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浣花流觞曲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4:49

浣花流觞曲 连载中

浣花流觞曲

来源:万读作者:浣花流觞分类:武侠主角:流觞,浣花

浣花流觞创作的《浣花流觞曲》是很精彩的一部作品,拥有不少的粉丝,看过之后无法忘记发生在流觞浣花身上的故事,剧情复杂,冲突不断,精彩纷呈,小说内容是:乞丐逆袭成大侠?!流浪的小乞丐被好心的武士收留,取名流觞。流觞进步神速,武功大增,为了报答恩人,他每日烧水砍柴,苦练武功。但一日恩人仇人寻上门,将恩人杀害,流觞为报仇,再次选择流浪。N年后,谁曾想昔日小乞丐竟成名震江湖的大侠!...展开

《浣花流觞曲》章节试读:

一路疾驰行来,流觞吃了满嘴的灰尘,只觉得腹中七上八下,颠了个七荤八素,胸腔内如烈火炙烤,五脏俱焚,甚是难耐。看着眼下的路越来越偏僻,竟是向着一个山谷而来。谷口立了一块青色花岗大石,血红的浇注了三个字,焚音谷。旁边还刻有四个字,细一看原是,擅入者死。

进的谷来,随着马儿蜿蜒盘桓,又走了一盏茶的功夫,流觞只觉被人提在了手中,悬在半空,只见的离地面越来越近,咚一声,却是被扔在了地上。心中绷着的弦一松,立时觉得一股恶心之意直冲脑门而来,腹中一口酸水透过胸腔,刹那间冲到了嗓子眼,只爬起身呕吐两声,却觉得这天地倒转,刚爬起一半的身子又栽倒在地,晕了过去。迷迷糊糊间,只听得有人说:“好生照看着小子”便没了知觉。

“哼,以为谷主送来个打水烧火的下手,害的还要老子伺候他,等你醒了,看爷爷我怎么照看你……”房间里一个身材矮小的胖子来回踱着步,时不时的向着床上躺着的人撇一眼,嘴里不停地嘀咕着什么。

迷迷糊糊之中,流觞只觉得口干舌燥,想要一口水喝,不由的叫出了声。慢慢的睁开眼,只见眼前一张陌生的面孔,生的方头大脑,大耳长垂,眼小嘴大,一咧嘴连眼睛都藏了起来,嘴角左下方长了黄豆大的一颗黑痣,此时正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看。在流觞的记忆中现在还是在马背上颠簸,哪里来的秃头,吓得一屁股坐了起来,竟是口舌生津,感到没那么干渴难耐了。

“嘿嘿,小子,你醒啦。”这秃头矮冬瓜嘴一咧,一脸不怀好意的盯着流觞,好似淫贼遇到了小尼姑一般,笑嘻嘻的问一句“要不要喝口水啊”。

流觞正不知如何是好,听的问要不要喝水,心里虽觉得这矮冬瓜哪里来的好心好意,却还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想喝。

“喝还不去打,爷都两天没喝水了,爷还想喝水呢,躺了一整天了还想爷给你打水喝,啊。”一眨眼的功夫,这秃头矮冬瓜就收起了笑脸,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嘶吼着。骇的流觞从床上一个翻身掉了下来,急忙爬起身跑了出去。

“兔崽子,你知道在哪打水么?嗯”刚出了房门,身后又是一声大吼传进耳朵。流觞愣在当地,是啊,还不知道在哪打水呢,连水桶在哪都不知道呢,这死胖子,心里对那秃头没来由的一阵气愤,一通谩骂。面上却堆起了笑容,转头向着秃头挪了过去,一边开口问道:“爷,在哪里打水啊。”

那秃头此刻双手通在衣袖,单眼微睁,觑着流觞,嘴一咧:“小子,看不出来啊,挺识相的,不错不错,嘿嘿。”说着取出一只手指着远处“看到没,出了门左拐走他个三四百米,然后五百米,有一口井。”

流觞口中道了一声知道了,便转身走出门来,寻得一只木桶去打水。看着逐渐消失的流觞的背影,那秃头却是发出两声得意的怪笑。

流觞不知所以,按那秃头说的出门左拐走的三四百米远,竟是一片断崖,远远地看出下面有一口井,直到此时才想明白出门时那秃头矮冬瓜得意的笑声,心里又把那秃头狠狠的骂了个遍。没奈何,流觞知道再回去问也不会问出什么,肯定又是一顿骂,只得自己一个人找下山的路。

一路走来,蜿蜒的小路穿过一片翠绿的竹林,眼前豁然一亮,泉水叮咚,假山环绕,四周绿柳低垂,微风低吹,柳枝柔柔的拂过湖面,荡起一圈圈波纹,扩散,扩散,消失……

流觞跟着小湖上精致雕花小桥行来,到了一个拱形门口面前,抬头只见横挂的牌匾上磅礴大气的书着“流觞苑”三字。抬脚走进小苑,只见的亭台阁楼,雕栏玉砌,长廊环绕曲折,种了满园的芭蕉,中央一池清水,锦鲤游曳穿梭,却是没有一点人气,透着一份格格不入的静谧与死气。

流觞在院中转了一圈,竟被他寻到一口井,这时才想起自己出来是打水的,想起山下那口井,立马泄了气,眼睛向着四周瞅了两圈,眼珠在眼眶打一个转,捡起一颗石子扔进井中,只听得叮咚一声响,分明是石子落到了水面才会发出的声响。于是计上心头,趁着月色昏暗,将手中的水桶放了进去打了满满一桶水上来,又看了看四周,这才使出吃奶的劲儿提着水向着记忆中的方向走去。

“小子,你这水从哪打的,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看着地上满满的一桶清水,秃头矮冬瓜满脸的疑惑。

“出门左拐三四百米,然后向下五百米,有一口井。”想起这死胖子给自己使坏,流觞没好气的答道。

没想到这小子竟拿自己的话噎自己,秃头矮冬瓜一怔,刚要开口喝骂,又看到地上的水,眼睛一个骨碌,也不计较“嘿嘿,小子没看出来还挺有一手啊,那以后的水就都交给你了,对了,还有一日三餐也要准备好。”刚抬起一只脚出门,又回头对着流觞嘱咐了一番。

“我不会煮饭。”刚接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又要自己煮饭,流觞一阵委屈,冲着那死胖子的背影怒吼。

“关老子什么事,再废话拿你去喂狗。”没想到流觞会违背自己秃头矮冬瓜心里一堵,怒骂一声,大踏步离开。

“这算什么事,原以为有的吃喝了,还不如我在外面做乞丐逍遥快活,遭罪啊!”流觞感慨一声,身体后仰躺在了床上,却是一个猛子翻起身来,道一句“也不知道那小姑娘如何了,看她的样子应该不会跟我一样吧,哎”。流觞本就一天没吃东西,又费劲打了水回来,此时腹中传出咕咕的叫声,看了看外面乌漆墨黑的,无奈的叹一声气抱着肚子躺了下去。

“臭小子,还睡,爷让你做的饭呢,打不死你我。”

流觞刚梦到一桌的满汉全席,张开了嘴就要吃,却是乱棍从天而降,浑身吃痛,顾不得吃,抱头鼠窜,只听咚的一声响,原是掉的床下。这才完全醒了过来,一看到旁边气喘吁吁的死胖子,再一看扔在地上的棍子,立时明白了什么。想起自己的身世遭遇,顿时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然而不一会又变得清明,透出一份不服输的光。也不出声,只默默地出的门来,向着厨房而去。

那秃头矮冬瓜见流觞也不言语,默默地去做饭,心里好一阵不是滋味,过的半天,啐了一口,兀自离去。

时光荏苒,转眼间流觞进的谷来便是一旬有余,有了第一天的遭遇,流觞也不顶触那光头,无非便是打水做饭,好歹自己一直一个人过了十几个年头,做的饭菜不算绝色,却也可口,一时那秃头吃的嘴软,也不好意思故意挑刺儿。这一个多月的时光倒也轻松,毕竟自己没有去山下打水,也不知那园子何人居住,却起了一个跟自己一样地名,流觞心里奇怪,倒也不敢随便打问,只是每到夜幕来临才来取水。

本来这一切应是无事,今天午时时分,流觞刚做好了饭菜叫了秃头来吃饭,却听得外面一声马嘶,那秃头一听有人来,也顾不得吃,猴儿一般跳过桌子便跑了出去。流觞往旁边一躲,也不去管,自顾着填饱肚子。

果然,不一会时间就听到光头大叫着“臭小子,听不到来人了吗?给老子滚出来。”直到现在那胖子也没问过流觞的名字,一直称呼自己为臭小子,流觞也懒得去说。

“师叔,什么事啊?”相处一个月下来,流觞也没那么怕这光头了,只是这光头也不知为何,只让自己叫他师叔,其他什么也都不肯说。

“去给这马打点水饮一下。”光头一边指着院中的树上不知何时栓了一匹枣红色的马驹儿说,一边抬脚走进屋去吃饭。

流觞见着小马驹儿全体通红,马鬃如烈焰一般,唯独马的面额一缕雪白色,心中喜爱不已,忙不颠的应了一声提着水桶便往外走,出门走不得几步却是踟蹰不前。

“一直都是晚上去打水,不知白天那里有人没,那园子一看就充满了邪气,要是被发现了如何是好,哎,怎么办呢,应该没那么巧就被发现吧,这么久也没见有人的迹象,算了,豁出去了。”流觞自言自语了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向着流觞苑走去。

流觞一路左顾右盼的小心走来,一直到了流觞苑门口,倒也没发现有什么人活动的痕迹,心中渐渐放下了警惕,正在这时,眼前突然一个黑影闪过,流觞连忙捂住了嘴,身体一侧,躲在雕花小桥的石墩后面,只见的那人几个起落便没了身影。

见那人不见了踪影,流觞皱着眉头微微一想,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看了看黑衣人消失的方向,藏好手中的水桶,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想要看个明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