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之魔女

更新时间:2021-05-31 07:00:14

重生之魔女 连载中

重生之魔女

来源:悠书阁作者:文宓楼月分类:重生主角:小影,玉霄寒

《重生之魔女》是文宓楼月的良心作品,其中小影玉霄寒的人设不是传统玛丽苏,很有自己的个性和审美,从人物和故事的描述上我们也可以感受到文宓楼月的思想,下面是小说内容简介:多舛的命运执拗地纠缠着她,带着破损的容颜,残缺的心灵,她从死亡边缘无望地醒来……...展开

《重生之魔女》章节试读:

平楚国,初冬。

细雪纷纷扬扬下了一上午,终于停了下来。即墨府深长的后院笼罩在一片清冽的梅香中,冰冻的湖面一片沉寂,以往总是一尘不染的青石板道此刻也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雪晶,为了避免碰到行人,道旁的梅枝已经被修剪整齐,怒放的梅朵缀满枝头。

环佩玎玲,一位身着雪白狐裘的绝色女子在丫鬟的陪同下从长廊尽头缓步行来,素白的小手捧着暖手抄,拢在宽大的貂绒袖中。她侧过弧度优美的雪嫩小脸,不妖自媚的柳眉下,雪晶般清澈的眸子看向湖边不远处梅枝掩映下的心芳亭。

“霜泠,陪我到那亭中坐坐吧。”女子轻启檀口,声音轻灵似莺。

名唤霜泠的丫鬟轻轻一怔,道:“夫人,还是先回房吧,待奴婢叫人来把道上的积雪扫尽,再陪夫人去赏梅可好。”

女子轻轻摇头,嫣然一笑,道:“寻梅不踏雪,又有何趣?”言毕,莲步轻移下了台阶,丫鬟大惊,抢前一步扶住女子的胳膊,道:“夫人小心些。”

来到亭中,女子站在栏杆前,面向湖面,几枝夏季留下的残荷被冻在了冰面之上,覆着一层白雪,说不出的凄凉颓败。女子眼中泛起一丝忧郁,沿着栏杆便欲坐下。

“夫人且慢。”霜泠急急道,倒把女子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却见霜泠忙不迭地解开身上的兔绒马夹,竟要来垫女子刚要坐下的石凳。

“霜泠,你这是做什么。”女子有些瞠目结舌。

“夫人,您请坐吧,这样就不会受凉了。”霜泠利索地把马夹平铺在石凳上,松了口气。

看着她单薄的站在寒风中,一脸微笑地请自己坐在她用来防寒的马夹上,女子心中没来由的一酸。她心知,这个才来三日的丫鬟必是听说了之前的那个丫鬟就是因为她感冒打了几天喷嚏而受了重责,故而如此。

“风寒,你快穿起来吧。去屋里给我拿个垫子来。”女子转过身,看着湖面淡淡道。

霜泠微怔之后,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也不穿那马甲,转身向西院跑去。

片刻之后,取来了绒垫,霜泠才穿回马夹,扶女子在凳上坐下。

女子看着湖面,久久不语,霜泠侍立一侧,主仆一时沉默。少时,女子刚想起身回房,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孩童的笑声,“哎哟,小少爷,我的小祖宗,您慢点跑,要是摔着了可怎么得了……”中年仆妇气喘吁吁的声音夹杂在清脆的笑声中,越来越近。

随着一阵脚步轻响,一个五岁左右的男童出现在心芳亭前,身着秋香色立蟒白狐腋箭袖,系着黛色的披风,蹬着鹿皮小靴,手持一束鲜艳的红梅,温润的白玉冠将一头黑发束的极为整齐,白嫩圆润的小脸红扑扑的,剑眉浓密,圆眸晶亮,嘴唇鲜红,贵气又可爱。

经过心芳亭时,他微侧一下小脸,看到亭中的女子,不由旋转身子,笑着向女子扑来,“语姨!”

女子脸上也绽开一抹明媚的笑容,周遭娇艳的雪梅顿时黯然失色。“晟儿。”她展臂接住飞扑过来的小小身子,嗔道:“不要跑这么快,要是摔倒了怎么办。”

小男孩扬起小脸,道:“不怕,晟儿最近都有跟着曲师傅练武,要不是地上滑,早把讨厌的奶娘甩掉了。”

小男孩举起手中的梅枝,道:“语姨,这个送给你。”女子接过那已被他碰掉不少花瓣的梅枝,嘴角笑的灿烂,道:“奶娘也是关心你,为什么要讨厌她?”

小男孩嘟起小嘴,道:“她最话多了,晟儿最讨厌话多的人。”

一旁的霜泠掩嘴偷笑,这个张姨也真是的,年纪不大,却最爱唠叨,就连五岁的小少爷都嫌弃她了。

“语姨话也多啊?晟儿怎么就不讨厌语姨呢?”女子笑问。

小男孩讨喜地趴在她腿上,咧着小嘴道:“语姨长得漂亮,笑也漂亮,说话也漂亮,所以晟儿喜欢。”

女子抬头与霜泠互看一眼,齐齐笑了起来,女子刮了一下小男孩的鼻尖,笑道:“小小年纪,你就知道什么是漂亮了。”

小男孩嘟嘴仰头,不服气道:“我自然知道,四个姨中间,语姨最漂亮。而且,爹爹肯定也是这么想的,要不然,他怎么不要娘,要语姨呢。”

女子闻言微微一怔,眸中闪过一丝尴尬,伸手握住小男孩冻得通红的小手,一边给他暖着一边道:“不要胡说,爹爹没有不要你娘。”

“哎哟,我的小祖宗,可追到你了。啊,夫人,奴婢见过夫人。”一身暗青夹袄的乳娘张秀气喘吁吁地赶到心芳亭前,见女子坐在那,顿时吓了一跳,变得恭谨拘束起来。

“免礼。”女子淡笑。张秀直起身子,见小男孩胶在女子腿旁,想唤他离开,又不敢开口。

“晟儿,跟乳娘回房去吧,外面风冷,不要冻着了,把这个带着暖手。”女子轻声细语地对小男孩道,并把袖中的暖手抄递给小男孩。

小男孩接过顶嵌珠玉,锦缎覆面的精致暖手抄,眯眼笑道:“语姨真好。可是晟儿还不想回去,晟儿不能跟语姨多呆一会吗?”

女子笑道:“当然可以。”

“忆语。”一声低唤让亭中几人同时一惊,回过头去,却见一身天青色长袍的男人负手站在亭外,清俊的面庞沉静,眼底却带着一丝柔和,看着亭中的女子。

“奴婢见过少爷。”张秀和霜泠急忙下跪,名唤忆语的女子迎着男人的目光站起身,浅笑道:“襄,雪停了,我出来走走。”

这个男人就是平楚国三大家族之首即墨一族的长房长子,手握平楚国一半兵权的骁骑将军——即墨襄。

男人眼睛扫过忆语身边的小男孩——即墨晟,走进亭中,道:“起来吧。”张秀和霜泠起身,站在一边垂首顺目。

忆语悄悄捏捏即墨晟的小手,“爹爹。”即墨晟轻轻叫了一声,眉眼之间与即墨襄却并不亲近。

即墨襄微微点头,看着忆语道:“你风寒刚好,不该再出来受冻,回房吧。”说着,就要来牵忆语的手。

忆语忙道:“襄,我今天心情很好,想在这里多呆一会。而且刚才晟儿说好久没有和你亲近了,不如今天好好陪陪他。”说着,美目闪闪地看着面前眉头微皱的男人。

即墨襄松开纠结的眉宇,在忆语旁边的石凳上坐下,向即墨晟伸出白皙修长的手,道:“过来。”

即墨晟抬头看了一眼忆语,忆语对他鼓励的一笑,即墨晟才走到男人身侧。

“最近曲九都教了你什么?”即墨襄双手搭在男孩尚显单薄的肩上,平静地问。

“扎马步。”小男孩道。

“练了多久了?”即墨襄问。

“半个月了。”小男孩回答。

“那你练一个我看看。”即墨襄放开双手。

即墨晟走到石桌边的空地上,扎了一个四平八稳的马步。姿势英挺,小胳膊小腿不抖不颤,面色沉稳。

即墨襄脸色温和起来,嘴角甚至挂上了一丝微笑,道:“过来吧。”

即墨晟利落的收了势,回到即墨襄身边。

“柳夫子最近都教了你什么?”即墨襄问。

“千字文和幼学诗。”小男孩道。

即墨襄点头,却并不考他,只问:“最近脑中有什么想做的事么?”

即墨晟乌黑的大眼睛转了转,回过头去看看忆语,甜甜一笑,转过头对即墨襄道:“晟儿想娶一只小狐狸。”

亭中除了即墨晟之外的四人齐齐一怔,即墨襄挑了挑眉梢,问:“为什么?”

即墨晟道:“娘说语姨是狐狸变的,晟儿也想娶一只和语姨一样漂亮的小狐狸。”

此言一出,张秀和霜泠不由面如土色,忆语也脸色一僵,并非为自己受辱而不高兴,而是替即墨晟的娘担心。

即墨襄皱了皱眉毛,突然爽朗地笑了起来,拍了拍即墨晟的小脑袋,道:“是我的儿子。”

张秀、霜泠和忆语同时松了口气。

即墨襄站起,对忆语道:“今日就到这吧,我们回去。”

“嗯。”忆语点点头,任由他稍显冰凉的手牵住了她的,一起走出亭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