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九脉剑神

更新时间:2021-01-14 02:49:58

九脉剑神 已完结

九脉剑神

来源:奇热作者:早起的大虫分类:玄幻主角:林寒,凌玉

《九脉剑神》这部小说是早起的大虫所写的,整篇文章非常有意思,文字轻松,内容紧凑,无论是林寒凌玉的形象,还是故事情节的设计都很精彩,小说《九脉剑神》故事概括:曾经的飞云宗天才修剑少年,因参加“荒芜神境”,误食一颗神秘彩蛋,从而修为尽毁,从天堂坠入地狱,承受女友的背叛、宗门的唾弃……两年之后,体内沉寂的彩蛋终于有了动静,巨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惊天秘密?人的体内只有八脉,而唯独我有九脉,在奇耻中再创辉煌,携风云之势高歌猛进,成就九脉剑神!一柄剑,杀出未来!...展开

《九脉剑神》章节试读:

初晨的旭日缓缓爬升,林寒也赶紧回到自己专属的居所之内。

其实像他这样的外宗弟子,原本是没有资格享受到这种待遇的。

这院子,是他在十一岁突破元境之后,宗门对他的一次“破格”奖励。不过就在从荒芜神境归来后不久,他便自动选择灰溜溜地搬了出去。

推开沉寂许久的大门,瞧见其中的落叶堆积、满地散落的枯枝败叶,少年的心绪中却徒然涌现出一丝别样的激动,

“是我的,终究还是我的。这一次,我要再次证明给所有人看!”

进入小院,林寒直接走进了第三间的书房里面。

在那里,寄存着他自进入飞云宗后,收集起来的各种东西。

而其中最为宝贵的,则是在两年之前,林寒因为参加过一次外宗弟子的武斗大会,并最终拔得头筹的奖励——七星剑!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所有人都在追求着一种极致的力量。而某些对于战斗力有着不小增幅的天材地宝,也就理所当然成为了每个人加以青睐的对象。

这其中就包括提升修炼速度的灵药、增强战斗力的武器、当然,还有一种绝对能令所有修炼者疯狂的东西——武学功法。

功法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一共可以分为三个品阶——武诀、灵诀和神诀,每一个品阶,又分四个等级。

哪怕是最低级的武诀,也足够引人疯抢,就连整个飞云宗,也拿不出太多存货。

而武器,则同样也分为三等——灵宝、灵器以及传说中的神器!

至于少年如今所拥有的这柄七星剑,则属于一件低级灵宝。

不过纵使它只是最低级的武器,少年也同样对他爱护有加,只因为这件灵宝,代表着一份特殊的荣誉

——年轻一辈的真正巅峰!

尽管只是曾经。

少年用手指轻弹剑身,上面立刻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嗡鸣,他随即抬起头来望向窗外,清澈的睥子中涌动着令人心悸的光芒,眉宇森寒,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怖,

“进入内宗的资格...这一次,我绝不会再让你从我身边溜走!”

“嗯?”

不过就在少年低头的瞬间,却发现原本安静详躺在自己手掌中的七星剑,很块传出了一阵嗡鸣。

而伴随着这种嗡鸣,一丝丝斑驳的剑意自那锋利的剑刃中传递出来,仿佛飘飞的云霞,一缕缕掠进了他的脑海!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林寒的目光霎时涌现出了一抹锋利。

这种感觉,就好像心里突然多出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体悟,虽然还很模糊,却使得少年和手中长剑,多出了一种微妙的契合。

一剑在手,少年飞掠而出,身子飘逸灵动,伴随着一片亮丽的雪影,在那宽阔的小院之中舞动起了长剑。

他此刻所使用的,仅仅只是外宗那些最粗浅,最不入流的入门剑诀,甚至连最低等的武诀也称之不上。

然而这些平平无奇的招式,一落到少年的手中,却宛如活了一般。

.......凤舞落叶,平沙满天,苍穹逐月,星河陨!

整整十二式的基础剑招,排除掉最前面那八式平平无奇的招数,当纱帘施展出最后这几式的时候,寂静的小院中却宛如刮起了一股狂风。

这种感觉,就仿佛他已经触摸到了剑意的门槛。

曾经只差一点,他就能抓住这种玄妙的感觉。想不到历经一年之久的废柴生涯后,居然再一次回到了这种状态。

就差一步,只差一步!

一式又一式的剑招落到林寒的手中,却犹如夜色中点亮的寒星,意境深远,即便是一些外宗负责专门教导弟子的执事施展开来,也未必能够如同他这般轻巧灵动。

......

飞云宗的选拔仪式,每年都会举办一次,是所有外宗弟子的盛会。因为只要顺利痛过了考核,并在其中获得一个好名次,便可以直接晋升成为正式的内宗弟子。

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整个外宗都会陷入一种沸腾的状态。

今年的选拔大会,也终于在所有外宗弟子的翘首以盼中,姗姗而来。

而这次大会的挑选地址,则被订在距离宗门不远处的一片密林里面。

开阔的平原之上,此刻正伫立着上千名年轻弟子,所有人的眼神中都不了遏制地涌动着一抹狂热,目光眨也不眨地注视着眼前黑黝黝的深邃密林。

等待在这里的外宗弟子,大多都处在刚刚踏入元境的地步。

虽说参与这种考核并没有对于等级层次的硬性规定,不过大多数人的心里其实都知道,想要在艰难重重的考核环境中顺利走出,并且获得一个好名次的话,元境基本就算得上是底线要求了。

当然,其中也不乏会有一些实力还未到达元境,却也兴冲冲地跑来碰运气的。这些人的目的并非是为了通过考核,而只是为了增长见识,以便为下一次的考核打下基础。

所有外宗弟子拥堵成一团,却十分有序地主动划分出了三个不同的区域。

最外围的区域人数最多,几乎占了全场大半。这些人大多都有自知之明,晓得自己此次前来参赛,通过考核的几率并不大。所以都十分自觉地站在了最后面,以免成为炮灰。

第二片区域的人数同样也有不少,不过相比与另外两拨人,这些人的心情却明显表现得更加紧张。他们是整个外宗的中坚力量,历届的考核,这些人的入选率占了大半。同样的,竞争也最为激烈。

至于最前面的那一小撮人,则个个趾高气扬,以手抱胸,将自己信心满满的目光放到了距离颇近的考核场地之中。

确切来说,这些人并不单单只是为了来争夺晋入内宗资格的。他们有着更大的野心,那就是争夺此次考核的前三名。

宗门考核,说到底,就是为了在良莠不齐的外宗弟子中挑选出最有培养价值的精英人才,以保证自己的宗门内随时都有着优良的新鲜血液进驻。

而每次选拔大会中的前三名,则无疑是整个宗门中最值得倾力培养的对象。这些拥有着无限潜力的少年,将会成为年轻一辈中的领军人物。

“哇,你们快看!那不是紫火吗?听说这个疯子出去执行任务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伴随着一个身着紫衣的身影缓步挤开人群,懒洋洋地踱步来到第一个方阵里,人群中顿时便陷入了一阵骚动。

“听说他是特意赶回来参加考核的。”

“哎,怎么这种怪物也回来了,看来这次想要顺利通过考核,难啊!”

“是呀……就是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得第一。”

“有希望,不过韩枫也挺厉害的……”

这个名叫紫火的少年,绝对是这一届的年轻弟子中最引人瞩目的存在。

甚至还有宗门长老曾经对他做出过这样的评价,紫火,或许会是本门近几十年以来,年轻一辈中的巅峰。

当然,他也的确有资格得到如此赞誉。

据说就在半个月前,这家伙还在一次执行狩猎任务的途中,独自猎杀了两头二级妖兽。消息传来,几乎震惊整个飞云宗。

而在紫火驻足下来的地方,此刻则正有着另一名身着蓝衫的冷峻少年,瞧见前者在自己身边停下了脚步,原本面无表情的脸色立刻不露痕迹地动了一下。

这个蓝衣少年名叫韩枫,同样也是外宗的一段传奇,虽说并没有紫火那样的辉煌战绩,却也是继林寒之后,几十年来第一个在十二岁突破元境的弟子。

“韩枫,别来无恙,你还好吗?”紫火伸出手掌挠了挠自己过红色的头发,深紫色的眼睥中燃烧着战意,朝着韩枫笑道。

“好久不见,我很好。”韩枫瞥了他一眼,如是淡漠道,只是那沉寂的内心深处,却同样有着火焰在燃烧。

宗门之内,严禁弟子私斗。所以两人虽然早就有了一决雌雄的打算,然而真正的比斗,却被放在了今日。

“真希望能和你好好打一场啊!韩枫,这次的选拔第一,就用来做我们的赌注如何?”

“随时恭候。”

咚!

寂静的山谷中突然传来一声嗡鸣,所有弟子严阵以待,赶紧停止了喧哗。

咚!咚!

古老而悠远的钟鸣声响彻天地,伴随着一缕清脆的嗡鸣,自那沉寂的密林之内,却缓步走出了一道靓丽的女子身影。

这女子衣裳红颜,身子芊柔无骨,粉红色的裙边随风摇曳,修长的玉腿半掩在火红色的长裙之下,透露出一抹别样的韵味,犹如九峰山上盛开的妖艳莲花,令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女人的神色慵懒,媚眼如丝,却是莲步轻点,身如柳絮纷飞,眨眼间掠到了这片平原的边缘地带。

哇!

这道身影一出,等候选拔的外宗弟子中立刻便陷入了一片混乱,无数人瞪大了双眼,直勾勾地盯在这道倩影之上,恨不得连喉咙里也伸出一只手来。

甚至还有一些胆大的弟子,竟一脸放肆地将视线放在了前者的胸前,透过开衩的领口,隐隐间欣赏着包裹在其中的那一抹雪白。

“这是谁呀?”

人群中不断有人发出惊叹。

“嘿,这位可是内宗里面鼎鼎有名的苏婉月执事,非但人美,而且实力也是相当强横,若是有幸能够拜入她的门下……”

“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在打什么主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省省吧……”

“嘿嘿,难道你不想……”

混乱的人群中传出一道道的惊艳的呼声,顿时打破了平原中的安静。

“外宗弟子听令!”感受到这些眼泛桃花的外宗弟子视线中的火热,以及无数女弟子嫉妒的目光,女子贝齿一张,充满诱惑性的喝声顿时混合着浑厚的劲气,立刻炸响在了所有人的耳边,

“这次选拔大会,由我主持。还是老规矩,只有通过考核的前五十名方才能够进入内宗,至于前三名,可是会有特殊的奖励哦。”

女子极具魅惑力的声音传遍整个平原角落,饱满的胸脯勾勒出迷人的曲线,几欲看得人血脉喷张。

“哼!”

不过就在这些弟子忍不住浮想联翩的时候,自女人身后的密林中却再次传出一道冷喝。

这厉喝声显得无比严肃,蕴含着极具压迫性质的威压,瞬间传遍整个平原角落,鼓荡的劲气震慑得所有弟子的心头一紧。

人群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位看似柔弱的女子,可是真正的内宗导师,敢在她的面前放肆,那可真是件找死的事情。

这声音一落,人群中高涨起来的热情便很快熄灭,全都收敛起了自己心里的那点小龌龊。

沙!沙!

而就在这满场寂静的时刻,却有着一道皮靴踩在泥土上的沙沙声由远而近,自远处缓缓传来。

“林、林寒!”

不少弟子闻声转过头去,却立马爆发出了惊呼,即使有着苏婉月的先声夺人作为压制,却也照样制止不了这种在人群中蔓延开来的戏虐情绪。

这个废物,这么大张旗鼓地来到这里做什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