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我给蚩尤守陵墓

更新时间:2021-06-08 18:18:54

我给蚩尤守陵墓 已完结

我给蚩尤守陵墓

来源:悠书阁作者:鬼秀才分类:灵异主角:鬼道长,刀疤六

《我给蚩尤守陵墓》是鬼秀才的作品,这部作品属于灵异风格,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本文内容精彩,情节处处有惊喜,人物比较吸引人,鬼道长刀疤六就是代表,小说简介:为了防止蚩尤复活,祸害华夏大地,保护炎黄子孙,传说中有个神秘人受黄帝所托,世世代代都看守着蚩尤的魂魄,直到天荒地老……一个天生煞气,湘西辰洲奇异人,因为师父的诅咒,和自己几个各怀奇能的结拜兄弟。踏上了漫长而又艰难的破咒之路,既能了解湘西,又能体会恐怖历险,搬山盗墓,惊悚悬疑的各种奇闻异事。...展开

《我给蚩尤守陵墓》章节试读:

凄凉的夜晚,在如死般的寂静中终于降临,被愁云惨雾笼罩了数日的涿鹿,今晚竟然迎来了罕见月亮。

月亮高高的挂在夜空,洒下阵阵朦胧的月光,彷佛是因为不忍心看到涿鹿战场上的那一幕惨景一般,战场上,到处都是战死者的尸体,鲜血染红了整个涿鹿大地。

此时,涿鹿城内的武神殿里,一个白发银须的老者,正看着悬挂在殿梁上九耀镜中的惨景不住的无奈摇头,口里凄凉的喃喃叹道:“看来,我九黎族气数以尽了,唉—,难道是天要亡我九黎族吗?”

“那是什么声音,竟能让我昏睡的心在不安惶恐之中苏醒过来。”已经昏睡数日的蚩尤,突然挣扎着从虎皮大椅上座了起来。

“武神,那声音是从黄帝的军营中传来的,让我们的勇士丧失了任何的反抗力,只能任炎黄联军杀戮和宰割。”老司赶紧走到蚩尤身旁,扶住摇摇欲坠的蚩尤,痛心疾首的说。

“我昏睡了多久?大祭司。”

“十天十夜。”

“十天十夜,是吗?”蚩尤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全身战栗着闭上眼睛,两行清泪已是从双眼中如注而出。

脑海里不禁回想起了半个月前和轩辕黄帝的那一场大战。那是一场多么惨烈的战斗啊。

半个月之前,元婴布下弥天大雾,趁着大雾的掩护,自己带领着八十一个兄弟,想在雾中生擒黄帝,结束战-争,没想到,轩辕竟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厉害。

二人打了七天七夜,从天上一直打到地下,又从陆地打到海里,虽然杀死了黄帝的天女魃,然而自己的八十一个兄弟也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全部被黄帝和魃所杀。

直到自己的武神锤打碎了,黄帝的轩辕剑和雷神斧折断了,直到二人耗尽了体力,双双受到重创,这场神魔之战这才画上了句号。

“快,快传魔将穷奇。”蚩尤突然睁开眼睛,大声的喊道。

“武神,穷奇,穷奇大人等四大魔将,已经全部力战身亡。”老司痛苦的哭着,白发根根竖立,显然已是伤心到了极点。

“穷奇呵穷奇,我知道你是不会死的,对吗?”蚩尤低下头去,口里喃喃的问着自己,正在这时,头上的牛角尖冒竟然‘轱辘’一声掉到了地上。

见自己的头盔掉到了地上,蚩尤呆了呆,突然猛的抬起头,眼里精光爆射,杀气腾腾的看着老司,轻声问道:“元婴呢?鬼王十世元婴呢?”

见武神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老司身体颤了颤,静静的走到九耀镜前,没有答话。

只见他大袖一拂,镜中,鬼王元婴正在和一个手执金刀的黑袍人战成一团,只见那黑袍人速度奇快,双眼在黑夜中冒着血红之光,手上的金刀刀刀都是攻在元婴的要害,显然,元婴已是只有招架之功,没有了还手之力。

“原来是他,罢了,罢了。”蚩尤摇摇头,口里长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安详的坐回了王座。

“武神,你身体还没有从重伤中恢复,趁着今晚快走吧!逃回我们的鬼国故地,好吗?九黎族不能没有你啊!”年迈的老司突然跪在蚩尤的面前,哀声乞求道。

蚩尤闭着眼睛没有答话,此时心里是很等的凄苦,现在回去怎能甘心?那么多的子弟兵战死沙场,自己哪里还有颜面面见鬼国父老?

“唉—,难道是我错了吗?”蚩尤在心里问着自己。

蚩尤清楚,自己从小便是一个胸怀大志二不甘屈居他人之下的人。那年,葛庐山暴发山洪,流出许多铜矿,自己采集它们制造出剑、铠、矛、戟等兵器。自从那年开始,自己心中的大志便开始萌动,也就是在那年,自己一口气兼并了九个诸侯。

忘不了那些战死沙场的勇士们,他们奋勇杀敌,结果却是死在异乡。为此,自己曾亲自让老司发明赶尸术,手执引路幡,把死在异乡的子弟们带回了故里,可是,自己的子弟兵,自己的族人,就算被自己送回故里,最后依然还是失去了生命,他们究竟得到了什么呢?

“咳—,咳—”坐在王座上的蚩尤突然猛咳了起来。

猛咳过后,口里狂喷鲜血,对老司郁郁的说:“大祭司,或许……或许真的是我错了。”

“武神,你有不死之魂,只要有你在,我们鬼国,我们九黎族就一定能重振旗鼓,再与轩辕雷老五争个高下,你快走吧!”老司再次向蚩尤乞求道。

蚩尤摇摇头,苦笑道:“大祭司,我虽然有不死之魂,但以我现在之力,绝对不是九耀镜中那个眼冒红光的黑衣人的对手,逃跑也是徒然,否则,我的逃跑将会给自己的族人带来滔天的灾难。”

“不,武神,你虽然失去了八十一个兄弟、四大魔将和九帅以及鬼王元婴,但是你还有最为得力的七大玄武护法,他们定能保护你安全的逃离涿鹿。”老司眼里彷佛又看到了希望,激动的对蚩尤说。

“大祭司,你去传七位玄武护法进殿吧!”蚩尤无力的坐在王座上,重伤之下,说话显得甚是困难。

不用多久,七个身体高大,穿着黑白巨袍的玄武护法,已是走进了武神殿。

来到蚩尤身旁,七人‘扑通’一声便跪了下去,齐声说:“主人,请让我们保护您离开此地。”

蚩尤微微的睁开眼睛,向七人挥挥手,示意他们走近。只见蚩尤附到为首的护法耳边嘀咕了一阵后,七人突然再次跪了下去,惊恐的说:“属下难以从命。”

“嗯?”蚩尤以一副绝对不能抗拒的语气喝问道。

“只是属下们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主人身死涿鹿?还请主人下达命令,让属下们保护您离开涿鹿。”

“要我说第二次吗?还不快点保护着幸存的族人们离开此地?”蚩尤怒道。

七人见蚩尤话中没有商量的余地,纷纷俯首拜倒在地,惶恐的说:“我等谨遵主人的命令。为了表示我们对主人的衷心,现在主人面前立下重誓,如果我们背叛了主人,不以救出主人为宿命,我们将饱受一年求生不能,求死不成,最后全身溃烂而死的诅咒。”

七人说完,大踏步的径直离开武神殿而去。

半夜时分,炎黄联军终于对涿鹿城发动了总攻,城内,哪里还有什么九黎族人,仅仅只是一座空城而已,明明已经被围困的水泄不通的涿鹿城,不知那些九黎族的人到底用了什么方法逃出去的。

武神殿内,蚩尤静静的坐在王座上,看着走近的黑袍人,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蚩尤,你的死期到了。”黑袍人冷冷的说。

“行夜,你终于来了,我已经等你很久,你是代表你主人来的吧?”蚩尤笑着说。

“不错,蚩尤,你多行不义必自毙。你枉杀无辜炎黄子民,是为不仁;你动用妖魔作战,是为不义;你让自己的子民为你一己之私战死,是为不忠;你杀死自己的父亲,是为不孝。你死前还有什么话,快说吧!”

“没想到,没想到轩辕小儿竟然还有你这么一个手下,你本是涅之命,为何要插手这场战-争?”蚩尤语中有些不甘。

“不为什么,因为我的宿命到了。”

“哦,既然这是上天给你安排的宿命,我还能说什么?我只想要你放过我的族人,不要追杀他们,当日要不是炎帝小儿的婆娘垂耳妖婆洗劫了我的阿吾十八寨,我怎么会发动这场屠龙之战。”蚩尤恳求道。

“你的族人不关我的事,我关心的只有你和我自己的宿命而已,至于轩辕皇和炎帝赤龙公怎么决定处置你的族人,这不是我的事情。”黑袍人的话冷若冰霜,没有回答蚩尤的问题。

“那你打算怎么处置我?”蚩尤平静的说。

“很简单,按照我主人的意思,让你身首异处,分别葬在天涯和海角。知道你的灵魂是不死之魂,我会把你的灵魂丢入阴门,永久封闭。”黑袍人淡淡的说着。

“原来如此,难道你就不怕我从阴门里面逃出来再次为祸你炎黄天下?”蚩尤反问道。

“不怕,因为这是我的宿命,哪怕海枯石烂,地老天荒,千秋万载。”

说完,黑袍人伸手从腰中慢慢的抽出了早已鸣叫不休的金刀,双眼里,突然红光爆射。玄武殿内,霎时杀气大盛。

“原来如此。”蚩尤说完,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