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夺舍重生嫁权王,她靠医术颠覆山河

更新时间:2024-06-11 15:48:58

夺舍重生嫁权王,她靠医术颠覆山河 连载中

夺舍重生嫁权王,她靠医术颠覆山河

作者:姜大沫分类:重生主角:卿月凤翎秦晚

姜大沫创作的《夺舍重生嫁权王,她靠医术颠覆山河》情感非常的细腻,文笔优美,看过之后无法忘记,深陷在卿月凤翎秦晚等人的故事中,推荐给大家阅读,下面是《夺舍重生嫁权王,她靠医术颠覆山河》简介:她直到最后一刻才知道真相,“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家道中落,是我求娘亲将六岁的你接来家里,让你吃饱穿暖,学习琴棋书画,冠以家族之姓,我们两个一起长大,情同亲生,你为何要这般害我?”表妹:“因为只有你死,我才能嫁给他……”昔日她最看重的姐妹,竟为了一个男人要害她,将她一剑穿心。再睁眼,宠她的父母成了别人的父母,宠她的兄长成了别人的兄长,而她,成了深院内不受宠的王妃。...展开

《夺舍重生嫁权王,她靠医术颠覆山河》章节试读:

“秦晚,你想死,本王成全你!”

耳边一道冰冷的男声炸响,伴随着脖颈上传来的剧痛,卿月终于艰难的睁开眼。

入目便是一张阴骘俊美到极致的脸,此时正双目狠厉的看着她。

脖颈被捏住,眼前一阵一阵发黑,她挣扎了几下,却换来更大的力道,像是下一刻就要将她的颈项给捏断。

卿月有一瞬间的恍惚。

紧接着,临死前的记忆呼啸而来。

落叶谷山顶,欺骗、背叛、毁容,惨死……

“啊……”

一声尖叫,卿月整个人都捂住头,身子也不受控制的颤抖。

被利剑刺破心口,划破脸颊的痛苦历历在目,万丈悬崖,她能感受到耳边的猎猎冷风和撞在崖壁上的撕裂感。

她受了那么重的伤,又坠落万丈悬崖,本是必死无疑,所以,现在是怎么回事?她被人给救了吗?

眼泪簌簌而落,卿月心中的痛苦和恨怒几乎要溢出来。

“秦晚,你又在耍什么把戏?”

阴戾中带着不耐烦的男声再次响起。

卿月怔怔的抬起眼,眼泪还在流,只是一双眼猩红的厉害,她对上男子冷漠的脸,整个人下意识的一愣,“是你救了我吗?”

她问。

话音落,便见那男子瞳孔一缩,似染上戾气,看向她的眼神厌恶而又冷酷。

“秦晚,这是本王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再耍花样,也不要妄想用这些邪门歪道得到本王的注意,下一次,你若是再敢寻短见,本王便一袭草席将你扔进乱葬岗!”

冰冷的男声不带任何的温度,扔下这番话,便直接甩开手,像是碰触到了什么厌恶的东西,随即便滑动着轮椅出了屋子。

男子的背影消失在室内,卿月才终于愣愣回神。

秦晚?

秦晚是谁?

她听到那个男子喊她这个名字,可是谁是秦晚?

她睁着眼,打量这间陌生的屋子,处处透着一种低调的奢华感,装饰偏暗色系,墙上的壁画,桌子上的摆件无一不是精品。

她像是意识到不对,当即起身,却一动,手腕处便传来剧烈的疼痛,让她的额头出了一层冷汗,紧接着另一股记忆呼啸着涌入她的脑海。

秦晚,大周国秦右相之女,出生时母亲难产而亡,有天师批命,其女命格过硬,克亲人。

于是自出生起,被其父秦晖给送到了庄子上,只派了一个老嬷嬷跟随,任由其自生自灭。

五个月前,秦右相派人将其从庄子上接回,嫁给了当今煜王,凤翎。

……

卿月蹭的一下站起来,几乎是踉跄的走向屋内的铜镜处。

只见镜子中映出一张小巧精致的俏脸,灼若芙蕖,蛾眉宛转,眼尾微挑,檀唇点朱,此刻一双杏眼透着红,带着震惊,似不可置信一般。

卿月慢慢的伸出手摸上自己的脸,镜子中的女子也跟着做出相同的动作。

刷的一下,眼泪簌簌落下。

卿月盯着镜子中这张陌生的脸,尖锐的疼痛从她的心口传来。

呜咽声从喉咙里面溢出来。

她抬起手,死死的咬着自己的手背。

这不是她的脸……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她死了,惨死在落叶谷的山顶,她的妹妹害死了她,毁了她的容貌,将她踢下万丈悬崖,尸骨无存。

是啊,那么高,她怎么可能还活下来呢?

所以,她是重生了?

身死魂生。

从原本的卿月变成了如今秦家右相自小被丢进庄子里的女儿,也是当今煜王凤翎的王妃,秦晚。

凤翎……

卿月闭上眼,她回忆起刚刚轮椅上的男子,那张绝艳中透着冷酷的脸,难怪她觉得眼熟。

凤翎,当今六皇子,贵妃之子,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儿子,年少封王,赐封府邸,文武双全,容貌俊美,不知是多少世家贵女的梦中情人。

她印象中的凤翎,霁月清风,温润如玉,并不是今日所见这般阴骘和冷酷,甚至还坐着轮椅……

至于凤翎身上发生了什么,并不是如今卿月所关心的。

现在她最想要做的是回家。

卿家,那是她的家。

想到此,卿月当即起身,只一动,手腕就传来一阵剧痛,包裹的纱布又溢出鲜红的血。

她眼神闪过痛色,手腕是割伤,是秦晚自己划破的。

她本是山庄长大,性子胆小懦弱,但在偏远山村,倒也过的安稳,却突然有一天,京城相爷的爹爹要将她接回家,可想而知秦晚是有多高兴,于是满怀期待的收拾东西回到秦家,却没想到等待她的全是冷漠和厌恶,没有人真心欢迎她,且在三天之后被嫁给了煜王凤翎。

据说那日,新郎煜王都未曾出现,她一顶花轿被抬进了煜王府,被冷落在院子里三天。

期间只有个小丫鬟送了点吃食,她连煜王的面都没见到。

此时就算秦晚再愚笨,也看出来这桩婚姻的不对之处。

她想离开,但走不出这间屋子。

她想见煜王,但是连面都见不到。

她在这间屋子里郁郁寡欢,整日以泪洗面,想到自己自小被抛弃,本以为会重新回到父亲身边,却没想一切都是妄想。

她始终是个无人要,无人爱的可怜虫。

于是悲痛之下,割了手腕。

血流半个时辰才被人发现,但已无力回天。

再睁眼,已是她卿月。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重生成为秦晚,但她不是秦晚,她有爱她的家人,父兄疼宠,母亲温婉,至于煜王喜不喜欢她,秦家重不重视她,她都不在乎。

想到此,卿月起身,那双刚被泪意浸染的眸子已是充满坚定,不管她变成谁,她都是卿月,她要回家,告诉父母这一切……

她要拆穿卿云瑶的一切阴谋。

还有楚宴……

想到楚宴,卿月心口更是传来尖锐的痛,她没忘记临死之前,卿云瑶说过,她怀的是乞丐的孩子,而楚宴已跟卿云瑶苟且。

卿月死死的咬住自己的手背,将呜咽之声全部压在心下。

卿月起身,抹掉脸上的泪,抬脚就朝着门外走去。

《夺舍重生嫁权王,她靠医术颠覆山河》章节目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