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爱你,不过一场囚途

更新时间:2021-01-14 06:04:17

爱你,不过一场囚途 已完结

爱你,不过一场囚途

来源:奇热作者:糖醋里脊分类:言情主角:秦泽,楚晚

《爱你,不过一场囚途》中秦泽楚晚的人设还是很讨喜的,糖醋里脊文笔细腻,剧情新颖不落俗,读者看的过瘾,《爱你,不过一场囚途》讲述的主要是:当我的丈夫踩在我的肚子上亲眼看着我流产时。我觉得我真的快要死去.......可秦泽,你捡回我,对我说:“楚晚,我带你再活一次吧。”好,以后有你秦泽的地方,就是我楚晚的家!但你没告诉我,原来相遇,也可以是一场早已谋划好的囚局那么,秦泽我爱不起你……...展开

《爱你,不过一场囚途》章节试读:

可他却用力将我踹开,声音厌恶十分:“楚晚,我亲手把他杀了,你以为我会救他?搞清楚!不放过你的是我,我们的账还得慢慢清!”

我很想问问东方皓沐,楚家究竟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他要这样?

即使有血海深仇,可是能不能放过一个孩子?

身体里的血好像流也流不完,我大睁着眼,手无力地抬起,想要抓住什么,却最终因失血过多,昏迷过去。

门似乎被吱呀打开,一个冰凉尖利的东西扎进我的皮肤,接着,一股液体流进我的血液。

我猛地睁开眼睛,看清了面前的人,是陶冰茹。

她啊地一叫,针筒卡在我胳膊里,轻声折断,我痛得皱起眉头。

“滚!”即使厌到极致,可我吼出来的滚却像绵羊叫。

陶冰茹颤微着手,“楚晚,你......你必须得死!只要你在一天,我就不能和皓沐好好在一起,谁让你不答应离婚的,那你就去死吧!”

她明明哭着,喊出的话却狠毒异常。

我垂眸看了看肿起的胳膊,那里针孔青紫着,很恐怖。

我颤声道:“你给我注射了什么?”

陶冰茹把针筒藏起,擦了把眼泪,嘴唇抖了抖,只说了句:“你是医生,给你注射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说完,她又擦了把眼泪,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是啊,我是医生。

注射了什么,我不知道吗?

是毒品,毁人于一旦的毒品!

“啊!”我声嘶力竭地大吼,身体痉挛着在床上打滚。

毒品发作起来的滋味不是很好受,又更何况陶冰茹是那么想我死,注射的毒品剂量特别大。

我亲手把那个男人送到她面前,可她要的结果只有一个!

想我死!

在我万般痛苦之际,门被‘砰’地踹开,一声低沉又魅惑的男声似乎在向谁询问:“楚晚怎么回事?”

接着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一个男人走到我面前,抽出我的胳膊看了看,又放下离开。

“少爷,是毒品,不知道谁给少夫人注射的。”

良久的沉默。

接着男人的一声闷哼,那低沉的声音含着怒意:“少夫人?!你再叫一句试试!把她扔出去,真叫人恶心!”

是,此刻的我的确很恶心!

鼻涕眼泪流到一起,原本干净纯白的丝质长裙上满是血污。

在结婚五个月,怀孕三个月后,我被我的丈夫扔出了大门。

凌晨的C市,忽地下起豆大的雨,我心口,身体,都疼得厉害。

这里是人烟稀少的富人区,是我亲自操刀设计选的婚宅住址。

没有谁会来救我!

谁敢违抗东方皓沐?

雨水冲刷着我的裙子,我感觉我好像要死了。

忽然,我的面前出现了一把黑色的伞。

伞下的男人伫立在我面前,一身黑衣和雨伞近乎一体,半截精瘦的小臂裸露在外面。

“楚晚,一年不见,你活得真惨!”

雨水打得我难以完全睁开眼,朦胧中只见他性感凉薄的唇一翕一合。

“是,活得好惨。”

他一把将伞丢掉,腾空抱起我,与我一同接受这场大雨的洗礼。

他冷沉的声音附在我的耳边:“楚晚,我带你再活一次吧。”

他健壮的胸膛被雨淋得冷冰冰的,又冷又硬,像东方皓沐踩在我脸上的皮鞋。

我抬头望着他刚毅的侧脸,笑道:“秦泽,你一个乡下出来的穷军人,怎么带我再活一次?”

秦泽把我抱得更紧,被雨浸湿的发像藤蔓缠绕着我,凉意一下子沁入我的肌肤。

“活不了,我就带着你下地狱!”

他剥开我脸上的乱发,锋利的唇角泛着清冷,深邃的眼直视着我,“楚晚,你愿意么?”

我的心蓦地一惊,偏过头去,不去理会他的话。

“我累了,你好好活吧。”

我们的相遇,从一开始,就是逃不开的宿命情局。

……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