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阳解梦师

更新时间:2021-06-08 01:35:01

阴阳解梦师 已完结

阴阳解梦师

来源:奇热作者:正宗回锅肉分类:灵异主角:方天,周雪

正宗回锅肉创作的《阴阳解梦师》拥有很强的画面感,看过就可以脑补出画面来。尤其是方天周雪等人的个性太吸睛,《阴阳解梦师》内容介绍:梦,乃天注定。我叫方天,是一名阴阳解梦师。你可曾有过,连续十几天做同样的梦?爷爷是个解梦师,常年混迹风水圈子。八岁那年,爷爷为我占了一卦,我命中有九劫,皆是梦劫。开始时,我不以为意。直到那天,我梦见被黑狗追到池塘里,被活活淹死。那种窒息感,那么真实。幸好,爷爷及时叫醒了我。“这是直叶之梦,预示着你三天之内,有此一劫。这第一劫,就让我为你替身而行。”一开始,我是不信的,直到爷爷扎的“纸人”被狗扑入池塘。那一刻,我不得不信!后面的八劫,我能否解开,结局不得而知……...展开

《阴阳解梦师》章节试读:

那天,我正在店里玩手机。

玩得正起劲的时候,忽然有人问:“请问,方大师是在这儿吗?”

我一看,是个年轻女人。

她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穿着米黄色的短袖,下身一条热裤,两条大腿,白花花的,又纤细,特好看。

我赶忙把手机收起来,然后起身迎了过去,说有什么事,你进来说吧。

女人走了进来,又问我是不是方大师?

我说,大师算不上,叫我方天好了。

“原来,你就是老王头说的方天啊。好,好年轻。”女人的脸蛋微红,看上去好像有点怕羞。

我也才明白,敢情这人是老王头介绍来的。

我连忙请她进来坐下,然后给她倒了一杯水,让她先喝口水。

女人接过了水,向我道谢之后,就放在了茶几上,然后表情焦急地说道:“方大师,我听老王头说,你很有本事。我求求你,救救我男人吧。”

我连忙叫她别激动,有什么事,直接说,我能帮的,肯定会帮。

女人说:“我男人这几天老是做梦,每次做梦的时候,都特别吓人。”

我问她,怎么个吓人?你说清楚点。

“那天晚上,我本来在睡觉的。忽然间,我听到有一个呜呜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响,但听上去像是有人在哭。哭声持续了一会儿,我就醒过来了。”

“醒来之后,我就听到,这个哭声居然就在我身边。我当时还吓了一跳,结果开灯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我男人在哭。”

“他当时眼睛闭着,像是在睡觉。但眼睛那里,有眼泪流出来。嘴巴扁着,一脸的伤心。更怪的是,他双手抱紧身体,全身一个劲地在发抖。甚至,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去摇他,想把他摇醒,问问他这是咋的了。可结果呢,不管我怎么摇,哪怕去揪他的肉,他都醒不来。”

我马上问她,然后呢?

女人说:“我见摇不醒他,就没有用强。因为我以前听村里老人说,在做梦的人,是比较忌讳突然被人打扰的。我就想着,等到天亮了,再问他是咋回事。”

“天亮之后,我男人醒了。我就赶忙问他,结果他跟我说,他昨晚做梦,梦到自己躺在床上。他看到家里,破破烂烂的,房顶都是漏的。而且,天上还下雨了,淋在他的身上。他冷得发抖,然后看到自家那么穷,就很伤心。然后,就哭了。”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一些。

接着,女人又说:“这个梦,我男人连续做了好几天。而且,每次都会哭。半夜三更地听到,挺瘆人的。而且,他冻得都感冒了。但奇怪的是,不管是去打针吃药,还是输液,都好不了。”

“眼看着他身子一天天虚弱,整个人都没有血色,无精打采的,我这心里也很着急。但是,我又没啥法子。前两天,我听老王头说,这儿有个方大师,能替人解梦,很有本事,我才赶忙来找你的。”

说完了后,女人又问我,她男人这到底是咋的了?

我说,现在还不着急告诉你。这样吧,我跟你回去,看看你男人的症状,再做判断吧。

女人连忙说好。

收拾一下,我马上关店,骑上摩托车,载着女人就走。

一问才知道,这女人名叫张秀英,她男人叫刘中逵。他们家住小河村,离我们这里也就二十来分钟的车程,不算远。

到了后,张秀英领我进她家。

进去一看,我吃了一惊。

刘中逵三十岁不到,本应该是壮年。但是,他整个人缩在被子里,面无血色,二目无神,精神状态很差,连头发都白了一半。完全不像是一个年轻人,反而像是一个得了重病的老年人。

再加上,当时正值五六月份,外面有三十七八度的高温。

我穿一件衣服都热,他居然把被子给裹着。

看到这个情况,张秀英更加着急了,连忙求我救救她男人。

我安慰着她别着急,然后我坐在床边盯着刘中逵,看了看他的面相。

刘中逵满脸狐疑地看着我。

张秀英急忙跟他解释。我是她请来的,给他治病的。

刘中逵的眼神,半信半疑,也不说话。

看了一会儿后,我就问刘中逵:“你现在还在做那个梦吗?”

他点头,说每晚上都做。而且,现在越来越严重了。

“怎么个严重法?”

刘中逵说:“一开始,我只是觉得雨水打在身上,冷得慌。白天醒来后,冷飕飕的,受不了,必须要裹被子。但是,现在我忽然感觉,全身酸痛。尤其是两个膝盖关节和脚踝这几个地方,最痛了。就好像有人在拉着我的脚踝,使劲地拉,非要把我的腿给扯下来,痛得人受不了。”

我叫刘中逵把腿伸出来我看看。

他把腿伸出来,我一看,居然有纱布抱着。

刘中逵说,他昨天痛得实在是受不了,就请了村里的医生来给他治病。

那医生来了后,也给他看了一下,然后就说,他这属于跌打损伤,包一下药就好了。

我马上问,那这一天过去了,你好点了吗?

刘中逵摇摇头,说非但没有好。而且,我感觉好像比昨天还要痛。

我说,那是肯定的,你要是相信我的话,就把纱布拆下来,让我看看你的腿。

刘中逵显得有些犹豫。

我又说,你放心好了,我这么做,肯定是有把握的。而且,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症状,确定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只有这样,我才能更好地解决这件事情。

接着,我又补充道:“我也不怕吓唬你。你这问题,其实已经有些严重了。要是不及时解决,你这两条腿肯定会保不住。”

刘中逵顿时吓了一大跳。

张秀英也急忙求我一定要救救她男人。

我说:“虽然他的腿已经有些严重。但是,还没到不能治的地步。”

张秀英立刻松了口气,然后就劝刘中逵,把纱布拆了。

刘中逵也没有再犹豫了,马上把纱布拆开。

很快,我看到了他的膝盖和脚踝。

刘中逵的膝盖和脚踝两个地方,都肿得很大。而且,颜色青紫,确实很像是扭伤的。

我摸了一下,他立刻痛得龇牙咧嘴。

“你忍一下,我要摸一下你的骨头,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说完,我握住了他的脚踝。

刘中逵的身体立刻抽搐了一下,脸色大变,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他一把抓住张秀英的胳膊,然后把脸别过去,不看我这边,嘴里更是发出了嘶嘶地声音。

我摸了摸刘中逵的骨头后,也算是基本上确定了他的问题。

“方大师,我男人这病,到底是咋回事啊?”张秀英问道。

放下他的双腿,我没有回答张秀英的话,而是马上问道:“刘中逵,你父亲的坟在哪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