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冥婚哑嫁

更新时间:2021-01-12 14:56:23

冥婚哑嫁 已完结

冥婚哑嫁

来源:奇热作者:荆冉分类:灵异主角:荆可,何恒轩,寒冰城

《冥婚哑嫁》是很多朋友好评的作品,它是荆冉所写,其中最为有特点的人物是荆可何恒轩寒冰城,每一章节处都有很多的惊喜,以下是《冥婚哑嫁》简介:古有冥婚,生者契,死者祭,死生有约,无可逃避…要说我荆可长这么大也没有什么特殊要求,上学结婚生子,过个普通女人的生活就挺好,可偏偏有人半夜缠上我,那双冰冷的手不安分的很,事后还邪魅的告诉我说不可以!什么?不可以?我堂堂二十一世纪大学生,不信鬼神不信天地你告诉我不可以?娃娃亲,开什么玩笑,这是犯法的知道不?拗不过金钱诱惑,好吧,娃娃亲就娃娃亲吧,听说那家挺有钱的,可结婚之后才告诉我,这是阴亲!...展开

《冥婚哑嫁》章节试读:

2015年七月,在这个毕业就是失业的季节里,我的心情比那多变的天气还要惆怅。

我叫荆可,今年二十一岁即将结束大学生涯,高三那年我爸妈在一场车祸中意外去世,从那时候开始我的人生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情世故世态炎凉。

凌晨四点,为了写论文忙了一夜的我极不情愿的喝光了杯子里的最后一滴咖啡。

搞什么毛线?说我的论文不合格?想起那个猥琐变态的答辩组老师我就一阵恶寒,说是让我大半夜的和他谈谈人生,谈谈理想?谈你妹!

晕头转向的看了眼窗外的夜幕,四点的天空已经开始微微发亮了。

连脸都不想洗的我直接一头扎在被窝里,明天还要决战变态男,今晚必须养精蓄锐。

在我很小的时候开始我便习惯性的做着相同的梦境,刚开始妈妈只是以为我被什么东西吓掉了魂,可无数次的叫魂无数次的辟邪依旧没有多大用处,渐渐的我便也就习惯了那样的生活,想开了也不过只是个梦境而已。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梦境依旧时常出现,可在爸妈去世的那天晚上我却做了一个不一样的梦境,梦中的场景让我终身难忘。

本以为那个噩梦已经过去,可殊不知那时候的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也不知道是不是写论文写的有些魔怔,凌晨才合上眼的我竟再次进入那个噩梦。

梦境中,没有了每天晚上那个拥我入眠的熟悉身影,取而代之的便是无尽的黑暗,黑暗中稀稀落落的声音不断地向我靠近,微弱的光线传来让我再次清楚的看着爬满血虫的尸地。

即使知道那只是一个梦境,可那种被恐惧笼罩的心悸感还是让人异常挣扎。

在那个肮脏的地方我几乎没有逃跑和反抗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数的血虫爬向自己,我不停的叫喊着挣扎着,可那种被万蚁啃食的感觉就像是真实存在一般让我痛到浑身颤抖,为什么?明明只是一个梦境。

我不断的提醒自己,那只是梦,只要忍到梦醒一切就都好了。

寒冷的感觉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浓郁的阴风一时吹得我眼睛生疼,努力地睁眼看着不远处的棺材,那一刻才真正意识到了什么叫绝望的恐惧。

那棺材就像地狱的入口,大朵的血色彼岸花团簇的开着,猛地一声巨响,那棺材的盖子便被弹了开来,从里面挣扎着爬出的竟是已经被折磨的血肉模糊的爸爸妈妈。

“不要!”

痛苦的坐在原地喊着,为什么我只能这般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他们饱受煎熬。

“是时候了,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一切才刚刚开始…”

冰冷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无形的力量像是在向我靠近,冰冷的感觉再次抚上我的脸颊,那种害怕到窒息的恐惧无限蔓延。

“可儿,欠我的,我让你百倍奉还,从现在开始,我要你生不如死…”

猛然惊醒,梦境中那男人的声音不停的在我耳边嗡鸣,欠他的?我欠他什么了?猛地松了口气,还好只是场梦境,还好我醒过来了。

甩了甩头,平复了下慌乱的心情,可当侧身看见我的枕边做着个小正太时,突然放松的心脏又被快速抓紧了起来。

“媳妇,你的皮肤好滑。”

甜腻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竟让原本还心有余悸的我突然感觉到丝丝安心,什么?皮肤很滑?废话!本小姐很注意保养的好不好,等等!这是女生宿舍,虽说现在已经没有人住了,难道宿管阿姨也放假了?我身边的小鬼是谁?

“你…你谁啊!”

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确定没有继续留在梦境中。

“媳妇,时间快到了所以我来找你了。”

小正太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身上穿着的也不知是哪个大人的衣服,松垮的不像样子。

我强挤出一个惨淡的笑意,谁能告诉我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小就这么会撩妹,他爸爸知道吗?

“你从哪来的?你家长呢?姐姐明天还要答辩没时间陪你玩耍,找别人去,乖!”

我伸手揉了揉那娃娃的脑袋,然后擦了擦自己额角的细汗,既然女生宿舍已经没有人住了,这孩子该不会是宿管阿姨的吧?

想想也应该是楼下阿姨的孩子,不然谁能大半夜的爬到她宿舍来,我一边想着一边继续倒头就睡,明天还要答辩,要打好精神。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