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噬情女人蛊

更新时间:2021-01-09 07:25:09

噬情女人蛊 已完结

噬情女人蛊

来源:微小宝作者:搬山道人分类:悬疑主角:小杰,小倩

搬山道人所写的《噬情女人蛊》是一部充满创意的小说,小杰小倩是故事重要的人物,起到推进故事发展的作用,在搬山道人的笔下每一个人物都很个性,《噬情女人蛊》讲的是:云南某地的诡异习俗,村子里的女人会用残忍方式…...展开

《噬情女人蛊》章节试读:

胖子浪笑着掏出几片橘子皮,我和齐大柱面面相觑,不明白他要表达什么,他双眼放光,得意洋洋地解释说:“早上回来时,花花还特意给了个橘子,说是刚醒吃水果对身体好,花花这么关心胖爷,一定是爱上我了。”

胖子把橘子皮放在鼻前,深吸了口,猥琐屌丝气质侧漏。

我是强忍着没笑,对胖子的YY本领倾佩不已。

下午村子里的女人聚集在空地上,围成个圈,手舞足蹈,在中心位置搭了个很高的木台,上面跪着一个赤果上半身的女人,她正双手合十,两目微闭,像是个虔诚的佛教徒,显得冰清玉洁。

齐大柱和胖子又开始对女人的美貌评头论足,唾沫星子乱飞,忽然,外围站着的女人齐刷刷跪了下去,这把我们仨给看懵逼了。

只见一个六十七岁的老太太,拄着拐杖,拿着肚兜走上了台,女人们又站了起来,老太太把台上女人也扶了起来,看到她脸的刹那,我险些瘫倒在地上。

精致的五官,玲珑的面孔,白皙如玉的皮肤,这是张何等俊俏的脸,美的令人窒息。

老太太亲自把红肚兜穿在那个女人身上,然后和她说了几句什么,台下其他女人纷纷鼓掌,胖子和齐大柱不知道啥时候已经凑到人群后面了,我急忙跑过去,齐大柱拉了拉一个女人的手臂,问:“你们这是干嘛呢?”

那个女人像是个木偶一般,身子一侧,又慢慢转过去,继续鼓掌。

齐大柱正准备再拉,胖子把他拦住:“没用的,这群娘们规矩特别多,白天不和咱们说话的。”

齐大柱不信邪,又用力拉了下那个女人,这次她直接整个被转了过来,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就有些诡异了。

正常人被拉后,都会去看下是谁动的手,最不济也要动动眼珠子,可这个女人,却还保持着双眼平视前方,在我们的惊愕中,机械性的转正了身体。

齐大柱愣了下,还准备去拉,那个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们身边,她拽住齐大柱的手,一推,齐大柱一个趔趄,差点倒地。

我很惊讶,因为齐大柱当了三年的兵,再不济也不会被老太太轻易推倒吧?老太太面若冰霜的说:“晚上你们随便搞,但鸡鸣之后,族人不和你们讲话,请遵守规矩!”

老太太讲完又走了回去,齐大柱很不服气,可刚才那一下,傻子也看出老太太不是善茬。

回到帐篷,齐大柱骂不绝口,胖子安慰他能日就行,别想太多,我脑子里回想着刚才的画面,总觉得村子里透着股邪气,我说:“你们不觉得蹊跷吗?这么好的地方,咋就咱们仨来了?”

齐大柱说:“蹊跷啥子?你出去后,愿意把这地方讲给别人吗?”

胖子也附和说:“是啊,除了规矩多点,这里还是不错的,反正我出去后,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否则来的人多了,咱们还得排队呢。”

被他俩一说,我紧张的心情得到了些放松,也许那个呆滞的女人,只是不想破坏规矩吧。

夜幕降临后,三个人又朝着村子进军,刚进村口,我就看到一户人家门前挂着的肚兜有些眼熟。

胖子提醒了我:“哎你们看,那不是今天台上女人穿的肚兜吗?”

齐大柱点点头,我心跳加快,生怕他俩抢这个女人,猛跑一阵到了门口,转身一看,齐大柱和胖子还站在原地,对我指手画脚,嘲笑不断。

齐大柱说:“小杰啊小杰,你放心吧,我们不和你抢,我还要去找我的鸟鸟。”

胖子也道:“我还是喜欢我的花花,这个留给你了兄台。”

两人手拉着手,在月光下漫步朝村子深处走去。

我和胖子并不熟悉,他是否专一?我不得而知,可齐大柱虽然家境不好,但会和哄女孩子开心,所以对象换的很勤,哪怕是白富美,他也只玩一次,村里这些女人根本没法和白富美比,他怎么会独恋一枝花?

我没有多想,摘下红肚兜,推开了门。

果然是白天那个女人,她梳着马尾辫,几缕刘海被卡子扎起,优雅的坐在椅子上,十分的纯洁,十分的美丽,摄人心魄,令人陶醉。

她见我进来,俏脸微微一红,害羞的低下了头,虽没昨日那个女人热情,却更加的吸引人。

我走进屋里,把门插上,她已经倒好了茶,递过来后用很小的声音说:“先生…喝…喝茶。”

我感觉她好像头次和男人接触,心想不会是处吧?提出疑惑,女人竟然羞答答的点了点头。

草,我不是在做梦吧?头一次,就碰上了这么美小女孩?

女人的叫声把我从思绪拉了回来:“先生,请喝茶。”

我看了看女人端着的杯子,摇摇头:“不喝了吧,我不是太渴。”

女人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你也是头一次?”

我一边脱衣服一边说是啊,女人把茶一伸,让我先喝下再说。

我这个人吧,有个习惯,别人越让我干什么,我越不想干什么,也算是叛逆吧。

我摆出副强硬的态度:“我真不喝,我不渴的。”

女人很倔强:“必须喝,这是我们的规矩。”

于是,我俩开始推攘起来,一来二去,茶杯竟然被推到了地上摔碎了。

我连忙说不好意思,女人弯腰去收拾茶杯的碎屑,不小心又割破了手,我焦急的弯下腰去,拿出创可贴黏上。

我出了一头的汗,担心的握着她的手,问:“疼不疼?”

女人抬起头,双眸中闪过一丝光芒,她缄默片刻,问:“你…在关心我吗?”

我说:“废话!你也太粗心大意了吧?”

我把她扶到椅子上,用屋角的簸萁整理了下碎屑,帮她倒了杯水,道:“我听说女人头次可疼了,你的手已经这样了,先不做了,我陪你聊聊天吧。”

女人立刻慌了,忙不迭的说:“不,你一定要和我做,我不怕疼的,快来吧。”

我虽然也浴火焚烧,但我对这个女人有种说不出的情愫,我不忍心她在受伤的情况下去感受另一份疼痛,也许有人说我太作,可你真的在乎一个人时,真的会关心的失去理智。

女人把我搂住,表情迫切,我被她刺激的也忍不住了,直接在椅子上和她做了起来。

这是我的头一次,光找对位置进去就费了好大一会儿,轻车熟路后,我们尝试了很多种姿势,我感觉此时此刻,给个神仙也不换。

我和她做了十二次后,筋疲力尽,我躺在床上,把她抱在怀里,温柔的抚1摸着她的头发,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了天。

这个女人叫小倩,我开玩笑说自己其实是宁采臣转世,没想到她根本不知道宁采臣是谁,我只好和她讲了下倩女幽魂的剧情。

小倩依偎在我的怀里,撒娇的问:“你喜欢我吗?”

我把她抱的紧了些:“当然,我想要娶你,我回去就准备下,来这里提亲。”

小倩并没有高兴,反而有些难过:“可我们注定没以后,我离不开村子的。”

我问为什么?小倩回答是规矩。

我哼了声:“什么狗屁的规矩,人是活的,规矩是死的,违背了又能怎样。”

小倩缄默不语,把我抱的更紧了些,然后说:“你是个好男人,我也很爱你,可倩女幽魂的故事,终究也还是故事,现实很残酷的。”

天色慢慢亮了,小倩起身穿好衣服,我知道又是所谓的规矩,起床吻了下她的脸,很浪漫的说道:“有那么一天,我会踩着七彩霞云来娶你的。”

小倩微微一笑,可眼眸里却有滴眼泪在打转。

我正打算离开时,小倩忽然把我拦住,她问:“你来这里几天了?”

我告诉她两天,小倩脸色忽然变了,很着急的说:“听我的,赶紧离开,再也别回来了。”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赶自己走,想问个究竟,小倩却不再多讲,焦急的大喊着:“过了今天,谁也走不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