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异能 > 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

更新时间:2021-01-08 07:07:06

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 已完结

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

来源:奇热作者:爬树看世界分类:异能主角:李江山,晨霞

《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可以说是一部良心作品了,李江山晨霞关系复杂,形象也不错,加上爬树看世界创新性的写作方式很能吸引读者,《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主要讲述的是:李江山有着跟唐三藏一样命运,却经历着不同的人生坎坷。李江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自幼跟从事捞船的叔叔伯伯们长大,捞船是一个古老又神秘的职业,经常会经历很多灵异事件,清朝的幽灵船,白发女鬼……而这一切,却从一桩要钱不要命的买卖开始,李江山的身世之谜也随着探索的脚步而揭露……...展开

《我当捞船人的那几年》章节试读:

这得颠倒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我两手抓在货舱横梁上,跟着浪头荡来荡去,眼前金星直冒,脑子里一片混乱。

这可才出海不到一个小时啊,我的老天爷。

而且还不能出声!

没错,我现在就在大伯的船上,还是在颠簸得最厉害的货舱里。

你问我为什么不到床上躺着?

我也想啊,可问题是我是趁着大伯他们在那合计的时候偷偷从船尾翻上来的,躲到货舱的时候还撞到了四叔,当时可把我吓了一跳,不过好在四叔愕然看了我一眼,却没有揭穿我,只是挥手让我动作快点。

真的是要人命了,平时见着大伯他们回岛,一个个都兴高采烈的,我还以为这事儿挺悠闲得趣,哪曾想我竟然晕船。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又过了一阵子,我很是费劲的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那块十五岁时大伯送给我的手表,虽然有些掉漆了,好在走得还是挺准时的。

傍晚六点五十分。

出海的时候是刚晌午。也就是说船走了四五个小时了?

阎王湾我也听人说过,就在我们这岛不远处,算算时间,也快到了吧?

想到这就有些心痒难耐,毕竟是第一次出海,怎么得也得上甲板上去看看呐?

我挪到货舱角落,身子靠在货舱壁上稳住,把发麻不已的双手搁在大腿上放松。

几分钟过去,手总算是听使唤了,我慢慢稳住身子扶着货舱墙壁走到门边上。

倒是没有心急火燎的冲出去,因为我要是出门跟大伯撞个正着,照他的性子,指不定立马掉头给我扔回岛上去。

我靠在门上听了听,四周杂音太大了,货舱里挂着的风干肉铺和工具随着浪头摇来晃去装得叮当响。还有不是传来的,海浪打在船身的声音,一片嘈杂。

根本听不清外面有没有人。

我有些犹豫,想再等待片刻,又担心大伯已经带着人下水了,万一出去太迟,可什么都见不着。

“算了,大不了被骂一顿,要是什么都没见着就回去,也太可惜了。”

心里这样一想,我便等不住了,拉开门就往外走。

可刚拉开门,船身猛的一倾,我手上没用什么劲,立马被甩到舱外的过道上去。

“李老三,你是在生孩子还是在泄水啊?这他妈甲板上的水都到我裤腰带了。”

背上火燎一样生疼,好像是被刮到了,紧接着大伯那大嗓门就在耳边响起。

这是在骂三叔?他还是来了么?

我心里一阵好笑,大伯跟几个兄弟整体吵来吵去,可到了出海的时候,还是没缺过一个人。

“老大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吧?邪了门了,雾这么大,这浪头一浪接一浪,跟见了鬼似的。我有什么办法?”大伯话音刚落,三叔没好气的声音就传来过来。

“哎,你小子能不能嘴里有个把门的啊,这都到什么地界了,还鬼鬼鬼的,你不要命了?”大伯的声音没了以往的吊儿郎当,沉着嗓子有些严肃。“我可是跟弟媳妇打了包票,得一毛不少的给你带回去。”

“哈哈,大伯,三叔这身毛你可保不住,他刚出海的时候嫌麻烦把一嘴胡子都给捋了。”这声音好像是小四,他是岛上唯一一个比我更小的,平时跟着大伯出海,每次都会带上一大堆东西回来。对了,我那本画着插画的山海经就是他送我的。

“你也不是个省心的。”大伯虎了他一句,然后说道“老四,你跟我来。”

沉静了片刻。

“大哥?”四叔的声音传来。

“......你听到了?”大伯的声音压得很低,边说边往我头顶方向走。脚步声啪嗒啪嗒的,好像是打在人心口上,我眯着眼睛看了看漆黑一片的船舱,蓦然有些瘆得慌。

“大哥也听到了?我还觉着是中午酒喝多了没醒呢。”四叔的仿佛很是惊讶,话语中很是愕然“合着真是有声音?”

“跟他吗酒吧里闹心的婊子一样,哼哼唧唧个不停,我能听不到?”大伯的声音更低了,他原地转了几步,突然一顿,问向四叔:“定海盘呢?”

“我去拿过来。”四叔应了声,随着脚步远去,又是一阵寂静。

我实在是忍不住,轻手轻脚的靠近出货舱的暗门,大着胆子撑开一条缝往外面打量。

大伯就在不远处的船首楼边踱着步子,一脸焦躁的样子让我很是哑然。

长这么大,大伯这脸色我可是第一次看到。

难不成真有什么事?

念头一转,我不禁又有些自嘲。大伯出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十几年都好好的,哪能偏偏今天就飞来横祸?

想到这我又打起精神往外瞅,刚好看见四叔背挎着一捆帆绳,捧着个盒子从船头跑过来。

“大哥。”四叔将手里的盒子掀开,递到大伯面前。

“嗯。”大伯沉着脸用右手接过,低头看了起来,左手按在盒子里,嘴里念念叨叨的不知在嘀咕些什么。

因为他两人刚好站在我右前方,甲板上的货箱挡住了视线,我只见得盒子里面有块玻璃样的东西,却看不仔细。

“怎么样?”四叔好像有些急切,说话比平时快了几分。他的手抓在胸前挂着的帆绳上,拽得紧紧的。

大伯抬头看了眼四叔,没有说话。

沉默片刻,他皱着眉头盯住四叔“老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四叔显然被吓了一跳,连忙摆手。“大哥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李四出海哪次不是为你马首是瞻,你可别瞎想啊。”

“定海盘上明摆着指明了这船上有十六个人。”大伯一直盯着四叔,眼神有些凌厉。“加上那上了船就不说话的主顾,我们也就十四个人,还有两个是谁?”

他的脸上怒意一闪,低着嗓子吼了四叔一句“你也不是第一天出海了,胡乱放人上船这种祸事还要我提醒你不能做?”

“什么?大哥你真没看错?”四叔好像被吓了一跳,身子猛的一抖几乎跳起来,接着又仿佛怀疑自己听错了般,迟疑的对大伯问道:“......十六个?不是十五个?”

“我他妈虽然没读几年书,十六跟十五怎么也分得清楚。”大伯骂了一句,随即也跟着一楞“李老四......你这话什么意思?”

四叔的脸色一苦。“大哥,山儿给我藏到货舱里跟着一块儿出了海。”

“什么?”大伯眼睛一瞪就要发作,一巴掌拍在身旁的船首楼墙壁上,然后指着四叔唾沫横飞的训斥“我说你都三十好几了,还他妈跟个兔崽子一伙胡闹?你把老子的话当耳旁风啊?啊?”

大伯很是恼怒,骂骂咧咧一阵,喘了口气又问“还有个是谁?”

“......没了。”四叔的嘴角露出苦笑。

“什么他娘的有的没的。”大伯又一瞪眼。

“没人了。”四叔重复了一遍。

......

四周突然一静,只剩下海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呜呜作响,如同女人的哭泣。

“大哥,老四,老四!进船舱,要撞上了!不知道哪来的大船突然就冲出来了!”三叔的声音在愈渐昏暗的天色中乍然生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