要不然还不被你整成昏迷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