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其它 > 卧底藏骄

更新时间:2021-05-07 03:43:53

卧底藏骄 已完结

卧底藏骄

来源:万读作者:江城言者分类:其它主角:苏西坡,章箭

《卧底藏骄》中的苏西坡章箭作为主要人物推进了故事发展,增加了整个故事的精彩程度,在江城言者的努力下成功圈粉很多朋友,下面是《卧底藏骄》内容:通过叛逆但善良的少年,非同寻常的视角,看待并解读当前社会:鱼水关系、向日葵萎、苦向谁诉、夜色梦境、愚的因果。感触生命如帆:等爱的月光,错爱的回归。...展开

《卧底藏骄》章节试读:

主题曲《秋水长天间》:

“江湖上点点白帆,流动的是名利。心眼里滚滚红尘,落定的是情义。千古沧桑,嵌入凝固的封泥。立马不舍昼夜的川上,跪拜天下为公的坟前,一闪而过暗合的事。记忆的花絮,情感的浮躁,慢慢沉淀。西江沙,东湖风,南海日,北都心,一切都是瞬息,都是间歇与过渡。月有缺憾,寒生秋水。夜有迷茫,深蕴长天。明月照今尘,来从感恩来,去向感念去。”

镜头迭叠:

冰雪盈城的背景;滚动“腾讯”、“新浪”、“搜狐”、“起点”、“红网”、“凤凰网”、“中国作家网”等的网页;转载原创小说《卧底藏骄》的章节。

“忆峥嵘岁月,恰同志少壮时。时间流淌在记忆的城堡,风化为悠远的碎片。飘去又飘来的是,一片模糊,隐约可辨。”

从分属古遗址、古墓葬、古建筑和近现代纪念建筑的7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安城风雨桥,陶澍陵;江城腰子仑越墓群;秦城中心城区羊舞岭窑,信义校会建筑群;北城厂窖惨案遗址,涂家台新石器遗址),闪现“城市成长历程”诗画的视频。

“从前残旧的秦城,在世纪风云、几度风雨的洗礼下,宛如邻家有女初长成,悄然涂脂抹粉,脱出平底鞋,换上高跟鞋,憧憬着绚丽多姿的明天。”

“记忆之城,青苔肆虐的攀附,早已将过往悉数尘封。大码头、将军庙、古道街、西流湾、鹿角山、三里桥、桃花仑……寂静的藏于传说。也许,那是它唯一的天长地久。是谁禁锢旧事的青丝,墙角上那抹斜阳在叹息,岁月在指缝萦绕。是谁在叹息年华,弹指一飞间,白了少年头。”

钢铁年代、人民公社、文革时期、改革开放,黑白泛黄的照片,花样年华的笑脸。

“蓦然回首,暮云遮隔不断,当年明月,月上小楼。楼上楼下,穷开心的跑马走廊和地坪上,竹凉板和桌椅板凳连成的‘风光带’里,‘喇叭筒’(自卷纸烟)、‘二锅头’(自酿谷酒)点燃激情,碰出火花。孩子们在穿梭其间,东张西望,更孩子气的长辈们面红耳赤,不甘示弱地掰手腕、讲故事、猜谜语、将军夺帅或争上游。”

彻夜不眠的厂区,忘我工作的情景。

“轰隆的机器,悠然的催眠曲,犹在昨夜。”

防盗门窗紧锁的物业楼盘、单门独户。彻夜失眠的孤灯,静默沉思的眼眸。

“红颜消褪,激情不再。佝偻叹息,渐入迟暮。瑞雪也疯狂,让人不胜寒的冬雪,掩埋最后的暗伤。”

落雪后的红梅,猝不及防地开绽放。点点滴滴,装饰着洁白的雪。卧在雪上,幸福地猜想,这是她人生路上初次。

“曾几何时,霓虹灯影下,爱上强奸的尖叫,搅乱世纪的静土,为那消失的自尊、自由、自强,留一把冬雪禁锢岁月匆匆,装一把想念记在心间。只为:禁锢没有意义而浪费的时间,想念那些在生命里来了又去、依然刻骨铭心的人。”

画外音訇然而止,剧中画面跳跃出《卧底藏骄》的字幕。

第一回

镜头特写:

一个“娃哈哈”矿泉水塑料小瓶,被信手从行驶中公交车的窗口抛扔在大街上,滚落到拾荒老汉的脚边。

一双草鞋式样、用废旧车轮胎材料改制作的凉鞋,磨穿了鞋底,挂断了鞋帮。生有疮癣的脚后跟,都被厚黑的尘垢,遮盖。

腿脚不灵便的老汉急忙弯腰,如获至宝,捡捏在枯瘦而粗糙的左手中。准备藏放进拾装不少空易拉罐、塑料瓶和废纸张的旧编织袋时,老汉浑浊的双眼,见塑料瓶内还有小半瓶清澈的水,于是,用同样枯瘦而粗糙的右手拧开瓶盖,像喝上等的好酒一样慢慢品一、二口后,才仰脖子喝了个精光。老汉在低声自言自语:“作乐呀,也是作孽,谁把这养命也干渴得人死的水呀这样糟蹋了?”

阳光,逆光,把他投映在挖了又新铺的水泥路面上扭曲的身影,拉长。

路过看见此情景的一个中年妇女,忍不住对身边的女伴指点、悄悄说:“看,那老头,你可别把他当叫花子,他的来头大着哩!”

年轻的女伴习惯性地斜乜看人,然后,不以为然地置之一笑:“再大的来头,也大不到哪里去!”

看上去,老汉的年纪上七旬,干瘪、紫黑如秋茄的一张脸,须发花白,恰似柏油马路边随见乱扔的垃圾堆周边伴着野生瓜藤夹生的稀疏、紊乱的枯草。穿着既不合身(明显太长且宽大)、也不合时宜的税务旧式冬装,邋遢得根本辩不出衣服原来的颜色。

老汉与身边那些穿过门店又折回街头、同样又老又躬背的乞丐相比,显然不同的是,没有他(她)们的衣着体面和行动活泛,没有笑容可掬地向见了就不陌生的过路人伸手,反复哼唧“好心的叔叔阿姨,行行好,可怜可怜、打发照顾下吧。”

镜头由争先恐后地闪躲、绕避开乞丐和老汉的人群,移向同样非常冷漠的面孔。

“如果他的子女呀稍有出息,他用得着在这大街上,丢人现眼吗?”

“即使他的子女有出息呀,也太不把亲爹当人看,太没孝心了!”

摇头,年轻的同伴还是挺感兴趣地请问:“罗大姐,他是哪个王八蛋的爹?”

左盼右顾,见四周没有熟悉的面孔,罗大姐的阔嘴离同伴的耳根更近,声音更小:“小胡,声音轻点。我告诉你……不过,你得记住,你对任何人都要像大姐一样,守口如瓶。”

“可千万不要、也不能说,是大姐我告诉你的,行不?”在同伴紧抿住性感的红唇、更生动大开漂亮的黑眼睛,郑重其事地首肯后,声细如蚊:“这老头可是咱县里一把手、章书记的亲爹!”

小胡比听到昨晚通宵搓麻、有盘牌局开打时,没完没了在吵嚷唉叹一手烂牌的身边这位同事也是赌友的罗大姐,后来居然“海底捞”、报糊了清一色超豪华七巧对的“盆子”更吃惊,瞠目结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