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怨灵摆渡

更新时间:2021-01-10 12:46:42

怨灵摆渡 连载中

怨灵摆渡

来源:微小宝作者:月下寸芒分类:悬疑主角:陈毅,江小悦

相比较悬疑风格小说来说,《怨灵摆渡》画面感很强,非常符合当下审美,不落俗也不鹤立独行,充满创意的故事看的很带劲,以下为《怨灵摆渡》内容:人间白事,棺中女尸;阴司差人,命如草芥;黄泉未尽,好久不见……阴阳两间无新事,万事如若能重来,我是否还会多看一眼?...展开

《怨灵摆渡》章节试读:

这一刻,我什么多余的念头都不想有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就算这是梦,也是一场美好的春梦。

她慢慢脱下喜袍,大红色渐渐褪下被欺霜赛雪的诱人白皙取代,那堆了一层厚雪般的玉峰,看的我双眼发直。

“咕咚——”

我吞了口唾沫,小腹处似有团猛火在烧。

脱到最后除了红盖头,她浑身上下未着片缕,正在我急不可耐要扑上去的时候,她又脆生说道:“相公莫要急,醉酒刚醒正是乏力的时候,妾身怎么敢劳烦相公出力?相公只管躺着歇息便是了,让妾身好好服侍您。”

这娇滴滴的声音,让我半点反抗的念头都升不起,我乖乖躺了下去。

不一会儿就感到一双柔若无骨小手按在我的小腹上,略显冰凉,但却一路向下,向着炙热之处滑去……

在共赴云雨,抵达巅峰后,迎来人生初次的我食髓知味,想要继续下去,但却遭到她的温柔拒绝。

“妾身这身心都是相公的了,来日方长尽是春宵,不急这一时。”

她抚摸着我的面颊,我这想起还没见过她的模样,伸手想要将红盖头摘下,但她却轻轻躲了过去。

“相公已经累了,且先好好休息,三天后妾身可还会来找相公呢,相公可要养好精神等着妾身。”

她走下了床,如藕般的胳膊一挥,嫁衣将似白玉般的无暇胴体遮住,她披着一身大红向外走去。

我想要去追,但这时却有一阵倦意袭来,我支撑不住,沉沉睡了过去……

“相公?相公——”

我被她的声音喊醒,此时天色未亮,一身大红嫁衣罩着红盖头的她娇滴滴的趴在我身上,软玉般的温软摩挲口,她在我耳边轻轻吐气。

“才来一次,相公你怎么就睡着了?不会是不行了吧?”

血气方刚的我那经得住这样的挑弄,转身就把她压在身下,她似乎没料到我会突然粗暴起来,红盖头飘到了地上。

她娇俏且精致的脸蛋上洋溢着一抹笑容,这媚色让红烛光都黯然失色,我近乎粗鲁的将大红嫁衣撕开,里面是似雪般的白色,摸上去还有些冰凉。

但这冰凉不仅没让我清醒,还使我如同被欲望支配的野兽般冲撞不休。

暴雨肆虐不休,巫山里的梅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

“……归来兮!”

“魂去归来兮!”

半梦半醒中,我不断听到有人在喊,这似乎是我爷爷的声音?但当我下意识的想睁开眼睛,眼皮却像是被缝上一样,怎么都睁不开。

“吾孙陈毅,速归来兮——”

直到这一声喊传来,就像是有黄钟大吕在耳边敲响,我猛地一下睁开眼睛,但身上每一处都有疲累传来,提不起力气。

就好像我不是睡了一晚,而是在地里干了一晚的活,累到浑身酸痛。

我出了一身冷汗,衣服都湿透了,尤其是裆部满是春梦遗痕,黏糊糊的很不好受。

没有红烛,没有大红的喜字,也没有美娇娘,可洞房春宵的一幕幕还在我脑海中留有余韵,我知道这是做了一场春梦。

春梦不是头一回做,但累成这样还是头一回,就好像是真的和人覆雨翻云了一宿,精力都被榨干了。

这是正常男性的生理现象,但终究也有羞耻,我也不想被爷爷发现这些,趁着天色尚早,爷爷还没起床,我赶忙去洗了个澡,把衣裤也都统统洗干净了,这才放心躺回床上呼呼大睡。

我这一睡就睡到了日上三竿,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我爷爷端了一碗汤进屋,让我把碗里的汤都喝下去。

汤色很黑,但喝下去的味道和中草药又不大一样,不苦也不甜,除了有股子烧成灰烬后残留的火腥味外,什么味道都没有,和白水差不多。

在一段时间之后我才知道到这是“符纸汤”,是将画好咒文的符纸烧成灰,将符灰和白水冲在一起,根据咒文的不同,起到的效果也不一样,而我喝下去的这一碗画的是“固阳咒”。

看着我把汤喝下去后,我爷爷板着脸问我:“娃子,你老实跟我说,你昨儿在老坟地里是不是看着死人了?”

我愣了一下,试图糊弄过去:“死人?是啊爷爷,我看到有人被棺材砸死,是死人了啊,难道那人没死……”

我话还没说完,我爷爷这暴脾气就上来了,一巴掌忽我脑门上,黑着脸说道:“你这娃子还在这儿装糊涂?那几个不守规矩的后生死就死了,我管他们作甚!我说的死人,是那棺材里的死人!你是不是看到了?”

见我爷爷真的生气了,我支支吾吾的点了点头:“是……是看到了。”

我以为这次会被爷爷骂惨了,谁料我爷爷比我想的要平静许多,只是接着问我棺中尸体的情况。

“里面,是不是一具女尸?”

“是、是的。”

“年纪不过二十?”

“看着是不过二十……”

开头这两个问题还好,我以为爷爷是已经调查过了,毕竟我爷爷是这十里八乡的老知宾,谁家办了白事,我爷爷一打听就知道了。

但我爷爷问的第三个问题,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你看这女尸的时候,女尸是不是也睁开眼看着你了?”

“爷爷!你、你这说什么呢!”

我心虚无比,但我爷爷却不放过,硬要追着问。

“你这娃子说这么多作甚?就说是,还是不是!”

我爷爷这时的眼神异常犀利,我没敢再撒谎,默默点头承认了这么个尸体睁眼的怪事,只是末了我还是忍不住说道:“也可能只是我看花眼了吧?尸体怎么可能会睁眼呢……”

但我爷爷却没理会我看花眼的可能性,又开始神神叨叨的念了起来:“尸开眼,阴阳牵,前世有缘今生续,今生无缘定来生……”

“爷爷,你说啥呢?”

我困惑不已,但我爷爷却忽然目光如炬的看着我问道:“娃子你现在有没有喜欢的女娃儿?事关重大,你可不能再瞒着爷爷了,否则出了差池,爷爷也救不了你。”

“这个……喜欢的女明星算吗?”

“女明星?你是说电视里唱歌跳舞的那些女娃?你能和她们谈婚论嫁吗?不能就不算。”

“那就没有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