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科幻 > 纪元崛起

更新时间:2021-01-11 18:42:46

纪元崛起 已完结

纪元崛起

来源:奇热作者:半只青蛙分类:科幻主角:王雷,白妍,林深河

作为小说《纪元崛起》中的主要人物,王雷白妍林深河的整个人物形象很有自己的风格特点,所经历的事情都很有个人特色,半只青蛙将每个人物特点完全表达出来,《纪元崛起》梗概:在自来水管投放生化病毒,在电视台播放贞子录相,在城市里投放异形卵,仅仅是为了刷分和完成任务。只见到一批又一批的无限流玩家在各个世界胡作非为,把世界玩坏玩崩,有谁注意到土著居民的眼泪?这是讲述无限世界的土著们,逆袭无限轮回者,逆袭主神空间,逆袭主宰者的故事。。...展开

《纪元崛起》章节试读:

“这是一场史诗级别的战争,也是人类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战争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体内进行着。来自同源的细胞与病毒之间三十亿年的战争。在这场永不停歇的战争中,病毒大肆入侵,甚至占领细胞,我们体内的细胞别无选择地为身体而战甚至牺牲自己......”

当手机铃声响起时,女警白妍正在警察局的食堂里,一边吃饭,一边借着手机,看着昨天下载的《三十亿年的战争》,一部讲人类的免疫系统与入侵人体的病毒间战争的科教片。

然后突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了她的观看,接通手机后,白妍和另一端通话了几句,然后她的脸色微变。

“小烨,你在哪?姐马上去找你。”

挂断手机后,白妍丢下吃了一半的饭就要离开。

“老王,帮我向局长请假一下。”

他的同事不解地道:“怎么了?”

“温泉路口那边,发生了大地陷,一辆公交车掉进去,然后被另一辆货车压扁了。我妹妹开着车,差点也掉进去,她现在吓坏了。”

“又出事了?今年怎么了,怎么这种见鬼的事故这么多?”

当同事开始吐糟这事时,白妍已拿起放在椅子上的衣服匆匆地离开了。

另一边,在地陷事故现场附近的一家饮品店里,王雷拿着手中的平板电脑,正和坐在对面的白烨交谈。

“这是去年国庆时阳明湖华兴桥断桥事故的现场照片。当时我们一家人正要过这座桥的。可是在过桥前,我母亲突然没由来的一阵心悸,她说看到了我们一家人掉到水里淹死的模样,然后我们就没有过桥,再后来,事故就在我们眼前发生了。而在那之前,我则突然产生一种一脚踩空的感觉,而我的父亲则是生出被水呛到的幻觉。”

“这张照片,是那次事故二十小时后,我父亲在洗澡前,他打开衣柜拿衣服时,说手突然被什么东西用力地刺了一下,但事后没有找到刺伤他手的东西,纯粹只是神经的错觉。然后他在打开热水器洗澡时,意外地触电身亡。”

“这是十月九日的照片,我母亲登上这辆车前,突然打了个趔趄,当时她没有发觉异常上了车,而我看出不对劲没上车,叫她赶快下来时,车门关上,已经来不及了。后来那车开了,路上一个急刹车,她身体没站稳,额角嗑到前面人的行李突出物上,就这么走了。”

“这些事情发生后,我就意识到有可怕的脏东西,盯上了我。”

“这些,则是后来我遇到的各种死法意外,只要有可能,我都拍下来,记录下来。比如这张,是高空坠物,是楼上的花盆掉下来,幸好我提前收脚,再多走一步就会被砸到头上。还有这张弓箭的照片,好象没什么,可是当时是两个熊孩子在玩改装后的弓箭,差点射中我的太阳穴,全靠我反应快。还有这张,一辆运货的车在边上急刹车,一根钢筋带着惯性飞出来,差点捅到我......嗯,还有这个,地上的这块香蕉皮,当时我差点踩中,如果踩中的话,就会从前面电梯楼梯上滚下去......”

坐在年青漂亮的新手女司机面前,王雷一边拔动着平板电脑上的照片,一边向她讲解着自己的过去。说这些事时,王雷平静得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般。

不论是谁,一年里被“死神”用各种手段“谋杀”(未遂)了五十多次,同时又看着死神成功谋杀了数位他救下来的同类,再多的激情与热血,都会变得冰冷与麻木。

今天会坐在这儿,陪着白烨说了这么久的“废话”,纯粹只是王雷身体里雄激素在作怪的原因,漂亮的女性落难时,总是比普通的肥婆丑女能得到更多自以为是“白马王子”的伸手相助,王雷再麻木,他终究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包括最初桥上的那次,这一年里,“他”杀了我整整五十二次,我都逃了过来,不过代价也很大。”

王雷边说边搀起右手的袖子,露出前臂,白烨看到,上面有着新旧不一的六七道伤疤。

“那你是怎么活过来的?”

坐在对面的白烨,拿咖啡杯的手在微微发颤着。

王雷道:“道中有万物,万物皆有道,万物皆有一线生机,只在与把握之间!”

然后他解释道:“那个东西,被我称为死神的东西,他在杀我之前,总会有一些预兆,留意他,把握住他,找出他的规律,然后在关键时刻打破他。就象今天,你本来是该开车跟着前面的车,然后掉下去的,可是你看到了提示,然后紧张地熄了火,就逃过了这一劫。但这不是结束,而只是开始.......”

现在是中午,外面的阳光很明媚,可是坐在咖啡厅里,听着对着还是学生模样的王雷有些阴沉的声音,白烨却觉得自己象坐在鬼屋里一般,身体不停地在打冷战。

“你要小心,四十八小时内,他会过来找你。如果能躲过这次,接下来,差不多每隔六七天,都会过来找你一次。找你之前,事先都会有一些预兆,留意这些预兆,根据预兆推算他会用什么手法对付你,然后.......”

这时坐在他面前的白烨,已害怕得连眼泪都快流出来,嘴里一直喃喃地反复说着:“不会吧,不会吧......”

王雷看在眼里,无奈地用力拍了拍额头,这样的情况他过去看过多次了,那些被他救过一命的“断线者”们,在知道真相后,多数都是这样的状态。

“不过情况也没这么糟糕,据我掌握的资料,只要被那东西连续追杀了七次不死,我们就会得到一些特别的力量。比如我的这双眼睛,就是在那之后发生了一些变化......”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呀......”手机音乐声在这个时候响起,是白烨的手机,王雷停止说话,看着她拿起手机。

“喂,妍姐吗?你来了吗?嗯......我看到了你了,我在温泉咖啡厅这儿,你快过来,呜,我好怕.....我要死了,呜呜......”

王雷叹了口气,对面的这个女孩子,年龄似乎比他要大上一两岁,长得故然很漂亮动人,但是脑子性情却不怎么样,知道真相后这么快就崩溃了。

死神,是王雷对那个一直纠缠着自己,要他死的神秘的力量或者别的什么东西的称呼。

很快,王雷看到了被白烨称为妍姐的女人,那是一个戴着头盔,身穿制服的女警,从肩膀上的徽章上看,似乎还是个警司。她骑着摩托过来,走到咖啡厅门口时,她摘下了头上的头盔,露出了一张和白烨有几分相似的秀美的面孔,当她甩动乃耳根的秀头发时,其无意中透出来的英姿竦爽风姿,让王雷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我对面的这个妞,胸部一般,脑子也一般,不知道这位怎么样,会不会也是胸小无脑......”

心里吐糟着这个词时,王雷忍不住偷瞄了正在走过来的白妍警司的胸口一眼,那里鼓鼓的。

“似乎不小,希望不要把脑部的营养都吃光了.....”

过去的一年里,为了弄明白死神攻击的方式和手法,他曾满世界地寻找和自己相似的人。

而这一年里,他所居住的这座名叫西海的城市,象他一样被“死神”盯上的“断线者”也不少。王雷靠着那双能看到线的眼睛,先后救下了六个,而后他和这些人的交流,想通过他们更多地了解死神的杀人手法。

交流的过程中,六个目标里,两位是说什么也不肯相信,余下的四位,三位是信了几分,却当场崩溃或处于半崩溃中,然后开始变得歇斯底里,神经质质,这种精神状态反而让死神更容易地杀死他们。只有最后一位还能算能勉强保持冷静,但是即使有王雷相助,他在逃过了数次追杀后还是被干掉。

在那之后,“死神”停歇了很长一段时间,除了隔上六七天就追杀王雷一次外,王雷在这座城市里,再没有找到新的“断线者”,直到今天。

咖啡馆门口,白妍抱着被她称为“妍姐”的人哭哭涕涕地在说着什么,有时还将手对着他指指点点。王雷大致猜得出她在说什么。白烨的反应让他很是失望,这样的人是不可能逃过“死神”的追杀的。

“今天他又开始杀人了,未来的日子里,这里应当还会有更多的断线者产生......先前我应当更主动一点的,如果那个时候我不顾一切地拦车,倒是可以救下那些人......不过一下子救太多,也许就会象上次那样,人没救到一个,差点连自己都栽进去。”

王雷一边想着,一边从背包里拿出一件东西放在了桌面上,然后用手盖住。

白妍和白烨是堂姐妹关系,她们俩在咖啡厅门口聊了几分钟后,白妍一手搀着堂妹的手臂,带着她进入咖啡厅,然后在王雷面前坐下。王雷结束沉思,抬起头和她对了一眼。

“这个女人的眼睛很亮。”

这是王雷对她的第二感观。

亮即有神,在王雷过去的人生,被他评定为“眼睛很亮的人”,基本都是聪明人。

“对不起,能让我看一下你的证件吗?”

王雷不声不响地把用手掌盖住的东西推了过去,手掌压住的是他的学生证,以及夹在里面的身份证。

“我早已经准备好了。”

白妍作不好意思状地对王雷笑了笑,然后拿起他的学生证和身份证很认真地瞧了瞧。

“西海理工大学,今年大四了?化学系的?”

“我父母去年都去世了,然后我休学了一年,今年也没有去上学,因为没有那个心情了。”

“你说的太夸张,我不敢轻易地相信。”

“你的反应算很好了,没有直接说我是精神病。说实话,我也希望我是真的疯了,这样就不要每隔几天就被看不见的东西杀一次。虽然我基本已经习惯了这种被追杀的感觉。可是老是这样,隔几天来一次的“被杀的心跳游戏”,时间久了,次数多了,还是会把人逼疯的。”

回话的时候,王雷的语气带着说不出来的疲倦感,他表面看似冷静麻木,但那被“那东西”追杀了一年,内心早就焦燥无比。

对面,白妍拿起王雷的身份证,打开身上携带的警用通讯器,开始和总部通话,她报上了王雷的身份证号码。

完了之后,她对王澜露出礼节性的微笑道:“对不起,我不得不这样做,不是怀疑你......”

“我理解,毕竟是个死了二十三个人大事故。就算是天灾,也是会惊动天听的,事实上如果能惊动天听更好。”

王雷表示理解。他所以知道已经死了二十三个人,是他当时看车上时,“习惯”性地数了一下的数字。

他接着道:

“我被那东西追杀了很久了,早已不胜其烦。如果能借用国家的力量一起调查此事,当然是最好的。”

白妍点点头,然后道:

“能再把你和我堂妹说过事,再重说一遍吗?”

“可以,这次我会说得更详细一些的,不过时间会久一点。”

“没事,我有时间。”

很快,王雷拿起平板电脑,点开上面贮存的资料,开始一张张地向对方讲解自己过去一年的经历。在这过程中白妍身上的通讯器响过一次,通过总部传来的讯息,也帮王雷证明了他的身份和家庭情况。

王雷这一年来的经历可谓丰富无比,当他细细地讲解时,足足讲了近一个小时都没有说完。白妍打开了录音机录下了他的话,她大多数时候是个听众,只是偶尔会打断询问一些细节,或者给总部中心发去询问验证的资询。

王雷很配合,白妍也不是蠢警察,所以两人的谈话很顺利,而随着谈话的深入,白妍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严肃,而她身边的白烨,更是被王雷的“细细描述”,多次吓得哭出声来。

一点钟时,当王雷指着平板电脑上的一张照片,讲述他找到的第六个“断线者”是怎么死的时候,“噗”的一声,白雷听到了自己的平板电脑发出短路的声音,屏幕瞬间黑掉。

不仅仅是他的电脑,咖啡厅里的音乐声也在同一时间嘎然而止,灯光也灭了。不仅如此,旁边桌子那儿一对正在玩手机游戏的男女,也惊叫他们的手机怎么突然黑屏了。

“怎么回事?”

王雷重新按了启动键,却怎么也无法打开电脑,边上邻桌那对玩手机的男女,同样也无法重启他们的手机。白妍也感觉异常,从衣袋里掏出手机,同样发觉无法使用,甚至连她身上携带的警用通讯设备,也出现了异常的状况。

很快,整个咖啡厅里的人都发现了这一状况,这里不但停电,所有电器,包括自带电池的电脑、手机统统都无法再使用,更有人发出了“东西烧掉了”的惊呼。

“怎么回事?”

白妍把目光投向外面,外面远处的街道上也正在发生着混乱,所有正在马路上行驶的汽车全停了下来。车里的司机走出车子,做左顾右盼状。

白妍正疑惑不解时,王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是EMP!”

0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