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邪妃在上:王爷,撩一下

更新时间:2021-06-06 18:38:21

邪妃在上:王爷,撩一下 已完结

邪妃在上:王爷,撩一下

来源:奇热作者:时栩分类:重生主角:晏京落,楚行止

时栩写的《邪妃在上:王爷,撩一下》文笔非常有意思,犀利又浪漫,可见时栩是一个通透的人,可以将晏京落楚行止等人物的个性写的如此可爱,以下是《邪妃在上:王爷,撩一下》内容:恶贯满盈、臭名远扬的初晓郡主被诛了?那她是什么鬼!想她堂堂郡主,竟然重生附魂到晏家废材二小姐晏京落身上,受尽欺辱不说,还要嫁给死对头战神楚王?呵呵,她嚣张跋扈,骄奢淫逸的人设是被地府吃了?重生一回,她斗绿茶,撕白莲,抱美男,誓将上天赏的天赋进行到底!等等,晏小姐孱弱的身体,支撑不起她时刻要作天作地、作妖作死浪到起飞的意志?为了身强体魄,麻烦双人运动安排下~……★……楚行止看着邪魅一直笑的晏京落:放肆!……你想对本王干什么?某人干脆利落地扯开他的衣襟:闭嘴吧,我想干嘛你心里没点数吗?她肖想了四年想这样那样的人,与她同床共枕了,还不能对他这样那样,真是天理难容!夫妻关系不好实锤了,赶紧安排个“日久生情”缓解下……楚老王妃:孙媳,人狠话别多,撸起袖子咔咔干就完了~……★……红尘万丈,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功名半纸,与子偕行,情深共白首。...展开

《邪妃在上:王爷,撩一下》章节试读:

上官昭走出柴房,在冷清的院子里深深吸了一口气,雨后泥土的清香混在湿润的气息里,竟让她觉得自己如在深土里熬了许久,终得破土而出的嫩芽一样,全身都舒爽了。

可把她憋死了。

凉风拂过,发丝飞扬扫着她的脸颊,痒痒的。真确的感受到自己还活着,这种感觉真好啊!

不过,现在发生的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即便知道自己还活着,也还是心有余悸。

况且,还有很多让她疑惑不解的事。

上官昭活动了下脖颈,看到不远处有一潭湖水,提起裙摆走过去,趴在湖边,盯着湖水细细地观察起来。

湖水中,女子眉如弯月,睫羽如一排蒲扇盖住了含水秋眸,眨一下就像蝴蝶扇了一下轻盈的翅膀,连风都愿为此留下。唇形很好看,是天生的笑唇,可惜,太过苍白,衬得巴掌小的脸更加苍白消瘦。

湖水中并非是她的长相,难怪,方才那婢女称她为二小姐。

这么说,她是重生复魂到晏家二小姐身上了?

嗯,长得不说倾国倾城,但也足以让人艳羡。

当然,跟她比,还是差了点。

亏了亏了。

上官昭正打算站起来,有一道身影便直冲冲地朝她奔来,一把压住了她的双肩,将她死死拉住。

“小姐,你可千万不要再想不开了,”她一边垂泪一边继续劝她,“你要是死了,立春也一定跟着你去!”

额……她是不是想多了,她好不容易活过来,为什么要想不开?

立春?看来这位是她的婢女了。

上官昭看着立春伤心欲绝的脸,想起月华阁她的贴身婢女,心里一阵动容,不由得放软了语气:“别哭了,我没想不开,我就是想看看鱼。”

看鱼?

立春眨着泪眼看着她:“真的?”

“珍珠都没那么真。”

立春审视着她半响,看她不像开玩笑,终于破涕为笑:“那就好。”

说着,立春将上官昭拉了起来,帮她整理衣裳。

上官昭却想起了什么,问:“立春,你方才说我……想不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晏家小姐是怎么死的?真死了?会不会没死透到时候又来跟她抢身体,把她赶跑什么的?

“小姐,你不记得了?”

上官昭抚上额头,一脸痛苦:“我醒来头晕的厉害,发现好多事都记不清了,你跟我说说吧。”

立春扶她到石凳上坐下:“还不是因为小姐您的婚事,明明您已经许给楚王府了,再有半个月就该成亲了,可夫人突然就不同意了,说您是庶出,没资格嫁给楚王,硬是逼着您向楚王府退婚,您一时想不开就……就跳湖了,您被救起的时候,气都快没了,又烧了三天,还好,昨儿醒过来了。”

立春想起夫人咄咄逼人的嘴脸,就愤愤不平。说什么二小姐是庶出,不配,呵呵,还不是眼红她家小姐能觅得良缘,才趁老爷外出不在家逼迫小姐,她是什么心思,别人看不出,她早就看出来了。

一切都是为了大小姐晏鹤城。

烧了三天……或许,晏小姐就是被烧死的,正好又被她占了身体。

那她的尸身呢?是怎么处理的?还有王府的那些人……

上官昭思绪绕了一圈,才想起立春的话。

婚事?楚王?

上官昭心里一噔,脸都有点僵了:“哪个楚王?”

“还能是哪个楚王?”立春被小姐逗笑了,云燕国还有几个楚王?

“当然是战神楚王了。”

那可是整个云燕国的女子都想要嫁的人呐,她家小姐要是真能嫁过去,以后就再也不用受人欺负了,想到这里,立春眉眼都生动了起来。

“楚行止?”

这三个字从嘴里出来,上官昭不觉咬牙切齿,眼神更是覆上一层寒冰,里面裹挟着恨意。

立春一下子捂住了上官昭的嘴巴:“可不能直呼王爷名讳。”

呵呵!

楚行止!

云燕国异姓王爷,战神楚王!

她的杀身仇人!

上官昭心里冷笑,她不仅要直呼其名,她还想拆他骨,喝他血呢!

她本来可以不用死的,一切都安排的很完美,偏偏,他来了。

竟卑鄙地命人备了毒酒提前来月华阁,硬生生地灌进了她嘴里。

他就这么想她死。

等她毒发奄奄一息的时候,他才一身白衣胜雪,踩着金丝白靴到她月华阁中验收成果。

他负手而立,不远不近地看着她,好像多前进一分都会污了他的靴似的,冷漠又傲倨地俯视她。

他说:“郡主,安生去吧,有这么多人陪着,黄泉路上定不会孤独。”

他倒是知道她喜热闹,可惜啊,便是有千百人陪着她共赴黄泉,她还是觉得孤独。

没有他楚行止陪葬,她不甘心!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