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刑天诛道

更新时间:2021-06-02 18:43:03

刑天诛道 连载中

刑天诛道

来源:万读作者:嘻深愚非分类:武侠主角:天荀,宋江

很多朋友喜欢《刑天诛道》这部小说,这是嘻深愚非所编写的,它是一部武侠风格小说,剧情紧凑,节奏合理,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小说简介:世界为何会终结?破灭独道,逆反一统。不知结局如何,身死成悲亦或是利在千秋。我只愿看到一个百花齐放的世界,不要有什么能主宰一切。我用肉身孕育世界,灵魂监管世界,让所有人都能公平竞争,所有道都能茁壮成长。...展开

《刑天诛道》章节试读:

小荀听见有人靠近,赶忙找了个地儿,将财货隐匿与茅房之后。自己则躲入了狗窝之中。小荀感觉周围静静的,只有刀枪挥舞撞击以及心跳之声!能够暴富,才有资格有抱负!今后能否发达就看今晚了!

“禀报都统,这里没有发现刺客,只发现了先前派出的士兵的骨灰。”

“嗯,咦,士兵身上居然没有财物,一定是被人拿走了,给我搜!连死人财都敢要,不管是刺客做的还是其他什么人做的,都要把他找出来,告慰兄弟们在天之灵。”

“诺”

小荀心中暗暗责怪着自己的贪婪,把刺客的财物拿走便是了,反正官府也不知道,拿士兵们的做啥!“老天保佑,要是今天小子能够逃脱大难不死,一定和你姓,叫天荀。”这几乎是一个死局,若是装成了路人,少不得被拿住严刑拷打一翻,甚至灭口,而藏入狗窝有恰恰说明了自己心中有鬼!怎么办?只能靠运气了。

士兵们渐渐走远了,扩大了搜索范围。天荀这才感觉到军士们的搜索是多么马虎,或许他们只想应付交差吧,毕竟他们不是知府的私军,没有义务帮他,死的只是知府的巡防营,和自己城卫军何干?趁早回去抱着老婆孩子睡热炕头才是正经!

风吹过了刺客的骨灰,一个盒子露出了一角。天荀感觉其中可能有好处,仍不住想要占有它!一步步靠近!“会不会是武功秘籍?修真法诀?符箓术?阵法?儒家经典?还是其余诸子百家的绝学?最不济也得是一个藏宝图或者宝贝吧。”拿起宝箱就跑,顾不得细看,不顾劳累,一路跑到了自己的窝棚之中,当然,他还顺手拿了两块碎银子准备买点肉好好慰劳自己一番。

直接拿银子买吃的一定会被人怀疑,只能假托他人之名来买了。想到这,天荀心中泛起了一丝莫名的悲哀,这是属于弱者的,底层人的悲哀,即使暴富了也不敢光明正大的花钱,怕被怀疑被调查被抢夺!更何况,他的钱财本就来路不正,这让他如何不紧张。

“掌柜的,王员外托我替他买点下酒菜,酒就要竹叶青。”王员外是常客,喜爱附庸风雅,掌柜的自然不疑有他。虽然天荀不爱喝酒,只想买点肉吃调养一下身体,但为了不露陷,只能连酒一块儿买了,这让他颇为肉疼。过惯了苦日子,平素能有几文钱花就开心的不得了,突然富了也不敢大手大脚花钱。果然,“狗改不了吃屎!”拿了菜,躲在狗窝,大快朵颐。还是吃着牛羊肉的日子惬意啊,天荀心中满是感慨。估计还是体质弱小,才吃了几口,便吃不下了。传说那些武道高手日食千羊不饱,消化能力无比强大。不过自己努力练功,体质也是会慢慢提升的。到时候自己也是人上人!开宗立派,创立永恒不灭的皇朝!吃饱喝足后,天荀又取出藏匿的财货埋了起来,以免被掏粪工拿了去。

“大家练的百兽霸拳,讲究的就是至霸,至刚,至阳,至猛!王霸天下!君临百兽!气势无双!未战,敌已先胆寒,闻拳风丧胆。”馆主边说边打,时有虎啸,熊扑,豹奔,伴有狮吼声功。既有兽王搏击之猛,又有百兽狂奔之壮,犀牛冲撞之势,捷豹出击之迅!天荀虽有些动作因为底子有些薄无法完美做出,但一招一式仿佛早已埋藏脑中一般,默默的反复放映,回顾。身体跟着思维转动,一点点地纠正着动作,甚至比馆主做的还要标准!

“身上似乎逐渐出现了一种莫名的意味,周围竟然如此安静,除了人声,便再无其他杂音。鸟啼呢?虫鸣呢?”觅食的蚂蚁也好似奔命一班,朝远处逃去,连捕获的毛毛虫也弃之不顾。天荀感到通灵的百鸟看向他的目光充溢着畏惧与臣服,不敢长鸣,不敢翱翔,战栗地躲匿于枝头,沉默。“真是奇怪,我竟然可以感受到百米外的动静!”这一念头刚冒出来,仿佛联系被蓦然剪断一般,再也感受不到远处的动静。天荀又尝试多次,却再也无法进入那种玄妙境界,那种犹如鹰眼看世界,一草一木皆在手的超然状态。“算了,一切皆有缘,不可强求。先去祭祭我的五脏庙。”行至客栈,天荀再次故技重施。老掌柜依然不疑。拿了菜,天荀迫不及待地想去狗窝享用一番。

“老钱,把好酒好菜给本少拿上来。”一名衣着华丽,面色苍白,约莫十岁的少年带着一众奴仆闯入店内对掌柜的喝到,“在叫几个漂亮的姑娘将本少爷伺候舒服了重重有赏!”

“哟,是王少爷啊,我正念叨着你怎么好多天没来,没了您的照顾,小店生意差了好多。最近员外大人可是风雅得紧,连着买小店的小菜和那居士一流宴饮啊!”

不好,要露馅了我。天荀心中猛地一惊,心中对于钱掌柜也是一阵埋怨。多事作甚,好好赚你的钱才是正经,这下可坑苦了我。这谎可让我怎么圆?果然,不义之财不可取。皇朝美梦,怕是落空了。

“我爹他也真是,把钱砸给那帮腐儒作甚,在那帮读书人眼里,咱们永远只是一介奸商贱商!如果不是花费大把大把的银钱让家里人成了武者修者,恐怕那些秀才都不会正眼看咱们一眼。”

机会来了,毕竟王员外家中子女无数,不能一个个都顾得上。王员外自身也是武者,体质强大,常常夜夜笙箫做些荒唐事给子女们再添一些兄弟姐妹,白日则与秀才举人清流聚会宴饮吟诗作赋。父子间缺少交流,彼此不够了解。这,就是我的机会!

“王大少说的极是,百无一用是书生,那些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只会吟诗作画,写些什么劳什子八股,徒以口舌为劳占据高位!既不通国计民生,又不通柴米油盐,米虫而已。商人货通天下,若无商,百姓苦矣!”嘴上说的虽是如此,天荀却暗自腹诽:“也不看看你什么德行,连书生都不如,书生还能教人识字,还有一腔浩然正气。你呢?除了每日逛青楼狎妓,同样既不通国计民生,又不通柴米油盐,无非投胎投的好,有个好爹罢了!酒囊饭袋!”

作为一个小二,笑口常开是必修课。是以,脸上仍是一脸赞同,佩服,敬仰。不是天荀没有尊严,而是他知道,得罪了王家必定死无全尸,被官府审查也是九死一生。说到底,自己只是一个野孩子罢了,没背景,没父母。天荀说的那番话并未刻意压低声音,一来他的确看不惯某些挂羊头卖狗肉的读书人,二来他必须表现得慷慨激昂才能赢得王家小少爷的欢心,转移视线。雅间内许多长衫客必定听到了,只是碍于王少爷的淫威不敢发作,故而没有径直下来教训自己。

“说的不错,没想到你区区一个店小二,也能有如此见识。可惜,也终究只是个店小二罢了,难以有什么成就。”王家小少爷故作深沉,实则心中喜不自胜,无论如何,自己被人赞同,钦佩是一件长脸的事。他甚至心中暗暗决定要把自己心中所想,所感都讲给青楼相好的听。想到那些弱女子一脸倾慕,心中忍不住有些摇曳,恨不能立马赶到那些女子的闺房中欢好一番。

“咚”王少爷身边老跟班一见主子高兴,立即意识到了什么,往桌子上拍下两个金锭。王家小少爷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是那句话,咱最不缺的就是钱,把本少爷伺候舒服了重重有赏!”乘着心情大好,连姑娘也不喊了,在一群家奴的前呼后拥之下径直去了勾栏院,步伐越发的轻快了。估计今天老鸨要笑咧了嘴。

偷偷抬起头望了望,瞧那大小,估摸着这两锭金子得有百两重,官造,成色十足,不禁有些窃喜。

在王少爷走后,店内轰的一声爆发了。食客们议论纷纷,个个都感慨小二的好运,连掌柜的也颇有些欣羡。不过这终究是王少爷赏赐的,没有人敢明抢,掌柜的不敢也不会将之充公。不过背地里众人的反应可就说不得了。分明有些目光在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自己,无非就是看自己地位卑贱罢了,只要不出酒店怀金夜行,谁敢明抢?天荀借的就是王少爷或者说是王家的势!这下子总算可以光明正大的吃肉,买补品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