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似此星辰非昨夜

更新时间:2021-06-05 02:52:33

似此星辰非昨夜 已完结

似此星辰非昨夜

来源:腾文作者:天下无双分类:灵异主角:苏暖暖,龙川

《似此星辰非昨夜》中的人物苏暖暖龙川具有超高的人气,已经圈粉不少。本文作为灵异风格小说是比较有看点的,以下是《似此星辰非昨夜》内容简介:我是一名崇尚自然科学的高中生,喜欢晚上泡图书馆里,有一天夜深人静之时,图书馆内居然走出一个披着短发的黑影。“啊!原来这世上真的有灵异事件”...展开

《似此星辰非昨夜》章节试读:

那书上无字,但却格外引人注目。一大摊,一大摊的血迹,出现在上面,鲜血淋漓时不断往外涌出,仿佛那不是书籍,只是一团血迹。

书页无人却正在翻动着,沙沙的响声传来,仿佛一个女生正在笑,他披头散发,安静的坐在那儿,扬起手对我招了招,说,“来啊,来啊!”

可我知道,这只是幻觉,并非真实,我紧紧的闭上双眼,心中默念茅山十二章经,在睁开眼的时候,一切都回归原有,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怎么什么也没有?”

根据对于阴气的感应来看,那女鬼必定在这里,可为什么也没看到?难道她不在这里?

不对,女鬼一定时藏在了什么地方。

就在我正要迈步往前走的时候,突然感觉头顶一凉,接着,又是滴答,滴答的滴水声音从上面传来,我随手在额头上一抹,天呐!殷红的一片,整个手掌全被鲜血染红了。

一看到这里,我的心都凉了半截,后背上也是冷汗蹭蹭往上冒。

难怪没有看到她,原来你在上面!

心里这样想,但我却没有抬头,因为担心女鬼在我上面偷袭,就赶紧抬脚往前窜,可是当我再抬头看的时候,哎呀!糟糕,只见大片的阴气,如同浓云一般滚滚而来。

这些阴气,长期被女鬼酝酿,不说有致命的毒性,但是对人的身体绝对损害极大!

不过幸好我早有防备,当下冷哼一声,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枚符隶,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抬手猛的挥出。

符隶迎风见长,划过黑夜,带着微弱的光芒。看似如同烛火,遥遥将息,可一遇见阴气,立刻明如皓月,大半的阴气直接在符隶的光芒中烟消云散,还有小半,也是强弩之末,对我已经够不成伤害了。

只是这阴气之中的腥臭气味仍旧还在,弥漫在整个休息室中。

挥了挥手,我嫌弃的捂着鼻子,朝着上方望过去。

此时在休息室红漆大门上方,正吊着一根红绳子,血是从那上面滴落下来的。无风,但绳子却在黑夜里幽幽晃动,仿佛被人拉扯一般,看的我头皮阵阵发麻。

月光透过窗棂照进来,整个休息室一览无余,但是,除了那晃动的红绳子发出轻微的咿呀声音之外,整个屋子里却是什么也听不到。

奇怪了,鬼呢?

按说不可能,难道对方知道我是个道姑,提前逃跑了?

不会吧,我有这么厉害吗?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阵呜呜的声音,这声音很小,但却特别有力,仿佛有人嘴巴被蒙住了一样,只能从鼻孔里面发出声音。

闻声,我立刻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清秀的少年,头发散乱着,不断的摇头,整个脸有一半被头发遮住,看不清楚面容,可是,那双高傲而且冰冷的眼睛,却让我看出了几分熟悉。

他被绳子结结实实的捆绑在墙角,动弹不得。

少年的上方,是从半空中垂下来的长发,那长发上沾着血液,此刻还在滴着血,一个身穿红衣服的年轻女人倒立在半空,手指一遍又一遍的捋着自己的长发。

这女子侧对着我,所以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可以看见她惨白的手指,挑着带血的头发,在那男孩的脸颊,划来划去。

每划一下,少年的脸上就多了一道血痕!

少年散乱的头发,被划开了,这时候我的视线正好与少年相对。

“怎么会是他?”

看清了少年的样子,我内心猛的一跳!

少年面目俊秀,双眼如同星辰璀璨。虽然此刻被绳索困住,可即便这样,也仍旧给人一种帅气的享受。

没错,这少年的确帅到令人嫉妒。美到极致的脸部轮廓,在黑夜里让我心脏砰砰乱跳,单薄的嘴唇,微微轻抿,帅气的模样,有那么几秒钟,我都被看呆了。

不过,我可不喜欢他,都说帅哥有毒,欣赏还可以,要是当做终身伴侣,那才是女人悲惨命运的开始。

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我撇撇嘴,心里的这个疑惑更加深沉了。

这个男生,可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他与我本是同届,但是人长得太帅,被全校女生推选为我们这一届公认的校草。

整天在班里那些花痴女的念叨中,想不认识都难。龙川,呵呵,真是没想到,让青藤中学无数少女为之痴狂的男声,居然鬼被鬼缠身,而且,看来,现在只有我才能救他了。

还别说,龙川此刻的情况貌似很糟糕啊!

仔细一看,我才发现了不对劲,在他单薄的嘴唇上,此刻白如秋霜,一点儿血色也没有,眼睛紧紧的闭在一起,颤抖中嘴里不住的发出呜呜声音。

他这是被那女鬼吓得吗?不像啊,若是害怕,为何他的眼中却一丝慌乱也没有,相反的,那是高傲,冷淡!

哎呀!反正我也不喜欢他,管那么多干嘛,只要没事就已经万幸啦!

没死就好,我刚才站在门外,感受到的那股阳气,当时我还觉得奇怪,现在看来,就是龙川的了。

可是,那股阳气,很微弱,按照现在龙川的情况来看,他虽然没死,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

如果这时候,我没出现,我敢肯定,他绝对撑不过今晚!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女鬼给龙川捉来做什么?难道女鬼也被龙川的帅气倾倒了?

呸呸呸!鬼怎么会有感情呢?再说了,真要是倾慕龙川,又怎么忍心,给他弄成那副鬼样子!

胡思乱想的我,赶紧止住这些无厘头的杂念,此刻,最重要的不仅仅要收服这只女鬼,同时还要保证龙川的性命安全。

俺滴娘嘞!一个女鬼已经够我受得了,现在还要带一个男人出去,妈妈呀,人家只是个女孩纸好不好,我真的好想抛弃这个小白脸啊!

啧啧,这还真是麻烦,我心里顿时生出可一种无力之感!

再看那女鬼,此刻她全身都是红绸子裹着,倒立在休息室的上空,脚脖子就像钩子一样,正好缠在那根红绳儿子上,身子随着红绳儿一起,来回晃动。

鲜血从红绳子上一滴滴的流下来。

“咕,咕,咕……”

顺着女鬼青紫色的脚脖子,一直往下滴,到了大腿,胸腹,最后在女鬼狰狞发黑的脸颊上聚集,一滴又一滴,顺着头发,慢慢的滴下来,地上,大片大片的血迹,堆在那里,就像平地开了一朵朵血莲花!

她的身体,被一层层的黑气包裹着,如同云雾一般,若隐若现。

我极度怀疑,这女鬼生前是刻意要吊死自己,目的自然是为了让自己变成厉鬼,也许她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杀死那个负心汉吧!

可是,作恶太多,天理难容,害人害己,最后连投胎只怕都不能!

就在我替女鬼感到惋惜的时候,女鬼突兀的动了,脑袋机械性的转动,身子不动,整颗脑袋直接转了180度,一双浑浊不清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被突然这一幕给吓了一跳,弄的我差点就给手里的桃木剑扔过去了。

她定定的看着我,两只眼珠子不停在眼眶里滚动,骨碌碌的直打转,问我:

“你是谁?”

声音如同夜风,划过树林时的呜咽声音。

我全身戒备,故意反问:“我是谁?你有没听说过茅山?”

我准备把茅山搬出来,想要以此来压制女鬼。

可是没想到。女鬼居然不吃我这一套,拿开划过龙川的手指,拍着胸脯咯咯的笑出来。

“茅山虽然厉害,可我若杀了你,谁会知道?”

我皱了皱眉头,这女鬼心念歹毒,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算了,我也懒得和她费口舌,只问她:

“在杀我之前,你得告诉我,之前死在这里的人,是不是都是你干的。”

提起之前死的那些人,女鬼的脑袋有机械性的转过去,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可我却从声音中听出,她正在笑,只是声音太过悚然,就像半夜孩子的哭泣。

“是我杀的,那又如何?”

“果然是你?”我就猜嘛,这女鬼怨念及肺腑,如同病入膏肓,已然无药可救。

见我怒气上涌,女鬼笑声又大了几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