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恐怖用品店

更新时间:2021-01-08 21:43:35

恐怖用品店 已完结

恐怖用品店

来源:微小宝作者:强大的猪分类:悬疑主角:黄晓龙,李晴柔

通过强大的猪的文笔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在《恐怖用品店》中最为吸睛的当属黄晓龙李晴柔,实力推荐给大家,为大家介绍《恐怖用品店》精彩内容:一间开在公墓的成人用品店、一本砖头厚的成人用品经营指南,我开始经营一家诡异的店铺。而第一单生意,就是我的人皮……...展开

《恐怖用品店》章节试读:

大货车司机脸色苍白的下来,拿着电筒,却不敢往车下照,只是一副要哭的样子,见我出去,慌张的向我解释道:“你看到的,我没超速啊,谁知道这站着个人啊。”

我已经没空理会他,而是直接拿出了手机,准备拨打报警电话,司机见状,一下子拉住我:“大兄弟,大兄弟,我们开车不容易啊。”

说着,司机还从兜里到掏出了一大把钱,一百的居多,其中还有不少一元、10元的,估计他是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可是这是撞死人了啊,虽然只是一个神经病。

我没有犹豫,瞪着司机的眼睛道:“放手。”

司机不断的哀求,随后目露凶光的看着我,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靠,看来是要将我一起灭了啊。

我故作镇静的看着司机:“那人是个神经病,大半夜站马路上,你的责任不大,但是……。”

司机眼中的凶光渐渐熄灭,我叹口气:“还是先看看人有没有救吧。”

司机恍然大悟,再也顾不得害怕,拿着手机趴在地上。

而我则悄悄的用手机拍下了车牌号,万一有问题,也得留个线索。

司机在地上爬动着,找了半天,一脸古怪的看着我,然后看了看远处昏暗的山包。

“妈呀。”

司机一声大叫,吓了我一跳,手机都差点掉地上。

“干嘛呢?”

“没,没,没人。”

我愣了一下,随着司机指的方向看去,地上除了长长的刹车痕外,没有任何的东西,为了确定,我还大着胆子,弯腰看了看车下,也是空空如也。

我看着司机,一脸的不解,难道没撞上,可是刚才我明明听到了一声闷响啊。

“我,我,我走了。”司机似乎被什么吓到了,连滚带爬的上了车,飞快的发动,那速度,算是低空飞行了。

我伸了伸手,却没有说话,这没人被撞,我拦住人家干什么。

我摇了摇头,一脸苦笑的走回店里,可是还没有坐下,我的身子瞬间僵住了。

我明白了司机为什么看着山包惨叫,那是公墓啊,难道撞鬼了。

看了看时间,刚刚到了一点,我二话不说的拉下了卷帘门,回到自己的卧室。

我坐在床上,后背死死的挤在墙上,身上裹了好几张被子,却依旧全身发抖。

难道那个穿着黑色雨衣的,真的是鬼,那他为什么找我,对了,人皮,他要人皮,难道他看上了我的人皮。

我不敢睡觉。坐了一夜,直到天亮,将所有的窗户打开,让阳光照射进来,才感觉到自己的身上,终于有了暖意。

回想起昨晚的一切,就如同梦境一般,让我分不清楚。

我飞快的下了楼,直到看到外面,公路上长长的刹车印,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心中一阵阵的恐慌。

我就说嘛,哪有在公墓外面开成人用品店的,卖给鬼啊。

这个店再值钱,也没有我的命值钱。

我上楼收拾东西,却发现因为害怕一直开着的电视,正在播报一条新闻:昨天晚上12点左右,一辆大货车撞死一人后逃逸,望知情者提供消息。

我看着电视里面熟悉的汽车,和死者照片上熟悉的脸,我整个人顿时如同被冻僵了一般,艰难的掏出手机。

果然,手机中的照片和肇事车辆一模一样,而死者,正是那名货车司机。

12点,12点,昨天我记得很清楚,我回到店里的时候是凌晨一点,那么岂不是,我不敢再想下去。

匆匆的关上了卷帘门,头也不回的离开。

我茫然的走在大街上,如同行尸走肉,穿梭在人群最密集的地方。

昨晚,明明是李海被撞,怎么会变成了司机被撞,我脑海中一团浆糊。

如果司机是鬼,那么李海呢,明明被撞了,怎么却不见了踪影,难道是被鬼带走了。

阳光、人群,也让我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我觉得我如同蛛网上的飞蛾,被一张大网死死的缠着,等待死亡。

从白天,一直走到夜幕降临,我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广场上,看着一个个的人远去。

喧闹的广场变得安静,我很想让所有人都留下来,但是,我做不到。

抽完了最后一支烟,我走近24小时便利店,打算买一包烟,往裤兜里一掏,却摸到一叠厚厚的纸,我拿出一看,正是那份遗产继承书。

我拿起来,想要狠狠的扔出去,手扬起,却慢慢的放了下来。

将遗产继承书打开,当初一直陷入了200万的狂喜中,我并没有仔细的看过这份文件。

就在我一排排的看下去的时候,我的心也在不住的下沉。

在不准这样,不准那样的规矩下方,有一段红色字体的文字:本人,以自身的寿命为担保,不会违背上述条款,如有违背,将那比例支付违约金。

而在最后的括号里,生怕不清楚一般,写着:违约金为我本人的寿命。

我愣在了当场,在我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一条款,鲜红的文字,我不觉得我会没有注意到,难道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

我浑身发抖,在便利店服务员连声的催促下,才拿着一包烟,走了出去。

我花费了几分钟,颤抖着将烟点上,看看表,已经快十点了。

我茫然的站起来,我应该怎么办,这一切是不是只是一个恶作剧。

如果在几天前,我不相信什么人能够拿去我的寿命,但是见过了昨晚的一切,我犹豫了。

想了想,我还是给老五打了一个电话。

老五很热情,什么事都没问,直接邀请我过去住一晚。

我几乎是踩着11点的钟声,进入了老五的家,这只是一间不足30平米的单间,但是厨房、卫生间样样齐全。

老五招呼了一声,就继续玩起了游戏,这不是我第一次来他家,也知道他是个游戏迷,于是自顾自的上床睡觉。

有人在旁边,我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我坐在小店的椅子上,正在飞快的衰老,头发很诡异的从发尖开始变白,然后慢慢向着头皮蔓延,一头的白发,让我带上了一种说不出了神秘气质。

只是我只来得及看了一眼,衰老的速度猛地加快,我的皮肤开始变化,变得松弛而没有弹性,老人斑大块大块的出现,眼睛变得浑浊,视线模糊,几乎让我看不到自己伸出的手臂。

“啊”我一下子坐了起来,看了看自己依旧健壮的手臂,原来是梦。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爬起来打算冲个凉。

走出卧室,老五还在打游戏,我也没有在意,冲完澡出来,一边喝水一边招呼道:“你还玩啊?明天不上班?”

朋友缓缓的回过头,“啪”我手中的水杯顿时掉落在地,坐在电脑前的哪里还是我的朋友,而是穿着黑色雨衣的李海。

“有皮吗?”

“啊。”我发出一声惨叫,飞快的后退。

那人缓缓的转过身子,看向电脑荧屏。

我直接冲进卧室,用被子紧紧的裹住自己,只露出半张脸,嘴里喃喃自语:“一切都是幻觉,一切都是幻觉,我在做梦,做梦。”

正在这时,门把手缓缓的转动起来,发出轻微的声响。

我将身子死命的挤向墙角,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门把手缓缓的转动。

一声轻响后,门打开了。

客厅的灯已经熄灭,没有任何的光线,我只能看到一个人影从门缝中进入。

“啪。”

卧室明亮了起来,老五一手按着开关,一手抚着胸口:“大半夜的,你不睡觉,鬼叫什么,差点吓死我。”

我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将被子弄好,睡下,才尴尬道:“不好意思,有点失眠。”

老五点点头,没有说话,打了个哈欠,在我旁边躺下,“啪”灯光熄灭。

我狂跳的心终于安静了下来,小声道:“老五,你一直在打游戏?”

老五估计是困了,含糊的应了一声:“嗯,我明天上班,早点休息吧。”

“哦。”估计刚才是我看错了,我心中稍微放心。

见老五困得不行,我也准备安心睡觉,不知道过了多久,似睡非睡间,老五翻了一个身,将脸直对着我。

月光从窗户射进来,让我看不清楚老五的脸,只能看到白花花模糊的一片。

我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我看不见老五是不是睁着眼睛,但是,这样的姿势让我感觉到不适。

“干嘛?我对男人不感兴趣。”我打算开个玩笑缓和下自己紧张的情绪。

老五听完,果然将身子转了过去,还传出微微的鼾声。

我拉了拉被子,正要睡,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

“有皮吗?”

我浑身一震,直接坐了起来,一脚踢到老五的身上。

老五直接被一下子踢到了床下。

“唉哟。”老五痛呼一声,然后站起来,一下子将灯打开,哭笑不得的看着我:“你发什么神经啊。”

明亮的灯光让我看清了老五的样子,老五还是我熟悉的老五,并没有变成那个穿着黑色雨衣的疯子。

“那个,那个,我做噩梦了。”我有些不好意思。

老五却没有回话,而是睁着惊恐的眼睛,指着我:“你,你。”

我奇怪的看了看自己身上,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怎么了?”

“你,你的头发?”

“我的头发?”我纳闷的用手摸了摸,熟悉的触感传来:“我头发怎么啦?”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