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三国之吕布是我爹

更新时间:2021-06-04 01:40:31

三国之吕布是我爹 连载中

三国之吕布是我爹

来源:腾文作者:吃了个瓜分类:历史主角:吕熙,乔霜

吃了个瓜所创作的《三国之吕布是我爹》,在一些细节处理上很巧妙,成功的吸引了读者。在人物吕熙乔霜的描绘上有属于吃了个瓜自己的一些风格,下面是《三国之吕布是我爹》主要内容:一朝穿越,回到三国时期!吕熙悲催地发现,吕布居然是他爹!而现在,这位倍儿秀的老爹,正打算刺杀丁原,投效董卓……面对岔路口的选择,吕熙是阻止,还是撺掇?...展开

《三国之吕布是我爹》章节试读:

一通话下来,可谓真是震昏发聋。

此时,吕布一双英目震惊不已,笔直的身躯微微出现前倾,双腿不自然地往后退了几步。

右手扶在靠椅上,多了些颤抖。

最后,不由自主地抬了抬嘴唇,看着自己儿子,如鲠在喉。

见此状况,吕熙心下一喜,顺势而上:“父亲,我们吕家可不能做那马前卒,与其被这群诸侯利用,还不如自己为自己找寻出路。”

“董卓苍蝇小利不可取。”

“就算父亲不甘心祖父的作为,那也得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此时,吕熙当头,直戳内心:“就算要背离丁原,现在绝对不是好时机。”

“如果现在就这样带兵杀了丁原,会被世人不齿!”

“父亲您难道忘了您跟丁原是父父子子,伦刚倡义的关系?”

“一旦杀了丁原,不孝!”

“投效董卓,不忠!”

“敢问父亲,为了这么一些苍头小利,可愿将世人不忠不孝的骂名背于身躯?”

话毕,吕熙目光如炬。

对于这种骄傲的人,不把他说得自信全无,绝对压不住!

“我……”

吕布哑口无言。

突然间扭过头,面色潮红。

不敢直视自己儿子。

此刻,吕布左手掌时而张开,时而合拢。

似乎在犹豫什么……

说到底。

如果是同龄好友这般劝解,吕布肯定虚心接受,并且懊悔不已。

但如果是老子和儿子这个身份的话。

先不说强者的骄傲,就单单是现代一个普通家庭。

如果一个儿子敢这般指责老子。

那绝对要被教做人!

更何况,是在这样等级森严、君臣父子纲的封建时代?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

“罢了。”

吕布轻叹一声,随后转过头,目光停留在吕熙身前。

心底,生出几分疑惑。

这个平日只喜诗书,不喜武艺的文弱儿子。

今日怎地这般能说会道?

而且,还句句有理,字字不容辩驳。

但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些东西的时候。

吕布就算头脑再简单,当一件事翻来覆去解析,也能明白其中利害与得失。

现在让他纠结的问题是,他已经收下了董卓礼物!

赤兔与金银。

“熙……熙儿,为父已经收下了董卓礼物,并下令张辽,高顺在今夜子时领兵偷袭丁原主帐,这该如何是好?”

闻言,吕熙顿时无语。

收了礼物就收了,难道收了东西就得给你办事?

这古人还真是一根筋。

想罢,吕熙笑道:“父亲,我观我们东营的士卒个个戴盔披甲,再加上父亲你下令张辽、高顺等人调兵遣将偷袭主帐,想必祖……丁原已经得到了消息。”

吕熙还未说完,就传来吕布急促的声音:“啊?丁原都知道了,那该如何是好?”

“……”吕熙郁闷了,拍了拍自己额头,“父亲你别急,你先听孩儿说完。”

“方才,李肃不是来过么?”

说到这,吕熙向前走了几步,嘴角微微上扬。

“李肃来了跟我们这件事有什么联系?”

吕布一脸懵逼,没听懂……

“联系?”闻言,吕熙笑意更浓,“这联系就大了,父亲你且附耳过来。”

“只需这般……”

“这般……”

“这般……”

……

并州军,主帐。

营帐中央之上,一半百老者端坐于此,略有胡须,身着紫熙长衫,双目深邃,不怒自威。

而中央两侧,则是文臣武官。

宋宪、侯成、魏续、张杨之流。

老者双目微沉,扫视一圈下方,开口道:“今日闻董卓派手下谋士李肃来到我方,带了不少金银细软,前往奉先大营。”

“敢问诸公,奉先是否有反叛之心?”

闻言,站在左侧的曹性顿时一急。

他跟着吕布南征北战多年,更是被吕布从战场救下过多次,早已心属恩德。

随后,曹性想都没想直接率先走出,抱拳道:“主公,吕将军忠肝义胆,在我并州扎根多年,立下战功无数,主公万万不能听信小人之谗言!”

话音落下,魏续走出,抱拳附和道:“是啊主公,吕将军更是为主公义子,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这么多年何曾有过不礼之举?”

话毕,一声冷笑传进俩人耳边。

“呵呵……根据本将细作来报,吕奉先已经收了董贼宝马一匹,金银若干,待李肃离开后,整个东营风起云涌。”

“这不是想反,是什么?”

说话的是宋宪,一副尖酸刻薄样,只因吕布军功太盛,心有不忿。

一直以来,跟吕布都不怎么对付。

闻言,丁原轻轻敲打桌案,没有开口。

吕布,莽夫也。

虽然在丁原眼中,这等匹夫实在是不堪入耳。

但如今正在与董卓交战。

还需要吕布来冲锋陷阵,领兵做先锋!

但是根据东营密探奏报,吕布小儿准备晚上子时刺杀自己……

这还了得???

想罢,丁原眯眼道:“诸公,吕布意属投董,我并州军奉大将军何进所邀,前来铲除宫中妖孽十常侍。”

“可董卓却先声夺人,入宫后直接行废帝之事,独霸朝纲!”

“而本官义子吕布,竟想投效这等不忠不义之徒,人人啜弃之奸贼!我丁原身为大汉忠臣,自然断不能容忍。”

说着,丁原站了起来,一甩袖袍,沉声道:“从今日起,我丁原与吕布父子之情……恩义断绝!”

“恩断义绝!”

“恩断义绝!”

就在丁原正准备下令捉拿吕布时。

一个雄伟壮阔的身影踏步走进营帐,让他停下了口中话语。

来人正是吕布!

“吕将军。”

“吕将军……”

看到来人,曹性、魏续二人连忙打了一个招呼,曹性更是使了一个眼神。

而宋宪却是冷哼一声,退了下去。

看向吕布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冷笑。

他倒要看看,今天这莽夫,还怎么辩驳!

此刻,吕布没有理会这些将军,在脑海中使劲回忆着吕熙说过的话,怕忘了该说的台词。

随即吕布稳了稳心神,抱拳正色道:“义父,我没有投靠董贼!”

“哦?”丁原轻哦了一声,没有开口。

“呵呵……没有投效董贼,那为什么你要收董贼礼物?又为什么东营士卒个个戴盔披甲!”

“那又为什么本将会收到这样的消息?”

“难不成是捕风捉影?”

“某猜想你吕将军,是准备带着整个东营一起投董贼吧!”

宋宪走出,冷笑一声,昂着脑袋,全然不信。

话音刚落!

整个帅帐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吕将军的东营可是有足足两万士卒。”

“是啊,我们并州军总共才六万,要是真……真的两万士卒去投了那董卓,再加上吕布的武勇,还有西凉铁骑等等。”

说着,不少人脸上露出苍白之色。

一旦吕布投敌,并州军战败,他们这些官老爷都得去往极乐,享他娘的万世太平……

想着,不少人都走了出来,满目悲呛道:

“主公!”

“吕布这种不忠不义之徒,请主公立刻决断!”

“否则我并州军危矣!”

“危矣!”

闻言,丁原勃然大怒,他知道吕布要投董,还未曾想过有这么一环!

并州军是他的心血,如果被人当了嫁衣。

那就算死,也不得瞑目!

“吕布小儿,不当人子!”

想到此,丁原猛然站了起来,大声质问,声色俱厉:“吕布,我待你不薄,你为何如此?”

“你为何如此!”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