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其它 > 西夏死书

更新时间:2020-12-25 07:13:14

西夏死书 已完结

西夏死书

来源:掌中云作者:顾非鱼分类:其它主角:唐风,梁媛

《西夏死书》中唐风梁媛被塑造的非常成功,像是真实的人物站在我们面前,不得不说一下顾非鱼的写作能力,很值得学习,下面是《西夏死书》内容: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一个夏天,中苏联合科考队在中国西北巴丹吉林沙漠深处遇险,惟两人生还。奇怪的是,两名生还者:“狼毒花”和“肉苁蓉”被发现救起时,竟远离科考队考察区域数百公里。中国大陆、苏联、中国台湾、美国的情报机构,均对此事讳莫如深,存留绝密档案……之后,“狼毒花”(苏联人)加入苏联情报机构克格勃;“肉苁蓉”(中国大陆人)不知所踪,据说有人在美国旧金山见到过他……半个世纪后,北京举办的艺术品拍卖会上,压轴的是一件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然而,众买家却对这件压轴拍品不屑一顾,只有两个人——香港富豪和金发女郎疯狂抬价竞拍。在拍卖师的作弊下,玉插屏最终被香港富豪拍走。之后,拍卖师莫名自杀,香港富豪神秘死亡。主人公唐风陷入一连串诡秘莫测的事件之中……探寻中,唐风成功破解西夏死书,决定前往巴丹吉林沙漠,寻找西夏王元昊留下的活人坟。...展开

《西夏死书》章节试读:

1

时间过去了大约半个世纪!

盛夏时节,一场迟到的春季艺术品拍卖会,正在北京东三环一座五星级大酒店内举行,这次春拍的主办者,是京城著名的华宝国际拍卖公司。此刻,拍卖会已经进入了最后时刻,巨大的吊灯,将整个拍卖大厅,照得灯火通明,大厅里,人头攒动,座无虚席,各路买家,频频举牌,八百万,一千万,一千五百万,两千万……一个个震撼人心的天价,从拍卖师齐宁的口中喊出,随着齐宁手中小捶的落下,数百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各有明主,拍场内,亦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这是一场艺术的盛宴,更是一次财富的较量。

拍卖师齐宁看了看表,已是下午六点,拍卖会已经持续整整四个小时了,这场艺术盛宴快接近尾声了,大厅中的买家早已被这场旷日持久的拍卖拖得饥肠辘辘,这会儿都有些坐不住了,大厅内不免骚动起来。齐宁将拍卖图录翻到了最后一页,瞥了一眼图录上的那件拍品,齐宁皱了皱眉头,然后,用洪亮的声音说道:“下面是第……第1038件拍品,这是本场拍卖的最后一件拍品,也是本场拍卖最重要的一件拍品。”

齐宁洪亮的话语没能压住大厅内的骚动,他环视了大厅一周,这才接着介绍道:“这件重要的拍品,是从海外回流国内的一件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据说这件拍品是一九零九年俄国探险家科兹洛夫在黑水城遗址发现的,之后,这件珍宝流落海外长达百余年,直到最近才回流国内,大家也都已经知道,我们这场拍卖会屡屡推迟,都是为了这件稀世之宝,作为中国人,我们希望能把这件珍宝留在国内,但因为这件拍品是从国外回流的,所以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这件拍品是非定向拍卖,海外的朋友也可以竞价。”

齐宁说到这,又看了看台下的各路买家。齐宁,京城著名的拍卖师,已有十多年的从业经验,曾主持数百场大大小小的拍卖会,在他手上落锤的各项拍卖纪录,不胜枚举,再珍贵的艺术品,他也不过是轻描淡写地介绍一两句而已,没想到今天,齐宁破天荒地对一件拍品介绍了这么长时间,可台下的各路买家似乎并没被齐宁的介绍所吸引,大家仍旧交头接耳,骚动不止。有的买家对这件拍品并不感兴趣,有的买家对这件拍品的真伪存疑,更多的买家根本就不知这件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为何物?坐在前排的一位中年人问身旁一个胖子:“这是什么东西?值吗?”

胖子摇摇头,“我也不清楚,我看不值。”

中年人又转而问身旁另一位收藏大家:“您老看这东西怎么样?”

那位大家也摇摇头,“没上过手,不好说,这东西我也是头一次见。”

这些话语都传到了齐宁的耳朵里,齐宁又皱了皱眉,他决定尽快开始这场不被看好的拍卖,齐宁清清嗓子,又用洪亮的声音说道:“当然,我个人还是希望国内有实力的买家慷慨出手,将这件国宝留在中国,好!下面我们开始竞价,起拍价:八百万!”

2

齐宁报出了起拍价,但是台下的买家应者寥寥,“八百万。”“八百一十万。”“八百一十五万。”“八百二十万。”几个买家有气无力地报出了几个价格,但都在八百万上方徘徊,显然买家们对这件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并没有多少信心,当齐宁叫道:“八百四十万”时,他的眉毛已经完全纠结起来,而同样坐在台上的华宝拍卖公司员工王凯也已经坐不住了,王凯和齐宁都在为这件玉插屏的拍卖担心,作为华宝公司今年春季大拍的压轴拍品,华宝公司对这件来自西夏王朝的玉插屏抱有很大的期望,希望这件拍品能为公司带来丰厚的利润,可如今这个价格,令齐宁和王凯都大失所望。

就在齐宁和王凯正在为这件拍品揪心的时候,突然,坐在前排的一位年轻人高高地举起了他的“208”号号牌,并一下子报出了“两千万”的天价,刚才还骚动不止的大厅内顿时鸦雀无声,全场所有的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了这位年轻买家的身上,齐宁和王凯更是好奇地打量起这位年轻买家,只见这个年轻人约摸三十岁所有,也可能不到三十,看上去文质彬彬,不像是财大气粗的商人,倒像是一位年轻的学者。

这个年轻人名叫唐风,是金宁大学的年轻老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连唐风自己有时都感到疑惑,就在刚才各路买家你争我夺的时候,坐在前排的唐风一脸轻松,周围的喧嚣和嘈杂,似乎都不能使他发生兴趣,他看看周围这些满脸通红的富豪,穿着入时的新贵们,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感觉,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完全是一次巧合,他遇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学长,现任著名跨国公司董事局主席的沈子明先生,沈子明先生早年也毕业于金大,古稀之年,不忘母校培育之恩,愿倾其家产,为金大建一座世界一流的艺术博物馆,而金大正求之不得,于是两厢一拍即合,沈子明先生很欣赏唐风的才华,便全权委托唐风负责博物馆的筹建事宜。

博物馆草创,最重要的无疑是好的藏品,唐风四处奔波,只为了用有限的资金,收集到最有价值的藏品。唐风又将手中的拍品图录翻到了最后一页,再一次审视图录上这件震撼人心的艺术珍品——第1038号拍品,一件来自古老西夏王朝,四周镶嵌着宝石,雕刻有精美纹饰的玉插屏,玉插屏通体温润,是用上等新疆和田羊脂白玉制作而成,玉插屏上,还依稀可见一些奇怪的符号,唐风不知道那些符号代表什么,但他凭着自己的学识素养,却隐约感到这是一件有巨大历史价值,学术价值的艺术珍品。

整场拍卖会,众多的名家书画,官窑瓷器,珍宝玉器,都没让唐风动心,只有这件——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让唐风从第一眼在图录上见到它,就心动不已,这是一件足以作为金大博物馆镇馆之宝的艺术品,这半个多月来的奔波,全为这一件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唐风不知道这个大厅内有多少人对这件西夏玉插屏感兴趣,但对于志在必得的他来说,钱不是问题,想到这,唐风才毫不犹豫地喊出了“两千万”的天价,他希望用这个价格击溃所有觊觎这件珍宝的人。

唐风感觉到了众人投来的目光,他知道这些目光中包含着疑惑、不解和惊奇,他也清楚这个大厅内的人,除了他,几乎不可能有人能真正理解这件西夏玉插屏的价值,唐风目不斜视,直盯着齐宁手中的小锤子,齐宁敲了一下手中的锤子,口中喊道:“两千万,第一次!”

齐宁话音刚落,让众人惊异的一幕又出现了,坐在电话委托席上一位穿着入时、金发碧眼的女郎,跟电话那头小声耳语两句后,举起了号牌,用生硬但却不容置疑的口吻,报出了“两千五百万”这个价码。全场再度被震惊,所不同的是,这次大厅内不再鸦雀无声,而是一阵更大的骚动,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那位金发女郎,许多人都注意到金发女郎举着号牌的右手中指上,佩戴着一枚外形奇特的祖母绿戒指,戒指随着金发女郎右手的移动,在拍卖大厅内,发出了奇异的光芒。

3

谁也没料到这位金发女郎会一下子加价五百万,齐宁和王凯脸上的愁云此刻早已消失地无影无踪。唐风也没料到自己出价两千万,还会有人一下子加价五百万,他知道,自己遇到了强劲的对手,金发女郎所做的和自己一样,是想彻底击垮那些竞争者的心理底线,显示自己志在必得。唐风定了定神,他有沈子明先生的雄厚财力作后盾,又有学校领导的鼎力支持,此刻,他已无所顾忌,对于这件难得的西夏艺术珍品,他是志在必得。

当金发女郎报出两千五百万后,场内只是片刻的骚动,随即恢复了安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四下观望,看有没有人还能出更高的价格,唐风必须应战,他又举起了号牌:“两千六百万!”

“两千七百万!”金发女郎马上还以颜色。

“两千八百万!”唐风不甘示弱。

“两千九百万!”金发女郎看上去很轻松。

“三千万!”唐风也没多做思考。

……

两人展开激烈争夺,当金发女郎报出三千五百万这个天价后,唐风终于犹豫了,他握紧了手中的号牌,他也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幕,三千五百万!这是个惊人的价位!这已经是起拍价的四倍多,虽然他背后有学校领导和沈子明先生的强大支持,志在必得,但他的手心还是渗出了些许汗珠。

唐风的大脑快速思考着,“国宝已流失海外百年,不能再让外国人买走这件珍宝!”唐风想到这,再一次高高举起了他的“208”号号牌,全场响起一片掌声,“三千五百五十万!”齐宁响亮地报出了这个价位后,用拍卖师特有的犀利目光扫视着全场,最后,他的眼光又落在了电话委托席上的金发女郎身上,唐风的举牌,显然让金发女郎和电话那头的神秘买主有些不安,不过,金发女郎很快又镇定地举起了手中的号牌——“三千六百万!”。

“三千六百五十万!”唐风继续应战。

“三千七百万!”

“三千七百五十万!”

“三千八百万!”

“三千八百五十万!”

“三千九百万!”

“三千九百五十万!”

……

争夺进入了白热化状态,每当金发女郎举起手中的号牌,手上的祖母绿戒指就会在拍卖大厅内射出奇异的光芒,唐风的心里也会随之一沉,因为那意味着他要为得到玉插屏多付出一百万。“四千五百万!”当金发女郎报出这个价位时,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唐风,四千五百万!已经远远超出了唐风本来的心理预期,他开始犹豫不绝,开始反复权衡,他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向大脑涌来,理智,这时需要保持理智,唐风极力克制着自己,手表的指针指向了六点半,这场争夺已经进行了半个小时,该结束了,想到这,唐风不再犹豫,坚定地举起了右手中的号牌,并且直接喊出了“五千万”的天价!

五千万这个天价,比刚才金发女郎四千五百万的价位一下子高出了五百万,电话那头神秘买主的心理底线被彻底击垮了,当金发女郎在电话里和那头的神秘买主耳语几句后,便挂断电话,放弃了争夺。

“五千万!”“五千万!”……齐宁口中一边喊出这个让所有人震惊的天价,一边扫视着全场,前排,中间,后排,走廊上,电话委托席……“五千万,第一次!”齐宁手中的小捶已经举了起来,唐风的心脏,也随着齐宁手中举起的小捶提了起来,他只等拍卖师喊出“最后一次!”就可以捧回这件价值连城的艺术珍品。

4

可当齐宁的目光再次扫到后排时,却惊奇地发现——又有人举牌了,拍品的成交价越高,意味着拍卖公司赚取得佣金就越多,所以,每一个拍卖师都渴望着能在自己手中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天价,齐宁难抑兴奋之情,他提高了嗓音:“后排这位先生出价了,多少?六千万!六千万啊!后排这位先生出价六千万,整整比前面这位先生高出了一千万,这已经接近起拍价的八倍,也是本场拍卖会单件艺术品的最高价!”

闻听又有人出价六千万,满以为五千万就可以将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收入囊中的唐风,顿时脑中一片空白,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相信还有人会出比五千万更高的价钱,唐风再也坐不住了,他猛地回头,顺着齐宁手指的方向望去,拍卖大厅里,人头攒动,人们正对六千万的天价议论纷纷,坐在前排的唐风,看不清后排那人的模样,他只看见了一只苍白、枯瘦的手臂举着1227号号牌,僵直地悬在半空中……

那是一只老人的手臂,它是那么苍白、枯瘦、僵直,仿佛轻轻一推,就会倒下去,可是,那手臂却又是那样坚定地举着1227号号牌,他是谁?竟然第一次竞价就喊出六千万的天价!

六千万!这个数字彻底击碎了唐风的心理底线,但他却还不甘心,毕竟,那件西夏珍宝刚才和自己就差一点,可是现在……?

全场的人,“唰”地一下,又将目光转向唐风,齐宁也直视着唐风,不失时机地问道:“这位先生,后排那位老先生出价六千万,您还有更高的价吗?”

唐风涨红了脸,低头不语,全场一片沉寂……齐宁俯视全场,开始了最后的倒计时。

“六千万,第一次!”

“六千万,第二次!”

唐风快速地调整着自己的情绪,眼见齐宁手中的小捶就要落下,他冲着台上的齐宁做了一个稍等的手示,“您再考虑一下,我们可以等您!不过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随着齐宁的话语,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唐风极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冷静,一定要冷静!周围的一切都已静止,慢慢地,慢慢地……唐风又重新建立起了自己的心理底线。

“如果您不出价,这件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就是后排那位老先生的了!”随着齐宁的最后催促,唐风猛地抬起了头,同时也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中的号牌,可是,就在他抬头的一刹那,他分明看见,齐宁的眼睛并没有盯着自己,而是瞥了一眼大厅左侧的小门,瞬间,齐宁眼中闪过了一丝奇怪而惊恐的眼神,紧接着,齐宁就如同失魂落魄般,匆匆落下了手中的小捶,“叮!”的一声,小捶落下的声音,敲碎了唐风紧绷的心弦,他扭头向左侧的小门看去,只见小门轻轻晃动两下后,又恢复了原样,刚才那里发生了什么?竟让齐宁如此惊恐!

“六千万,这件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是后排那位老先生的了。”随着齐宁的一锤定音,大厅内顿时一阵骚动,这一切都发生在半分钟内,大部分人都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唐风只感到一股股热血直往大脑冲去,他蹭地站了起来,冲着台上的齐宁抗议道:“为什么?我明明又举牌了,你也看见了,为什么还要落锤?”

唐风的抗议,在大厅内引起了更大的骚动,齐宁对唐风的抗议却并不惊慌,刚才在他眼中闪过的一丝惊恐,此时早已不见踪影,他恢复了往日的镇定,用平静的语气回答唐风说:“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已经给了您时间,如果为您等得太长,对其他买家是不公平的!”

“可是——可是我已经举牌了,而且在我举牌前,你并没有提示‘最后一次’!”唐风仍然争辩道,大厅内,也有四、五个买家,出于各种原因,大声支持唐风:“是啊!不公平,应该重新竞价。”而大部分人,则对此不感兴趣,一下午的拍卖,早已把大家搞得精疲力竭,饥肠辘辘,众人纷纷起身离座,往大厅外走去,叫嚷声,喧嚣声,椅子碰撞的声音,拍卖大厅陷入了一片混乱……

唐风的声音完全被淹没在了这片混乱中,台上,齐宁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唐风激动地挤过人群,扑到台上,面对面地质问齐宁:“你刚才到底看到了什么?是不是有人指使你这么做!我要向你们公司投诉你。”

面对唐风的质问,齐宁的眼中再次闪过一丝惊恐,一向伶牙俐齿的拍卖师,竟然也结巴起来:“不!没……没有谁,你要投诉……这是你的权利,对不起,拍卖会已经结束了,我要走了!”说完,齐宁推开唐风,匆匆离开了拍卖大厅。

拍卖大厅内,人们逐渐散去,最后,大厅中,只剩下了唐风和几个收拾场地的服务员,唐风有气无力地跌坐在在椅子上,痴痴地看着拍卖图录最后一页上的那件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出神,这件珍宝曾经离自己是那么近,而现在,却又是那么遥不可及,它有了新的主人,新的主人会将它带到哪里?没人知道,也许这件珍宝又会就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再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先生,拍卖会已经结束了……”唐风抬头,面前是一位酒店服务员微笑的脸庞,他知道,自己该离开这里了。

5

走出拍卖大厅,唐风心事沉重地向电梯走去,就在电梯门要关闭的瞬间,唐风又看见了那只苍白、枯瘦、僵直的手臂,他紧赶两步,来到电梯门口,电梯内的那人也看见了唐风,摁住即将关闭的电梯门,似乎是在等待着唐风进来。站在电梯门口,唐风的脚步忽然又有些迟缓,他看看电梯里的那个人,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狐疑地走进了这间电梯,此时,唐风也许还不知道,从他走进电梯的那一刻起,他又卷入了一场更大、更疯狂的争夺。

电梯向负一楼的地下停车场缓缓下降,唐风并不友好地打量着面前这人,这是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看上去早已过了古稀之年,却依旧精神矍铄,当二人四目相对的时候,唐风注意到老者也在盯着自己,于是,唐风充满敌意地问老者:“你是和那个拍卖师串通好了吧?这是场不公平的拍卖!”

老者听了唐风质问,微微皱了皱眉,他并没发作,也并不回答唐风的问题,而是反问唐风:“年轻人,你也看上了那件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

“当然!”唐风的回答很坚定。

白发老者点点头,又道:“不过,你在想得到这件珍宝前,必须知道一点,有时光凭兴趣和金钱,不一定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唐风满脸疑惑地盯着老者,他不知道老者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白发老者又接着说道:“除了兴趣和金钱,有时还需要丰富的知识,岁月的历练,比如,你注意到玉插屏上的那些奇怪符号了吗?”

“我也发现了,但没深究。你知道那些符号代表什么?”老者的话激起了唐风的好奇心。

“所以你没有得到这件国宝,如果你能解读出那些符号蕴藏的巨大价值,就不会为了区区六千万人民币而思虑良久,以致错失机会。至于那些符号代表什么?你既然无缘得到玉插屏,也就不要再深究了。”老者用父亲般的口吻对唐风说着。

区区六千万人民币?好大的口气,六千万,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他们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而面前这位老者竟如此轻松地从嘴里说出区区六千万,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唐风刚想开口,又听老者道:“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些,而是你对你渴望得到的那件艺术品,是否有一种真挚的热爱,不光是为它付出金钱,有时,甚至是要为它付出生命!”

生命?为一件艺术品付出生命!唐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许自己真的和这件国宝,命中无缘,但是,唐风仍然很不服气地反驳说:“可刚才要不是那个拍卖师捣鬼,你也不会这么轻松得到这件国宝!”

白发老者干笑了两声,说道:“我承认,刚才那个拍卖师的举动是很奇怪,但你即便再举牌,也不过是让我多耗费些金钱,八千万,或是一个亿,对我来说,都只是些数字,根本没有意义,我只要那件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

八千万,一个亿!唐风的心里一沉,他虽然知道这件玉插屏蕴含着巨大的价值,但从未想过玉插屏会值八千万?一个亿?今天他总算领教了什么是真正的志在必得!唐风再一次认真打量面前的老者,老者的穿着很普通,并不像刚才拍卖大厅内的那些富豪、新贵们,全身上下的世界名牌,他只穿了一件很普通的短袖T恤,这件T恤,在北京绝不会超过百元,再听老者口音,是一口标准的京腔,这样的老人,如果走在北京的胡同里,再普通不过,可老者出手却如此阔绰,他究竟是什么人?

电梯停在了负一楼,这是整个大厦的地下停车场,“这件玉插屏真的值一个亿吗?”唐风追问道。

老者笑笑,没有回答唐风的问题,只丢下一句:“好在这件国宝没让外国人买走。”便健步走出了电梯。

唐风还愣愣地站在电梯门口,回忆老者刚才的那些话,忽然,白发老者像是想起了什么,回过头,又向唐风走过来,说:“小伙子,你有名片吗?看你对这件国宝也这么感兴趣,给我张名片,以后有机会,我也好联系你。”

唐风赶忙在身上翻出自己的名片,递了上去,老者看了一眼唐风名片,面无表情地将名片收好,唐风反问老者要名片,老者却说:“我一山野村夫,退休老头,哪有什么名片,至于我的姓名嘛,以后有缘,你会知道的。”唐风还想说什么,可老者已经向停车场内的一辆奔驰车走去。

唐风怅然所失地站在原地,突然,奔驰车车前大灯发出的强光,直射到他的脸上,紧接着,是“嘀!嘀!”两声很不友好的喇叭声,唐风赶紧向后倒退了一步,奔驰车随即从他身边呼啸而过,就在奔驰车驶过唐风身旁的瞬间,唐风看见,奔驰车内,驾车的并不是那位白发老者,而是一位年轻的姑娘。

6

云宏大厦只有十三层楼,这在北京众多的高楼大厦中,并不突出,华宝国际拍卖公司就位于这栋大厦的顶楼。

唐风还在为昨天那场不愉快的拍卖耿耿于怀,一早便来到了华宝公司。此刻,他正坐在华宝国际拍卖公司总裁郭鸿的对面,二人隔着一张办公桌,郭鸿正满脸堆笑地听着唐风的投诉,时不时在面前的一张便签上记下一、两句,等唐风终于叙述完了昨天拍卖会上离奇的一幕,郭鸿才放下手中的笔,说道:“唐先生,对于您反映的问题,我们公司一定会认真调查,严肃处理,如果在昨天拍卖会上确有不公,或人为操纵的现象,我们绝不会心慈手软,这点请您充分相信,如果因为我们工作的疏忽和失误,给您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我只能表示深深的遗憾,十分抱歉,希望能得到您的谅解。”

唐风对郭鸿的这些外交辞令并不满意,但是毕竟自己并没有造成什么实际损失,所以拍卖公司不可能给出什么实质性的解决办法,想要重新拍卖,那也是不现实的。唐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今天会打乱原有的日程安排,跑到这儿来投诉,是不满?还是气愤?唐风仔细想来,觉得都不是,或许是出于强烈的好奇心!之前,唐风曾参加过国内外各种大大小小的拍卖会,从来没有出现过昨天那种情况,昨天那离奇的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拍卖师齐宁究竟看到了什么?而那件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又隐藏了什么秘密,竟会有人为了得到它而不择手段?

想到这,唐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并不需要你们的道歉,我现在只想见见昨天的拍卖师齐宁先生,搞清楚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郭鸿面露难色,他看了看表,想了想说:“好吧,我帮你联系一下,不过现在这个点他不一定在。”

果然,电话打到齐宁的办公室,人不在,郭鸿又拨了齐宁的手机,关机!郭鸿无奈地摇摇头说:“从昨天拍卖会结束,我就没见他人,也联络不上他。”

“哦?”唐风的心头又多了一层疑问。

送走了唐风,恼羞成怒的郭鸿径直闯进了王凯的办公室,嚷道:“你知道齐宁跑哪去了?从昨天晚上就找不到人,刚才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他再不给我把昨天的事解释清楚,就甭干了!”

“我……我给他打了N次电话了,还是联络不上他,昨……昨天晚上他好像就没回家!”王凯被郭鸿愤怒的样子吓得不轻。

郭鸿站在办公室巨大的玻璃幕墙前,喘着粗气,心中的怒气久久难平,他用拳重重捶了一下窗户玻璃,自言自语道:“这个齐宁一向很牢靠,这次是怎么搞的,要是被人家宣扬出去,我们公司的声誉可就……”

“是啊!齐宁一向小心谨慎,这次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王凯附和着。

突然,郭鸿问道:“那件东西还在吗?”

“已经被买家取走了。”王凯知道郭鸿问得肯定是那件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

“这么快?”郭鸿吃了一惊。他心里暗自揣度着这位买家的身份和齐宁的反常举动,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唐风从十三楼下来,走出云宏大厦,在大厦门口,他抬头看看蔚蓝的天空,习惯性地晃了晃脑袋,似乎是要忘掉昨天的不愉快。突然,他感到头上伴随着一阵阴风,有一个东西,如自由落体般,从天而降,“嗖——啪!”那个物体重重地落在唐风面前,唐风惊得向后退了一步,再仔细观看,落下的竟是一个人,那人的头颅和身体已经完全错位,脸斜侧过来,正对着唐风,血肉模糊的脸上依稀可辨,此刻,那双曾经炯炯有神的眼睛,只剩下大片被血水染红的眼白,唐风终于辨认出来,落在面前的人,正是他刚才想找的齐宁。

而这时,云宏大厦十三楼的华宝国际拍卖公司里也已经炸开了锅,只有郭鸿和王凯直挺挺地站在巨大的玻璃幕墙前,一动不动,因为,就在半分钟前,齐宁刚刚从他们眼前坠落……

7

唐风在警局被警察盘问了很久,做完笔录,这才被允许离开。唐风从警局出来,越想心里越发憋闷,本来自己是为了那件西夏玉插屏而来,结果,因为齐宁的反常行为,玉插屏没得到,自己反倒亲眼目睹了齐宁跳楼,这一切不得不让唐风把这两件事连在一起思考。

想到这,唐风退掉回程的机票,又来到了云宏大厦十三层楼郭鸿的办公室。唐风一进门,就见郭鸿和王凯两个人面容憔悴,衣冠不整,不知在忙些什么,郭鸿瞥见唐风,苦笑两声,首先开口道:“唐先生,这个时候您就别来添乱了,您的投诉我们一定会认真处理的,你看我们这儿现在都乱成什么样子了,昨天我一直被警察盘问到深夜,这会公司还有一大堆事要忙,我已经是焦头烂额了,都是那个齐宁,好好的跳什么楼啊!”

“我就是为了齐宁的事而来!”唐风极力使自己保持平静。

“为齐宁的事?”郭鸿怔怔地看看唐风,又瞥了一眼身旁的王凯,然后一屁股瘫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冲王凯挥了挥手。

王凯很知趣地退出了郭鸿的办公室,这时,办公室里只剩下了唐风和郭鸿二人,郭鸿疑惑地看看唐风,问道:“唐先生,这里现在没有别人了,你有什么就说吧?”

“我先问你,警察询问你时,你对他们说了前天拍卖会上的事吗?”

郭鸿闻听此言,顿时眼前一亮,惊道:“你是怀疑……齐宁的跳楼和他在拍卖会上的反常举动有关?”

“郭总难道没想到这层吗?”

郭鸿叹了口气,道:“我要说没想到那是假话,但是为了我们公司的声誉,我不能往那儿想,我必须相信齐宁的死和那场拍卖会没有关系,如果连我都不相信了,那么,我们公司的职工,客户,还有那些盯着我们的同行会怎么看这件事,所以……”

“所以你没有对警方讲?”唐风的目光逼视着郭鸿。

郭鸿无奈地点了点头,随即,他又反问唐风:“你跟警察说了?”

“说了,我当然得说。配合执法人员调查案件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唐风一本正经地说着。

“这下糟了,万一警察真的调查出什么对我们公司不利的证据,那可……”郭鸿的额头渗出了一些细汗。

唐风冲郭鸿笑了笑,“郭总,如果你不希望警察来调查贵公司,不如现在就对我说说这件事。”

“你想知道什么?”郭鸿显得有些紧张。

“齐宁的情况?特别是最近的?”

“他有什么好调查的,齐宁以前一直很敬业,口碑很好,这在业内是有目共睹的,这点你可去问,他的死同样让我很费解,齐宁事业有成,家庭和睦,我实在想不住他有什么理由跳楼?除了……除了那场拍卖会……”

“看来郭总也认同我的观点。”

“可这又能怎样?就凭他在拍卖会上提前落槌就能跟他跳楼扯上关系?”

唐风想了想,对郭鸿说道:“齐宁在拍卖会上的反常举动和他跳楼是不是有关系,我不敢肯定,不过,我们假设齐宁的死和他在拍卖会上反常举动有关,那么有一个人就很可疑。”

“谁?”

“当然是齐宁反常举动的受益者,那个买下西夏玉插屏的老者。他是什么人?你们应该知道吧?”

“不!唐先生,我想您应该清楚我们行业的规矩,我们必须为我们的客户保密,没有得到客户的允许,是不能……”

“行了,不要跟我说这些没用的,现在就我们两个,我不会对警察说的,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反倒会去叫警察来调查一番。”唐风打断了郭鸿的话。

郭鸿无奈地看看唐风,他思虑了好一会儿,最后才点头道:“好吧,你稍等一会儿,我在电脑里查查。”

说着,郭鸿在自己的电脑上摆弄了一番,然后疑惑地自言自语道:“奇怪!这……”

“怎么?”唐风好奇地问。

“我们公司的资料上显示,玉插屏的那位买家名叫梁媛,是香港人。”

“梁媛……?”唐风嘴里喃喃地说出了这个柔美的名字。

“我奇怪的是这显然不是那位老者的名字啊,这更像是个女性的名字,另外,还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我们公司的资料里只有这点内容,而这位出手不凡的梁媛,我脑海里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在这个行业干了十多年,国内外那些有实力的收藏家我基本上心里都有数,可对这个梁媛真的没有印象。”

唐风也在极力搜索着脑海中的名字,梁媛?国内外著名的收藏家?学术界的知名人士?富豪榜上的富豪?没有,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唐风又和郭鸿聊了一会儿,但再也没有从郭鸿口中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失望之余,唐风只得起身告辞,临走时,唐风冲郭鸿笑笑,道:“郭总,有一点我忘对你说了,警察是问过我,我也对警察说了齐宁那天在拍卖会上的反常举动,但是您大可放心,因为警察根本没把我的话当回事,他们需要的是证据,而我没有。”

“你……”郭鸿显然对唐风刚才对自己的威胁感到羞怒,但也只得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唐风从郭鸿的办公室出来,又来到云宏大厦楼下,他本能地抬头看了看,昨天,齐宁从楼顶跳下来,就是坠落在这儿,今天,这里人流熙熙攘攘,已经看不出齐宁坠落的一点痕迹。齐宁为什么要选择这条不归路?那位在拍卖会上买下玉插屏的白发老者又是谁?带着疑问,唐风匆匆离开了云宏大厦。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