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婚恋 > 张桂英的幸福生活

更新时间:2024-06-09 04:45:40

张桂英的幸福生活 已完结

张桂英的幸福生活

作者:杨歌分类:婚恋主角:张桂英,蔡丽莹

《张桂英的幸福生活》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杨歌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张桂英蔡丽莹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张桂英的幸福生活》内容介绍:幸福生活都是奋斗出来的,身为共产党员具有崇高信仰和追求的张桂英在农村基层酸甜苦辣咸中尝到了幸福生活的滋味,也悟出了幸福生活的真谛。...展开

《张桂英的幸福生活》章节试读:

“只争朝夕,不负韶华”现实题材征文活动

第三章

张桂英连连摆手,我想我娘了,也想我爹了,得赶紧回去瞅瞅他们。

跟着说,谢谢,谢谢!

也好也好,乔二爷咧开大嘴,村里事情东一榔头西一棒的,你刚回来,也摸不着头脑做啥,回家好好歇几天,有事我自会去找你。

行行行,张桂英跟着笑,侧身让他先走。

大家肚子里都饿得慌,就各散各散,跑着回家吃饭。

张桂英归心似箭,也不管泥水一个劲儿往身上溅,大步流星往家里赶。

张大娘早在门前十字路口翘首以盼,见着她的影儿就骂开了,你这个死丫头,读了几年书,翅膀长硬了,回来也不提前讲一声,要不要我给你两耳括子,让你长长记性。

哈哈哈!张桂英飞身扑到她怀里,我的个娘啊,想不想丫头。

想你个屁,张大娘呵呵地道,走,回家吃饭。

来来来,张老汉已经把菜端了出来,丫头,吃饭吃饭。

哇哇哇,张桂英伸出头去,红烧公鸡、辣椒炒肉片、韭菜炒鸡蛋、凉拌黄瓜、虾米冬瓜汤,都是我爱吃的呀。

跟着道,爸,妈,让你们老两口久等了。

来来来,张老汉端起手中杯子呵呵地说,先陪你老子喝一口。

张桂英嗯了一声,端起面前杯子陪他喝了,你们老两口先吃着,我去洗把脸,换下衣裳。

转身走了。

你馋的不能啦,张大娘埋怨他,闺女刚进家门,菜还没有吃上一口,你就不能等她一下。这么一大把胡子的人了连客气一下都不晓得,吃了赶杀去呀,真是不让人省心。

我不与你个老婆子一般见识。张老汉此时兴奋的不得了,转过头去,丫头,你稍为快一点。

这时一个平头小男孩从远处边跳边跑边喊,小姑、小姑。

张老汉伸筷夹了一块鸡大腿,小军,来来来,吃吃吃。

小军伸手接过鸡大腿,一边咬一边喊,小姑、小姑。

啊哟,鸡腿都堵不住你嘴呀,张大娘边说边拿手**他小平头,你小姑在里面换衣裳哩。

小军嚷嚷着,我要和小姑玩。

张桂英从厢房跑出来过去抱起他,我的个乖乖,石沉石沉的,小姑快要抱不动你了。

小军照着他耳朵悄悄地说,小姑,我娘让我告诉你,她准备弄好吃的东西为你接风哩。

张桂英甚是高兴,你娘怎么不过来。

小军拿嘴去咬鸡腿,她正忙着哪,说等下过来。

张桂英抱着他坐在凳子上,然后拿筷子将碗中另一只鸡腿搛到空碗里,端到他面前,我的个小宝贝,快吃快吃。

小军呀呀叫着一只手拿起一只鸡腿相互又咬又啃起来。

张大娘招呼着,你也快坐下吃吧。

张桂英嗯了一声,伸筷子分别搛了一些辣椒炒肉片、韭菜炒鸡蛋、凉拌黄瓜放在嘴里咀嚼下去,妈,你舀一勺冬瓜汤,我敬你们老两口一杯。

跟着说,小军,咱们一起敬爷爷奶奶,好不好。

小军举起鸡腿,敬爷爷奶奶姑姑长命百岁。

三个人笑得合不拢嘴。

吃饭的时候,张大娘问她,闺女,听说你回咱们村当干部了,有没有这回事。

张桂英边吃边说,有这回事。

张大娘拿眼睛盯着她,真的假的。

张桂英呵呵地道,我骗你干啥。

张大娘脸色就沉了下去,咱们村有多偏、有多远、有多穷、有多难,你晓得不晓得。

张桂英点点头,晓得。

张大娘很是生气,晓得了你还往水坑里跳。

她娘,别絮絮叨叨的,张老汉把手中酒杯轻轻往桌上一放,丫头刚回来,先让她吃口好饭。

都怪你这个老东西,张大娘张口骂他,就是你老是由着她性子,什么都随着她,将她惯得不成个人形,才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跟着气哼哼地念叨着,好不容易上了大学,还是个名牌的,哪儿找不到铁打的饭碗,到头来却是回家种田,早晓得会这个样子,倒不如不上学了。

张桂英怔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却见胖胖乎乎白白净净的陈巧儿过来了,赶紧起身招呼,嫂子,快来一起吃饭。

我吃过了,陈巧儿拿手拍了一下小军头顶,真是个小馋猫。

张大娘说,巧儿,你来得正好,快帮娘劝劝桂英。

陈巧儿朝她望了一眼,你要我劝她什么。

张大娘说,劝她别当村里那个整天遭人嫌、被人骂、活受罪的破干部。

陈巧儿摇了摇头,娘,我倒是很支持桂英哪。

张大娘就傻了眼,为啥。

娘,陈巧儿笑嘻嘻地说,桂英回来当干部,就没有人敢欺负咱家啦。

屁话一堆,张大娘把手中筷子放桌上一放,都多少年过去了,我也没有见着有人欺负咱家呀。

这个先不着急谈,陈巧儿笑了一笑,明儿我去街上割二斤肉、买两条魚,再杀一只老鹅,你们一起过去吃。

张桂英欢喜了得,行啊行啊。

正在这时,外面有人大声嚷道,张桂英,你给我滚出来。

几个人脸色一变。

张桂英说,你们先吃着,我出去看看。

起身跨步到了门外,见一个身材略显臃肿的女人叉腰站着,脸上恼怒得不能,两眼死死盯着她,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问,肖婶子,你干嘛生这么大的气。

那女人往起一蹦,你给我儿子灌什么迷魂汤了。

陈巧儿从屋里快步跑了出来,肖金凤,我家桂英刚进家门,饭还没有吃上一口,你脑袋瓜子抽哪门子筋呀。

你脑袋瓜子才抽筋哪,肖金凤怒气冲天,手舞足蹈地叫道,张桂英,老实坦白,你在路上跟我儿子到底讲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没有呀,张桂英一脸茫然,肖婶子,我先前在丰收桥上碰到他,由于要去村部,乔二爷就让他将我的行礼顺便捎了回来,我对他只道了声谢谢,其它什么话都没有讲啊。

肖金凤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哪他为啥不肯去沿湖村相亲啦。

张桂英心中稍稍一怔,又有些丝丝喜悦的样子,不以为然地说,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爬的蛔虫,哪里知道。

一派胡言,肖金凤更加来气,肯定是你这个小狐狸精从中捣的鬼。

肖金凤,陈巧儿蹦了起来,赵洪涛不肯去相亲,那是他有人养无人管,是他家家风不正,你来找我们家桂英发什么疯病。跟着拿手指着她鼻尖大声叫道,莫说我家桂英一句话都没有讲,就是讲了,也轮不到你肖金凤来教训她,回去问你家赵洪涛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跟着又嚷嚷,肖金凤你好好听真了,我家张桂英上的是名牌大学,你家赵洪涛才高中毕业,两个人身份不同,本身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他俩有啥子话讲。啊哟哟,你也太把你宝贝儿子当一回事了,走走走,别碍着我们一家喝酒叙家常。

她一张巧嘴直如机关枪一般呯呯呯个不停,讲得既尖酸又刻薄,把个一直被村里人称为母夜叉的肖金凤气得脸色发青嘴乌鼻黒,一时找不出话来与他对骂,你你你,你你你。

嫂子,你胡说八道个什么呀,张桂英赶忙跑过去搂着肖金凤,婶子,我确实与赵洪涛没有讲任何话,这个乔二爷和他同事陈峰可以做证。

跟着笑嘻嘻赔礼道歉,好婶子,我嫂子就是个大炮筒子,您老人家肚大如海,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

肖金凤被她两只胳膊箍得紧紧的,憋得脸色通红,连气都喘不过来了,死丫头,你想勒死我呀,快放手。

张桂英慌忙退后两步,两手朝她拱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时,赵洪涛从远处匆匆忙忙跑了过来,妈,你这是干什么呀。

朝张桂英歉然一笑,我来晚了一步,实在对不起。

张桂英摇了摇头,谢谢你帮我把行礼捎了回来。

赵洪涛嘿嘿一笑,不用不用。

拉着他娘,你跑到人家闹什么闹。

肖金凤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赵洪涛阴下脸,走,回家去,别碍着人家吃饭。

肖金凤没奈何,只好随他走了,嘴里嘟嘟囔囔也不知念叨着什么。

一场风波顿时化解于无形。

张大娘高兴坏了,巧儿,今儿幸亏有你呀。

陈巧儿甚是得意,对她这种蛮不讲理的人,你就不能用客气,否则她就会欺负到你姥姥家。

张老汉气哼哼地说,这个肖金凤,下次再来胡搅蛮缠出口伤人,老子非撕烂她那张破嘴不可。

张大娘朝他狠狠瞪了几眼,你这个闷葫芦就会背地里发狠。

张老汉撇撇嘴,我总不能真的去撕她嘴唦。

几个人哈哈大笑。

桂英,陈巧儿朝她眨眨眼睛,那个赵洪涛不肯去沿湖村相亲,恐怕真是为了你哩。

别瞎说八道的,张桂英虽是变了脸色,心里却是有些高兴,嫂子,你让我们吃个安稳饭,好不好。

好好好,我瞎说八道,陈巧儿嘻嘻一笑,妈,你老人家明儿过来帮我忙吧。

张大娘说,我一早就过去。

陈巧儿拉起小军,咱们回家。

小军推开她,我要和小姑玩。

陈巧儿拿手轻轻拧了一下他耳朵,不准调皮。

小军使劲点头,我不调皮。

陈巧儿转身走了。

这边张大娘见女儿还愣在那儿,催她,快进屋吃饭。

张桂英嗯了一声,回屋三口并做两口吃完饭,又喝了一口汤,说,你们慢慢吃,我去打个电话。

出了门,拿起手机翻了一个号码打了出去,忽然间不知怎么又后悔起来,赶忙伸手掐断了电话,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脸上涨得难受。

未料那边电话回过来了,是个女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嗲里嗲气,哪位。

张桂英也没多想,顺口问,您是哪位。

你讲什么,那边声音有些不友好起来,你是谁。

张桂英愣了一下,心道,这女的肯定是吴健对象,怕对方误会,赶紧说,我叫张桂英,麻烦您请吴健接一下电话。

对方逼着问,你是他什么人。

张桂英耐着性子说,我是他大学同学。

对方仍就逼着问,你找他有什么事。

跟着一个男人声音传了过来,把手机给我。

吴健,张桂英脱口叫道,你结婚啦。

是啊是啊,吴健咳嗽了一下,正在海南度密月。

恭禧恭禧。张桂英本想责骂他为什么不请自己去吃喜酒,却又感到这样急躁,实在是多此一举,非常的无聊无趣无知,便道,我太唐突了,实在不好意思,你们先休息。不等他回应,便挂了电话。

张桂英厚着脸皮给他打电话,当然是为了给村里修路的事。

吴健父亲手中有一家建筑公司,而且是上市公司,实力非常的雄厚。

当初吴健父亲曾经讲过,说是倘若自己遇到难处,不管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下,只要自己一句话,他都愿意尽最大努力帮忙,而且当初她也曾听吴健夸奖过,说他父亲如何如何的乐善好施,所以她才死马当作活马医,想就此争取一下。

张桂英苦笑着摇了摇头,想不到他这么快就结婚了。看来当初这个家伙对自己海誓山盟是假的。由此就瞎想,所谓爱情,其实都是骗人的,不可信的。好在自己心中对这件事早已放下,所以并没有天崩地裂的感觉,倒觉得十分万分的轻松,虽然讲也稍稍留有几分遗憾和不舍。

兀自摇摇头,叹了口气,正要转身回去,吴健电话打过来了,问,怎么这么快将电话挂了哇。

老同学,张桂英有些自责,我这个电话,不会影响到你们夫妻关系吧。

吴健显得极为沮丧,我的大班长,她正与我闹着哪。

别听他胡说八道,只听一个咯咯的声音在电话里响了起来,班长大人,如果仅凭你一个电话,我们夫妻关系就出现了裂痕,那显得我也太小家子气了,这个婚不结也罢。

那就好那就好,张桂英欣喜过望,我本想找吴健谈点事情,谁知你俩正在度蜜月,真是不好意思,打搅了打搅了。

班长大人,吴健哈哈地道,有事敬请吩咐,小可无有不从,原效犬马之劳。

只听他爱人在旁边小声嘀咕着,也不问一问是什么事情,你就先答应呀。

要是别的事,张桂英肯定就此打住了,但这件事,找别的同学,人家即便有心,恐怕也是无力,因而只能耐着性子在电话里把情况简单讲了一下。

只听他爱人失声道,修那么长的路,要多少钱啊。接着嘟嘟囔囔地说,你爸虽说是个慈善家,但像这样的捐法,恐怕要不了多久便会倾家荡产的哟。

张桂英一听傻了眼。

吴健声音,别打岔。

跟着安慰张桂英,她闹着玩的,你别慌,慢慢讲。

张桂英忍住委屈放下身价,低三下四絮絮叨叨地说,老同学,也不瞒你讲,我在马草滩所有老百姓面前都已经放过大话了,这条路是非修不可,否则我在马草滩再没有脸面呆下去了,所以请你多多美言,让你爸爸千万帮个忙,若是他有困难,可以多少出一点,余下的我再去想办法。

老班长,吴健沉默了一会,造桥修路,行善积德,我爸爸肯定也非常乐意去做,但我爱人刚才讲了,我在心里也初略估算了一下,要想把你们马草滩这条泥泞路修好,需要投入的资金非常多,我自己目前实在没有这个能力帮你,需要向我爸爸争取,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答应,毕竟他老人家首先是商人,然后才是慈善家。

张桂英当然知道,要是放在当初,他肯定会拍着胸脯信誓旦旦说,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让我爸爸帮你这个忙圆你这个梦。这也好理解,身处不同的环境,人的性情总是会变的,何况他现在与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更何况他已经结了婚,早已将当初与自己一点点的情谊丢到天涯海角去了。

张桂英颓废之极,真恨自己非要打肿脸充胖子。

吴健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有些吞吞吐吐的,而且像还她债似地,老班长,我目前只能向你这样保证,假若我爸爸不答应,我自己会尽最大努力帮你,最少两万现金。

毕竟人家已经给予了承诺,张桂英能怎么讲,谢谢你噢。

吴健似乎知道她的沮丧心境,安慰她,你也不用这么灰心,我爸爸一直认为你各方面都非常优秀,尤其是人品,更是天下难寻,好得不能,说不定在我努力下,他老人家就能答应。

张桂英早就已经没有耐心再听下去了,勉强让他把话讲完,道声谢谢,便挂了电话。

这一下心情大坏,立在那儿呆若木鸡半天,听到小军大声叫她,这才回过神来,什么事呀。

小军拉着她手左摇右晃,我要你陪我出去玩。

当然可以,张桂英此时虽是心如铅重,什么话都不想说,什么事也都不想做,却不忍让孩子失望,牵着他手,走,小姑陪你出去玩。

太好喽,小军一蹦老高,挣脱她朝前跑去,出去玩喽出去玩喽。

张桂英咯咯一笑,随后迈开双腿追了上去,慢点慢点。

此时,蔚蓝色的天空中悠悠地飘着阵阵棉絮般白云,一行行大雁唱着欢歌变幻着队形在自由翱翔;湖面上的白帆星罗棋布,漁民们笑声朗朗;清风轻拂而过,庄稼地里碧波荡漾,颗粒饱满的谷物摇晃着胖胖的身躯,向人们展示着它那硕大的脑袋……

玩了一阵子,小军觉得不过瘾,小姑,咱们去荷荡沟汊里抓魚去,好不好。

抓魚是张桂英从小练就的拿手好戏,听他一讲,手就开始痒痒了,当即喜道,好哇好哇,姑姑就露一手绝活给你瞧瞧。

小军兴奋得手舞足蹈,好哇好哇好哇。

张桂英带他来到荷荡沟汊边上,转身从树上折了一根细细长长的枝棍,我说小男子汉,身上带铅笔刀了没有。

小军从口袋里掏出绿色铅笔刀,这是你刚刚买的,我还没来得及用呢。

张桂英伸手接过,用铅笔刀将长棍一端慢慢削尖,然后说,看仔细点,小姑教你抓魚。

小军喜得哇哇乱叫,好哇好哇好哇。

嘘,张桂英拿手放在嘴边,别讲话,会把魚吓跑的。

小军立刻用手捂住了嘴,我不讲话。

张桂英领着他顺着河埂慢慢朝前走去,一边走一边双眼死死盯着沟汊里的水。

那沟汊里的水碧清碧清的,张桂英双眼视力特好,一望到底。

忽然间小军大声叫了起来,魚、魚。

水中魚儿受了惊吓,尾巴一摇正要往前窜去,说时迟那时快,张桂英手中那根长长的枝棍早已戳入水中。

小军见她手中枝棍乱动个不停,往起一蹦,戳着它啦。

张桂英首发即中,也是高兴得不得了。

小军苦着脸问,怎么弄上来。

张桂英叮嘱他,你站着别动。

随即把手机递给他,跟着脱了凉鞋,慢慢下到水中,憋着一口气,和身往下面一沉,出来时双手紧紧捏着一条约莫五六斤重的大青魚。

喜得小军直转圈圈,小姑本事真大。

等她上了埂,求她,你教教我呗。

张桂英呵呵一笑,还没来得及开口,小军手中手机响了起来,瞄了一眼,是吴健打来的,赶紧扯了根藤草,从魚腮穿进、从魚嘴而出,扎好放在草地上,伸一只脚踏住,将脏手在胸前湿漉漉衣襟上擦了擦,又使劲甩了两下,接过手机时,已经断线了,立刻拨了过去,不好意思,有点忙,没能腾出手来。

吴健笑嘻嘻地问,干什么哪。

张桂英说,和我侄儿一起在湖荡里抓魚呐。

吴健显然感到了意外,顿了一下,抓到了没有。

张桂英哈哈一笑,手到擒来。

吴健爱人问,多大。

张桂英说,五六斤吧。

吴健爱人又问,你怎么抓的。

张桂英简单讲了一下。

吴健爱人失声叫道,张桂英,你好本事。

张桂英哈哈一笑,你什么时候来,我教你。

好哇好哇,吴健爱人就在电话那边手舞足蹈起来。

吴健嘿嘿地道,我还以为您老人家生气不肯接呐。

张桂英也是一乐,我还指望着您老人家帮大忙哩,怎么可能生气、又怎么可能不接电话。

两人闲扯了几句,吴健就告诉她,我刚刚打电话与我爸认真谈了一下,他说,帮你们村修路的事情可以商量,但是直到至今,他还不认识你,因此想与你见一次面,当面谈一谈,你有空过来吗。

《张桂英的幸福生活》章节目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