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百废俱兴

更新时间:2024-06-09 11:58:50

百废俱兴 连载中

百废俱兴

作者:山楂太酸了分类:仙侠主角:齐月,白溪

很多朋友喜欢《百废俱兴》这部小说,这是山楂太酸了所编写的,它是一部仙侠风格小说,剧情紧凑,节奏合理,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小说简介:一睁眼,齐月重生到静虚宗的倒霉大师姐身上。前世,大师姐被挚爱的疯披师弟所害,今世又被师弟再次弃尸荒野。而师弟最痛恨的私生子小师弟,前世默默的替大师姐复仇、收尸、陪葬.........展开

《百废俱兴》章节试读:

“走吧,小溪。”

齐月朝白溪点了下头,迎着门外数十双眼睛的注视,缓步走了出去,

“大师姐,你这样做对不起白师兄吧!”

师妹简依然堵上前来,拦住了齐月的去路,怒声指责道:

“白清师兄对你这么信任,你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背叛了他!你这样做对得起白清师兄吗?”

齐月看到她眼中一闪而逝的得意与妒忌,与记忆中那个怨毒的面孔重叠,心中冷笑一声,也提起嗓音大声问道:

“简师妹,你是不是喜欢白清?”

简依然被她突然点破了心思,怔懵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宗门里喜欢白清师兄的女修多得是。大师姐不是也喜欢白师兄吗?”

“不,我不喜欢他。”

齐月神色淡淡的看着简依然:

“我只是把白清看做同门师弟。但白清是我师傅的儿子,我敬重师傅,才对他好。可白溪也是我师傅的儿子,我有什么理由不照顾白溪吗?简师妹若是不懂背叛一词的怎么用,以后就尽量少说话吧。”

齐月的意思很明白,要不是看在师傅白廖亭的情面上,她根本就不会搭理白清。所以白清也好,白溪也好,在她眼里是一样的。师傅爱谁她就搭理谁,以前师傅只有一个儿子,所以她对白清好,现在师傅更重视白溪,她自然就对白溪好。

总而言之一句话,白清在她眼里连个屁也算不上。

简依然被齐月的话堵住了口。

她用力咬了咬唇,狠狠的瞪了齐月一眼,强行辩解道:

“可我们师兄妹这么多年的感情,难道你真要为一个野种破坏师门团结吗?”

“野种”二字一出口,简依然的脸上被“啪”的扇了一巴掌。

她捂着左脸高高肿起的五指山,满眼的不可置信看着齐月,好半天才张嘴吐出一口血水,口齿不清的说道:“你竟然动手打我?”

“我是大师姐!你对师傅和小师弟出言不逊,我自然可以替师门教训你!”

齐月的神色渐渐威严了几分。

她抬目四望,眼睛从一张张面孔上划过,凡是被她目光扫到的弟子,无不微侧过头去,下意识的避开了她的眼睛。

“大师姐,你为何突然就变了?你明明之前还成日围着白清师兄转,怎么突然就不理他了?难不成,是白清师兄将你推下山崖的?”

一名男弟子不怀好意的大声询问。

齐月循声看去,才发现那拱火的家伙是宗门弟子公认的白清死对头,欧阳闲。

这厮据说一直看不惯白清靠着天赋和脸蛋在宗门里扬武扬威,随意占取宗门资源,尤其看不惯自己这个大师姐“跪舔”白清,所以才时时与白清作对。

她回忆起原主落下山崖的前一瞬,曾向白清伸手呼救,却被白清一脸慌乱的闪避躲开,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原主坠落山崖。

又想起原主孤零零的躺在山崖下等着白清去救,可她一直等到了深夜,直到身侧流淌的血液干涸成块,在绝望中咽了气,也没等到那个心心念念的白师弟。

最后,自己这个异世来客附了她的身,接管了她的记忆和身体,摸着黑爬了二十余里,才跌跌撞撞的爬回小院,重新捡回了一条小命。

思及此处,齐月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口中却轻笑一声,扬声答道:

“欧阳闲,莫要胡乱猜测。白清师弟做人是有底线的,我与他无冤无仇,他为何会推我?”

“那你为何突然不理他了?”欧阳闲再次发声逼问。

“或许,是我从山崖回来后,突然就想通了。往日里我只管白清,却把诸位师弟师妹丢在一旁,是很不公平的。

所以从今往后,我会秉持公平交易的原则。

谁想从我手里获取好处,就得拿相应的东西来换。我是所有人的大师姐,而非某一个人的大师姐。”

“好。大师姐,你今日说的话,我欧阳闲替大家记下了!”

欧阳闲举起手,用力鼓了鼓掌。没想到他的号召力并不小,挤在坝子里瞧热闹的弟子中,有一半都跟着鼓起掌来。

“给大师姐把路让出来,恭送大师姐回去!”

欧阳闲又大声叫嚷起来。

听他吩咐的弟子们忙拉拽着其他弟子,还真的清出了一条三尺余宽的通道来。

可堵在齐月身前的简依然却仍不肯挪步,捂着肿成猪头般的脸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齐月。

齐月知道她在等谁,无非是悄悄捏碎了传音符,通知白清赶紧赶回来。

她笑盈盈的扬起了那只打人的右手掌,吓得简依然尖叫一声,一个踉跄就跌倒在地:

“你,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

齐月轻笑一声,继续抬高手肘,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撩了撩自己耳边的鬓发。

“小溪,咱们该回去了。”

站在她身后的瘦弱少年一直没有说话,像是个无关紧要的透明人,这会儿听到齐月的吩咐,才上前两步,一把抓住了齐月的左手。

“嗯?”

齐月微愣了愣,侧过头去看向白溪。

都说原主跪舔白清,深恋白清,可实质上,原主不喜欢与人发生身体接触,连白清也不曾有胆量牵过原主的手。

而上一世的白溪,也在原主死后才敢拥抱她的尸身。

少年扬起脸,唇边绽出一朵温煦的笑容:

“大师姐,可以吗?”

【你手都牵上了,才问可以吗,是不是有点不要脸。】

齐月唇角抽了抽,忍了忍,没有把手抽出来。

原主在很小的时候是个乞儿,某日上山挖野菜充饥无意中被一条大蟒蛇给盯上了。

在与蟒蛇的搏斗中,原主因实在饥饿失了力气,差点被活活缠死。幸而路过的白廖亭看到了这一幕,一时惊异之下,就把原主救下来带回了清虚宗。

原主自此便有了心病,被人接触到皮肤就会浑身哆嗦。

这也是为何简依然被打脸后会如此震惊的原因。

因为原主,真的从来不肯与人肌肤相接,就算是同门之间打近身战,也是隔着衣物相斗,而且原主还会带上自己特意缝制的手套。

可齐月没有原主的心病,所以,简依然,她打了,手,也被白溪牵了。

但在原主的记忆中,白溪没这么大的胆子吧?

不过再仔细一想,前世的今日,原主在宗门大堂里大闹了一场,虽然没到动手的地步,但毕竟是闹了个不欢而散。

而白溪,则是数年后,才被白廖亭强行塞到了原主身边。

或许白溪今日是第一次上山,还不知道大师姐有这个怪癖吧。

【算了,无知者无罪。】

齐月心中微叹一声,带着白溪便往自己住的那座玄清峰走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