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白骨大圣

更新时间:2024-06-10 00:26:24

白骨大圣 连载中

白骨大圣

作者:咬火分类:玄幻主角:陈皮,栓子

在咬火所写的《白骨大圣》中,我们可以明确的感受到他所带来的思想和对整个故事框架的把控,陈皮栓子等人形象也格外的饱满,非常生动,《白骨大圣》内容:死人沾地,老狗刨坟,阴人问路,吃活人饭,知道碰上其中一个意味着什么吗?...展开

《白骨大圣》章节试读:

二月十二。

仲春卯月,万物惊蛰。

在这个春寒料峭里,江面上寒风冷冽如刀,十万山岭消沉似枯坟。

在阴邑江的岸上有一县。

那是个叫昌的县。

十万山岭的另一处深山老林里。

隆隆雷声愈来愈近,山中狂风大作,黑压压的山林被狂风压得剧烈摇晃。

眼看马上就要变天有一场暴雨。

咔嚓!

头顶上空,一道闪电撕黑阴森森的恐怖长空,天地瞬间染成惨白色。

闪电同时也照亮了山中矗立着的一座荒废很久的野寺庙。

寺庙外灌木丛生,这些树木扭曲丑陋,老树根破土而出,长满青苔。

透着原始。

与幽深。

这是块四面高山的山凹盆地。

破败野寺庙就在盆地中央。

野寺庙全是由黑色山岩垒建而成,但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与别扭,因为它的房梁设计很奇怪,中间低、两头高。

而且只有门。

并没有设计用来流通空气的窗。

隆隆。

隆隆。

雷声越来越大了,山林已经黑得几乎看不见前路与来路,到处都是割手的灌木、荆棘。

一身泥泞狼狈,已经在山里迷路了一天,怎么走都走不出去这片深山老林的晋安,很庆幸他终于赶在下暴雨前,找到块避雨地方。

晋安穿越了。

他穿越到这个世界已有一天。

谁能想到,他八九月份一个人跑去自驾游有着众神乡之称的昆仑山,却意外穿越到了眼前这个寒春季节的陌生山林环境。

噼里啪啦。

雨打树叶,这天,终于下雨了,很快演变为滂沱大雨。

“爹,爹,爹,快来,前面有能让我们躲雨的寺庙。”

“小宝,别跑太快,山里雨天路滑容易摔倒。”

一对雨中父子抱头跑进这间野寺庙。

“啊!爹,这里怎么还有个人唉!”

一名十三四岁的半大小子先一步冲进寺庙里,措不及防被晋安吓得惊叫蹦起,他没想到这深山野寺庙里居然还有其他人在。

“小宝,别乱跑,站到爹身边…这位公子,你也是来这里避雨吗?”

那位父亲身子黝黑坚实,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山民,虽然带着浓厚地方口音,但晋安靠蒙带猜还是听懂了七八分,有点像贵川地区口音,但又不像。

这对雨中父子像是进山砍柴的樵夫,身后背着捆绑好的柴禾。

身上的衣服是中式古装,里面是粗布麻衣,外衣则是御寒的动物皮草。

眼前这幕,就像是走进了古装电视剧拍摄现场。

晋安愕然愣住了。

与此同时,咔嚓!

头顶又是一道闪电划破天际,把野寺庙染上惨白色。

同时也照亮了野寺庙里供奉着的一座女子泥塑像,或许是荒废太久的关系,泥塑像的头颅已不翼而飞。

也不知这座无头野寺庙原本供奉的是谁?

那对父子见晋安没有开口回答,只以为晋安不善言谈,于是谨慎保持距离的自顾自忙活起来。

他们从寺庙里找来些干草,当作引燃物,然后挑选出未被雨淋湿的柴禾,那位父亲动作熟练的拿出火折子点火。

不久,野寺庙里燃起温暖篝火,随后拿出随身干粮。

是冻得干硬冰冷的烙饼。

父子把烙饼架在篝火上烤热,并就着竹筒接来的雨水吃起来。

咕噜咕噜~

闻着烤梅干菜烙饼的香味。

嘴里津液分泌。

晋安肚子很不争气的发出饥肠辘辘叫声。

晋安脸皮一红。

他在山里迷路了一天,整整一天米粒未进,现在是又冷又饿。

“小兄弟饿了吧,这里还剩半张烙饼,小兄弟你若不嫌弃的话,先拿这半张烙饼垫下肚子。”

那位中年男人父亲,脸上皮肤带着常年风吹日晒的黝黑与粗糙,他并未冷漠排斥外人,反倒是热心肠的递给晋安半张烙饼。

晋安的确是饿坏了,感激道谢后,狼吞虎咽的吃完了这半张烙饼。

经过这件事,双方关系拉近不少,晋安也大致了解到眼前父子的基本情况。

父亲叫王铁根,少年叫王小宝。

眼前这座山在当地并没有名字,周围有很多这种普通山岭,而这对父子则是住在附近的山民,平常就以砍柴打猎为生。

以往他们父子绝不会进山这么深,主要是今天进山砍柴时,突遇一窝野猪搬家。

山里猎户都晓得一句话,一猪二熊三老虎。

野猪凶残,成年野猪连熊瞎子和老虎都不敢去招惹。

这对父子慌不择路逃命,结果不小心深入山林,于是就有了眼前场景。

……

聊着聊着,夜色渐沉,开始有浓浓困意上来,三人靠墙角相继睡着。

也不知这一睡睡了多久。

迷迷糊糊间。

晋安听到一些动静。

他睁开困乏的睡眼。

见是王小宝从干草堆爬起来。

孩童一边揉眼往野寺庙外,一边解裤腰带。

“小宝,你去哪?”

王铁根中途醒来,睡眼惺忪的喊了一声。

“爹,我去屙尿。”是王小宝的回答声音。

“那就在门口尿吧,别走远了。”

“嗯。”

晋安不知道自己今天晚上为什么很困,眼皮就像是灌铅般沉重,很快又重新睡着。

山中没个时间参照物。

晋安这次不知又睡了多久。

……他被王铁根的焦急喊声弄醒。

“小宝!”

“小宝!”

“小宝,你在哪里,你可千万别吓唬爹我啊!”

晋安翻身惊醒:“王叔怎么回事,我记得王小宝不是出去撒尿吗?”

“他一直没有回来吗?”

王铁根这时已经急哭出声:“这事都怨我!不知为什么我今天一睡就得很死,没看紧小宝!”

“刚才我梦到小宝一直在哭,嘴里还喊着痛,哭喊着说这寺庙有鬼,泥像在吃他,他就快要被吃光了,叫我赶快逃命!”

“等我醒来后找遍整间寺庙,就是找不着小宝啊!”

孩子的走丢,把王铁根急得方寸大乱。

晋安吃惊。

他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寺庙里那尊头颅不翼而飞的泥塑像。

这次他再看无头泥塑像,不知怎的,心里一阵发毛,仿佛有人在直勾勾盯着他。

晋安所在的那个时代不信鬼神,他深吸一口气,大着胆子,抄起王铁根放在地上的砍柴刀,大步冲至无头泥塑像前就是一顿削砍。

噗通。

噗通。

结果竟真从泥塑像里掉出一条被牙齿嚼断的少年手臂,还有颗血琳琳的王小宝头颅。

“小宝!”

王铁根一声惨叫,扑到儿子头颅前,抱头痛哭。

可晋安站在泥塑像前不敢动,脸上表情僵硬,因为泥塑像里除了王小宝残缺尸体外,还有王铁根的半截高度腐烂尸体!看那高度腐烂程度,起码死了有十天半个月!

然而王铁根现在就在他脚边抱着儿子头颅伤心欲绝痛哭。

晋安凉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