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的神仙相公太黏人

更新时间:2021-05-24 08:10:55

我的神仙相公太黏人 已完结

我的神仙相公太黏人

来源:万读作者:贾贾分类:言情主角:贾冬梅,沃家仙

《我的神仙相公太黏人》可以说是一部文字电影了,看过后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画面,而且很真实。贾冬梅沃家仙完全就是电影主角,非常的精彩,《我的神仙相公太黏人》简介:贾冬梅一直是个糊里糊涂的人。儿时糊里糊涂被沃家仙坑蒙拐骗去鬼庙结缘。长大后,又被他娶了去。他时长说自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将儿子的名字都起做:“沃子思”我自私。可是,为什么,两次不要性命,下地府去救她。为了她,他散尽家财。为了她,他四海为家。为了她,他连她们的儿子都不要了。她问他为什么,她不值得。他却十分认真的说:“只有你活着,才能保护我。我说的这么深奥,向来缺傻的你,怎会懂!”谁让他,娶了一个大傻瓜。幽默剧,一对一,男女主,斗神斗鬼斗妖精,这是一篇三生三世的情缘。...展开

《我的神仙相公太黏人》章节试读:

只可惜现下,她笑不出来,反而两只大大的杏眼里,蓄满水泽,水波强忍着在眼睛里来回打转,就是不肯流出来。

而恰恰那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就如同有只小猫儿,在沃家仙心窝子里,抓呀抓!挠啊挠!抓挠的沃家仙是又痒又疼,恨自己不是人啊!怎忍心见死不救,这样对待一名如此脆弱幼小的小女娃?

可他为人功利啊!崇尚先保住自己,自己才有机会保住旁人。况且百无一用是书生,英雄救美的事不能瞎做。怎么也要先了解事情始末,在从中处理。

沃家仙天资聪敏,眼前这幅男乞儿们如饿狼,包围女娃子,女娃子却护着包子,他马上联想到,这会正是晚饭时间,几名乞儿又未讨到食物,正饥肠辘辘、饥寒交迫、小女娃就捧着几袋香气四溢的大包子从他们眼前路过……

他看得明白了,不但没上前,反而将脚步向后移,将自己移到灯光照耀不到的阴影处,这地方,他应该安全了,其实他应该装作什么都没看见,转头走掉的。

可他竟然动了恻隐之心,他是很难动心的人。

沃家仙想到此处,掏出折扇为自己扇风道:“有点意思。”

人之初、性本欲、在必要的时候出现,给那些乞丐几个铜板,叫他们自行去买吃的。

乞丐们肆无忌惮靠近小女娃。

“你们,你们不要过来呦,我会武功的,我会铁头功,会胸口碎大石,会手劈木头,你们没看到我刚才用头撞倒你们中一个兄弟吗?我很厉害的。”女娃的声音与她的长相一样,又甜又软又稚嫩。

沃家仙果然见墙角蹲坐着一名高瘦的少年,少年面容有些扭曲,双手紧紧蹂着肚子。

凭小女孩现在的身高,的确头正好顶到这少年肚子上,只是沃家仙十分惊讶,小女孩力气竟然这么大,把大自己许多的少年,撞得捂着肚子站立不起。

“别听她放屁,俺是饿的胃抽筋,腿发软。你们动作快点,抢一袋包子,俺们就走,不然一会在来人,啥都抢不走,大伙还得挨饿。”

听高瘦少年这样一说,几个乞儿一起逼向小女娃,看那架势,想将小女娃揍一顿,然后拿包子走人。

“是你们逼我的,师傅不让我打人,刚才我已经手下留情了,我不打你们,你们就要抢包子,包子被你们抢走了,师傅、班主、还有一大帮子哥哥姐姐就要挨饿,所以我,我开始打人喽!”小女娃举起小拳头,结结巴巴的说。

乞丐们听了不但没害怕,反而险些捧腹大笑。其中一名乞丐揪住小女娃衣领,使力想把小女娃扔一边去。

结果小女娃扎着马步的双脚纹丝未动,成拳那只粉嫩的小手打出,结结实实就打在乞丐的肚子上,乞丐腾空而起,嗖的一下,就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半圆的弧度,之后好似壁画一样,贴在了一丈外小巷的石壁上。

这一下打的其它乞丐有些傻眼,原来方才顶飞瘦高大个那下不是巧合。乞丐们吓得是一哄而散。

黑暗中的沃家仙也是全身颤抖,不是吓的,而是震撼。

强悍会武的妻子,他……好像……找到了。

他要趁着她还小,将她变成自己的。

沃家仙打理打理衣衫,履步从黑暗处行出,俊秀的面颊携着灿烂的微笑,来到已经抱起包子即将离去的小女娃面前作揖道:“在下沃家仙,见过姑娘,天色已晚,路途不安全,沃某送姑娘一程,一来维护姑娘,二来帮姑娘拿一袋包子,包子数量太多,免得累着姑娘。”

小女娃无辜的大眼睛打量沃家仙道:“你不是躲起来的那个哥哥吗?”

这句话说得多难听,这叫观察敌情,知己知彼好战胜,虽然他还没来得及出手英雄救美。

“妹妹武功了得,哥哥一介书生,怕拖妹妹后腿,才不得已躲藏,但哥哥心中是担忧妹妹的,否则哥哥只管掉头离去就是,何必行小人行径,躲起来。”关系好像进一步喽!由沃某变成哥哥,沃家仙想到此处,嘴角笑得越发璀璨真诚。

“哥哥你真好看!”小女娃目光有些痴,随即又道:“可是这样不好,师傅说不能随意接受陌生人恩惠,会贪小便宜吃大亏的。”小女娃子肉肉圆圆的小脸已经淹没在三大纸袋包子堆中,费力的往前走。

“哪来什么恩惠,眼睛都挡住了,难怪走进这条乞丐巷。”沃家仙说着抢过一袋包子捧在手里,与小女娃子并行。

小女娃中间那袋包子被撤走,眼前果然明亮多了,小脸也甜甜的笑出酒涡道:“哥哥真是好人。”

沃家仙着因为第一次拿这么一袋油乎乎的东西而蹙起眉头。可是看到小女娃腻死人的笑,又有些失神问:“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家里有些什么人?”

“我叫贾冬梅,现在和师傅班主一起住在马车上,哥哥,家里人?你是要问亲生的,还是结义金兰的。”

沃家仙腾出一只手摸摸贾冬梅营养不良的稻草发道:“你这名字真不怎么样!当然是问亲生的,最好是你的父母。”这样就可以上门提亲,关系好像又进一步啦,摸到她的头发啦,虽然看起来很糟糕,但摸起来,好软好痒。

“我没有父亲,我母亲也因为养不起我,就把我扔了,我那时只有三岁,母亲给我一串甜甜的蜜枣糖葫芦,告诉我在原地等她,等糖葫芦吃完了,她就回来了。

我那时候虽然小,可是我感受到她不一定会回来了,于是我就舔着吃我的糖葫芦,我把糖葫芦的糖都舔光了,也不去咬上面蜜枣,我就怕我把糖葫芦吃完,母亲还不回来接我,之后过了一天、两天、也可能是三天,我饿的迷迷糊糊中,被师傅救走。”

典型的打一巴掌给个蜜枣,给小孩一串糖葫芦,换母亲一生自由,生逢乱世,这样的事太多。

这一路,只要沃家仙问?贾冬梅就会答。

贾冬梅的回答,让沃家仙心中一阵阵陌生的酸涩,险些脑子一热,发傻说出:“你以后有我,什么苦也不必在受。”可是话到嘴边才想起来,他要找能保护他的妻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